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境入美华人 揭中共在中美洲的渗透

人气 3423

【大纪元2023年04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林丹纽约报导)遭遇强拆的江西教师翟德云发誓要离开中国,当他经历惊险终于到达巴拿马后,他想重操旧业当老师去教中文,由此发现了中共“汉办”借助中文班和补习学校对当地的渗透。更令他震惊的是,有人说可以引介他在当地加入共产党组织。如今,他千辛万苦从中美洲来到美国,他认为美国一定要把《九评共产党》纳入美国的教材,这样才能根本上让美国人认清中共,杜绝中共的渗透。

越境路上。
越境路上。(翟德云提供)
翟德云在越境路上所写的自述,向当地边防的警察讲述自己为什么要逃离中国。(翟德云提供)

翟德云原是南昌“戴氏教育”教高中数学和物理的老师,如果不是自己的物业被不公强拆,他可能还在做着这个财源滚滚的课外培训机构的老师。他说,但是有一天,“社会主义的铁拳真正硬硬地砸到了我身上,我怎么也无法去相信这个政权和政府了。”

2019年7月他带着妻子和儿子逃离中国,前往巴拿马。在那里,他想重操旧业,到华人所办的培训机构去当老师,但是他惊讶地发现,中共的渗透无孔不入,除了孔子学院这种官方合作的机构外,还有通过民间所办的教育培训机构,来开展渗透工作。

他在与培训机构老师的聊天中发现,在这些培训机构教中文的老师是“孔子学院”的主管机构中共“汉办”派出来的,“其他人不是随便可以进去当老师的,他们是带任务的,有带队的,去什么地方要经过批准。”

而且这些老师的工资,大部分是从中国支付的,培训机构本身给的很少,这些中文班收费奇低,“便宜到无法想像,不是以赚钱为目的,而家长图的就是免费或便宜。”

“当地人注册的辅导班,汉办给他们派老师,汉办跟他们说,你不要付工资,我这边付好了。你只需要付很低的劳务费就可以。因此他们的培训班的运作费用是相当低的,低到不需要考虑老师的成本。中国还给他们其它资源,全盘支持,但是你要按照中国那一套去办。”

“其他人办补习班,你是竞争不过他的。首先第一个是师资,你的成本肯定高过他。他们还渗透到班级里面,不仅中文班,还有兴趣班都是他们的师资。”

而且这样的培训机构,对主流社会中一些对中国感兴趣的人或者倾向于中共的人进行控制,“他们会安排华人第二代的孩子在学了中文后,考汉办的HSK汉语水平考试,只要在它那里学的,它自然让你过;通过了之后,就可以让你去中国哪所大学读书,对家长这块也控制,因为家长一般都愿意与老师配合的。”

有一个华人企业主,很想孩子学中文,孩子进入了汉办师资的培训班,在香港回归周年庆时,培训班的学生去表演。翟德云说,中共的渗透千方百计,在海外出生成长的华人第二代可能也会受到洗脑,“华人的后代,同样也面临着恐惧和威胁,因为共产党的渗透太厉害。它搞敌后武装出身,策反有多厉害。《九评共产党》里面都讲了很多有关它的渗透、瓦解、离间,这本书每个中国人都应该看一看。”

更令翟德云震惊的是,在巴拿马的时候,他亲身经历了中国共产党在那里公开发展党组织。“有人告诉我,亲口跟我说:这里是可以加入共产党的,我当时很震惊。”

“但对方说:加入共产党好,生意好做,钱好赚。还有人告诉我,现在20大结束了,我们学习文件。”听到这样的话,翟德云说:“我觉得太恐怖了!我吓一大跳。我说天啊,你还去学文件啊,他说:是,中国会继续改革开放。”

翟德云认为,有些华人与中国有生意往来,在经济利益之下,他们往往被中共控制得比较严重;由于有经济利益驱动,他们对共产党的邪恶视而不见,反应淡漠,或者明知“与狼共舞”,但仍抱着侥幸心理,继续装聋作哑。

翟德云也披露了他所知的中共对华文媒体的控制。他说:“在巴拿马,一个办中文媒体的陈姓华人对我说,他的媒体经营比较惨淡,大陆买了两个版面,这两个版面是他们电传过来的,已经编辑好、排好版了,你们就上传、印刷就好了。他说,有了这两个版面的收入,他的媒体勉强生存下来。所以这真是这地方的报纸吗?这就叫渗透。”

不是被共产党逼的 我们何苦呢?

