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迫害失明 法轮功学员杨小明被非法庭审

人气 409

【大纪元2023年02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洁思综合报导)昆明法轮功学员杨小明曾多次遭受中共迫害,以致双目失明。1月25日,她收到昆明市西山区法院的传票,得知2月1日下午她将被非法庭审。

2022年5月28日下午3点左右,西山区棕树营派出所一警察和一女人来杨小明家敲门,谎称是物业来看漏水的水管。杨小明没有开门。棕树营派出所副所长和几个警察野蛮地将门撬开,冲进屋里将杨小明用手铐铐上,随后开始翻箱倒柜,抢走包括首饰在内的私人物品及16,000元现金。

杨小明被劫持到派出所后,被关在一间小屋里审讯。审讯的内容与她本人无关,她因而不作任何回答。

杨小明1969年出生,曾因眼睛有疾病,小学毕业后休学在家待业,后在昆明医学院后勤部门工作。1995年底她开始修炼法轮功,她的双眼完全康复,自此她再没上过医院。

修炼后,杨小明按“真、善、忍”要求自己,本分做人,踏实工作,善待公婆和丈夫。丈夫的弟弟结婚没房子,她与丈夫商量把丈夫分得的房子让给弟弟住;她尊老爱幼,与邻里亲朋和睦相处。

法轮功是佛家修炼法门,教人修炼“真、善、忍”,祛病健身有奇效,修炼者身心受益无穷。1999年中共江泽民集团开始残酷迫害法轮功,因为法轮功深受广大群众欢迎而被江泽民嫉恨。

杨小明坚持修炼法轮功,屡遭迫害,被强制堕胎、离婚,两次被非法劳教,遭受酷刑折磨,眼睛被打残,以致后来完全失明。

去年5月28日,在棕树营派出所,警察对她非法审讯,没有结果,仍不甘心,要拉她到医院体检。她劝他们不要在无知中犯罪,自己修炼无罪。警察把她推倒在地,她的左眼角碰到地上,大量流血。

见状,警察却将她双手铐上,用轮椅推她,她脚上没穿鞋。警察将她的嘴用胶带封住,以免她说话,到了医院才将胶带扯下。

医院的体检结果表明,她双眼失明,还有多种重病在身。警察把她又关进派出所,不给她卸掉手铐脚镣。

次日中午,警察再将杨小明拉到昆明市看守所,看守所拒收,她又被拉回派出所。来回路上,警察还给双目失明的她戴上黑头套。

当日下午,她被以“取保候审”放回家,警察从抄走的16,000元中扣除2,000元作为“保证金”。其它个人物品至今仍未归还给她。

被强制堕胎、离婚

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杨小明一直坚持向所在单位昆明市医学院的领导及有关部门讲法轮功真相,揭露中共的谎言欺骗,学院却成立了一个迫害她的“专案小组”,逼迫她放弃修炼,她不配合。学院就开始以停发退休金、下岗来要挟她父亲和丈夫,甚至逼迫她七旬的父亲给她下跪,求她放弃修炼。她没有配合。

在得知她怀孕不到半个月后,“专案小组”的成员秦德勇就开始找到她丈夫单位的领导,给其丈夫施压,不做人工流产,就开除他党籍,让其下岗。

2000年1月7日,她丈夫无奈,忍痛拉她到医院做了流产手术。

同年2月24日,杨小明和几个朋友到一位熟人家作客,当地警察冲进来把她绑架到派出所关押了一夜。第二天,从医学院来人要她放弃修炼,她拒绝,说自己信仰“真、善、忍”没有错。他们就将她以“扰乱社会公共秩序”为由关进拘留所拘禁15天。期满后,她又被关进海埂警察培训基地6天,期间她家人被逼迫为她交生活费。

她被关押了21天,她丈夫实在承受不了压力,与她离了婚。

杨小明与丈夫1998年10月喜结良缘,婚后从没有红过脸,没有吵过架,夫妻间互敬互爱。原本幸福的家庭被迫害得“夫离子丧”、家破人亡。

杨小明离婚后不久,秦德勇让手下的人把她叫到总务科办公室,然后派人到她家抄家,抄走法轮功书籍。当时她父亲一人在家,受不了这份侮辱,就跑到总务科办公室把她叫出来,对她拳打脚踢,发泄怨气。

