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承担中共制度造成的压力 年轻人谈摆地摊

人气 6560
标签:

【大纪元2023年07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宋唐、易如采访报导)在中共当局“敢于斗争”、“惊涛骇浪”、“百年变局”的极端思维之下,新文革若隐若现。国内外紧张关系升级,后疫情时代的中国经济未能起色,大学生失业大潮涌现。

当局鼓励年轻人脱下孔乙己长衫、摆地摊、自找苦吃。而年轻人拒绝中共制度制造的时代压力,转而躺平,反问“我才二十多岁,为什么要承受这么多?”

重提地摊经济

1998年出生的Angel萧,今年大专毕业,她现在在广东佛山一个街道上摆地摊,街上很冷清,没有什么顾客。

Angel萧告诉大纪元,她的摊位主要卖甜品糖水,今天她只准备了25份的花甲粉,价格最便宜的是一份13元,最贵的是一份23元,一晚下来收入500元左右,摊位费每天是100元,除去成本,今天可以赚到200多元。

“许多时候不会像今天都能全卖出去,天天有余吧。”她说。

毕业前,在学业不忙时,Angel萧去工厂打过工,做过一段时间网络传媒,也单独做个几个月的兼职摆摊,但生意不好做,她现在回到家里跟父母一起做全职摆地摊。

2020年5月,当时正值疫情期间,中共前总理李克强为了活跃经济、缓解中国各地日益严峻的失业危机,提出“地摊经济”,火热一阵子后随即冷却。

随着三年清零政策的结束,人们都期待中国会出现报复性消费,但经过年初短暂的回暖之后,新的经济反弹并没有出现。伴随着美中政治地域之争所带来的外资撤离,房地产市场低迷、劳动力市场疲软以及政府和家庭债务高企,人们的信心下降。

这种严峻的形势让当局重新捡起地摊经济,今年早些时候,北京和上海放宽了规定,允许卖家在更多公共区域经营,杭州、深圳等其它主要城市也纷纷效仿。

地摊小吃车应运而生。(微博)

深圳高先生对大纪元表示,“我住的那条街每天晚上差不多六七点左右,各种摆地摊的车都推出来了,城管有时候过来,就是拍一下照,也没有去管。那个夜市经常摆各种小吃,卖一些炸果子之类,有时候摆到凌晨两三点,甚至更晚。都是外来的,本地人基本上应该是没那样的。”

以前多是中老年人经营的地摊,随着大学生失业大军的出现,地摊上有了越来越多年轻人的面孔,他们还会利用小红书、抖音等社交平台扩大自身影响力,分享着摆摊地点、品类、经验等信息。

广东一家台球馆负责人刘先生对大纪元表示,年轻人摆地摊的,后面有个商业街,小吃街,摆地摊的也挺多的,奶茶啊,水果啊,还有寿司,也挺多。

中共不愿把失业与地摊划等号

当局力图避免将年轻人失业与地摊经济划等号,新闻头条上出现的多是“00后女生辞职摆摊两周收入过万”、“年轻白领白天高档写字楼上班,晚上化身小商贩”等等标题,似乎年轻人都有工作,而摆摊仅仅是为了赶潮流或体验另一种生活方式。

对中共当局来说,青年失业不仅是经济问题,更是严重的政治问题,除了国家统计部门美化失业数据之外,同样存在着共产党委员会的高校和国企,也积极配合造假。

澳洲悉尼大学留学生张艾伦有这样的经历。他对大纪元说,很多学校在造假就业率,你必须得找个公司帮你盖个章,或者给你开实习证明,你才可以毕业。关键就是你只要盖个章,不需要真找到一个工作,那就业率就给你记上,但实际上还是没有就业的。

台球馆负责人刘先生说,他自己店里去年来了一位学电商的大学生实习,实习完了之后给他盖个实习章,就能拿到毕业证了。

原大陆某国际学校教师陈泓元告诉大纪元,他有同学在国企管人事,同学说有些国企的招聘,有些职位已经选好了人,也把招聘信息发到社会上,弄得好像是面向社会招聘那样。有可能要给社会有信心,给社会营造一种劳动力还是短缺的假象。

