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領袖】提倡禁吃牛肉 背後動機是什麼?

人氣 2966

【大紀元2023年11月17日訊】(英文大紀元資深記者Jan Jekielek採訪報導)

德克薩斯‧斯利姆:現在有人建議我們吃蟲子,他們試圖表明牛在破壞氣候。他們所做的,就是試圖把動物蛋白從我們的消費模式中剔除出去,並基本上代之以實驗室裡生長和生產出來的東西。

楊傑凱:過去幾十年來,我們的食物健康發生了怎樣的變化?變化背後的原因是什麼?

德克薩斯‧斯利姆:現在88%的美國人在代謝方面受到了損害。我們推出了越來越多的偽商品,讓食品工業綜合體賺了數億美元。

楊傑凱:在這期節目中,我將與「牛肉計劃」(The Beef Initiative)組織創始人德克薩斯‧斯利姆(Texas Slim)進行交談。

德克薩斯‧斯利姆:比爾·蓋茨為什麼要在美國各地購買25萬英畝的農地呢?

楊傑凱:這裡是《美國思想領袖》(American Thought Leaders)節目,我是楊傑凱(Jan Jekielek)。

牛是土地的管家,是我們健康的管家

德克薩斯‧斯利姆:歡迎來到薑山(Ginger Hill,註:美國賓州華盛頓縣的一個非建制地區)。

楊傑凱:謝謝。

德克薩斯‧斯利姆:感謝你的到來。今天有點颳風,但我們還是見面了。

楊傑凱:是的,是的。

德克薩斯‧斯利姆:還算不錯。我們離牛很近。我們現在站的地方離美國最古老的城鎮很近。這是我們先輩傳下來的最肥沃的土地。在這個國家,這片土地是經過了我所稱的「牛肉智慧」才形成的。作為一個國家我們所失去的就是這種形式的智慧。什麼是牛?什麼是土壤?什麼是營養?什麼是飲食智慧?什麼是健康?可以說一切都是從牛開始的。

楊傑凱:這些牛與我們通常在超市裡買到的普通牛製品有什麼不同呢?

德克薩斯‧斯利姆:大體說來,這些牛現在發揮的作用是,它們是土地工具。我們稱之為「再生」,再生型農業和牧場經營。它們所做的基本上是在消耗,在加工土壤和草。任何時候,當你看全球的牛肉行業,其實它真的是從美國起步的,但它實際上是由跨國公司管理的,他們有不同的方案。我從祖父那裡學到一點,我來自德克薩斯州西部,老家是養牛之鄉。祖父總是教我,他說:「牛是土地的工具。」什麼意思呢?是說牛讓我們能夠從土地中獲取食物。我們就是這樣過來的。我們祖先從土壤中獲取維生素和礦物質。所以牛所做的基本上就是重建土壤。而當今時代,人們已經忘了這一點。現代人不知道什麼是營養,他們真的不知道什麼是食物。

總體上我們可以將牛視為土地的管家,它們是我們健康的管家,它們曾經是我們社區的管家,曾經是我們國家的管家。有意思的是,今天早上我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你可以把這些牛散放到牧場上,哪裡的草蛋白質最高,它們就直奔哪裡,它們會消耗掉它,然後它們知道如何通過它們的系統將那部分蛋白質傳遞給我們。我們讓它們用自己最擅長的方式再生,基本上就是重新生長土壤。而這就是現在的大陰謀論,說牛會造成碳危害。不,不是的。牛對土壤一直都是最好的。隨著養牛業的發展,以及我們現在正在經歷的全球工業化食品轉變,他們將在全球範圍內提高牛的產量。他們要消除的是這些牛進入西方國家市場的機會,從美國、澳大利亞等國開始。最終大多數美國人都不會再吃牛肉了,他們會代之以魚子醬,他們基本上不會允許它們進入市場。

「牛肉計劃」組織大聲疾呼要傳達的信息

楊傑凱:德克薩斯‧斯利姆,很高興你來到《美國思想領袖》節目。

斯利姆:感謝你的邀請。今天開車進城很順利。見到你很高興。

楊傑凱:我們現在談談你的計劃,「牛肉計劃」。首先,我想說,牛肉最近名聲不太好。有人會說:「沒有理由對牛殘忍。我們真的需要肉嗎?不妨吃素食。」我記得我曾經看過……我忘了當時在做什麼了,那是在圖書館,我某門課程的學習耽擱了,我查找到一種叫「生豬工業剝離機」的專利。那不是牛肉,對吧?我們在談論的顯然是豬肉,對吧?但坦白說這很可怕。這個想法是,從規模上講,我們需要養活整個地球上的人,所以我們需要有工業級別的動物加工設施。當你想到對動物的不人道對待時,往往就會想到這一點。

