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聚焦台海 美日菲峰会有深层默契

人气 1121

【大纪元2024年04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宋唐、易如采访报导)连日来在华盛顿举行的美日以及史无前例的美日菲峰会,虽然在措辞上没有过多提及中共和台海,但美日对台湾的大力支持以及菲律宾在第一岛链中的敏感位置,同时正值《台湾关系法》45周年、马英九访华,与台海、南海持续局势紧张,使得台海问题成为三国心照不宣的深层默契。

美日菲峰会达深层默契 中共恼怒 

在峰会前,美国公开表示美日和美日菲峰会 “不针对中国(中共)”;菲律宾总统小马科斯也表示,峰会主要谈经济话题,马尼拉也淡化了峰会安全方面的内容,其新闻稿重点关注美日“对支持菲律宾经济繁荣的坚定承诺”。但中共的反应则异常激烈,体现出对三国峰会台海默契的恼怒。

10日的美日峰会,最重要的议题是深化美日方面的安全合作,拜登在会谈后表示:“这是我们联盟自成立以来最重大升级。”

美日联合声明中具体安全合作事项包括:升级美日军队各自的指挥和控制系统实现无缝结合;改装日本军舰使其可以发射战斧导弹;将日本纳入AUKUS第二支柱先进能力项目;共同开发和共同生产导弹,日本商业设施可以维修美国舰艇和战机;为日本培训战斗机飞行员,共同开发和生产通用喷气教练机等尖端技术等。

2024年4月10日,美国总统拜登在白宫东厅举行的国宴上,聆听日本首相岸田文雄的讲话。 (MANDEL NGAN/AFP via Getty Images)

而日本首相岸田文雄11日在美国国会发表演讲中,则直接点名中共是最大的威胁,指出正是中共的威胁存在,才促使日本改变安全战略,之前日本政治人物很少这样做,特别是被认为相对温和的岸田。

岸田说,“就日本周边而言,中国(中共)目前的对外立场和军事行动不仅对日本的和平与安全,而且对整个国际社会的和平与稳定构成前所未有的最大战略挑战。”

他表示,印太地区未来稳定的不确定性促使日本改变政策与思维方式,日本转变了《国家安全保障战略》,从一个沉默寡言的盟国变成一个强大坚定、面向世界的盟国。

在之后的美日菲三国联合声明中,对中共威胁南海、东海和台海安全都有提及:南海部分提到中共在南海的危险和侵略行为、南海填海岛礁的军事化和非法海事、危险和强制使用海警船和海上民兵船只;东海部分反对中共通过武力或胁迫单方面改变东海现状;台海部分申明台海和平稳定是全球安全与繁荣不可或缺;美日支持菲律宾海岸警卫队的能力建设,三国海岸警卫队开展海上三边演习和其它海上活动等。

这证明日本开始介入了南海,而菲律宾开始介入台海,对中共扩张的反击力量越来越大。

拜登在三国峰会上表示:未来几年世界的大量历史将在印太地区书写,美日菲三国将共同书写这个故事。美国对日本和菲律宾的防务承诺是铁甲般的。对菲律宾在南海的飞机、船只或武装部队的任何攻击,都将援引美菲共同防御条约。

拜登期待未来几年会有更多的三国峰会,菲律宾总统小马科斯则表示,三边峰会的诞生并非出于方便或权宜之计,而是合作伙伴之间的“自然进展”,这次峰会可能只是一个开始。

在华盛顿期间,小马科斯还会见了美国国防部长劳埃德·奥斯汀,后者向他保证美国将继续提供支持。

如同去年夏天的美日韩峰会一样,美日菲峰会刺激了中共的神经,中共的反应相当激烈。中共外交部发言人毛宁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强烈不满和强烈反对”、“反对在该地区形成排他性圈子”;中共外交部亚洲司司长则召见日本驻华大使和菲律宾驻华大使,就有关负面言论提出“严正交涉”。

淡江大学外交系副教授郑钦模。(郑钦模提供)

淡江大学外交系副教授郑钦模对大纪元表示,这次美日峰会和美日菲峰会,主要针对印太地区的安全,而印太地区的安全主要的威胁来自中共。所以协议虽然很多部分没有直指中共,但是特别在台海、南海这部分,针对中共或说升高中共对外侵略扩张的成本的用意相当明显。基本上就是通过这样的峰会,把整个印太地区的盟友团结起来,共同围堵中共。

“美日菲做这样的就是对中共升高吓阻,让中共不敢再对台海、南海有太大或太具体的野心。”他说。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研究员兼所长沈明室对大纪元表示,不论是台海或南海,对美国、日本、菲律宾和台湾来讲,实质上连在一起的。如果台海有事,美日、美菲都不会坐视台海冲突,必须要介入,或者是防范冲突的扩大。

