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轮胎大亨为何对与中企合作追悔莫及

人气 3387

【大纪元2023年06月07日讯】(大纪元记者程雯综合报导)倍耐力是世界五大汽车轮胎生产商之一,更是意大利有150年历史的家族企业,被誉为“意大利制造业皇冠上的明珠之一”,享有“轮胎界的普拉达”(Prada of tyres)的美誉,更成为许多意大利人的骄傲。作为总裁和首席执行官的马可‧特隆凯蒂‧普罗维拉(Marco Tronchetti Provera)在过去31年里一直是倍耐力的掌门人。

据《金融时报》消息,6月6日,在意大利政府对倍耐力的外国投资进行审查的闭门听证会上,普罗维拉会对他在2015年以77亿美元的价格将倍耐力出售给中国化工集团(ChemChina)的做法感到追悔莫及,他会呼吁罗马必须采取行动以阻止北京对倍耐力的股权控制的攫取,否则倍耐力的独立性将受到严重威胁。

消息人士告诉《金融时报》,普罗维拉计划在听证会上说:“中国(中共)方面很危险,倍耐力(Pirelli)的未来处于危险之中。”

知情人士告诉《华尔街日报》,普罗维拉与这家中国企业集团的关系最近几个月破裂。他告诉罗马官员,这家中国公司正试图违反收购股份时达成的协议,去干涉倍耐力的管理。

目前意大利总理乔治娅‧梅洛尼(Giorgia Meloni)的政府已经在考虑退出中共的“一带一路”全球倡议,并让欧洲最亲共的这个国家也在越来越多地站到全球抗共联盟的立场上,中意关系发展到了冷战以后最脆弱的时期,而现在的倍耐力事件无疑会成为压重的又一因素,继续推动意大利政府和民间认清并对抗中共势力对意大利的渗透及其威胁。

分析认为,倍耐力一案也再次为西方敲响警钟,提醒西方企业需警示中共在技术、商业和经济领域对他们的威胁。

倍耐力和中国化工的“联姻”好景不长

据英国《金融时报》报导,当普罗维拉在2015年将倍耐力出售给中共国有化工行业巨头之一“中国化工集团”时,意大利的很多人都感到震惊,他当时自我辩护说,这笔交易可以让他为这家在米兰上市的家族企业继续掌舵。

当时,意大利政治家和投资者们就担心倍耐力的技术会被转移到其新的中国母公司,而中国化工集团就是当时中国国有的化工行业巨头之一。

中国化工集团还被美国国防部五角大楼认定为是“中国(中共)军工企业”。该集团对倍耐力的收购是中共企业通过收购海外优质公司,以提高自己的科技能力和商业与经济影响力的惯用手法。

近年来,倍耐力已从生产商用轮胎转向专注于利润率更高且仍可在意大利等成本较高的西方国家生产的高端产品,例如为一级方程式赛车提供的轮胎。

另外与其他轮胎制造商一样,倍耐力目前也正在开发微芯片技术,以加强其轮胎的使用、维护以及潜在的地理定位需求。

据三位了解情况的人士向《金融时报》透露,普罗维拉在2022年的年薪是2,050万欧元(相当于同等数额的美元),比全球最大轮胎制造商米其林(Michelin)的首席执行官的年薪还高出七倍多。不过目前在倍耐力内部已对普罗维拉的年薪出现争议。

与倍耐力达成交易的中国化工集团前任董事长任建新将这位意大利商人普罗维拉称作是他的“老师、老大哥和朋友”。任建新表示,倍耐力这家意大利公司是“只有在意大利土壤里才能生长的一棵美丽的大树”,他不会把这棵意大利大树“拔走移植到中国的泥土里”。

任建新当年还收购了瑞士著名的农药制造企业先正达(Syngenta),并信誓旦旦地说:“先正达将永远是先正达。”

但是,任建新在2018年突然被迫退休。之后,倍耐力在中国的新合作伙伴逐渐显露出不再重视双方协议和国际规则的姿态,这令双方的关系急剧降温。

中方股东企业变身令国际傻眼

据多方媒体报导,2018年6月底,中国两大化工行业的巨头中国化工集团(ChemChina)和中化集团(Sinochem)宣布合并,化工集团的董事长任建新宣布退休,中化集团的董事长宁高宁同时兼任化工集团的党委书记和董事长,实际上就是中化集团兼并了化工集团。

当时,《金融时报》将该合并事件对倍耐力和先正达的影响形容是“一觉醒来……床上人从任建新变成了宁高宁”。

该报导提到,在中共支配国企的大环境下,这种企业高层人士变动在中国可能就是中共自己家的事,但是对于倍耐力轮胎和先正达农药的国际股东和投资者来说,这显然令他们疑惑和茫然,他们无法得知领导中共企业的后来人是否会遵守前人的承诺。

