【秦鹏直播】河南村镇银行真相 储户钱没被偷走

人气 11625

【大纪元2022年06月29日讯】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时事天天聊》。今天是美东时间6月28日,京港台时间6月29日。

今天焦点:独家:河南村镇银行诡异开放15分钟,暴露了一个官方掩盖的黑幕:储户的钱还在!

陷入漩涡中的一家河南村镇银行,再度登上热搜。6月26日中午,该银行系统突然开放了15分钟线上交易,大笔钱被取走,后银行称已追回。这次诡异的“故障”暴露了官方掩盖的一个重大真相:其实你的钱还在银行,被偷走的才是银行的钱。

村镇银行15分钟诡异开放 “关系户”取走巨额存款

河南多家村镇银行爆雷,近400亿人民币看似人间蒸发,不仅让40多万储户寤寐思服、寝食难安,也让无数网民担心自己的钱哪一天会不翼而飞,所以这个事件的进展一直倍受关注。

6月27日,其中的一家,河南开封新东方村镇银行,因为前一天中午诡异开放了一段时间取款,而再度成为新闻热点。

有储户统计,开放时间大约是26日的12:41至12:56之间,持续大约15分钟。与此同时,开封新东方村镇银行官网仍挂着线上交易系统关闭的公告。凤凰网财经《银行财眼》27日则称,他们收到的爆料说,实际开通时间大约是40分钟。

在这短短的几十分钟内,有的储户成功地将本息全部提现;有的只提出了利息,本金尚未来得及提取,有的进行了提现操作,但金额还未到账,通道就已被关闭。

这个消息,让网络炸了锅,有不少储户赶往现场去找新东方村镇银行讨要说法。在一份疑似现场视频中,该村镇银行的人表示,他们当天中午发现了手机银行个别操作许可权出现了异常,马上和服务的科技公司取得了联系,现在异常情况已经恢复。还说,会对中午出现异常的账户进行审查,已经把钱取走的储户也要配合调查。

“有的可能是手机定期转到活期,还没有到账,这个我们也会逐笔地核实,恢复到正常的状态。所以,每一笔钱,每一笔业务,后台全部有记录。一共走了多少钱,一共做了什么事,非常清楚。”

从目前我们了解的情况看,有的储户实际上已经取款成功,金额还比较大,其中一位网友转出了18万,有的网友转出了14万,还有的8万多不等。最幸运的是一位上海的网友,转出了80万。那些没有即时到账的,则显示“交易冲正”,也就是说该款项被开封新东方村镇银行系统追回了。

这个事件引发了激烈的网络讨论,目前主要集中在几个方面:

第一,储户取走钱的合法性问题。有律师认为,银行调查提现储户的行为没有法律依据,也不合常理。这个观点符合大部分储户和网民的观点,得到了积极响应。还有的网友说,取款和查案无关,该查案查案,该取款让储户正常取款。“不怕你调查,就怕你不查”。

当然,也有专家及时出来替银行的所作所为背书,说,被追回的钱是银行的,你的钱被转走了。

第二,在这诡异的15分钟之内,谁取走了这部分钱呢?很多网友说,这再次体现了中国特色的让领导先走,一部分“关系户”先撤了。

也有储户爆料称,同样的剧情也在河南另一家问题银行禹州新民生银行发生过,6月19日凌晨2点多,该银行短暂开放了交易系统,时长大约1小时。

这样的分析,很符合中共毒害后的国情。有网友还做了一个有模有样的推理分析,说“前有精准红码,现在精准交易。”

“毕竟,欠了400亿,有些人的钱是不能欠的,这属于误杀,属于大水冲了龙王庙。”“所以,补救是必需的。谁知道存了几千万的某女士背后是不是个大佬,这事万一全面清查,大佬也得脱层皮。”

直接给钱太露骨,不好。走破产清算也是先还50万以内的。于是,经过三周胆大心细的研究,开启了时间窗口。网友还认为,事前,村镇银行的工作人员,还对那些必须给钱的“关系户”也经过了电话一对一的辅导。

不得不说,人民群众的智慧是无穷的。那么,对于这两个分析,观众朋友们怎么看呢?我相信大家都会有自己的判断。

独家分析:官方掩盖真相 储户的钱在哪儿?

