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极度恐惧 用监控系统镇压白纸抗议者

人气 3659

【大纪元2023年01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综合报导)外媒报导说,中共当局对去年11月参与白纸抗议活动案人士的紧张恐惧程度远超过去的人权活动家和异议人士案。中国各地警察正在利用过去十年建立、并在疫情期间运用娴熟的监控系统,对参加11月白纸抗议活动的人士进行事后抓捕和审讯。

在去年11月中国大城市爆发空前的抗议活动后,北京迅速扭转了严苛的COVID-19清零政策,这似乎是当局首次承认、甚至是默许的公众异议事例。

《华盛顿邮报》周三(1月4日)报导说,在全国各地的警察局,一个不同的故事正在上演,当局正在利用过去十年建立、并在疫情期间运用娴熟的监控系统,对参加抗议活动的人士进行镇压。

数十名参加抗议活动的人被警察跟踪、抓捕、审讯以及侮辱。有的人被迫接受脱衣搜查,有的人在没完没了的审讯中被体罚,同时还得忍受网络霸凌。警察还威胁他们的家人。

“病毒不再是敌人 抗议者才是敌人”

“病毒不再是敌人,卫生官员和检疫也不是敌人……现在只有抗议的人才是敌人。”28岁的北京科技工作者多亚(Doa,化名)告诉《华邮》说。她在参加亮马桥附近的一次抗议后被当局拘留。

她表示,11月28日午夜过后,她和朋友只在抗议活动地点待了约半个小时。尽管他们保持低调,避开手机拍摄以及与警察面对面说话。但警察还是在几天后找到了她。

“我以前在社交媒体行业工作过。……我知道这些东西如何被警察利用。”她说,“他们还是找到了我。我还在想这怎么可能。”

两天后,她被母亲急促的电话和短信惊醒。警察打电话给她的母亲说,她的女儿参加了“非法骚乱”,很快会被拘留。

几个小时后,警察直接打电话给她。她被传唤到北京北部的一个派出所,手机被没收,她在那待了大约9个小时,接受了一系列审讯。

警察要求她脱去内衣,而且不想让她使用卫生间。

多亚说,警察问她是如何听说抗议活动的,并逼问她朋友圈里的账户和人名的细节。

她猜测,警察是通过手机定位找到她的。

中共官方没有公布抗议活动后拘留的人数,也没有直接承认有逮捕行动。

2022年11月27日,上海,警察与一名男子对峙,他们封锁了以乌鲁木齐普通话命名的乌鲁木齐路,该地区在新疆乌鲁木齐发生致命火灾后,前一天晚上发生了反对中共清零政策的抗议活动。(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习近平发新年贺词 网民追问会放过抗议者吗

《华尔街日报》周三引述接近北京决策层的官员和政府顾问的消息说,去年11月下旬,中国大城市出现了罕见的抗议浪潮,加上政府许多部门的紧急请求,这最终促使习近平做出COVID清零政策的转变。

官员和顾问说,罕见的公众愤怒表现,一些抗议者直接反对习近平和共产党,令习近平和他的核心圈子感到震惊。抗议人士喊出了,“共产党下台”,“习近平下台”的口号。

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在12月31日发出的2023年新年贺词中说,“中国这么大,不同人会有不同诉求,对同一件事也会有不同看法,这很正常,要通过沟通协商凝聚共识。”

很多网民在海外社交媒体推特上回应道,你能放过那些参加11月白纸抗议活动、表达不同诉求的人吗?

负责监督国内执法的中共中央政法委在12月29日发出了一个模糊的警告,称要打击“对借疫渗透破坏、造谣生事、扰乱社会秩序的行为”。

同时,会议还称,习近平放开清零和启动清零的决策都是“完全正确”的。

在被西方媒体问到那些遭逮捕的抗议者的近况时,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说,报导没有反映现实。《华邮》说,根据抗议者和律师的说法,至少已有几十起类似的被捕事件。

被捕者经历熬夜审讯 警方想往外国势力方向甩锅

《华邮》采访到的六名被捕者都证实,他们在警察局经历了极大压力的熬鹰审讯。

“我们只被允许站着,不能相互交谈。他们不让我们睡觉,如果我睡觉,他们会砸门叫醒我。”一名25岁的上海男子说。

这名男子是在参加上海乌鲁木齐路附近悼念新疆火灾活动时被捕的。他说,警察在审讯过程中筛查他的手机,询问他的朋友圈。

这名男子看到其他被捕的人被戴上手铐,被警察罚蹲一个小时。警察还要求他们手抄中国共产党第二十次全国代表大会的政治文件。

期间,警察骂他们是叛徒和走狗,要他们滚出中国。

该男子说:“(警察审讯的)目的是要找出谁策划此活动。他们认为是分裂分子或外国势力。”

台湾台北中央研究院社会学教授陈志洲告诉《华邮》说,关于与外国人勾结或导致COVID爆发的毫无根据的指控使抗议者蒙羞。

他说,“党完全控制了法律系统,以防止抗议者获得公平审判”,特别是如果抗议人士被贴上“敌对势力”的标签之后。

这种对外国势力的指责与2019年中共对香港民主抗议活动的称谓保持一致。

中共极度紧张 法律人士:抗议者的案子“非常敏感”

《华邮》说,为抗议者提供咨询的法律专业人士表示,他们几乎毫无希望能够在中共法律范围内帮助这些抗议者获得公平的审判。

一位律师告诉《华邮》:“这(些案子)非常敏感——比我们以前办理的人权活动家和异议人士的案件都更敏感。”

他一直在为被拘留者提供法律服务,直到当局对他发出警告。

“全国范围内都在试图阻止律师为这些抗议者提供法律咨询,更不用说亲自代表他们(申辩)。”这位律师补充说。

与此同时,近年来,中共扩大了中国网络上对海外社交媒体服务的监控。因为中共的长城防火墙,这些外网服务在中国是被禁止的,但可以通过VPN技术访问。

参与白纸抗议活动的人士现在在中国国内网络上也受到越来越多的诋毁。网络审查人员只允许对抗议活动人士进行有选择的讨论,只能是批评。其次,就是把它们往外国势力上面引导。

比较讽刺的是,抗议活动中流传最广的一段视频就是亮马桥的关于“境外反华势力”话题的对话。

当有人称“周围有境外反华势力”时,有现场抗议人士回应称:“你说的境外势力,是马克思和恩格斯吗?”

还有人继续反问道:“请问新疆的火是境外势力放的吗?请问贵州的大巴是境外势力推翻的吗?”

“我们连网都上不到国外的!我们哪来的境外势力!我们只有境内势力不让我们聚集!”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南加州律师:白纸运动后咨询庇护者激增
白纸运动 中共驻法大使将责任推向地方政府
白纸运动鼓舞人心 《中国之春》复刊
楚一丁:中共正为清零解套而甩锅白纸运动
纪元商城
每日更新:系上鞋带去郊游 ECCO优惠高达5折
Apple AirPods Pro无线耳机 USB-C充电 2倍主动降噪
这种杯子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个被捕
这些亚马逊好物 让你生活品质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