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格纳兵变后俄士气不振 乌克兰反攻添胜算

人气 1308

【大纪元2023年06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程雯综合报导)最近一段时间由于天气恶劣,加之受到雷区阻碍等因素,乌克兰对俄罗斯的反攻陷入停滞,但俄罗斯内部突发的瓦格纳雇佣军兵变事件,为乌克兰提供了一个可能扭转战场局势的宝贵时刻西方国家正在敦促乌克兰抓住这个难得的“窗口”机会,在战场上对俄罗斯军队发动打击。

同时,美国与欧洲对6月24日发生并在36小时内结束的瓦格纳兵变事件继续保持谨慎的“沉默”和“中立”,以避免卷入俄罗斯的内乱,但他们也在密切关注俄罗斯总统普京和俄罗斯的未来,并为一切可能发生的情况做准备。

西方敦促乌克兰加快反攻行动

据网站“政客”(Politico)6月26日报导,过去几周来,美国和一些欧洲国家总在敦促乌克兰,要在前线更快、更努力地采取行动。他们批评乌克兰军队行动过于谨慎,一直在等待完美的天气条件和其它因素协调后才对俄罗斯的工事发起攻击。

一名美国官员表示,现在,由于瓦格纳兵变事件,莫斯科的政治和军事弱点摆在眼前,这为乌克兰突破俄罗斯的第一道防御阵地提供了一个“窗口期”。美国和欧洲的其他人士也评估认为,在克里姆林宫对其乌克兰前线的指挥和控制出现问题并持续存在的情况下,如果乌克兰能够抓住机会发力反攻,那么俄罗斯军队就有可能会放下武器。

英国国防大臣本‧华莱士(Ben Wallace)6月26日(周一)在英国下议院讲话时说:“俄罗斯似乎没有足够的地面部队来应对目前面临的来自乌克兰的多重威胁,这些威胁从巴克穆特(Bakhmut)一直延伸到第聂伯河(Dnipro River)东岸超过200公里(124英里)的战线上。”

乌克兰官员则表示,他们没有故意拖延。他们认为是俄罗斯的空中力量、布下的雷区和恶劣的天气阻碍了乌克兰军队的前进步伐,他们确实希望能够更快地行动。

乌克兰国防部长阿列克谢‧列兹尼科夫(Oleksii Reznikov)的顾问尤里‧萨克(Yuri Sak)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们仍在前线的不同地区向前推进。”

萨克还说道:“此前无法评估俄罗斯防御的坚固性。直到现在我们都在进行积极的探测行动,我们刚刚得到了更好的了解。获得的信息将被纳入我们下一阶段的进攻行动中。”

分析人士长期以来一直警告说,尽管乌克兰军队接受了西方军队的训练,但他们还不太可能具有北约部队那样高水平的作战能力。尽管乌克兰军队与北约军队最近进行了联合兵种作战、机动战和远程精确火力演习,但是乌克兰仍在对俄军采取消耗战略。

在欧盟高级外交官的周一聚会上,乌克兰外交部长德米特里‧库列巴(Dmytro Kuleba)表示,现在是向乌克兰军火库注入更多火炮系统和导弹、对俄罗斯实施更多制裁以及加快乌克兰飞行员先进战斗机培训的时候了。

他说:“所有这些步骤共同努力将解放所有乌克兰领土。”

美联社6月27日(周二)早些时候透露,美国五角大楼预计会于当天晚些时候宣布向乌克兰提供高达5亿美元的额外军事援助,其中包括50多辆重型装甲车和用于防空系统的导弹。

美欧对瓦格纳兵变事件保持谨慎的“沉默”和“中立”态度

瓦格纳兵变和俄罗斯的内部骚乱似乎是值得西方庆祝的事件,但是美国与欧洲的公开反应显然是谨慎的。

三名美国和欧洲官员对“政客”表示,在瓦格纳兵变期间,拜登政府高级官员和欧洲同行们一致认为,他们应该对该兵变保持“沉默”和“中立”。

周一在卢森堡举行的欧盟高级外交官会议上,多个国家的官员们对瓦格纳兵变事件表现出了一种这事儿没啥好看的态度。没人愿意给克里姆林宫提供一个可以声称美国与其盟友是瓦格纳兵变幕后黑手的机会。

