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水渐退 涿州返家百姓痛苦的日子才开始

人气 4619

【大纪元2023年08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方晓报导)上周大陆华北多地爆发的洪灾,河北涿州是重灾区之一。部分地区洪水渐渐退去,返回家园的百姓生活上面临的困难才刚刚开始。很多人和农民家畜都在洪灾中死亡。水退去后满目疮痍,人的尸体和路边大量牲畜尸体惨不忍睹。

涿州民众返回家园 发现损失惨重

当局为了保北京、保雄安无预警泄洪,河北涿州遭洪水重创,目前部分地区洪水陆续退去。民众返回家中。“我们的困难现在才刚刚开始”,涿州30岁的居民王丹8月7日告诉路透社,“接下来的事情将是最痛苦的。”

(听更多请至“听纪元”平台)
她的服装店里价值约10万元人民币的所有库存都被浸湿并可能已损坏。

“三年的疫情,再加上今年的洪水,我不知道还能不能坚持下去。”她说,“现在我将再次没有顾客了。”

报导说,53岁的涿州居民高东(音译)表示,一想到要重建自己的家,就感到绝望,现在他的家已经被一英尺深的泥巴填满了。他做兼职,每天的收入不到200元;无法到自己的玉米地里看看,那里原本每年可以赚几千元的收入,他说现在可能都没有了。

“辛苦了这么多年,真是令人心碎。我们的食物都没有了,我们无法想像如何才能维持生活。”

“重建家园,用什么?如果政府不帮忙,我们拿什么来重建家园?” 高东说着,泪流满面。

当地一家包装厂的老板估计,他至少遭受了1500万元的损失。

“我的心真的很痛。我们从来没有想到会遭受如此严重的灾害”,41岁的吴春雷站在工厂里说道。

“这就是我过去十年来所做的一切。”他说,洪水造成的损失比过去三年疫情还要严重,“我不知道如何面对这件事。”

人尸、牲畜尸体惨不忍睹

当地民众上传的视频显示,洪水慢慢退去,一辆铲泥车开过田间的一条水泥路,路边有一具溺水死亡的男子的尸体;他头上、腿上都是污泥。有网民留言说,已经看到好几具遇难者遗体,都是衣衫不整的。

有网民拍摄下涿州一间养猪场5日的现状,大量猪被淹死,已经发臭。还有视频显示,洪水过后,街上有大量牛只的尸体。

上周,陆媒报导,受上游洪水影响,涿州境内北拒马河、小清河、白沟河等多条河流流量加大,小清河分洪区、兰沟洼蓄滞洪区相继启动,数十万人疏散。

代管县级市涿州的保定市表示,截至8月5日,数百座桥梁和数百公里的农村道路被水损坏,直接经济损失近170亿元人民币。

涿州很多老店消失 高速路上腐臭可闻

据报导,涿州的鼓楼大街是一条老街,洪水过后,很多老店已经不存在了。目前,该老街堆积着各种洪水冲下来的汽车、家俬等杂物,超过一米高。

来自《孤独图书馆》的“Jiachuan”8月9日的文章表示,8月7日中午,从雄安出发,沿着京港澳高速一路北上,汽车经涿州方向驶下高速的时候,地上没什么积水。在高速检查站点,这里似乎已开始恢复往常模样。“直到我把车窗摇下,一股下水道的气味扑鼻而来,其实是一种更复杂的味道,混拌着泥土、木屑、腐叶和腐臭。”

继续向茨村大桥的方向前进,洪水的痕迹愈发明显。路南店家的牌匾被洪水冲走。洪水冲破窗户,裹挟着别处的垃圾涌入店内,可能是泥沙和石块,也有自行车和树杈。

在一家看不清门面的餐厅里,大厅的地板上沾满了泥渍,地面上散落着树叶,铁皮柜子倾斜着靠在椅子上,角落里还有未干的泥水。餐厅后厨更是狼藉,门被水冲掉,斜躺在地上,原本靠墙的冰箱现在以一种奇怪的姿势靠在门板上。天花板的风扇扇叶上挂着泥沙跟铁锈,木梁也受潮发黑。包间里,迎面而来的洪水将窗框冲裂,直接陷进屋里,墙上的水渍分了好几层,最高的一处大约有两米。

文章说,离开涿州的时候,路过茨村大桥。河堤右岸大量田地被淹,洪水高度完全没过玉米杆的最高处,大片玉米倒向洪水离开的东南方向,发黄发黑。

在洪水尚未褪去的河堤附近,不少玉米还尚未露出。桥边一位老农说,他家在桥附近有一百亩玉米地,都被水淹了。

上周,洪水肆虐期间,涿州主要官员集体隐身,市民网上发寻人启事“市长书记哪里去了”,斥责涿州市长、市委书记,没有人出面主持大局,全靠人民自力救济。

不过洪水退去后,网上传出他们蜂拥到灾区视察。网友8日上传视频并嘲讽说:失联将近十天的涿州市委书记蔡炜华终于前往灾区视察,“把‘救援’换‘作秀’更贴切”“出来干坏事儿吧?”“土共的官员都会装。”“在这个变态的国家,遍地都是这样的狗官。”“尸位素餐。”

责任编辑:李玲#

相关新闻
马习会曝中国疫情严重 民众:新冠从未离开
强对流天气影响10省区 江西12级风如台风登陆
湖北武汉天空呈现血色 民忧恐有地震
27名高校党政官员密集病亡 全是中共党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