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金融危机?美将迎来明斯基时刻

人气 4453

【大纪元2024年03月30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Michael Wilkerson撰文/信宇编译)“明斯基时刻”(Minsky moment)以美国经济学家海曼明斯基(Hyman Minsky,1919—1996)的名字命名,其背后的理念是,金融市场危机(尤其是信贷市场)是由资产价格的突然和系统性崩溃引起的,通常是在投机性投资、过度借贷和广泛的金融风险行为持续一段时间之后。换而言之,这是音乐停止播放、投资者停止买进、庞氏游戏戛然而止的时刻。这是一次严重的崩溃。

而当下的美国可能正处于明斯基时刻的边缘。

这个过程可以追溯到几十年前,从温水煮青蛙到突然爆发,延续至今,绵延不绝。

2008—2009年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各派政客、央行行长和政府官员都把所必需的面对现实、让美国经济恢复正常,尽可能地往后推迟,大概是希望把烂摊子扔给下一任吧。

美国政府和美联储没有采取痛苦但必要的清算措施,即允许更多杠杆率过高和风险过大的银行和金融公司倒闭,让经济承受短期的痛苦,然后继续前进,而是采取权宜之计,通过大规模的货币供应扩张和低效率的政府支出来解决这个问题。

2020年,政府在应对COVID-19全球疫情的过程中如法炮制了金融危机时使用过的同一套路,即印制钞票和过度财政。由于货币当局的工具箱中只有一个工具,那就是抡起货币供应增长的现钞大棒,因此这是唯一的解决方案。

俗语有云,当唯一可用的工具是一把锤子时,所有问题看起来都像钉子。在金融危机和COVID-19疫情时期这两次危机中,美国国会都在大肆挥霍,根本没有意识到超额和一再的赤字支出以及通过举债来筹集资金,最终会失控,并使子孙后代万劫不复;或者说,作为一向短视的政治动物,他们对这些后果并不在乎。

尽管2008—2009年的金融危机避免了更严重的泡沫崩溃,即货币大重启,然而那时候的根本问题并未得到解决。

当时采取的货币和财政措施只是推迟了危机的到来;更糟糕的是,这些措施进一步吹大了注定会最终破灭的巨大泡沫。

股票和加密货币市场创下历史新高点,投机行为从房地产到收藏品再蔓延到模因币等众多的资产类别,以及政府、家庭和企业“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借贷行为,都证明我们仍然生活在这场泡沫中。(相关文章:吴惠林:金融危机山雨欲来【名家专栏】金融危机开始了

鉴于如今债务问题的严重程度(无论是名义上还是实际上的)都在不断加深,2024年或2025年发生金融危机的后果将比15年前发生金融危机时要严重得多。

2008年金融危机前夕,美国联邦债务占GDP的比例约为64%,与1995年的水平相同。这提供了一定的弹性。而截至最近一个季度,债务与GDP的比率已几乎是这一数字的两倍,达到122%。

根据这个标准,美国现在是世界上负债最多的前10个国家之一,这个系列的国家包括委内瑞拉、希腊、意大利等经济陷入困境的国家,以及僵化不前的日本。

美国的国债水平在未来几个月内将迅速接近35万亿美元,现在仅偿还债务每年就需要支付超过1.1万亿美元的利息。这个数字还不包括各州和市政债务,也不包括目前占联邦预算绝大部分的医疗保险和社会保障等无资金保障的负债和福利,这限制了任何人通过削减可自由支配支出来缩小赤字的能力。

2024年的赤字预计将达到1.7万亿美元,这将使美国自2001年以来的累计赤字达到22万亿美元。赤字问题之所以严重,部分原因是相对于国内生产总值的高赤字与持续的通货膨胀密切相关。

自2020年以来,美国的赤字(占国内生产总值的百分比)达到了二战以来的最高水平。二战时期这些赤字产生了高通胀,但在战争结束后不久,赤字也发生了逆转,变成了预算盈余。这得益于二十世纪中期美国创造的生产力奇迹。

而2024年的美国却没有相应的生产力提升措施。人工智能是一个亮点,然而其它科技(尤其是加密货币)、能源和采矿业正由于过度的监管干预而被逐出海外。

虽然制造业正试图复苏,然而它只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1%。官僚主义、税收、货币(美元仍然汇率过高,缺乏竞争力)和其它障碍依然存在。为应对不合理的国税局税法,所需的财务顾问、人身伤害律师和税务会计师人数持续增长(占国内生产总值的百分比),这难以构成让美国经济再次伟大所需的革命大军。

当明斯基时刻到来时,美国政府除了恢复量化宽松政策和其它形式的印钞之外,将再也无计可施。

随着债券市场的动荡,投资者将越来越不愿意购买更多的美债。外国买家已经开始减少他们的风险敞口,按价值计算,目前仅占美国国债持有量的30%,而2013年这个比例为45%。

如果这种撤资趋势突然加速,美国将被迫通过美联储购买美国国债来实现债务货币化。即使现在经济状况正在疲软且失业率正在上升,这也将导致严重的通货膨胀。

美国财政部和美联储已经承诺采取“不惜一切代价”的危机管理方法。当明斯基时刻到来,债券市场陷入崩溃时,“不惜一切代价”策略将主要是向银行系统注入大量流动性(凭空创造出更多的货币),推出一系列字母汤(alphabet soup)式的名目繁琐的各种计划。

结果是,美国将被迫迎来更高水平的通货膨胀。而其它选项的后果也同样严峻。作为世界储备货币的发行者,美国政府不能违约。它能将显性税率提高到多高是有实际限制的。它唯一的选项就是征收不断提高的通货膨胀的隐性税。

为了避免这种结果,美国的生产率必须大幅提高,使债务占GDP的比率回落。这似乎是不可能的。债务占GDP的比率越高,对国家经济这艘巨轮的锚定拖曳就越大。

作者简介:

迈克尔‧威尔克森(Michael Wilkerson)是一位战略顾问、投资人和作家。他是风暴墙顾问(Stormwall Advisors)公司和风暴墙网站(Stormwall.com)的创始人。他的最新著作是《为何美国重要:新例外主义解读》(Why America Matters: The Case For a New Exceptionalism,2022)。

原文:America’s Minsky Moment Approaches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立场。

责任编辑:李琳#

推荐阅读:

何清涟:中国离明斯基时刻还有多远?

央企金店爆雷 分析:中国经济崩坏加速

经济不稳买黄金或白银?哪一种更合适投资

相关新闻
【名家专栏】通胀率下跌 美国经济仍将陷衰退
【名家专栏】通胀如何使企业失去信誉
【名家专栏】美国经济形势呼唤“购买黄金”
【名家专栏】2024年美国通胀是否更严重?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