《国会山报》(The Hill)报导,拜登总统周一下午在白宫发表讲话时表示,现在就断定刚刚结束的瓦格纳兵变事件的后果还为时过早,“最终结果仍有待观察”,他反驳了俄罗斯关于西方参与兵变的说法,强调那只是“俄罗斯的内斗”。

领导瓦格纳雇佣兵集团并拥有“普京的厨师”之称的叶夫根尼‧普⾥戈津(Yevgeny Prigozhin),在兵变结束后曾经一度不知去向,他在周一重新露面,为自己的造反行动进行辩护。他声称,他只是想抗议俄罗斯军事高层的腐败,而不是要推翻俄罗斯政府,同时表示他的雇佣兵集团将继续运作。

拜登表示,美国仍在评估瓦格纳兵变的后果,他每小时都会收到最新消息,并指示他的国家安全团队为一系列情况做好准备。拜登说他与欧洲盟友召开了紧急视频通话,“以确保我们都达成共识,至关重要的是,我们要协调我们的反应和我们的预期”。

“他们同意我的观点,我们必须确保我们没有给普京任何借口,让我强调一下,我们没有给普京任何借口将此事归咎于西方或北约。”拜登说。

俄罗斯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Sergey Lavrov)周一表示,俄罗斯正在调查西方情报部门是否参与了普⾥戈津的叛乱。

拜登在白宫讲话中继续说道:“我们明确表示我们没有参与其中。我们与此无关。这是俄罗斯体系内争斗的一部分。”

拜登表示,他与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进行了交谈,并将在周一或周二(27日)晚些时候再进行后续通话。

他说:“我们将继续评估周末事件(即瓦格纳兵变事件)的影响,以及对俄罗斯和乌克兰的影响。但现在就事态发展得出明确结论还为时过早。所有这一切的最终结果还有待观察。”

曾任美国驻乌克兰大使、现任“美国和平研究所”(U.S. Institute of Peace)负责欧洲和俄罗斯项目副所长的威廉‧泰勒(William Taylor)表示,美国及其伙伴国家的最佳行动方针是密切关注事态的发展,并强调他们不参与俄罗斯的内部竞争。

泰勒说:“我们想明确表示,我们不参与其中,我们没有偏好。这是俄罗斯人自己需要弄清楚的事情。无论俄罗斯的威胁是什么,我们都会应对。”

“当你的对手自己撕裂自己时,你最好的策略就是保持沉默,让他们继续那么干。”

坐看俄罗斯侵略乌克兰的军事力量正在崩溃

美国、盟国和乌克兰官员将6月24日这个周末发生的非比寻常的瓦格纳兵变事件描述为,这是普京在乌克兰已经长达16个月的侵略战争注定要失败的最明显例子之一,因为该兵变事件表明了,普京控制其军队为他发动的战争而战的能力已经减弱了。

《国会山报》报导,欧盟外交政策负责人何塞普‧博雷利(Josep Borrell)周一说:“最重要的结论是,普京发起的针对乌克兰的战争,以及普京创造的瓦格纳怪物,现在正在反噬他。”

“怪物正在对抗他的创造者。(俄罗斯)政治体系暴露出脆弱性,(俄罗斯)军事力量正在崩溃。所以,这是乌克兰战争的一个重要后果。”博雷利说。

曾在川普政府并继续在拜登政府中担任专门负责俄罗斯和乌克兰问题的高级情报官员的彼得‧施罗德(Peter Schroeder)表示,俄罗斯发生混乱的一个重要收获是,这破坏了莫斯科对乌克兰及其支持者们的削弱和分化战略,因为真正出现分裂的是俄罗斯。

施罗德说:“这确实表明,是俄罗斯正在出现裂痕,而时间也不一定站在他们一边。”

“到目前为止,乌克兰人一直非常擅长信息战。所以我认为他们可以真正颠覆观点,说明时间不在俄罗斯一边。”

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周日(25日)晚间讲话中说:“俄罗斯的侵略持续的时间越长,对俄罗斯本身造成的破坏就越大。”“我们知道如何取得胜利——而且会取得胜利。我们在这场战争中的胜利是一定的。”

