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领袖】提倡禁吃牛肉 背后动机是什么?

人气 2966

【大纪元2023年11月17日讯】(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Jan Jekielek采访报导)

德克萨斯‧斯利姆:现在有人建议我们吃虫子,他们试图表明牛在破坏气候。他们所做的,就是试图把动物蛋白从我们的消费模式中剔除出去,并基本上代之以实验室里生长和生产出来的东西。

杨杰凯:过去几十年来,我们的食物健康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变化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德克萨斯‧斯利姆:现在88%的美国人在代谢方面受到了损害。我们推出了越来越多的伪商品,让食品工业综合体赚了数亿美元。

杨杰凯:在这期节目中,我将与“牛肉计划”(The Beef Initiative)组织创始人德克萨斯‧斯利姆(Texas Slim)进行交谈。

德克萨斯‧斯利姆:比尔·盖茨为什么要在美国各地购买25万英亩的农地呢?

杨杰凯:这里是《美国思想领袖》(American Thought Leaders)节目,我是杨杰凯(Jan Jekielek)。

牛是土地的管家,是我们健康的管家

德克萨斯‧斯利姆:欢迎来到姜山(Ginger Hill,注:美国宾州华盛顿县的一个非建制地区)。

杨杰凯:谢谢。

德克萨斯‧斯利姆:感谢你的到来。今天有点刮风,但我们还是见面了。

杨杰凯:是的,是的。

德克萨斯‧斯利姆:还算不错。我们离牛很近。我们现在站的地方离美国最古老的城镇很近。这是我们先辈传下来的最肥沃的土地。在这个国家,这片土地是经过了我所称的“牛肉智慧”才形成的。作为一个国家我们所失去的就是这种形式的智慧。什么是牛?什么是土壤?什么是营养?什么是饮食智慧?什么是健康?可以说一切都是从牛开始的。

杨杰凯:这些牛与我们通常在超市里买到的普通牛制品有什么不同呢?

德克萨斯‧斯利姆:大体说来,这些牛现在发挥的作用是,它们是土地工具。我们称之为“再生”,再生型农业和牧场经营。它们所做的基本上是在消耗,在加工土壤和草。任何时候,当你看全球的牛肉行业,其实它真的是从美国起步的,但它实际上是由跨国公司管理的,他们有不同的方案。我从祖父那里学到一点,我来自德克萨斯州西部,老家是养牛之乡。祖父总是教我,他说:“牛是土地的工具。”什么意思呢?是说牛让我们能够从土地中获取食物。我们就是这样过来的。我们祖先从土壤中获取维生素和矿物质。所以牛所做的基本上就是重建土壤。而当今时代,人们已经忘了这一点。现代人不知道什么是营养,他们真的不知道什么是食物。

总体上我们可以将牛视为土地的管家,它们是我们健康的管家,它们曾经是我们社区的管家,曾经是我们国家的管家。有意思的是,今天早上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你可以把这些牛散放到牧场上,哪里的草蛋白质最高,它们就直奔哪里,它们会消耗掉它,然后它们知道如何通过它们的系统将那部分蛋白质传递给我们。我们让它们用自己最擅长的方式再生,基本上就是重新生长土壤。而这就是现在的大阴谋论,说牛会造成碳危害。不,不是的。牛对土壤一直都是最好的。随着养牛业的发展,以及我们现在正在经历的全球工业化食品转变,他们将在全球范围内提高牛的产量。他们要消除的是这些牛进入西方国家市场的机会,从美国、澳大利亚等国开始。最终大多数美国人都不会再吃牛肉了,他们会代之以鱼子酱,他们基本上不会允许它们进入市场。

“牛肉计划”组织大声疾呼要传达的信息

杨杰凯:德克萨斯‧斯利姆,很高兴你来到《美国思想领袖》节目。

斯利姆:感谢你的邀请。今天开车进城很顺利。见到你很高兴。

杨杰凯:我们现在谈谈你的计划,“牛肉计划”。首先,我想说,牛肉最近名声不太好。有人会说:“没有理由对牛残忍。我们真的需要肉吗?不妨吃素食。”我记得我曾经看过……我忘了当时在做什么了,那是在图书馆,我某门课程的学习耽搁了,我查找到一种叫“生猪工业剥离机”的专利。那不是牛肉,对吧?我们在谈论的显然是猪肉,对吧?但坦白说这很可怕。这个想法是,从规模上讲,我们需要养活整个地球上的人,所以我们需要有工业级别的动物加工设施。当你想到对动物的不人道对待时,往往就会想到这一点。

