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响2022年美国中期选举的几大要素

人气 1611

【大纪元2022年08月15日讯】(大纪元专题部记者楚一丁新闻综述)离11月8日的美国中期选举只有不到三个月了。

两年一小选,四年一大选。围绕着2020年美国大选的一大堆争议仍然在不断发酵,眼看2022年的中期选举就又到了眼前。选举就是民主社会的常态。

今年的美国中期选举与以往相比有其不变之处,但也有诸多不同的看点。

所谓不变之处,指的是选举的形式和规模。美国今年的中期选举要重新选出国会众议院的所有435位众议员(两年任期),参议院100个席位中的35位(六年任期),和50个州中的36位州长(四年任期)。除此之外,还有州、县、市各级政府地方官员的选举。

所谓不同的看点,指的则是目前美国社会所面临的争议性话题和各党派当前所面临的选情。民主党在2020年的大选中夺得了白宫和国会参众两院的多数席位,成为决定美国内政和外交政策的主导力量。因此,今年的中期选举将是对民主党过去两年执政业绩的一次民意公投。

疫情通货膨胀

美国虽已从肆虐全球的新冠疫情中逐步回归正常,但对疫情所带来的后续问题的处理却成为衡量过去两年间民主党执政业绩的主要指标。其中最主要的就是居高不下的通货膨胀

民主党在2020年大选中控制了白宫和国会两院的多数之后,其大手大脚的花钱基因就随即开始爆发。2021年3月11日,上任不到两个月的拜登即签署了1.9万亿美元的拯救美国法案。这里的关键是,川普(特朗普)在任时共和与民主两党已经为在疫情期间稳定美国经济花了大钱。拜登入主白宫时,抵抗新冠的疫苗也已出炉并完全投入市场,强劲的经济势头完全不再需要新的刺激。在几乎没有得到任何共和党支援的情况下,民主党一意孤行地通过了该法案。于是,大撒币的结果就不可避免地带来不可抑制的通胀爆表。

从去年10月份起,衡量通货膨胀的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就一路飙升,到今年6月份该指数达到9.1%,成为过去40年中的最高点。为了应对通胀,美联储在进入2022年后一路加息,从年初接近零的利息到6月份利息已增至超过2%,导致美股因此一路暴跌进入熊市。7月份的通膨指数(CPI)虽已回跌至8.5%,但预计到11月大选之前都不会回跌到7%以下,远远达不到联储局2%的通胀控制指标。

更大的问题是,民主党仍然不思悔改,在今年8月份又一手主导通过了所谓降低通胀法案,要通过对大公司加税的方式,以联邦政府花超过7000亿的税收来降低通胀所带来的危害,这种以财富重新分配来治理通胀的做法,无异于饮鸩止渴。

拜登的支持率在上任后就不断下跌,7月下旬的民调显示即使在民主党内也有超过70%的人反对其连任。所以,整个民主党所面对的中期选举形势极其严峻。

高院对罗诉韦德案的判决

如果说,民主党经济政策所导致的通膨高涨不断地使其丧失民意支持,那么今年6月美国最高法院推翻罗诉韦德案的判决则是对民主党支持率的一针兴奋剂。

美高院在1973年就罗诉韦德案作出判决,对孕期未满六个月的孕妇提供堕胎的宪法保护。由此,是否保护堕胎成为美国政治左右之争交锋的焦点之一。

由于美国的最高法院由九位大法官组成,而且大法官是终身制。一经总统任命,除非自愿离任或去世,否则终身不变。所以,自1973年以后,对堕胎保护与否就成为历届美国总统大选的辩论焦点之一。川普总统在任期内得以连续提名三位高院大法官,成功扭转了高院左右两派的力量对比,结果就是这次高院以六比三的投票推翻了1973年的判决。

高院对罗诉韦德案的判决已经过去了将近半个世纪。在这近半个世纪中成长起来的青年和中年人中,许多人已经习惯了宪法对堕胎的保护。这次的高院判决在宪法高度上将堕胎重新变成了一个道德层面的选择,从长期来看,这个判决对美国社会回归传统有巨大的意义。但从短期来看,这个判决却对民主党此次中期选举的投票率有利。

根据以往的经验,中期选举年由于不包括总统大选,一般来说选民的投票率都偏低。而且参与投票的选民总体上年龄偏高,年轻人的投票率普遍没有总统大选年的投票率高。但罗诉韦德案的判决很可能会刺激价值观偏左的中青年人,提高他们参与投票的意愿,从而使民主党在今年的投票中获利。