斯利姆:是的。如果你看看食品工業供應以及我們過去五十年當中所發生的變化,我們曾有微小加工中心。回到你剛說的,就這種工業方式而言,每天只能加工極少量的動物。我們曾有過眾多遍布全國的加工中心。所以動物享受的待遇在我們實現食品供應工業化之前要好得多。我同意,有很多極壞的方法基本上都是為了捕殺動物,直到今天也不應該被採用。如果你看看家禽業,你看看生豬產業,在中國有圈養五十萬頭以上生豬的養豬場。這根本不是我們在「牛肉計劃」中推薦或推崇的。我們同意你所說的。

讓我們回到我們經歷過的微觀層面。讓我們回到「動物福祉」的種源。我說過,我剛才還在牧場。你知道我這個週末在哪兒。那些牛是我見過的最快樂的牛。它們只有一個糟糕的日子。人們善待它們,尊重它們。從根本上說,你看到的是一頭牛的構成,一頭牛的精神。每當你定時屠宰動物時,如果那頭牛感到緊張,它的腎上腺素會飆升,那麼我想,當它離開這個地球,被屠宰的時候,它的肉就不會那麼好吃了。所以我認為美國公眾需重新深入探討。讓我們回到種源上來,即擁有「動物福祉」大體意味著什麼。讓我們看看我們的消費模式,看看為什麼在人們喜歡反對的「動物福祉」方面,我們會走到現在的地步。「牛肉計劃」整體上來看,就是關愛牲畜。這就是我們所做的。我來自德克薩斯州西部,是一位知道如何照料牛的德克薩斯州西部牛仔。我認為這個國家已經失去了這一點,這基本上就是「牛肉計劃」組織大聲疾呼要傳達的信息。

多數人已不知道食物從何而來

楊傑凱:很多人和食物供應之間存在著巨大的隔閡,甚至不知道食物從何而來。我聽說過一些人的例子,比如說,有些年幼的孩子認為食物是從超市來的,是吧?

斯利姆:的確。

楊傑凱:因為別的也沒有人教過他們。

斯利姆:是的,並且……你我曾經談過,介紹一下我的背景故事。三四年前,我開車穿越這個國家,我跟人交流,跟社區交談。我跑到偏僻的地方,我滿世界跑。開車橫穿這個國家,我跑過幾個來回。我發現多數人已不知道食物是從哪來的了。我是X世代(註:出生於1965年到1990年間)的人,所以我能夠在農場長大。那就是我的生活。我看到了我們在食物方面的演變。可悲的是,很多城市裡的孩子,甚至是中等城市裡的孩子,他們也一樣,這就是他們的回答:食物來自超市。這是我們食品工業化的一部分,這是高度加工的食品工業綜合體的一部分,從我們所來自的種源,到我們認為是食物的新調合物,因為它上面有標籤,有圖片,有安全說明,有有益心臟的功效。關於「食物從哪裡來」這一話題,若回到理解和重新教育上來,你會從哪裡開始重新教育國民?我告訴所有人去和農場主握手,你就明白食物從哪來了。

過去半個世紀以來,食品生產模式經歷了激進的變革

楊傑凱:我想絕佳機會來了,請談談你來自哪裡,你是如何扎根一家採收公司,並發現了食品生產的一些現狀的?但那不是肉類方面了,而是油類方面了,是吧?

斯利姆:是的。至於我從哪裡來,我喜歡讓它浪漫一些,因為那是德克薩斯州西部,但那是沙漠高原,是美國糧倉的盡頭。而我從小到大……我祖父在德克薩斯州一個叫洛克尼的地方有兩部分地。那是德克薩斯小鎮,美國小鎮。我從小就知道拖拉機、牛、「動物福祉」和聯合收割機。我整個一生都和收割機打交道。因此,我生活的這一面,以及我的根、我來自哪裡,讓我知道如何進行採收。我經歷過健康焦慮。我開始深入研究我們的食物系統,關注國民健康,我也關注自己的健康。我對著鏡子裡的自己,說:「好吧,如果你能挺過這次健康焦慮,你就要不惜一切代價,為自己,也為家人帶來一種新型的飲食智慧,你將給你的祖父母增光。」

對我來說,要找到我想要的信息,最合理的辦法就是去收割莊稼。如果你看一下收成,一整年在德克薩斯州有幾次收割。你從德克薩斯州開始,一直到加拿大,然後再折回來。先從收割小麥開始,然後收割玉米,一年四季都可以。這是一個迷人的旅程。所以我……一天早上,淩晨3:00左右,不知怎麼我就醒了,發了幾封電子郵件。大概不到七個小時,我就去堪薩斯州收割了。

楊傑凱:是收割油菜籽嗎?