斯利姆:是的。如果你看看食品工业供应以及我们过去五十年当中所发生的变化,我们曾有微小加工中心。回到你刚说的,就这种工业方式而言,每天只能加工极少量的动物。我们曾有过众多遍布全国的加工中心。所以动物享受的待遇在我们实现食品供应工业化之前要好得多。我同意,有很多极坏的方法基本上都是为了捕杀动物,直到今天也不应该被采用。如果你看看家禽业,你看看生猪产业,在中国有圈养五十万头以上生猪的养猪场。这根本不是我们在“牛肉计划”中推荐或推崇的。我们同意你所说的。

让我们回到我们经历过的微观层面。让我们回到“动物福祉”的种源。我说过,我刚才还在牧场。你知道我这个周末在哪儿。那些牛是我见过的最快乐的牛。它们只有一个糟糕的日子。人们善待它们,尊重它们。从根本上说,你看到的是一头牛的构成,一头牛的精神。每当你定时屠宰动物时,如果那头牛感到紧张,它的肾上腺素会飙升,那么我想,当它离开这个地球,被屠宰的时候,它的肉就不会那么好吃了。所以我认为美国公众需重新深入探讨。让我们回到种源上来,即拥有“动物福祉”大体意味着什么。让我们看看我们的消费模式,看看为什么在人们喜欢反对的“动物福祉”方面,我们会走到现在的地步。“牛肉计划”整体上来看,就是关爱牲畜。这就是我们所做的。我来自德克萨斯州西部,是一位知道如何照料牛的德克萨斯州西部牛仔。我认为这个国家已经失去了这一点,这基本上就是“牛肉计划”组织大声疾呼要传达的信息。

多数人已不知道食物从何而来

杨杰凯:很多人和食物供应之间存在着巨大的隔阂,甚至不知道食物从何而来。我听说过一些人的例子,比如说,有些年幼的孩子认为食物是从超市来的,是吧?

斯利姆:的确。

杨杰凯:因为别的也没有人教过他们。

斯利姆:是的,并且……你我曾经谈过,介绍一下我的背景故事。三四年前,我开车穿越这个国家,我跟人交流,跟社区交谈。我跑到偏僻的地方,我满世界跑。开车横穿这个国家,我跑过几个来回。我发现多数人已不知道食物是从哪来的了。我是X世代(注:出生于1965年到1990年间)的人,所以我能够在农场长大。那就是我的生活。我看到了我们在食物方面的演变。可悲的是,很多城市里的孩子,甚至是中等城市里的孩子,他们也一样,这就是他们的回答:食物来自超市。这是我们食品工业化的一部分,这是高度加工的食品工业综合体的一部分,从我们所来自的种源,到我们认为是食物的新调合物,因为它上面有标签,有图片,有安全说明,有有益心脏的功效。关于“食物从哪里来”这一话题,若回到理解和重新教育上来,你会从哪里开始重新教育国民?我告诉所有人去和农场主握手,你就明白食物从哪来了。

过去半个世纪以来,食品生产模式经历了激进的变革

杨杰凯:我想绝佳机会来了,请谈谈你来自哪里,你是如何扎根一家采收公司,并发现了食品生产的一些现状的?但那不是肉类方面了,而是油类方面了,是吧?

斯利姆:是的。至于我从哪里来,我喜欢让它浪漫一些,因为那是德克萨斯州西部,但那是沙漠高原,是美国粮仓的尽头。而我从小到大……我祖父在德克萨斯州一个叫洛克尼的地方有两部分地。那是德克萨斯小镇,美国小镇。我从小就知道拖拉机、牛、“动物福祉”和联合收割机。我整个一生都和收割机打交道。因此,我生活的这一面,以及我的根、我来自哪里,让我知道如何进行采收。我经历过健康焦虑。我开始深入研究我们的食物系统,关注国民健康,我也关注自己的健康。我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说:“好吧,如果你能挺过这次健康焦虑,你就要不惜一切代价,为自己,也为家人带来一种新型的饮食智慧,你将给你的祖父母增光。”

对我来说,要找到我想要的信息,最合理的办法就是去收割庄稼。如果你看一下收成,一整年在德克萨斯州有几次收割。你从德克萨斯州开始,一直到加拿大,然后再折回来。先从收割小麦开始,然后收割玉米,一年四季都可以。这是一个迷人的旅程。所以我……一天早上,凌晨3:00左右,不知怎么我就醒了,发了几封电子邮件。大概不到七个小时,我就去堪萨斯州收割了。

杨杰凯:是收割油菜籽吗?