数据显示,今年5月份,青年失业率达到20.8%高位,而今年夏天进入劳动力市场的大学毕业生数量创纪录地增加到1160万。

大学毕业即失业成了年轻人当前避不开的魔咒。图为2021年6月13日湖北武汉华中师范大学举行的毕业典礼。(STR / AFP)

当局对私营企业的监管打压,损害了传统上雇用毕业生的行业如互联网科技、教育和房地产。被视为大部分人兜底工作的外卖行业,随着找不到工作的大学生大量涌入,订单、收入都在锐减。

2020年美团发布的骑手就业报告中显示,在295.2万骑手中,学历为大专及以上的骑手占比超过24.7%,其中大专生52.8万、本科生14.4万,研究生及以上的人数为5.7万。

内蒙古呼和浩特的马瑞2022年和2021年参加过两次研究生考试,他曾在内蒙古师范大学读过专科,后来专升本读郑州大学。他在考研的同时,也尝试找工作。

马瑞告诉大纪元,“据我了解的话,很多人都是被迫去考研,我也是其中的一员,很多刚毕业的找不着好工作,他们只能通过考研来延缓就业。”

“我们找工作都是海投的,投了将近上千份都不好找,我们认识的一些他们都是海投的。一般我用的软件是‘智联’和‘前程无忧’,反正就是全国性的海投。”

“甚至还有必须带薪上班,你给我钱,你才能上班,现在已经到了这个情况。”马瑞说。

“我在珠海碰到了很多高学历的人,也很难找到工作。他们现在首要目标就是活下去,啥行业都去面试。只要能找到一份工作养活自己,差不多的工资,不要太低,两千块很难养活自己。”

一位名为Alice Iron的网友通过邮件告诉大纪元,现在卷得连工地、保安都有一群应届毕业生抢,而且年龄限制也大。我30岁学徒工,就以年龄过大为由拒绝我。目前就业难还不说,还充斥着各种骗子。

“我以前从事土木工程的,建筑行业今年特别难找,找有房屋中介结果是借薪,就是业务完成前给你发的钱,你要没业绩,把你裁了还要你赔钱。做配送员就骗你说你的车不符合规定,要买他们的新能源车。做普工结果是工资压一个月,6月去做工资,要等到8月才拿到。”他写道。

对于年轻人为什么出来摆地摊,而不愿意去在外边打工?Angel萧认为,现在其它工作不好找,工资也低,摆地摊比打工强,“谁都想自己出来做,宁可睡地板也要做老板。”

图为武汉一卖煎包的地摊。(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但当地民众柳先生告诉大纪元,现在生意都不好做,这里的很多人是天天亏本,整条街有三分之一都没开,来逛夜市的人稀稀拉拉,“这里的现在比以前人少多了。以前他们不管做点小生意,也不要进厂打工,如果非要打工,也要进私人店里,不去工厂做奴隶,但现在感觉摆摊还不如去工厂,因为天天亏。”

柳先生说,由于是个体经营,为了多赚些钱,没有节假日休息,每天从下午6点开摊,经营到经营到第二天凌晨2点多,因为很多人找不到其他工作,还面临房租压力,“当地小区房稍微大一点的月租大概要1500元到3000元左右,两室一厅的小平房要1000多元,一室也要七八百。”

“你要是摆地摊真能赚到钱的话,那也没什么。”陈泓元说,“但是我很怀疑摆地摊的可行性,因为现在大部分的人都网购,还有如果摆地摊多了,也可能会内卷是吧?假如说每个人都出来摆地摊,那一街都是,还赚什么钱?”