西方关注俄罗斯和普京政权是否也在开始崩溃

美国及其北约盟国也在关注,俄罗斯和普京政权是否在开始崩溃,或者普京是否能够通过“污蔑咒骂”和“封口”的手段再将这个国家“团结”起来。

一位中欧国防官员对“政客”说:“问题是普京现在将如何应对(瓦格纳兵变事件)对他的公开羞辱。他的反应——为了保住自己的面子并重建自己的权威——很可能会是进一步镇压任何国内异议,并加强对乌克兰的战争力度。”

不过,这位官员也表示,在普京面临掌权二十多年来的最大威胁时,人们不相信他会采取核选项。

美国国务卿安东尼‧布林肯(Antony Blinken)周日(25日)在接受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节目采访时也表示,不会立即出现核危机,他说:“我们没有看到俄罗斯的核态势有任何变化。我们的也没有任何变化。但这是我们将非常、非常仔细观察的事情。”

英国首相里希‧苏纳克(Rishi Sunak)周一对媒体说:“我们一如既往,为各种情况做好了准备。”

与俄罗斯和白俄罗斯都接壤的拉脱维亚的外交部长、候任总统埃德加斯‧林克维奇斯(Edgars Rinkēvičs)周一下午接受“政客”电话采访时打趣地说道:“我认为还没有人了解俄罗斯正在发生什么——坦率地说,我也有一种感觉,莫斯科的领导层根本不知道自己国家正在发生什么。”

美国众议院议长凯文‧麦卡锡(Kevin McCarthy)周一表示,普京对瓦格纳兵变的反应(相比以往)“软弱得多”,“看起来好像变了一个人”。

麦卡锡在接受《福克斯与朋友》(Fox & Friends)节目采访时说:“无论这里发生了什么,普京都要软弱得多了。而普京看起来好像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我一直相信普京会像一个黑手党老大那样,可是你看看今天。”

“普京原本永远不会让普⾥戈津走到这一步或继续下去。我的意思是,普⾥戈津——这不是秘密——他公开批评普京、批评(俄罗斯)军队。”

“你会看到人们站出来支持普⾥戈津。他能够(一路挺进)如此接近莫斯科,而又没有(俄罗斯)空军把他干掉,这对普京来说肯定是可怕的。”麦卡锡还说道。

大西洋理事会(Atlantic Council)欧亚中心的高级研究员阿里尔‧科恩(Ariel Cohen)周一在《国会山报》上发表专栏文章表示,由自己的“厨师”发动的兵变事件已经证明了普京政权是多么的脆弱。

科恩提到,普⾥戈津一度有可能占领莫斯科并结束这一切,而普京也一度逃离莫斯科,在这个过程中,许多著名的俄罗斯高层领导人都没有公开支持普京。

著有《俄罗斯帝国主义:发展与危机》(Russian Imperialism: Development and Crisis)一书的科恩表示,这次的“厨师”兵变事件将让普京的权力受到极大影响,“俄罗斯在安全部门、执法部门和军队的头头们将对普京的管理技能产生疑问”。

科恩认为普京不仅在输掉对乌克兰的侵略战争,而且如果俄罗斯再发生一次旨在推翻他的政变的话,普京就会更加无力阻止了。

他在文章中说:“普京似乎正在输掉他曾经承诺可在一周内获胜的乌克兰战争。由于瓦格纳士气低落,俄罗斯正规军训练不足且疲惫不堪,目前还不清楚俄罗斯人为什么会继续(在乌克兰)战斗。这个国家在流血,并处于政治死胡同。2024年3月总统大选后,如果普京还活着的话,(俄罗斯)军队、特种部队和安全部门中渴望权力的年轻一代可能会发动另一场政变——而这一场政变可能是年迈的普京无法阻止的了。”

责任编辑:李琳#

相关新闻
中国男子涉为朝鲜集资在澳被捕 面临引渡美国
中国人看抖音学会走线 马斯克都发推关注
捐乌克兰51美元 33岁洛杉矶女子被俄逮捕
受中国交通银行拖累 汇丰出现季度亏损
纪元商城
Apple AirPods Pro无线耳机 USB-C充电 2倍主动降噪
这种杯子为何如此火爆 加州女子偷65个被捕
每日更新:112粒Tide三合一洗衣球 有3大功效
这些亚马逊好物 让你生活品质大提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