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长臂管辖 在美华媒折射“国中国”现象

人气 2574

【大纪元2023年03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蔡溶纽约报导)中共“大外宣”海外扩张,但促使这些中文媒体蓬勃发展的原因还是华人,尤其是华人新移民,即使会英文,很多人还是习惯看中文,从微信获取大部分经中共网络审查过滤的“新闻信息”。因此许多华人到海外多年还是“自带防火墙”。

美国主流报纸进入华人移民圈子的比例极小。法拉盛前市议员顾雅明曾举例说明,在法拉盛华人和韩国人聚集区,西方主流的英文报如果卖出一份,当地的华文报纸加起来“一天就能卖出200份”,是英文大报的200倍。

这些因素都使得中共有能力以不易被美国政府官员所了解的方式,影响美国政治。要了解中共对美国社会的腐蚀和危害性,政策制定者必须了解中文媒体环境,才能更好的应对中共的干涉和对美国华人社区的影响。

借船出海

众所周知,新华社是中共政府的影响力代理人,但美国政府仅给它贴一个“外国使团”标签显然不够。因为新华社并不直接出报,而是在当地合作伙伴的协助下,通过内容共享协议,向美国华人读者发报导。这一策略将中共的叙事通过第三方灌输给美国读者,而隐藏了官宣的背景。

中共将这一战略称为“借船出海”。纽约华社至少有三条船——《中文电视》、《侨报》和《星岛日报》,为新华社等喉舌铺就对外传播的路径。

侨报》于1990年1月在纽约创刊,是美国唯一一家采用简体字、唯一在北京设立新闻中心的中文日报。其总裁游江2015年发文谈论该报的“机遇和挑战”时,坦承《侨报》的机遇在于“作为中国整体对外宣传的重要补充部分”,正日益得到中共政府的重视。

美国智库胡佛研究所2019年的报告《中国影响与美国利益:提高建设性警惕》指出,《侨报》由中共国务院侨务办公室及其中国新闻社派往美国的人员(谢一宁)创立,旨在扭转1989年天安门大屠杀后外界对中共政府的负面看法。《中文电视》(Sino Vision)和《侨报》在同一个地点办公,同属一个集团。

严格讲,《侨报》和《中文电视》属于中共在海外直接造的“船”。但由于《侨报》台面上以美国人在美国注册公司的身份运营,因此至今没有在美国国务院注册《外国代理人》。

《侨报》微信公众号 vs. 统战部

大纪元记者调查发现,纽约《侨报》的微信公众号nyqiaobao,由《中国新闻社》全资控股的子公司——“北京中新唐印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认证和运营。中新社是中共的主要宣传机构之一,专门面对海外华侨社区。

北京中新唐印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核心业务是为美国、法国、巴西、澳大利亚等海外华文媒体提供从采编系统、多媒体内容管理、视频发布、电子报发布、App开发、舆情调查、大数据影响力调查分析,到社会化智慧传播系统等全方位的技术信息支持。

这套“全媒体舆情监控系统”显示中共是如何整合和协调海外华人媒体与中国境内的官媒,使其成为党国的大规模监视网络的重要组成部分。

2018年,中共统战部职能扩大,国侨办被纳入统战部领导。此举将侨办的中新社直接置于统战部之下,统战部通过中新社拥有或控制多家海外华文媒体及其微信公众号,也包括美国的《侨报》。

侨社对《侨报》的性质心知肚明。长期以来,纽约亲共社团所有表态撑共的广告,同乡会主席还届的广告,一律只在《侨报》刊登,就因为这是直接受控中共的报纸,在《侨报》登广告是做给中领馆和⼤陆侨办看的。 例如《侨报》2020年5月24日B03整版广告,登的是美东华⼈社团联合总会暨属下221个社团声援港版《国安法》。

《侨报》与中共论调一致

《侨报》的特点是大量报导来自新华社和中新社的消息,代表着中共官方的声音和观点。除了本地新闻报导当地的华社活动外,大部分新闻版面都由国内直接承包传送。

《侨报》与中共官方论调一致的表现包括两大方面:

1. 同时发表相似的文章。如《侨报》自江泽民1999年下令镇压法轮功以来,一直帮助中共在海外打压法轮功。据不完全统计,1999年至2002年5月,《侨报》共刊登三百多篇针对法轮功的反面文章,几乎平均三天一篇,观点与中共官媒同出一辙。

2. 使用相同的语言和措辞。例如在香港反送中运动期间,《侨报》版⾯上,港⼈抗争者被称为“暴徒”、“非法示威者”,“占理大暴徒,95%为校外人”,“中方召见美大使,抗议涉港法案”。再如《侨报》跟着新华社的论调,将俄乌战争称为“俄乌局势”,因为普京拒绝用“入侵”或“战争”这样的词汇。