斯利姆:應該是收割小麥。我們去收割時,我們最終到達了北達科他州。中西部地區有大量小麥。你去收割小麥,他們甚至稱之為「麥收」。當我們到達北達科他州時,通常約80%的農作物是小麥。這就是你要做的。僅那一年,事情非常有趣,因為突然間,我們不是在收割小麥了,我們在收割芥菜籽。芥菜籽就是油菜籽。大多數公眾都知道它是什麼。從我所來的地方,我知道1956年,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FDA )宣布油菜籽為非法,因為它具有毒性。突然間,廣播和所有媒體都說那年小麥將會短缺。

我開始將他們報告的所有內容,基本上農民聽到的一切,以及我們在收割期間做的所有事聯繫起來。那年的收成差不多……可能45%的小麥,55%的油菜籽。你看芥菜籽,看油菜籽,為何我們種植油菜籽而不種小麥呢?跟我聊過的農民,我和他們中很多人聊過,他們說,「我們從油菜籽中賺的錢更多。」他們要求我們多種油菜籽。

菜籽油是一種種子油。20世紀70年代初,當我們國家開始進行單一作物種植時,它作為偽商品之一被引入市場。而植物油基本已取代了牛脂,一種動物脂肪。你可以關注一下植物油的引入,很多人不知道。植物油從哪裡來的呢?寶潔公司(Procter&Gamble,P&G)在二十世紀初曾是世界上最大的蠟燭製造商。幾乎突然間,他們不再銷售蠟燭了。為什麼人們不再買蠟燭了呢?我們有電了。那麼他們怎麼處理那些蠟燭呢?蠟燭是用什麼製成的呢?蠟燭是用工業化生產的棉籽榨油製成的。植物油最初就是這麼引入的,可以追溯到1850年代。但隨著我們的增長,開始了工業化,將更多的種子工業化處理。我們把種子本身全利用起來了。你看一下Crisco(註:由液態植物油製成的固體起酥油),它基本上就是我們發明出來的,基本上我們用Crisco,而不再用蠟燭。

你可以看看蔬菜,看看它們是如何被引入我們美國人的飲食中的。一個叫安塞‧基斯(Ancel Keys)的人說動物脂肪裡有膽固醇,之後蔬菜真正開始崛起了。因此,我們國家將植物油引入我們的消費中已有很長的歷史了。

並不是說植物油對你來說很糟糕,因為我們都是吃植物油長大的。但對食品工業綜合體來說,如果你看一下,大家把你現在想要的任何東西的包裝紙拿出來,你都會發現某種類型的工業油,基本上已植入到我們每一種食品中了。這是一種偽商品。食品工業綜合體每年從這些東西中賺取數億美元。如果你看一下已被引入我國消費模式的這個巨大的規模,它基本上已真正開始對我們的健康產生危害了。這話不是我說的,不是我這個來自德克薩斯州西部的牛仔說的,而是醫生們說的,心臟外科的醫生們說的。於是出現了一場聲勢浩大的反種子油運動。我們不應該讓它進入到你在超市能買到的幾乎所有的食品中。

取代動物蛋白的偽商品——集約化工業生產的植物蛋白質

我們繼續與「牛肉計劃」組織創始人德克薩斯‧斯利姆交談。

楊傑凱:你剛才提到「偽商品」,具體指什麼?

斯利姆:20世紀70年代初,我們脫離了金本位。我們在貶值自己美元的同時,也讓自己的食品品質變差了,某種程度上是前所未有的。你現在上谷歌看看1969年威尼斯海灘的照片,你會看到國民的健康狀況。我們看到的1969年的景象,那時偽商品尚未引入我們的食品系統。1971年是具有風向標意義的一年,我們真正地開始引入偽商品。我說到這點,那時……在我們公立學校裡,在德克薩斯州,我們開始吃大豆漢堡。所以我說偽商品是……經過工業化的產品類型,我們開始將其注入食品供應中了。

1971年之前,我們吃的是天然食品。我們吃的基本上是從土壤裡長出來的,我們吃的四季豆是土生土長的。我們的食物供應中沒有這些添加劑。縱觀歷史,五十年來我們引入了越來越多的偽商品,讓食品工業綜合體幾億幾億美元地賺。而且只會越來越多。