“地摊国内太卷了,比如这个东西五块钱成本,你卖十块钱,隔壁就敢卖九块,最后甚至大家亏本在那边,维持下去。”张艾伦说,

“首先大环境经济就不行,大家本身都没钱,也没钱去地摊消费。而且本身你在地摊消费掉的东西,比如说吃一顿晚饭,在地摊吃和在店里吃创造的经济价值其实差不多。其实我个人感觉是没有创造多少额外的经济。就比如说你买一件衣服,你终究是要买的,你在淘宝买和在地摊买创造的经济是没有区别的,量在那儿。”

年轻人拒绝中共制度造成的时代压力

在就业形势紧张的情况下,中共官媒引导年轻人“脱下孔乙己长衫的年轻人,去收银、掏海胆、打甜筒”,还发布习近平给大学生的回信,称新时代中国青年应走进乡土,“自找苦吃”。

而年轻人因每天都为找工作奔忙、还有加不完的班,以及无穷无尽的内卷,收入下降,生活降级,付出努力而没有结果。在一则视频里,年轻人质问道,“我才二十多岁,为什么要承受这么多?”

生活像大山似的压的人喘不过气来,只好躺平了,放弃了所有,轻松了许多,由于心中没有了罣碍,但也洒脱。(NICOLAS ASFOURI/AFP)

张艾伦深有感受,“我觉得吃苦没有问题,但是很多苦是没有意义的。比如说去厂里打螺丝很苦,但是这个苦吃得是没有尽头的。你从中不能学到任何东西,也不能提升自己,你只是用你的劳动换到了报酬。如果说有更好的选择,那为什么要吃这份苦呢?”

对于官媒要年轻人脱下孔乙己长衫,陈泓元反问道,首先说这个话的人还觉得年轻人不够放下身段吗?中国那些大学的硕士文凭的都争着在那送外卖,难道这个身段还不够放下吗?

“但是就这么一个外卖的工作,挣不了太多钱又辛苦,然后还一群人抢着干,本来就是一个不需要任何学历的,只要会看字,会讲话就能做的事情,会骑车就能做的事情。现在很多硕士研究生都在做这个外卖,但是说这个话的人就不要再说什么放下身段,人家已经够放下身段了。”

“你一旦学会了吃苦,你就会有吃不完的苦。”陈泓元说。

刘先生说,“(在共产中国)吃苦没意义啊,他们在父辈身上看到的,在年长的身上看到的,吃苦没意义啊。现在真的是整个年轻人可能都在躺平吧。这个结局完全取决于环境,不取决于自己,决定权不在自己手里。”

“我是四不青年,不搞对象、不结婚、不买房、不要孩子。现在的恋爱成本太高了。所有的态度和诚意都得用钱来积累。不是说我不努力,因为努力没有结果。现在内卷那么严重,比较无奈吧。我最大的父爱就是不会让我的孩子来到这个世界……”这段话被网友们广泛转发, “四不青年”已成为新的网络流行语。

张艾伦表示,“我觉得这也算是一种革命吧,年轻人在绝望的情况下一种抵抗吧,类似于那种不合作,但也不反抗。因为大家知道反抗太难了,流血的革命太难了。然后呢,对于个人来说就是过好自己的生活,躺平可能是唯一的选择吧。”

陈泓元认为,很多人说生活压力大是个原因,我认为并不是主要的原因。因为你想想,就像哪怕在1941、1942年的时候,又是战乱又是饥荒,出生的人口都超过800万(1941年:893万,1942年:887万),而今年预计的总的出生人口数是少于800万,今天的这个情况,再怎么说也比战乱外加大饥荒的时候要好一点。

“你看非洲那些国家的生存情况更恶劣,但是照样结婚照样生小孩。最关键的一点就是现在有一点不同,41年、42年饥荒加上战乱,人们还相信总有一天可以熬过去,但现在的年轻人看见企业不断撤出、私营企业不断倒闭,工作就业越来越难,失业率逐年升高,越来越内卷,外加习近平当皇帝连任乱搞,也不知道他还能执政多长年,应该是(中共)把人们对未来的信心都剥夺掉了。” 陈泓元说。

“大家想不明白了,看不到未来,只要大家相信未来是可以熬过去的,熬过了现在未来还是可以的,我相信大家都不会这样做,正因为对未来已经没有信心,所以才会这样。”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中国经济持续低迷 专家:四大投资皆熄火
分析:三大因素重压下 中国失业大潮无解
长沙卖瓜男遇城管 情绪崩溃 民众吁关注底层
中国一季度社会融资增量较上年同期少1.61万亿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