川普元素

前总统川普今年虽不参加任何选举,但无论是在中期选举的初选和终选中,他都将起到不可忽视的作用。在部分选区,川普甚至会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川普在共和党今年党内的初选中,背书支持了五位共和党候选人。其中包括一位州长候选人,两位国会参院候选人,一位国会众院候选人,和一位州众院候选人。其中的州长和三位国会候选人均在共和党的党内初选中胜出,可见川普宝刀未老。

以民主党为主导的国会“1.6事件调查委员会”从拜登入主白宫起,即开始了对2021年1月6日发生的所谓川普支持者冲击国会事件的调查。该调查至今尚无任何突破性的进展,但联调局却在8月8日出动大批警力,以收缴机密文件为名突击搜查了川普在佛罗里达的私人住所——位于棕榈滩的海湖庄园。

无论是对“1.6”事件的调查还是联调局对海湖庄园的突袭,估计在11月初中期选举投票日之前都很难有最后的定论。但这类事件毫无疑问却会极大地激怒川普的支持者,并大幅度提高共和党阵营的投票率。

然而无论川普的影响有多大,共和党内的许多人都不希望他在中期选举投票之前正式宣布参选2024年的总统大选。原因很简单:今年的中期选举本应该是对拜登和民主党过去两年执政政绩的一次公投。如果川普在中期选举之前就正式宣布参选2024的总统大选,那就很可能会喧宾夺主。反对川普的各种力量就有可能借机炒作,将今年的中期选举在一定程度上变成一场对川普个人的民意公投。

但川普就是川普。从参选2016年总统大选开始,一路走来,他从来都没被任何政治势力所左右,他只在走他自己的路。下一步他会如何走,无论左右两方政治力量如何设计和设想,谁又能说得准呢?

热点选区

民主政治有其特定的钟摆周期,任何一方政党能够同时控制白宫和国会参众两院的时间都不会太长。奥巴马和川普在上任的第一年其各自所在的政党都同时在国会的参众两院拥有多数,但在上任后第二年的中期选举中就都失去了两院的多数。拜登作为总统,上任后的执政业绩和影响力都远远比不上奥巴马和川普,拜登能摆脱这个钟摆效应的命运吗?

答案是:难!所以在今年的中期选举中,一些民主党控制力不太强的浅蓝色选区就极有可能被共和党翻盘。作为今年中期选举的看点,以下几个选区的选情将会对中期选举的最后结果提供指标性的预示:

奥利根州(Oregon)国会众议院席位第六选区。拜登在2020年从这个选区以14个百分点的优势胜出,但目前在这个选区对拜登业绩不满的民调超出对其满意的民调约20个百分点。根据8月初的民调,该选区共和党候选人艾利克森(Mike Erickson)比其民主党对手塞琳娜丝(Andrea Salinas)超前约7个百分点,该选区目前尚未确定支持谁的选民有约13%。

加利福尼州(California)国会众议院席位第十三选区。拜登在2020年从这个选区以11个百分点的优势胜出,但目前在这个选区对拜登业绩不满的民调超出对其满意的民调约9个百分点。根据8月初的民调,该选区共和党候选人多阿特(John Duarte)比其民主党对手格雷(Adam Gray)仅仅落后约4个百分点。该选区即将离任的现议员是民主党人。

科罗拉多(Colorado)国会众议院席位第七选区。拜登在2020年从这个选区以15个百分点的优势胜出。根据7月中的民调,该选区共和党候选人阿德兰德(Erik Aadland)与其民主党对手皮特森(Brittany Pettersen)二人之间的民调差距不超过2个百分点。该选区即将退休的现任议员是民主党人。

除此之外,美国民主政治的一些传统选战话题,如政府的税收和开支、枪支管理、非法移民等等;还有新话题如乌俄战争和阿富汗战争、反恐,对华政策等等,也将在各个选区的辩论中一一呈现,在此就不赘述。

总之,今年的中期选举将是2024年总统大选的一次热身赛。今天的美国社会正处在历史上空前的两极化左右对立时期。舆情选情皆充满热点,而且均可能牵一发而动全身。在此极度动荡的时期,变幻难测和充满变数将是今年中期选举伴随始终的特色。◇

▼ 相关影片

纪元播报】制作组

责任编辑:连书华 #

相关新闻
美中期选举:七州初选六大看点
美国中期选举:弗吉尼亚州有转红迹象
美国中期选举:本周初选结果四大看点
曾投票弹劾川普 华州共和党众议员初选认输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蓬佩奥称中共红墙快倒 习再加油?
【时事金扫描】习近平露面 蓬佩奥吁与中共切割
【横河观点】美中应对飓风对比 习十年两隐身
【财商天下】中国海运价格狂跌 东南亚航线“赔本抢货”
【思想领袖】南达州州长:疫情下的抉择
【时事军事】中共攻台“窗口期”是否存在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