但是,我今天,还想揭露一个更重要的真相。那就是,这一段时间,官方散布出来的消息,一直在暗示,新财富集团的神秘富翁吕奕,卷走了出事几家村镇银行的这近400亿元。然而,从目前官方前后矛盾的说法,结合我对银行系统运作的了解,以及这一次突发的银行可以取钱事件来看,真相是:第一,吕奕并没有取走那么多钱,第二,吕奕的钱也不可能主要是通过之前外界想像的私立账户取款的,第三,储户的钱大部分还在银行,被取走的是银行的钱,而不是储户的钱。

为什么我会得出这样的判断呢?因为:

首先,从目前各方面的信息来看,涉事银行相关的互联网存款,都是被这些银行系统正常记录的交易,而不是某些媒体暗示的在体外进行循环。

所谓体外循环,是指这段时间流传甚广的“真银行的人、真银行的章、在外做了一套假系统”的说法,认为这些银行的高管出具了真正的银行官方手续、开发了网上系统,但是存款不是进入了银行的个人储蓄账户,而是进入了那些银行高管个人监督的独立账户。而且,还说,这些钱实际上是理财产品,而不是正常存款。这些钱也没有进入涉事村镇银行的发起行和上级管理行(许昌农村商业银行),以及银行监管机构(银保监会)的视野之内。

但是,不管是从人员管理还是从系统的实际运作来看,这种说法都是不可能存在的。

1. 从人员角度看,涉事银行至少卷入了村镇银行本身的行长和大批管理人员,以及许昌农村商业银行多名行长,乃至当地中国人民银行管理人员(需要帮助出具证明)等。如果真的是外界说的长期蓄谋作案,那么这么大的金额,涉事的这么多管理人员,应该早就畏惧被惩罚逃走了,还有他们的家人孩子。

换句话说,几百亿他们单独弄的小金库不翼而飞,银行系统这么多人应该早逃走了,案件也早就被发现了,而不会现在才案发。

而且,即使是所谓的小金库内的体外循环,也一定是进入了相关的村镇银行。如果上述村镇银行吸收了上百亿资金,这明显超出了当地经济发展水平和当地银行同业水平,很难不引起本地监管部门的注意。

2. 从系统运作机制来看,这些钱实际上一直在银行系统中,而不是在体外循环。

兴起于2018年的互联网存款业务,银行借助互联网平台获客,推出期限相对灵活,但利息水平可以媲美3年期、5年期定期存款的互联网存款产品,因此迅速走红,成为各大互联网理财平台的标配。由于这种模式,让一些小型地方银行获得了巨额存款,而这些银行的风险管控能力是不强的,增加金融风险,同时还打破了原有的按照条块和地域划分的国有商业银行的利益,2021年1月,银保监会、央行联合下发通知,明确商业银行不得通过非自营网络平台开展定期存款和定活两便存款业务。随后,互联网平台将互联网存款业务集体下架。

如果涉事银行的钱是在体外循环,那么,这个过程中,存款用户是无法正常存取的,也不可能在银行系统中正常体现出来。但是,棱镜‧腾讯小满工作室的一篇深度文章《一位银行行长眼中的河南村镇银行事件》,披露了很多内幕,互联网交易平台专业人士、储户以及银行业专业人士都认为,事实与此相反。

其中,关于互联网存款的交易流程,平台人士李磊称,互联网平台提供的是导流业务,即展示银行存款产品,当用户想要购买产品时,便跳转到银行自营的系统完成购买。他说,与涉事的村镇银行开展合作时,公司员工在线上购买了其存款产品,并到河南实地走访了该村镇银行,在该村镇银行列印了自己的存款证明,并在监管系统查到了相关存款产品的备案。验证通过,才与银行签订了合作协议。

这与部分储户在网上晒出的资料相符。有储户晒出了上述几家村镇银行和某网际网络平台签署的合作协议封面,上面列明双方基于存款产品进行合作。在签署页,分别有各村镇银行的公章及法人印章。

而且,这种互联网转账是需要通过中共央行(人民银行)的清算系统进行交易的。有的储户发现,自己的工行信息显示他转账的时候,资金转入禹州新民生村镇银行。如果是假系统,如何能通过央行支付清算系统的核查?业内人士认为这是不可能的。

华南地区的某中小银行行长杨明(化名)认为,根据储户定期能收到利息、通过其它银行转账成功、在银行小程序中能查到账户等信息,说明这是标准的银行系统。

还有一个信息证明,储户的钱实际上还在。比如,家在北京的刘波(化名)表示,2021年互联网存款下架后,他还接到过银行客服的电话及简讯,提示可以到微信小程序上继续购买产品。他的电子银行账户一直能正常收到每半年付的利息,甚至在今年5月份,上述村镇银行线上系统维护后,他的电子银行账户照常收到了一笔利息,只是无法提现。

其次,既然储户的钱都正常在被银行系统记录,还在产生利息。那么,谁的钱被取走了呢?