你看看對牛肉及總體上對牛的攻擊,他們到底想幹什麼呢?他們試圖將牛說成是減碳方面的全球公害,他們試圖說牛在破壞氣候。他們正在做的,其實是試圖將動物蛋白從我們的消費模式中剔除出去,他們將注入更多的偽商品,而那些偽商品不過是工業加工出來的蛋白質而已,基本上不是來自於動物蛋白。

「牛肉計劃」的另一目標——找回傳統食品加工技能

楊傑凱:在談到工作時,讓我想到社區內部的生產者和消費者,這形成了某種責任,而這種責任在我們今天面臨的更大、更規模化的現實中可能是缺失的。這讓我感到震驚……你必須具備……人們必須具備更多的誠信,因為你有直接責任的,是吧?你能理解嗎?

斯利姆:確實如此。你說話的時候,我在想像、回想過去五六十年來的整個時期,以小鎮為特色的德克薩斯州,以及很大程度上的整個美國。過去我們常常走進……那時是有屠宰肉販的,對吧,我們現在已經沒有了,我們有穿著白外套的人。現在如果你回到一家超市,你和其中某個人交談,這話並不是在針對那些做自己工作養家餬口的人,但我們已經沒有那種技能了。

你談到義務和責任。任何時候,你只要是社區的一員,你就有義務。伴隨著那種義務而來的是一種誠信,它帶有一種真實性。從我的成長經歷來看,我們過去不必為飲食擔心。我們過去不必為營養擔心,因為食物的生產者,真正的生產者已經承擔了那種責任。他們就是這樣的人,這就是他們的精神,他們熱愛這一點。他們擁有的技能,今天我們這個國家已失去了。這是「牛肉計劃」倡導的另一目標,即「讓我們找回這些技能,我們想返回到我們可以承擔那種責任的時候。」

「牧牛人盛宴」活動上的體驗

楊傑凱:我在「牧牛人盛宴」(Cattleman’s Feast)活動上過得非常開心,我發現自己……燒烤開始時我就挨樣品嚐,所以當那些食物都做出來時,我已很飽了。但我發現,自己想品嚐動物的每一個部分,「舊時光屠宰者」(Ol’ Butch )基本上把每塊肉都放在了一起。我發現它們實際上是如此的不同,真是太神奇了。這些肉,你認為它們幾乎完全一樣,但你沒真正考慮它的質地,甚至味道,還有所有這些……這很有趣。這對我來說是一次非常有教育意義的經歷。

斯利姆:你我一開始就在那裡,我們和「舊時光屠宰者」約翰尼(‧奧喬亞)(Johnny Ochoa)聊天,那天我們有半頭牛在那兒。

********************************
楊傑凱:哇,不知不覺我已經吃飽了,天啊!

約翰尼‧奧喬亞:什麼都沒有被切掉,這完全是……

楊傑凱:太有趣了。

約翰尼‧奧喬亞:只是切開了,但任何部分都沒有切掉。這只是基本的焦化,同樣,脂肪還留在上面。

斯利姆:都是健康的動物脂肪。

約翰尼‧奧喬亞:是的,一點沒錯。

斯利姆:動物脂肪就從這來的。

約翰尼‧奧喬亞:這種脂肪會直接回到你身體裡。

楊傑凱:令人驚訝的是有人告訴我們脂肪是可怕的,是吧?

斯利姆:沒錯。

約翰尼‧奧喬亞:哦,是的。

楊傑凱:天啊,我等不及了。
********************************

斯利姆:那半頭牛放在桌子上,我們什麼都有了。他把它放在烤架上,就在它旁邊生火。我們看到了牛腎、牛心、牛舌頭,我們看到了可以利用、食用的牛的每一部分。你只要了解了牛身上各個部位哪些是可用來食用的,就明白我們丟掉了多少東西。同樣,還得提一下跨國加工中心。通過各個超市,他們為我們提供了牛多少部位的肉?我們有什麼肋眼牛排、菲力牛排、紐約牛排,有時還有排骨,是吧?當說到牛的切割部位時,沒有人真正知道我們損失了哪些。那天在「薑山安格斯牛公司」Ginger Hill Angus的「牧牛人盛宴」上,很多人吃到了牛心。他們甚至不知道自己吃的是牛心,他們談論著它有多美味。