翟德云从中美洲跋山涉水“走线”,去年11月成功越境进入美国。路途上,他要过很多的关卡,他曾被拦下,曾被送返出发地,但他像很多越境者一样百折不挠。他写了一封信《我为什么要离开中国》怀揣着,用翻译软件翻译为西班牙文,当他在关卡中被拦下时,他就拿出这封信给当地的警察看。

翟德云说:“我在路上一路上就拿着那张纸,只要被抓了,我就拿那张纸出来给警察看。他们也不明白,他们说你们中国不是蛮好吗?他们都给共产党骗了。全世界包括中南美洲的警察都给骗了,都给共产党骗了。我就跟他们说,你要理解我们和我们这些孩子。我们是何苦呢?为什么中国人一定要离开?因为没有办法承受中共对人民的欺压、侮辱。这个政府不跟你讲道理,我们是蚂蚁中的蚂蚁,我们什么都不是。这就跟《九评共产党》写的一样,那不是人待的地方。在微信里讲了一句话,喝茶的喝茶,判刑的判刑,怎么能让人活下去,不把人当人看待。”

有一个和翟德云走线的小伙子小张,他在长途跋涉过程中,雪白的皮肤上面被蚊虫叮咬得满是红肿、黑斑。有一次他们一起被抓了,“要求我们待在那里不准走,等录入信息,小张说他的腿好痛,就把裤脚拿起来,腿肿胀,被咬烂了,我都不敢看,警察看了之后都不敢再看了。小张含着眼泪说:我们何苦呢,我们何苦要吃这个苦。这都是共产党造的孽。不是共产党造这个孽,我们要吃这个苦吗?”说到这里,翟德云哽咽得说不下去。

要把《九评共产党》纳入美国的教材

“共产党真的太邪恶了,在和平的社会,你们不能够大意,不能让共产党这个邪恶侵入到文明的国家。”翟德云说,来到美国,他看到了中共对美国的渗透,比如在法拉盛他看到了攻击法轮功的资料就堂而皇之地摆在街头,是大陆共产党那套邪恶宣传;他看到了蔡英文过境美国时,亲共侨团钻美国自由空子的“尽情表现”。他由此颇有感触地说:“共产党用国家力量在做,你是用市场力量与它对峙,你的市场力量是个人力量,它用国家力量与你的个人力量对峙。”

“美国民间能看到的共产党的东西是非常表面的,如果靠民意去了解,要花很长的时间,但民意真正被唤醒后,共产党那边早就得逞了,这是我们感到很可怕的地方,这是民主国家的一个问题。民主国家一个决策出台,它需要民意,但是民意要通过舆论,而中共的舆论是用中共控制的,这是不对称的局面。这是我们认为存在的问题,是我们要补的短板。这不是危言耸听,共产党已经把你家都端掉了,你根本不知道;你的房产证已经改名了,你都不知道。”

翟德云认为,一定要把《九评共产党》纳入美国的教材,“我们与邪恶的作战中,我们处于被动的局面,因为善良的人不会主动出手。在这种被动的局面下,要知道共产党的邪恶太重要了。”

他说,“希望美国政府把《九评共产党》纳入中小学,小学就可以纳入,可以提供简读本,作为必读课,这是捍卫美国民主和安全必须学习的。”

翟德云是2008年、2009年通过翻墙第一次看到了《九评》这本书,“《九评》是写得最好的著作,我认为这本书是永恒的经典,让人看清了共产党的邪恶,九评绝对是经典中的经典,一定的。九评是系列的,逻辑清楚、全面,总结了中共的九大基因,我看完之后,我内心非常佩服”。

他说:“如果国家安全都没有了,谈什么?国家都没有了,谈什么?我佩服法轮功,在揭露共产党邪恶方面,真的做了伟大的贡献与功绩。”

责任编辑:陈玟绮#

相关新闻
法媒:在上海的法国人盼离开中国 结束噩梦
美驻华大使:上海封城致大量美商人离开中国
【全球新闻】美民主党保住参院 德厂考虑离开中国
缺定心丸 许多富人正在考虑离开中国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