报导说,位于北京的中国欧盟商会(European Chamber of Commerce)前主席伍德克(Joerg Wuttke)说:“自从习近平上台以来,中国的大画面是共产党越来越多地参与企业。我可以想像欧洲合作伙伴不喜欢这样。”

中化集团的高层换人并没有停止,宁高宁在2022年被卸任,由中化集团总经理暨前中国石油集团总经理李凡荣接任。接着,2023年5月,李凡荣也被卸任,并由他之后的中化总经理张学工接任。

中共对倍耐力公司管理和决策的干涉是大问题

目前,中化集团拥有倍耐力37%的股份。中化集团在今年3月通知罗马它要修改其与普罗维拉的投资工具公司Camfin的股东协议。Camfin拥有倍耐力14%的股份,旨在帮助加强普罗维拉对倍耐力的控制权。

普罗维拉和中化集团于5月续签了股东协议。新的股东协议将赋予中化集团任命9名倍耐力董事会成员的权力,从原来的8名增加一名,同时将Camfin的董事会任命权从4名减少到3名。倍耐力董事会共有15名成员。

在即将举行的7月31日股东大会上,普罗维拉将指定他的长期副手乔治‧布鲁诺(Giorgio Bruno)为倍耐力的新任首席执行官。根据旧的股东协议的条款,倍耐力首席执行官有权指定自己的继任者。

根据新的股东协议,布鲁诺虽由普罗维拉指定,但将由中化集团任命。倍耐力向罗马政府发出警告,如果布鲁诺离任,之后的倍耐力首席执行官将会由北京挑选和任命。

由于倍耐力的实际控制权问题引发的紧张关系引发了倍耐力和中化集团的关系破裂,并引发了意大利政府对倍耐力外国投资的审查。

意大利官员正在调查近几个月来中化集团是否遵守了2015年的原始协议,该协议禁止中国公司试图影响倍耐力的战略决策。

《华尔街日报》消息表示,意大利政府将在下个月决定是否行使“黄金权力”(Golden power),该权力可以阻止企业做出不利于意大利战略重要性的重大决定,对倍耐力而言则是能够允许罗马政府阻止由中化集团掌控的倍耐力董事会的任命权,或者阻止中化集团在其拥有倍耐力37%股份基础上再要增加持股的出价。

据接近倍耐力、中化和罗马之间谈判的人士表示,中国共产党对如何管理这家意大利公司的干涉是真正的大问题。

据英国《金融时报》得到的6月6日听证会文件显示,中共政府试图加强对倍耐力的商业和治理决策的控制。

在去年9月16日的一份内部通讯中,中化集团总经理助理告诉倍耐力高管,如果倍耐力要与外国政府和外交官员(包括退休人员和意大利人)会面,都要提前通知北京;任何涉及意大利或外国官员的公司活动或访问都需要由北京直接组织。

在一份日期为去年11月3日的文件中,中化集团内部的共产党代表告诉该集团的所有公司,包括倍耐力的中国子公司,都必须要遵守旨在“全面实施习近平提出的加快中国现代商业体系三年行动计划”的指导方针。

该文件中说:“党的领导必须落实到公司治理的方方面面,董事会决定的主要经营问题必须经过公司内部党委审议和讨论。”

据接近中化集团的人士和一名意大利官员透露,中化集团告诉意大利官员,它并不打算接管倍耐力的管理层,那些要求仅适用于倍耐力在中国的业务。

然而,鉴于当前的地缘政治背景,一些投资者希望遏制中共的影响力。

一位接近中化集团的人士表示:“中国已经发生了变化,北京永远不会干涉(倍耐力决策)的最初协议的精神遭到了(中共的)蔑视。”

认识到中共威胁 意大利考虑退出“一带一路”并加入抗共联盟

2019年,不顾美国和其它欧洲大国的强烈反对,当时意大利总理朱塞佩‧孔蒂(Giuseppe Conte)的左翼政府与北京签署了中共的“一带一路”全球倡议,让意大利成为加入“一带一路”的唯一西方工业国家,此后的中意关系一直受到美国和其它西方国家的关注。

不过,罗马的亲共立场很快就让意大利尝到苦果。2020年全球爆发新冠病毒(COVID-19)大瘟疫时,意大利是被源自中国武汉的新冠病毒(当时曾被称为“武汉病毒”)攻陷的第一个欧洲国家。在三年大瘟疫期间,意大利也是西方国家中疫情最严重、感染死亡人数最多的国家。