斯利姆:应该是收割小麦。我们去收割时,我们最终到达了北达科他州。中西部地区有大量小麦。你去收割小麦,他们甚至称之为“麦收”。当我们到达北达科他州时,通常约80%的农作物是小麦。这就是你要做的。仅那一年,事情非常有趣,因为突然间,我们不是在收割小麦了,我们在收割芥菜籽。芥菜籽就是油菜籽。大多数公众都知道它是什么。从我所来的地方,我知道1956年,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 )宣布油菜籽为非法,因为它具有毒性。突然间,广播和所有媒体都说那年小麦将会短缺。

我开始将他们报告的所有内容,基本上农民听到的一切,以及我们在收割期间做的所有事联系起来。那年的收成差不多……可能45%的小麦,55%的油菜籽。你看芥菜籽,看油菜籽,为何我们种植油菜籽而不种小麦呢?跟我聊过的农民,我和他们中很多人聊过,他们说,“我们从油菜籽中赚的钱更多。”他们要求我们多种油菜籽。

菜籽油是一种种子油。20世纪70年代初,当我们国家开始进行单一作物种植时,它作为伪商品之一被引入市场。而植物油基本已取代了牛脂,一种动物脂肪。你可以关注一下植物油的引入,很多人不知道。植物油从哪里来的呢?宝洁公司(Procter&Gamble,P&G)在二十世纪初曾是世界上最大的蜡烛制造商。几乎突然间,他们不再销售蜡烛了。为什么人们不再买蜡烛了呢?我们有电了。那么他们怎么处理那些蜡烛呢?蜡烛是用什么制成的呢?蜡烛是用工业化生产的棉籽榨油制成的。植物油最初就是这么引入的,可以追溯到1850年代。但随着我们的增长,开始了工业化,将更多的种子工业化处理。我们把种子本身全利用起来了。你看一下Crisco(注:由液态植物油制成的固体起酥油),它基本上就是我们发明出来的,基本上我们用Crisco,而不再用蜡烛。

你可以看看蔬菜,看看它们是如何被引入我们美国人的饮食中的。一个叫安塞‧基斯(Ancel Keys)的人说动物脂肪里有胆固醇,之后蔬菜真正开始崛起了。因此,我们国家将植物油引入我们的消费中已有很长的历史了。

并不是说植物油对你来说很糟糕,因为我们都是吃植物油长大的。但对食品工业综合体来说,如果你看一下,大家把你现在想要的任何东西的包装纸拿出来,你都会发现某种类型的工业油,基本上已植入到我们每一种食品中了。这是一种伪商品。食品工业综合体每年从这些东西中赚取数亿美元。如果你看一下已被引入我国消费模式的这个巨大的规模,它基本上已真正开始对我们的健康产生危害了。这话不是我说的,不是我这个来自德克萨斯州西部的牛仔说的,而是医生们说的,心脏外科的医生们说的。于是出现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反种子油运动。我们不应该让它进入到你在超市能买到的几乎所有的食品中。

取代动物蛋白的伪商品——集约化工业生产的植物蛋白质

我们继续与“牛肉计划”组织创始人德克萨斯‧斯利姆交谈。

杨杰凯:你刚才提到“伪商品”,具体指什么?

斯利姆:20世纪70年代初,我们脱离了金本位。我们在贬值自己美元的同时,也让自己的食品品质变差了,某种程度上是前所未有的。你现在上谷歌看看1969年威尼斯海滩的照片,你会看到国民的健康状况。我们看到的1969年的景象,那时伪商品尚未引入我们的食品系统。1971年是具有风向标意义的一年,我们真正地开始引入伪商品。我说到这点,那时……在我们公立学校里,在德克萨斯州,我们开始吃大豆汉堡。所以我说伪商品是……经过工业化的产品类型,我们开始将其注入食品供应中了。

1971年之前,我们吃的是天然食品。我们吃的基本上是从土壤里长出来的,我们吃的四季豆是土生土长的。我们的食物供应中没有这些添加剂。纵观历史,五十年来我们引入了越来越多的伪商品,让食品工业综合体几亿几亿美元地赚。而且只会越来越多。

