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萧条下的大陆外卖员:太难做了

人气 20830

【大纪元2023年04月04日讯】(大纪元记者萧律生、洪宁、顾晓华采访报导)“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需要去等单子,要一直刷才会有单送。”在上海当外卖员的陈奕(化名)说。

来自江西的陈奕上月告诉大纪元记者,他在上海的美团兼职送外卖四、五年了,但现在外卖越来越不好做,“以前是单多人少,现在是单少人(外卖员)多。”

当前,外卖员人数爆增,失业人员、研究生等挤了进了这个行业,配送费也降低,可是外卖用户却在减少。

外卖用户减少

陈奕说,现在大家工作不忙或者被裁员失业,点外卖的人少了很多。以前很多人点烧烤、小龙虾等外卖,现在麻辣烫、烧烤的单量减少很多,最明显的是夜宵单没有了。

“大家没有钱不消费。”他说,“外卖单量下滑非常严重,是断崖式地下滑,下滑约30%。”

上月,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第51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下称《报告》)显示,截至2022年12月,中国大陆网上外卖用户规模为5.21亿,较2021年12月减少2299万。

今年30岁的董珍在浙江温州市永嘉县上塘镇“饿了么”全职送外卖。4月1日她向大纪元表示,现在居民下单量比较少,但加入外卖配送的人特别多。

董珍(化名)曾与丈夫一起经营环保工厂,后又接手母亲的饭店。受疫情影响,饭店亏钱严重,夫妇俩不得不关掉饭店双双加入送外卖员行列,因为“有两个孩子,一家老小要养活”。

身为90后的董珍,受生活所迫,在风雨中送外卖两年多了。她边说边哭,“真的天啊,我觉得我真的是⋯⋯(没办法)。”

2023年3月20日,北京街头上美团外卖员不断刷手机,希望尽快接到单。(CFOTO/Future Publishing via Getty Images △)

外卖员暴增 研究生也跑外卖

外卖订单减少,可是外卖员却爆增。

中国外卖平台美团发布的《2022年度美团骑手权益保障社会责任报告》显示,2022年有超过624万名外卖员在美团工作,比2021年的527万多出近一百万人。

另一平台“饿了么”2022年蓝骑士报告显示,114万骑手从平台获得收入。截止该年底,发牌闪送员数量超过200万。同年12月“饿了么”称,外卖员注册量创新高,单日最高新增约二万人。

董珍说,外卖员很饱和,“我们团队去年是一百二三十人,今年将近两百人”。不少大学生也来跑外卖,所在乡镇的外卖团队里就有好几个大学生。

陈奕身边就有两名大学生送外卖,其中一人是研究生毕业后当程序员。他说,这位研究生被一家网站裁员,因为要还房贷,还要准备小孩奶粉钱,不得不做外卖。

“他的爹妈都没有钱,他没有资格啃老,没有资本的话,就得工作。”陈奕说,“为了钱,为了生活需要开销,家人都需要钱。”

最近大陆网络热议的硕士生陈涛也做过外卖员。3月下旬,陈涛在社交平台发布视频自述,他2011年从四川大学哲学系硕士毕业后,曾做过五六年的文化记者,后又尝试公关、新媒体等相关工作。2022年创业失败后,临近38岁的他在北京当起了外卖员。

近期,网络还热议“广州历史上第一次骑手招满,而且,本科从业率达30%”。网民嘲讽称,外卖行业和知识密集型产业也差不多了。

配送费减少

除了外卖单数量减少,外卖员的配送费、补贴费也下降,导致外卖员整体收入锐减。

《新周刊》3月30日报导,长沙每单基础配送从4元(人民币,下同)下调至3.5元。2022年年底,北京配送费从7.5元降至4元。原本规定的雨天每单补贴3元,现在降至每单补贴1.5元;1500元/人的推荐费,也降到800元……