新冠病毒大瘟疫对意大利经济和民生的重创无疑成为一记重锤敲醒了意大利社会,迫使很多人反思,与中共做交易是否可以为意大利带来真正的好处。

在这种情况下,偏右的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在2021年初当选为意大利总理,他开始调整罗马的立场,转向亲美亲欧并逐渐疏远中共。

德拉吉扩大了“黄金权力”规则,把战略资产的范围扩大到包括交通、敏感数据和技术。该黄金权力规则将任何被视为“对人民的财富、健康和安全至关重要”的东西定义为“战略资产”。

《金融时报》表示,德拉吉在上任当年就利用该项法律权力否决了中国化工集团旗下的先正达公司收购总部位于意大利的创新种子公司维瑞森(Verisem)。在先正达提出上诉后,意大利行政法院维持了德拉吉的决定。

德拉吉还援引“黄金权力”阻止了中国公司寻求收购一家意大利半导体制造商和一家电信公司。

总部位于西班牙的人权组织“保护卫士”(Safeguard Defenders)在2022年9月发布并在随后进一步补充的报告中披露,中共在53个国家设立了102处海外“警察服务站”,其中在意大利就有11处,是目前发现设有中共海外“警察站”最多的国家。这也又一次加强了意大利的反共风向。

2022年9月当选的意大利新总理乔治娅‧梅洛尼的立场更加偏右,她在选举时就公开表达了支持台湾,以及不会和中共续签“一带一路”的强硬态度。

据悉,梅洛尼上台后已在认真考虑退出“一带一路”,但是为了规避北京很可能会对意大利企业进行报复的行动,梅洛尼政府也在谨慎制定如何退出的策略和计划,并等待合适的宣布时机。

倍耐力事件 令意大利和西方进一步认清中共威胁

倍耐力最初在2015年向中国企业的出售没有受到意大利的任何国家安全审查。

《华尔街日报》消息表示,在那段时期里,中国大型国有企业争相抢购欧洲公司。中国政府控制的其它实体也抢购了其它意大利公司的股份,包括意大利石油和天然气巨头公司埃尼(Eni)和意大利著名的汽车制造商菲亚特‧克莱斯勒(Fiat Chrysler)。那个时期也是中意关系的旺季。

目前,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已成为法-意-美跨国汽车集团斯泰兰蒂斯(Stellantis)的一部分,中国公司的势力也因此进入到斯泰兰蒂斯里。

新冠病毒大瘟疫后,欧洲各国政府对中国投资都设置了更多障碍。德国和英国最近也以国家安全为由阻止了来自中国的投资。

意大利梅洛尼政府已经根据外国投资规则在审查倍耐力的战略资产性质,并重新考虑倍耐力的未来。

《华尔街日报》报导意大利政府官员表示,虽然几年前还有人质疑像倍耐力这样的轮胎制造商是否是符合可以援引黄金权力的具有战略重要性资格的公司,但是现在这已不再被视为问题。

梅洛尼政府考虑退出中共的“一带一路”倡议的立场公开后,罗马和北京之间的关系就已经处于敏感点,《金融时报》认为倍耐力事件的发生令中意关系“雪上加霜”。

据知情人士向彭博社透露,意大利政府正在考虑的限制措施,包括禁止中化做出关键决策的否决权,即使中化拥有多数股权,以及将中国投资者排除在任命和战略技术之外。

意大利如何最终处理倍耐力事件可能也有难度,因为这是在收购协议达成八年后再进行安全审查和干预,这在欧洲是首例。

“八年后取消现有交易与在开始时进行透明审查是不同的。”美国律师事务所麦克得莫特(McDermott Will & Emery)的中国业务合伙人兼全球负责人吕晓飞(Peter Lu)对《金融时报》说。

《华尔街日报》指出,关于由谁控制倍耐力的冲突是中共与西方国家经济紧张局势升级的又一个例子,西方国家的高管和政客曾经欢迎中国投资,但是现在变得越来越谨慎。近年来,随着地缘政治紧张局势的加剧,中西方之间的商业和经济关系有所降温,许多欧洲国家也越来越将共产中国——这个曾经的重要的贸易伙伴——视为战略竞争对手。而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战争期间,中共与俄罗斯的结盟进一步让这种中西商业和经济关系降温。◇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美国寻求扩大在菲律宾东海岸的军事部署
突袭俄黑海舰队 乌克兰:数十死伤含高层
美越进行史上最大规模军售谈判 或惹恼中共
【时事金扫描】杭州亚运会来一群“叫花子”?
最热视频
【车评】越野领航员 2023 Honda Pilot TrailSport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