寻求塑造和影响美国决策

中共寻求在地缘政治问题上影响美国舆论,媒体是否采用代表中共的宣传,有几个观察指标:法轮功、民运团体、香港、西藏、台湾、新疆,中华民国、中共、习近平以及中美争端等。

例如2019年7月11日和12日,中华民国总统蔡英文过境纽约,旅美中国民运人士到她下榻的酒店欢迎时被人围攻,这群人自称“爱国人士”,扛着五星红旗打人。大纪元记者拍摄了现场打人视频。

7月13日,纽约《侨报》在A2以“蔡英文过境 抗议声不断”为标题报导,描写成“支持者与抗议者一度爆发肢体冲突,引警方介入”。配图是亲共团体举着“主张台独、走向战争”“不承认一中 背祖忘宗”“蔡英文破坏中美关系”等展板与横幅的照片。同一版面是中新社的“美企售台武器 将受中方制裁”一文。

2015年8月15日,中华民国驻美大使沈吕巡访问纽约侨社时,中共对媒体的影响力得到了凸显。当时,《世界日报》记者在报导中避开“中华民国”一词,将沈大使说的“中华民国是有情有义的国家”,改成“中华民族是有情有义的”,并扭曲沈大使的讲话原意,说沈大使“永远记住中国人的身份”。次日遭到大使抗议后,《世界日报》刊登更正启事。

再如,2019年11月28日美国总统川普签署《香港人权与自由法案》援助逃离迫害的香港人,次日《侨报》发表“美涉港法案成法 中方五连击”“俄专家:外国势力插手香港使当地形势复杂化”。

在此前后,亲共侨社进行了配合中共官方的表态。2019年11月26日、12月11日,《侨报》两次报导“美东侨界227侨团组织联署/强烈谴责美国国会通过涉港法案和涉疆法案”,内容是“谴责美国总统川普不顾华裔社区反对,签署和通过xx人权政策法案⋯⋯美国企图分裂中国,因此旅美华人华侨坚决支持中国政府⋯⋯坚决反对美国反华势力”⋯⋯

此外,在中共代理人的影响下,纽约华埠中国新年游行的主办方一直拒绝法轮功团体参加游行。2017年《美国之音》曾报导“法轮功案受挫 加州参议员斥中领馆干涉立法”,提及加州参议会在司法委员会全体通过“谴责中共对法轮功的持续迫害”决议案的情况下,突然把该案打入冷宫,源自中领馆发送电邮给加州参会全体成员,声称该决议案“将严重伤害加州和中国的合作关系,也会严重伤害中国人民和加州广大华人社区的感情”。

法轮功团体的遭遇不仅反映出中共输出迫害政策、试图操控美国政府对中共侵犯人权闭嘴,更反映出中共挟持中国人民和“海外广大华人社区”干预美国内政的手段。

类似例子不胜枚举,这些活动和宣传声称代表了华人社区“民意”,寻求塑造和影响美国的决策,来符合这些人的利益。实际上这不是华人社区想要的,而是中共想要的。

美国应对工具不足

现在的主要问题是,面对中共的影响力工程,美国政府还没有有效的制约手段。对华人圈发生的事情,对中国媒体进军海外的规模及其隐蔽和复杂的媒体策略,因为隔着一层语言障碍,华盛顿或美国媒体还没有完全理解。

《星岛日报》自2001年由担任中共政协委员的香港商人何柱国买下后,立场已转为亲共。纽约星岛对中国事务的报导,是由香港星岛总部提供材料,其内容始终都支持北京,包括其一半以上的美国内容也来自一家名为Star Production的中国深圳公司。

但直到2021年何柱国将《星岛》卖给佳兆业主席郭英成的女儿郭晓亭后,美国司法部才得以勒令美国《星岛》注册为“外国代理人”,要求其每半年向美国政府报告其财务来源和支出情况。

美国“外国代理人”注册法(FARA)旨在让公众知情,并不规范代理人的运作。星岛也只在每日报纸头版最下方标示一行小字说明其代理人身份(小字写道:本材料由Sing Tao Newspapers New York Ltd.代表星岛新闻集团有限公司发布,更多相关信息可从华盛顿特区司法部获得),但没有多少读者会留意到。该法对中共渗透行为的震慑作用、对“现实世界的影响”非常有限。

相反,自从贴上“代理人”标签后,星岛比《侨报》更直接了当的充当大外宣,例如中共驻芝加哥总领事赵建去年8月9日在《星岛日报》美东版发表署名文章,直接向星岛读者针对台湾问题发表2000字的长篇大论。