你看看对牛肉及总体上对牛的攻击,他们到底想干什么呢?他们试图将牛说成是减碳方面的全球公害,他们试图说牛在破坏气候。他们正在做的,其实是试图将动物蛋白从我们的消费模式中剔除出去,他们将注入更多的伪商品,而那些伪商品不过是工业加工出来的蛋白质而已,基本上不是来自于动物蛋白。

“牛肉计划”的另一目标——找回传统食品加工技能

杨杰凯:在谈到工作时,让我想到社区内部的生产者和消费者,这形成了某种责任,而这种责任在我们今天面临的更大、更规模化的现实中可能是缺失的。这让我感到震惊……你必须具备……人们必须具备更多的诚信,因为你有直接责任的,是吧?你能理解吗?

斯利姆:确实如此。你说话的时候,我在想像、回想过去五六十年来的整个时期,以小镇为特色的德克萨斯州,以及很大程度上的整个美国。过去我们常常走进……那时是有屠宰肉贩的,对吧,我们现在已经没有了,我们有穿着白外套的人。现在如果你回到一家超市,你和其中某个人交谈,这话并不是在针对那些做自己工作养家糊口的人,但我们已经没有那种技能了。

你谈到义务和责任。任何时候,你只要是社区的一员,你就有义务。伴随着那种义务而来的是一种诚信,它带有一种真实性。从我的成长经历来看,我们过去不必为饮食担心。我们过去不必为营养担心,因为食物的生产者,真正的生产者已经承担了那种责任。他们就是这样的人,这就是他们的精神,他们热爱这一点。他们拥有的技能,今天我们这个国家已失去了。这是“牛肉计划”倡导的另一目标,即“让我们找回这些技能,我们想返回到我们可以承担那种责任的时候。”

“牧牛人盛宴”活动上的体验

杨杰凯:我在“牧牛人盛宴”(Cattleman’s Feast)活动上过得非常开心,我发现自己……烧烤开始时我就挨样品尝,所以当那些食物都做出来时,我已很饱了。但我发现,自己想品尝动物的每一个部分,“旧时光屠宰者”(Ol’ Butch )基本上把每块肉都放在了一起。我发现它们实际上是如此的不同,真是太神奇了。这些肉,你认为它们几乎完全一样,但你没真正考虑它的质地,甚至味道,还有所有这些……这很有趣。这对我来说是一次非常有教育意义的经历。

斯利姆:你我一开始就在那里,我们和“旧时光屠宰者”约翰尼(‧奥乔亚)(Johnny Ochoa)聊天,那天我们有半头牛在那儿。

********************************
杨杰凯:哇,不知不觉我已经吃饱了,天啊!

约翰尼‧奥乔亚:什么都没有被切掉,这完全是……

杨杰凯:太有趣了。

约翰尼‧奥乔亚:只是切开了,但任何部分都没有切掉。这只是基本的焦化,同样,脂肪还留在上面。

斯利姆:都是健康的动物脂肪。

约翰尼‧奥乔亚:是的,一点没错。

斯利姆:动物脂肪就从这来的。

约翰尼‧奥乔亚:这种脂肪会直接回到你身体里。

杨杰凯:令人惊讶的是有人告诉我们脂肪是可怕的,是吧?

斯利姆:没错。

约翰尼‧奥乔亚:哦,是的。

杨杰凯:天啊,我等不及了。
********************************

斯利姆:那半头牛放在桌子上,我们什么都有了。他把它放在烤架上,就在它旁边生火。我们看到了牛肾、牛心、牛舌头,我们看到了可以利用、食用的牛的每一部分。你只要了解了牛身上各个部位哪些是可用来食用的,就明白我们丢掉了多少东西。同样,还得提一下跨国加工中心。通过各个超市,他们为我们提供了牛多少部位的肉?我们有什么肋眼牛排、菲力牛排、纽约牛排,有时还有排骨,是吧?当说到牛的切割部位时,没有人真正知道我们损失了哪些。那天在“姜山安格斯牛公司”Ginger Hill Angus的“牧牛人盛宴”上,很多人吃到了牛心。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吃的是牛心,他们谈论着它有多美味。

