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聚焦台海 美日菲峰會有深層默契

人氣 1121

【大紀元2024年04月14日訊】(大紀元記者宋唐、易如採訪報導)連日來在華盛頓舉行的美日以及史無前例的美日菲峰會,雖然在措辭上沒有過多提及中共和台海,但美日對台灣的大力支持以及菲律賓在第一島鏈中的敏感位置,同時正值《台灣關係法》45周年、馬英九訪華,與台海、南海持續局勢緊張,使得台海問題成為三國心照不宣的深層默契。

美日菲峰會達深層默契 中共惱怒 

在峰會前,美國公開表示美日和美日菲峰會 「不針對中國(中共)」;菲律賓總統小馬科斯也表示,峰會主要談經濟話題,馬尼拉也淡化了峰會安全方面的內容,其新聞稿重點關注美日「對支持菲律賓經濟繁榮的堅定承諾」。但中共的反應則異常激烈,體現出對三國峰會台海默契的惱怒。

10日的美日峰會,最重要的議題是深化美日方面的安全合作,拜登在會談後表示:「這是我們聯盟自成立以來最重大升級。」

美日聯合聲明中具體安全合作事項包括:升級美日軍隊各自的指揮和控制系統實現無縫結合;改裝日本軍艦使其可以發射戰斧導彈;將日本納入AUKUS第二支柱先進能力項目;共同開發和共同生產導彈,日本商業設施可以維修美國艦艇和戰機;為日本培訓戰鬥機飛行員,共同開發和生產通用噴氣教練機等尖端技術等。

2024年4月10日,美國總統拜登在白宮東廳舉行的國宴上,聆聽日本首相岸田文雄的講話。 (MANDEL NGAN/AFP via Getty Images)

而日本首相岸田文雄11日在美國國會發表演講中,則直接點名中共是最大的威脅,指出正是中共的威脅存在,才促使日本改變安全戰略,之前日本政治人物很少這樣做,特別是被認為相對溫和的岸田。

岸田說,「就日本周邊而言,中國(中共)目前的對外立場和軍事行動不僅對日本的和平與安全,而且對整個國際社會的和平與穩定構成前所未有的最大戰略挑戰。」

他表示,印太地區未來穩定的不確定性促使日本改變政策與思維方式,日本轉變了《國家安全保障戰略》,從一個沉默寡言的盟國變成一個強大堅定、面向世界的盟國。

在之後的美日菲三國聯合聲明中,對中共威脅南海、東海和台海安全都有提及:南海部分提到中共在南海的危險和侵略行為、南海填海島礁的軍事化和非法海事、危險和強制使用海警船和海上民兵船隻;東海部分反對中共通過武力或脅迫單方面改變東海現狀;台海部分申明台海和平穩定是全球安全與繁榮不可或缺;美日支持菲律賓海岸警衛隊的能力建設,三國海岸警衛隊開展海上三邊演習和其它海上活動等。

這證明日本開始介入了南海,而菲律賓開始介入台海,對中共擴張的反擊力量越來越大。

拜登在三國峰會上表示:未來幾年世界的大量歷史將在印太地區書寫,美日菲三國將共同書寫這個故事。美國對日本和菲律賓的防務承諾是鐵甲般的。對菲律賓在南海的飛機、船隻或武裝部隊的任何攻擊,都將援引美菲共同防禦條約。

拜登期待未來幾年會有更多的三國峰會,菲律賓總統小馬科斯則表示,三邊峰會的誕生並非出於方便或權宜之計,而是合作夥伴之間的「自然進展」,這次峰會可能只是一個開始。

在華盛頓期間,小馬科斯還會見了美國國防部長勞埃德·奧斯汀,後者向他保證美國將繼續提供支持。

如同去年夏天的美日韓峰會一樣,美日菲峰會刺激了中共的神經,中共的反應相當激烈。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毛寧在例行記者會上「表示強烈不滿和強烈反對」、「反對在該地區形成排他性圈子」;中共外交部亞洲司司長則召見日本駐華大使和菲律賓駐華大使,就有關負面言論提出「嚴正交涉」。

淡江大學外交系副教授鄭欽模。(鄭欽模提供)

淡江大學外交系副教授鄭欽模對大紀元表示,這次美日峰會和美日菲峰會,主要針對印太地區的安全,而印太地區的安全主要的威脅來自中共。所以協議雖然很多部分沒有直指中共,但是特別在台海、南海這部分,針對中共或說升高中共對外侵略擴張的成本的用意相當明顯。基本上就是通過這樣的峰會,把整個印太地區的盟友團結起來,共同圍堵中共。

「美日菲做這樣的就是對中共升高嚇阻,讓中共不敢再對台海、南海有太大或太具體的野心。」他說。

台灣國防安全研究院研究員兼所長沈明室對大紀元表示,不論是台海或南海,對美國、日本、菲律賓和台灣來講,實質上連在一起的。如果台海有事,美日、美菲都不會坐視台海衝突,必須要介入,或者是防範衝突的擴大。