呼籲停止吃牛肉以對抗氣候變化 是最大的謊言

楊傑凱:是的。我經常聽到說牛產生過多的甲烷,所以全球變暖在加劇,這是一場危機等等。我想你不同意這種觀點吧。

斯利姆:不同意,我確實不同意。你已經走遍了世界,你已經看到這個世界有多少土地。再生土壤的第一工具是什麼?是牛。牛是土地的工具。就抑制二氧化碳而言,牛是我們擁有的最好的東西。至於甲烷和牛屁,不是那回事,那是打嗝好嗎?它們沒有牛屁。他們談論的其實不是這個,但這正是他們想要推動的。所以我實際上……我總是說我不會去戳穿騙局,我不會去爭辯他們有什麼企圖。我認為,如果要讓每個人阻止這件事,最明智的辦法就是嘲笑他們、挖苦他們,因為這可能是我這輩子聽過的最大的謊言。所以,祝他們好運吧,繼續吧。試試看,讓我們拭目以待。

楊傑凱:我們的談話快要結束了,如你之前提到的,這方面已經進行了很多整合。如你所描述的,食品系統已非常集約化了。坦率地說,我們社會中的許多其它體系,都會讓人望而生畏,難以想像你究竟該如何承擔這個責任,對嗎?

斯利姆:嗯嗯,確實令人畏懼。這就是我們必須要回到的角度。我們需要複製每個小的社區的成功。在「牛肉計劃」中,我們已有業績的證明,從德克薩斯州盧靈(Luling)的「家鄉肉類」(Hometown Meats)公司,到德克薩斯州潘漢德爾(Panhandle)的「潘漢德爾肉類」(Panhandle Meats )公司,再到科羅拉多州我認識的最棒的農場主之一——他養活了他的社區,他是韋⾥奇農場(Wrich Ranches)的傑森‧韋⾥奇(Jason Wrich),他在諾福克谷。我們有很多各不相同的故事。有組織了薑山安格斯牛公司「牛肉計劃峰會」Beef Initiative Summit的布魯克‧米勒Brooke Miller和他的家人。我們在全美各地都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我剛從澳大利亞回來。我們在澳大利亞農場舉辦了九場活動。看看新冠疫情期間澳大利亞發生了什麼,你認為他們不擔心他們那裡的自由嗎?他們擔心。他們從哪裡開始的?返回農場。走出去,和農場主握手。

在美國,我想說,「去和你們的農場主握手吧」,不要為此事感到畏懼。想想你的孩子,我們在這裡拯救的是孩子的生命。這個國家的孩子們開始出現健康問題。我們是這個世界上最先進的社會,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為什麼我們現在是我有生以來見過的健康最差的社會?我想很多人都意識到,我們生活在消費模式的陰影之下。我們不能再讓它令人生畏,讓我們增強自己的能力。正如我所說,讓我們振作起來,因為是時候了。每當你這樣做時,這方面我已經做了三四年了,我的人生很精彩,我做過很多事,但我向你保證,我生命中最近的這三四年是最朝氣蓬勃的。一旦你摒棄所有的宣傳,把它們從你的耳朵和眼睛中清除出去,你的耳朵就會聽到、你的眼睛就會看到生命中真正重要的東西。

楊傑凱:好的,德克薩斯‧斯利姆,很高興你能來參加這個節目。

斯利姆:謝謝你的邀請,非常榮幸,我很想表達我的謝意和感激之情。每次我們能夠談論我們在「牛肉計劃」所做的事情,對我來說無疑都是一種榮幸。這一切並非是計劃好的,但這些事情實際上正在全面發生著,這是因為有像你們這樣的人。所以,我真的非常感謝。謝謝,楊。

楊傑凱:非常感謝。

斯利姆:謝謝。

楊傑凱:感謝大家觀看本期《美國思想領袖》節目我對德克薩斯‧斯利姆的採訪。我是主持人楊傑凱。

完整版視頻請移步youlucky:https://www.youlucky.biz/atl

《美國思想領袖》製作組

▼ YouTube會員完整版

責任編輯:李琳#

相關新聞
【思想領袖】 關鍵十年 美國戰勝中共大戰略
【思想領袖】前貿易代表籲與中共戰略脫鉤
【思想領袖】《自由之聲》揭拐賣兒童殘酷真相
【思想領袖】精英脫北者揭朝鮮政權黑暗祕密
紀元商城
每日更新:小小智能守護 Apple AirTag有優惠
Apple AirPods Pro無線耳機 USB-C充電 2倍主動降噪
這種杯子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個被捕
這些亞馬遜好物 讓你生活品質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