呼吁停止吃牛肉以对抗气候变化 是最大的谎言

杨杰凯:是的。我经常听到说牛产生过多的甲烷,所以全球变暖在加剧,这是一场危机等等。我想你不同意这种观点吧。

斯利姆:不同意,我确实不同意。你已经走遍了世界,你已经看到这个世界有多少土地。再生土壤的第一工具是什么?是牛。牛是土地的工具。就抑制二氧化碳而言,牛是我们拥有的最好的东西。至于甲烷和牛屁,不是那回事,那是打嗝好吗?它们没有牛屁。他们谈论的其实不是这个,但这正是他们想要推动的。所以我实际上……我总是说我不会去戳穿骗局,我不会去争辩他们有什么企图。我认为,如果要让每个人阻止这件事,最明智的办法就是嘲笑他们、挖苦他们,因为这可能是我这辈子听过的最大的谎言。所以,祝他们好运吧,继续吧。试试看,让我们拭目以待。

杨杰凯:我们的谈话快要结束了,如你之前提到的,这方面已经进行了很多整合。如你所描述的,食品系统已非常集约化了。坦率地说,我们社会中的许多其它体系,都会让人望而生畏,难以想像你究竟该如何承担这个责任,对吗?

斯利姆:嗯嗯,确实令人畏惧。这就是我们必须要回到的角度。我们需要复制每个小的社区的成功。在“牛肉计划”中,我们已有业绩的证明,从德克萨斯州卢灵(Luling)的“家乡肉类”(Hometown Meats)公司,到德克萨斯州潘汉德尔(Panhandle)的“潘汉德尔肉类”(Panhandle Meats )公司,再到科罗拉多州我认识的最棒的农场主之一——他养活了他的社区,他是韦⾥奇农场(Wrich Ranches)的杰森‧韦⾥奇(Jason Wrich),他在诺福克谷。我们有很多各不相同的故事。有组织了姜山安格斯牛公司“牛肉计划峰会”Beef Initiative Summit的布鲁克‧米勒Brooke Miller和他的家人。我们在全美各地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我刚从澳大利亚回来。我们在澳大利亚农场举办了九场活动。看看新冠疫情期间澳大利亚发生了什么,你认为他们不担心他们那里的自由吗?他们担心。他们从哪里开始的?返回农场。走出去,和农场主握手。

在美国,我想说,“去和你们的农场主握手吧”,不要为此事感到畏惧。想想你的孩子,我们在这里拯救的是孩子的生命。这个国家的孩子们开始出现健康问题。我们是这个世界上最先进的社会,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为什么我们现在是我有生以来见过的健康最差的社会?我想很多人都意识到,我们生活在消费模式的阴影之下。我们不能再让它令人生畏,让我们增强自己的能力。正如我所说,让我们振作起来,因为是时候了。每当你这样做时,这方面我已经做了三四年了,我的人生很精彩,我做过很多事,但我向你保证,我生命中最近的这三四年是最朝气蓬勃的。一旦你摒弃所有的宣传,把它们从你的耳朵和眼睛中清除出去,你的耳朵就会听到、你的眼睛就会看到生命中真正重要的东西。

杨杰凯:好的,德克萨斯‧斯利姆,很高兴你能来参加这个节目。

斯利姆:谢谢你的邀请,非常荣幸,我很想表达我的谢意和感激之情。每次我们能够谈论我们在“牛肉计划”所做的事情,对我来说无疑都是一种荣幸。这一切并非是计划好的,但这些事情实际上正在全面发生着,这是因为有像你们这样的人。所以,我真的非常感谢。谢谢,杨。

杨杰凯:非常感谢。

斯利姆:谢谢。

杨杰凯:感谢大家观看本期《美国思想领袖》节目我对德克萨斯‧斯利姆的采访。我是主持人杨杰凯。

完整版视频请移步youlucky:https://www.youlucky.biz/atl

《美国思想领袖》制作组

▼ YouTube会员完整版

责任编辑:李琳#

相关新闻
【思想领袖】 关键十年 美国战胜中共大战略
【思想领袖】前贸易代表吁与中共战略脱钩
【思想领袖】《自由之声》揭拐卖儿童残酷真相
【思想领袖】精英脱北者揭朝鲜政权黑暗秘密
纪元商城
每日更新:小小智能守护 Apple AirTag有优惠
Apple AirPods Pro无线耳机 USB-C充电 2倍主动降噪
这种杯子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个被捕
这些亚马逊好物 让你生活品质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