「美日、美菲或美日菲串聯起來,看起來好像台灣被排除在外,但如果缺少台灣的話,美日菲他會形成很大的空隙。台灣可以彌補這個空隙,台灣本身的海軍或者海巡的軍力也非常強,台灣能把台灣海峽防衛好,當然對美日或美菲會產生很大的協防作用。」

台灣國防安全研究院研究員兼所長沈明室(沈明室提供)

沈明室表示, 台灣是在第一島鏈的核心位置,但台灣跟美國沒有邦交關係,沒辦法跟菲律賓跟日本一樣透過高峰會或透過同盟協定,但實質上已經參與或融入美日菲三邊反共同盟當中。

美日菲峰會為什麼如此重要?

菲律賓和日本都是美國的防務條約盟友,近幾年來,中共在南海、台海與東海的大肆擴張,促使日本與菲律賓與華盛頓建立起越來越密切的安全合作。

在過去十年來日本國家安全政策已經發生的重大變化,岸田政府與戰後和平主義決裂,承諾將國防開支達到國內生產總值的2%;放棄了日本傳統的武器出口禁令;修復了與韓國的關係;還計劃包括採購數百枚可打擊1,000 公里(620英里)外目標的巡航導彈。

在前任菲律賓總統杜特爾特的任期後期已經意識到了,無論是安撫還是挑戰中共,中共都會奪取菲律賓領海;菲律賓戰略界也認識到,南海利益仍然是菲律賓最嚴重的外部安全挑戰,中共如果控制台灣將給馬尼拉的南海利益帶來災難性的影響。

小馬科斯當選後,發現以前的對華政策沒有給菲律賓帶來任何實實在在的好處,而且根本不受菲律賓人民歡迎,於是向日本和美國靠攏。

去年5月小馬科斯上任後 ,菲律賓大幅深化與美國的軍事合作,擴大了美國對四個新軍事基地的使用,其中之一是位於卡加延省的基地,距台灣僅約400公里。小馬科斯表示,允許美國進入菲律賓軍事基地是一項防禦措施,如果中共攻擊台灣,這將是「有用的」。

去年6月以來,美日菲三國就合作事項進行了溝通,去年9月岸田首相、小馬科斯總統、美國副總統哈里斯會晤,深化了三邊合作,到現在的美日菲峰會,達到了頂峰。

馬尼拉德拉薩爾大學的分析師兼講師唐·麥克萊恩·吉爾(Don McLain Gill)認為,三邊夥伴關係對菲律賓來說是「一個重要突破」,可以成為增強其海上安全能力的「墊腳石」。但他強調,「這也是加強其它形式合作的機會,特別是在經貿和工業領域。」

分析人士指出,與其它東南亞國家不同,在台灣衝突中,位於第一島鏈南端與台灣相望的菲律賓很難保持中立,特別是在南海爭端升級的情況下。

2023年5月3日,菲律賓總統小馬科斯在美軍軍官護送下,於授勳儀式上檢閱了美軍部隊。 (Win McNamee/Getty Images)

去年2月,菲律賓總統小馬科斯在接受《日經亞洲》採訪時坦言,考慮到菲律賓的地理位置,菲律賓很難避免捲入台海潛在衝突。

對美國而言,菲律賓的戰略位置太重要,是一個不可或缺的盟友。美軍能否進入菲律賓的軍事設施,可能成為西太平洋軍事突發事件的關鍵變量。美國智庫的一些美中台海衝突的兵棋推演中,都假設美軍將擁有進入菲律賓基地的軍事通道。

因為一旦中共犯台,最開始的48小時極其重要,中共可能會利用其地理位置優勢的窗口期,而美國海軍印太司令部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到達。這就是菲律賓能夠發揮作用的地方,它甚至不需要派軍隊參戰也能起到威懾作用,只要密切關注台灣形勢並充當盟友的前哨基地即可。

菲律賓大學迪里曼分校(University of the Philippines Diliman)助理教授米卡‧傑爾‧佩雷斯(Micah Jeiel Perez)對CNN表示,「如果你是中國(中共),你就無法入侵台灣,除非先解決與菲律賓的衝突,或者先解決和日本基地的衝突。」

如果菲律賓、日本和美國能夠聯手在台海問題上合作,菲律賓充當前哨陣地,一旦衝突發生,美國及其盟國之間會有足夠的互操作性和潛在的協調,那將是中共的噩夢。

責任編輯:林妍#

相關新聞
美日菲攜手抗共 打造網格狀圍堵聯盟
高峰會攜手抗共 拜登:對日菲防務承諾鐵定
台灣關係法45周年的效應和影響 專家解讀
美日菲歷史性峰會惹惱中共 白宮回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