我们先看看官方的几个说法。

据《21世纪经济报道》,银保监会相关负责人在5月20日的通气会上介绍,河南4家村镇银行的大股东——河南新财富集团,利用第三方平台或通过“资金掮客”吸收公共资金,涉嫌违法犯罪,目前公安机关正在侦查。‍‍事件的最终结果还有待于公安机关侦查结果,‍‍将依照相关法律法规和证据来处置。

6月18日,许昌警方曾发布警情通报,提到涉事村镇银行的大股东——河南新财富集团投资控股有限公司涉嫌严重犯罪,“公安机关已抓获一批犯罪嫌疑人,依法查封、扣押、冻结一批涉案资金、资产”。

当日,河南银保监局、河南省地方金融监管局有关负责人表示,各级金融管理部门密切配合公安机关开展调查,禹州新民生等村镇银行线上交易系统被河南新财富集团操控和利用的犯罪事实已初步查明,相关资金情况正在排查。

官方的这几个说法,证明新财富集团确实通过线上交易系统窃取了非法资金。那么,这些钱是谁的呢?

我认为,大部分是银行的,而且不是通过系统挪走的。

我们刚刚分析了,银行系统是标准系统。并不是假系统。而现在储户的存款还可以通过银行系统查询,只是不能正常取出来。那么问题出在哪里呢?

一种可能是,村镇银行是否收到了足额的钱,另外的部分被转走了。

但是,熟悉银行系统的人,知道完成这个都很困难。

先说前者,村镇银行可能没有收到钱。这种情况,银行行长杨明说,一方面这需要发起行许昌农商行的代理清算账户,对村镇银行储户们的转账银行发送了确认的报文信息。另一方面,在村镇银行方面,其存款数据都要按季度报送监管部门,与代理行报送的存款数据匹配,在监管部门却没有察觉。

杨明表示,要完成这一系列操作,需要许昌农商行的清算系统部门、计财部门、村镇银行的计财部门等人士全力配合,操作难度极高。村镇银行方面也可能谎报了存款规模。新财富集团是否买通了关键岗位人士、控制了相关账户等,仍有待警方进一步查证并披露。

那么,怎么转走呢?这其实更难。我刚刚分析了,同样需要内部人合作,不被发现。而这又回到这么巨额资金,这几年怎么做才能不被发现的困难。大家知道,河南的涉事的五家村镇银行互联网吸收了存款高达300多亿元。它们的发起行许昌农村商业银行总资产大家知道多少吗?截至2020年末,许昌农商银行总资产136.38亿元。

所以,最合理的推测是:

1. 这近400亿元大部分还在账上。否则早已东窗事发。

2. 事件没有很早东窗事发,还证明这些村镇银行的高管和许昌农村商业银行的人没有大面积逃亡,这说明这些银行业的管理者认为,他们只是做了一些灰色的交易,而不是盗窃。

银行业的潜规则,是会拿部分储户的部分钱做高额放贷,然后瓜分这部分利息差额,这些钱也有的是放给了关系户。新财富集团,最可能是和银行内部的管理者从事类似违规操作,而这部分钱,有的也许被新财富集团的发起人吕奕转走了。但是请注意,这是以放贷的方式转走,而不是从完全体外循环的方式转走。

这个互联网交易系统的黑洞,很可能只是发生在这个部分。

3. 很多人想当然地认为,新财富集团作为很多银行的股东,也可以直接取走银行的钱。这是完全不懂银行业的运作规则。我曾经做过企业的财务部和银行打交道的工作人员,我们部门一年经手的资金多达十亿人民币,我了解的情况是,真正企业从银行取钱,也是用借贷等方式,比如利用关联企业,连环担保等方式。这样,即使事后查证,银行高管们也基本上只需要承担审查责任,逃避可能存在的合伙诈骗或盗窃银行的罪名。中国高智商犯罪和权贵犯罪,实际上不像一般中国人想像的是高风险的杀头重罪。

所以,即使吕奕有携带巨额资金外逃,绝大部分也不是来自直接窃取的村镇银行的储户资金,而更可能卷走了贷款等方式拿到的钱。

以上是我对整个村镇银行这次诡异事件的分析。

也许,真实的故事比我分析的还更有趣,比如非常古怪的一个问题是:为什么在新财富集团2月份注销、这几家村镇银行4月18日才集体宣布暂停之前的互联网存款取钱呢?也许是他们已经安排好了背锅侠。

这部分故事,也许就像推特网友@骄傲女孩6月26日发的那条推特说的那样:河南村镇银行的吕奕,在美国的海滨别墅中,看了看银行卡中的四个亿,又看了看新闻上的四百亿,陷入了沉思,回国自首自证清白的心都有了。

秦鹏直播》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昊#

相关新闻
【秦鹏直播】美联储激进加息 美股闻声大涨
【秦鹏直播】普京说大实话?习被美警告站好队
【秦鹏直播】唐山女名字曝光 陆媒追寻文章火了
【秦鹏直播】女孩轻伤打人者中伤 唐山调查惹议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外交部被“踢馆” 王毅被打脸
【微视频】三亚封城 上海游客自救带动本地人
【新闻看点】借军演谋连任?习冒险舞双刃剑
【未解之谜】摸骨高人:是人的不多了……
【新闻大家谈】三亚8万人被锁 海南省长喊备战
【财商天下】保增长保交楼 地方财政自身难保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