同月,美团发布的通知也显示外卖配送费大幅降低。如出现大量三元多的订单,一百多元的大单没有了大额补贴,配送费只有四元多。自由亚洲电台3月报导,外卖员说,这波降价实在是太狠了。达达、顺丰、同城也相应的进行降价,深圳外卖配送费进入了三元时代。

浙江跑外卖的董珍对大纪元说,2021年配送费为4元一单,2022年配送费下降2毛为3.8元一单。

陈奕在上海也碰到配送费降低的情况,若下雨、下雪钱会多一点。他告诉大纪元记者,四五年前刚跑外卖时,他每个月收入达1.2万元(人民币),一家人一个月的生活费用在6000元左右。现在,全家的收入才一万元左右。

“以前用户点一份外卖大多是三十多元,现在只点二十多元,甚至十几块钱的(东西)”,陈奕说,大家不敢花钱买贵的,“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经济下滑”。

今年3月,中共政府网称,今年1至2月累计,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4.56万亿元,同比下跌1.2%,其中,中央收入减少4.5%。全国税收收入3.94万亿元,降3.4%。主要税收中,消费税同比下滑18.4%,进口货物增值税、消费税大减21.6%。个人所得税减少4%。财经评论人士蔡慎坤3月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各项税收收入大幅度下降反映中国当前的经济状况,1、2月的下滑程度“非常罕见”,中国经济处于停摆状态。

2023年4月1日,北京一位外卖员在电动车上休息。(WANG ZHAO/AFP via Getty Images)
2023年4月1日,北京一位外卖员在电动车上休息。(WANG ZHAO/AFP via Getty Images)

外卖员的心酸

董珍说,外卖员在配送过程中会遇到“恶劣的天气”“刁蛮的顾客”等。

“说句实话,送外卖真的很心酸。”她说,有些很没素质的顾客会指着你的鼻子骂。刮台风的时候,摩托车上的伞撑不住,只能穿着雨衣、雨鞋在外面奔忙。

她与丈夫都在跑外卖。她是饭点时间集中跑送,丈夫是早上6时许就出门,晚上10时许才回家。两个儿子经常被放在家里,夫妻俩在家里安装监控“看护”孩子。她居多时候是下午2时许才回家给孩子送吃的。“经常是看一下监控,看两个孩子在家里面的活动情况。看一下大儿子有没有在写作业,小儿子有没有在捣乱,家里面有没有别人进来⋯⋯”董珍说。

前年的一次经历让她印象深刻。那是一个台风天,马路上积水很高,董珍和丈夫还在外面送外卖。突然停电了,家里漆黑一片,她无法通过监视器观察家里孩子的状况。“孩子肯定害怕呀,然后大的就抱着小的。”董珍说,她给丈夫送完雨鞋后,才赶回家看孩子。

她说,之前不敢想像两个孩子会这样子自己在家里待着,但“真的是没办法”。

陈奕在送外卖时曾遇到苛刻的客户,有时高档小区不刷卡电梯不运行,自己得爬楼梯上高层送外卖,若是送成箱的水就够累的了。

“我没有休息过,休息一天当天就没办法收支平衡。”陈奕说,“在上海,租房、水电费、吃饭每一项都需要开销。”◇

责任编辑:林琮文#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资金正流出中国
加拉格尔:苹果处于美中选择性脱钩的核心
抢占未来先机 美中量子技术之争浮出水面
前首富李河君被抓后 汉能核心公司将破产清算
最热视频
【新唐人大视野】蔡奇再添新职 实权或超李强?
【菁英论坛】应对美中冷战 美智库献计100招
【舞蹈三剑客】跨海追梦!15岁少年只身一人,来到纽约加入神韵
【财商天下】OPEC+ 突然减产 传递什么信息?
【时事军事】芬兰加入北约 俄罗斯反应如军事弱国
【车评】大块头加速只需4.4秒 2023 Cadillac Escalade V-Series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