自中共1999年迫害法轮功以来,中共不法人员为了达到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的目的,给学员的家人,尤其配偶施加压力,以开除公职等进行要胁,导致家庭破裂,妻离子散,甚至家破人亡,给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带来巨大的身心痛苦和经济压力。

例如,成海燕,原中国药科大学副教授(双学位),为了支持军人丈夫的工作,离开了她喜欢的教育行业,调到了江苏省物资总公司轻纺织品公司任经理。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近二十年里,她被非法判刑10年,多次被拘禁、关进洗脑班。

她丈夫是位现役高级军官,南京军区党委书记逼迫他与妻子离婚,否则就让他离开部队。当时的江苏省“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主任配合军区党委,逼迫她家人把她送至南京精神病院迫害,还强迫她在不符合婚姻法的离婚协议上签字。

她忍痛含泪签了字。她丈夫还被强令必须在三个月内和一个毫不相识的女人结婚,以截断成海燕的婚姻后路。她最终于2018年3月28日含冤离世,终年63岁。

两次被非法劳教

2001年秋末冬初,为了使民众不再受谎言所欺骗,杨小明和许许多多法轮功学员一样印制、散发真相资料。

2001年12月29日,杨小明被昆明市五华公安分局国保大队警察抓捕,送至五华看守所关押了30天,然后转押到云南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

她遭到强制洗脑迫害,听信了谎言欺骗,于2003年被所外执行半年,回到学院后,她被安排到绿化组工作。她在劳教所一年半期间,学院让她父亲交9,012元钱,说是保她在劳教所的工龄,后来只还给她了5,000元。

2005年2月1日上午,杨小明正在花园浇水,学院党委办公室主任兼“610”主任陈玲及两名便衣警察,给她拿出一份劳动教养通知书,让她签字。通知书上诬陷她“扰乱社会秩序”,她当场拒绝签字。两个便衣上来就打她,把她拖到车上,劫持到昆明市强制戒毒劳教所。

在劳教所的三年期间,她遭受了酷刑折磨:电棍击打、野蛮灌食、性虐待、打嘴巴、暴打、不让睡觉、罚站、罚蹲,暴打使她的眼睛被打残,脚背打伤,连续多天被罚站,每天站17、18个小时。

一次,狱警唆使犯人暴打她,将她的头用力向水泥地上砸,她的后脑被砸起鸡蛋大的一个血肿块,造成她的眼睛刺痛,左眼近乎失明,右眼看东西模糊,被医院专家鉴定为一级残疾。

还有一次,她的左脚被人打得皮开肉绽,流了很多血,被缝了针。

她曾三次绝食抗议对她的迫害,遭野蛮灌浓盐水。集训组长张静多次将她的双手绑在身后,再用脚踢她的阴部,致使出现血肿,使她五六个月停了月经。

2005年12月底,昆明医学院人事科、保卫科人员到劳教所来,给她带来一份学校开除其工职的文件,让她签字,被她拒绝。

2009年3月,她从劳教所回家后,没有工作,全靠八旬父亲微薄的收入维生。在父亲的强烈要求下,社区给她安排在昆明医学院花园里打扫公共卫生,一直到2012年12月。

之后她双目失明,无法工作,使她的生活雪上加霜。

面临新一轮的迫害

即使这样,因她不放弃修炼,中共对她的迫害一直没有停止。

2022年5月28日下午,她被西山区棕树营派出所一警察从家中绑架到派出所,第二天被送到看守所,因其身体状况不符合被关押的条件,被看守所拒收。警察无奈,将她以“取保候审”送回家。

昆明市西山区法院预计将于2023年2月1日下午对她进行非法庭审。

(资料来源于明慧网)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北京法轮功学员于俊肖遭绑架迫害 双目失明
新年前后 武汉两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离世
因揭露迫害 成都工程师刘永生遭冤判酷刑折磨
新年里 两位八旬法轮功学员在迫害中离世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