而《侨报》在美国以私人公司背景注册,其背后运作资金依然成谜。

纽约《侨报》在法律上的正式名称和发行商为“太平洋文化企业”(Pacific Culture Enterprise Inc)。《侨报》还有一个名称叫亚洲⽂化中⼼,查看纽约州注册网站,他们在不同的年份用过不同的公司名。至于亚洲⽂化中⼼、太平洋文化企业、格律文化传媒集团(RHYTHM MEDIA GROUP)之间的关系,由于是私人公司,外界很难搞清楚。

正如胡佛研究所在2018年发表的《中国影响⼒与美国利益》报告所说,很难看清楚“准党媒”的所有权结构。比如,台面上“亚洲文化”(Asian Culture)和 “传媒集团”(Media Group)以美国私人公司的身份掌控亲共媒体《美国中文电视》和 《侨报》;事实是,该公司里头的员工曾服务于中共国营的中国新闻网 。

“我们掌握的消息来源并坚称,这些员工被中国政府派驻美国,为在美政治宣传计划打基础。相较于中共直营的媒体集团,‘私人公司’身份使得任何要令它关门的行动,在法律或伦理上招致更多挑战。”报告指出,类似情形也出现在那些受到中共魔爪影响的独立出版商及网站身上。

即便胡佛研究所的报告认识到,《侨报》及《美国中⽂电视》的成⽴是为了服务于中共的⽬标,“这些业务中的⼤多数CEO和编辑都是国内新闻编辑和记者,还是国务院侨务办公室的官员。”“根据中⽂电视的前任⾼管王爱冰的说法,从1990年开始,国务院侨务办公室每年向中⽂电视提供80万美元,最终将其补贴提⾼到200万至300万美元之间。王在2011年致海外华⼈事务办公室的信中指控了其广泛腐败⾏为。”

但因为私人公司有其自主权和经营自由,美国的法律对这种情况无能为力,报告提出问题:“如果美国法律允许报纸发行人或网页经营者自由表达自己的政治立场,美国政府又怎么能实行差别待遇、拒绝亲共立场的表达?”

问题的关键是,这不是正常的美国私人公司,向谁效忠是个大问题。正如北京多年的重要统战对象、新加坡《联合报》前总编林任君2011年9月在“第七届世界华文传媒与华夏文明传播国际学术研讨会”上发言所指出的:

“这些海外华文报,有很多是以‘侨报’的身份存在,以‘侨报’模式经营的;有些连效忠的对象也是中国,而不是所在的国家。在资源方面,包括报社的资金和人力,新闻来源等,则相当依赖中国国内的支持⋯⋯与其说它们是‘海外华文报’,不如说是中国报章的海外延伸版。”

中共正影响数百万美国华裔 学者:中共媒体需关闭或卖掉

怎么解决这个问题?胡佛研究所的报告提出的建议是:“美国当局需要确立买下美国媒体的中国企业真正的‘所有权结构’。任何受国外机构所有或控制的媒体,特别是为外国政府立场服务者,都必须依照FARA登记。美国也应当进行全面性的审视,评估FARA规范的范围之外的组织及其员工,是否需要登记为‘外国代理人’,还有人主张应当确保这些组织的雇员收到一份揭露报告,让他们意识到自己正在替国外代理机构工作。”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卡普兰教授(Seth D. Kaplan)半年前在《华尔街日报》发表观点文章《中国的宣传如何影响西方》也提出,美国政府应该要求企业披露其与中国或中共统战组织的所有权结构和财务关系,并逼那些受到中共影响的媒体“要么卖掉,要么关掉”。

他说,美国国土安全部必须揭露微信等社交软件所带来的国安风险,该部门应起草法规、要求他们遵守美国言论自由和隐私标准。如果他们不遵守,政府应该禁止他们进入美国市场。因为“中共正在影响数百万华裔每日接收的信息。如果北京的宣传活动不受遏制,所有美国人都将承受后果。”

延伸阅读:肃清中共背景的媒体 美国政府还需做更多

责任编辑:陈玟绮 #

相关新闻
民调:近九成加人支持对外国代理人进行登记
【纪元专栏】CSIS泄密信息披露北京触角对加拿大影响有多深
特鲁多基金会退还中共相关捐款
中共深度涉入加国政治 分析:当务之急从速立法
纪元商城
每日更新:经典和舒适 Clarks带你迈进春天
Apple AirPods Pro无线耳机 USB-C充电 2倍主动降噪
这种杯子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个被捕
这些亚马逊好物 让你生活品质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