“美日、美菲或美日菲串联起来,看起来好像台湾被排除在外,但如果缺少台湾的话,美日菲他会形成很大的空隙。台湾可以弥补这个空隙,台湾本身的海军或者海巡的军力也非常强,台湾能把台湾海峡防卫好,当然对美日或美菲会产生很大的协防作用。”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研究员兼所长沈明室(沈明室提供)

沈明室表示, 台湾是在第一岛链的核心位置,但台湾跟美国没有邦交关系,没办法跟菲律宾跟日本一样透过高峰会或透过同盟协定,但实质上已经参与或融入美日菲三边反共同盟当中。

美日菲峰会为什么如此重要?

菲律宾和日本都是美国的防务条约盟友,近几年来,中共在南海、台海与东海的大肆扩张,促使日本与菲律宾与华盛顿建立起越来越密切的安全合作。

在过去十年来日本国家安全政策已经发生的重大变化,岸田政府与战后和平主义决裂,承诺将国防开支达到国内生产总值的2%;放弃了日本传统的武器出口禁令;修复了与韩国的关系;还计划包括采购数百枚可打击1,000 公里(620英里)外目标的巡航导弹。

在前任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的任期后期已经意识到了,无论是安抚还是挑战中共,中共都会夺取菲律宾领海;菲律宾战略界也认识到,南海利益仍然是菲律宾最严重的外部安全挑战,中共如果控制台湾将给马尼拉的南海利益带来灾难性的影响。

小马科斯当选后,发现以前的对华政策没有给菲律宾带来任何实实在在的好处,而且根本不受菲律宾人民欢迎,于是向日本和美国靠拢。

去年5月小马科斯上任后 ,菲律宾大幅深化与美国的军事合作,扩大了美国对四个新军事基地的使用,其中之一是位于卡加延省的基地,距台湾仅约400公里。小马科斯表示,允许美国进入菲律宾军事基地是一项防御措施,如果中共攻击台湾,这将是“有用的”。

去年6月以来,美日菲三国就合作事项进行了沟通,去年9月岸田首相、小马科斯总统、美国副总统哈里斯会晤,深化了三边合作,到现在的美日菲峰会,达到了顶峰。

马尼拉德拉萨尔大学的分析师兼讲师唐·麦克莱恩·吉尔(Don McLain Gill)认为,三边伙伴关系对菲律宾来说是“一个重要突破”,可以成为增强其海上安全能力的“垫脚石”。但他强调,“这也是加强其它形式合作的机会,特别是在经贸和工业领域。”

分析人士指出,与其它东南亚国家不同,在台湾冲突中,位于第一岛链南端与台湾相望的菲律宾很难保持中立,特别是在南海争端升级的情况下。

2023年5月3日,菲律宾总统小马科斯在美军军官护送下,于授勋仪式上检阅了美军部队。 (Win McNamee/Getty Images)

去年2月,菲律宾总统小马科斯在接受《日经亚洲》采访时坦言,考虑到菲律宾的地理位置,菲律宾很难避免卷入台海潜在冲突。

对美国而言,菲律宾的战略位置太重要,是一个不可或缺的盟友。美军能否进入菲律宾的军事设施,可能成为西太平洋军事突发事件的关键变量。美国智库的一些美中台海冲突的兵棋推演中,都假设美军将拥有进入菲律宾基地的军事通道。

因为一旦中共犯台,最开始的48小时极其重要,中共可能会利用其地理位置优势的窗口期,而美国海军印太司令部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到达。这就是菲律宾能够发挥作用的地方,它甚至不需要派军队参战也能起到威慑作用,只要密切关注台湾形势并充当盟友的前哨基地即可。

菲律宾大学迪里曼分校(University of the Philippines Diliman)助理教授米卡‧杰尔‧佩雷斯(Micah Jeiel Perez)对CNN表示,“如果你是中国(中共),你就无法入侵台湾,除非先解决与菲律宾的冲突,或者先解决和日本基地的冲突。”

如果菲律宾、日本和美国能够联手在台海问题上合作,菲律宾充当前哨阵地,一旦冲突发生,美国及其盟国之间会有足够的互操作性和潜在的协调,那将是中共的噩梦。

责任编辑:林妍#

相关新闻
美日菲携手抗共 打造网格状围堵联盟
高峰会携手抗共 拜登:对日菲防务承诺铁定
台湾关系法45周年的效应和影响 专家解读
美日菲历史性峰会惹恼中共 白宫回应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