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政局进入动荡期 亲中派与亲美派权斗

人气 1710

【大纪元2024年05月24日讯】(大纪元专题部记者呈工、陶莎采访报导)近来,越南政府的反腐运动不断升级,国家主席、国会主席、政府总理等高层人事接连更迭,政局进入动荡期。越共用“烈火熔炉”反腐控制国内,用“竹子外交”平衡国际。专家指出,观察越南未来,一看内斗,二看美国态度。

5月18日,越共第十三届九中全会决定,提名公安部长苏林(To Lam)为国家主席,提名现任国会副主席陈青敏(Tran Thanh Man)出任国会主席。

苏林现年66岁,自2016年起担任越南公安部长,是越共总书记阮富仲(Nguyễn Phú Trọng)发起的“烈火熔炉”反腐运动的核心人物,自2021年起担任越共反腐指导委员会副主任。

新任国会主席陈青敏为越共政坛新星,与苏林同为未来越共总书记的有力竞争者。观察家认为,2026年1月越共举行第十四届全国代表大会之前,政治内斗可能还将持续。

2023年1月17日,越共第十三届中央委员会同意阮春福(Nguyen Xuan Phuc)辞去国家主席、国防与安全委员会主席职务。原因是他因对管辖下的2名副总理,及3名部长在内的许多官员的贪污腐败负有责任。

今年3月20日,接替阮春福主席职位的武文赏(Võ Văn Thưởng),因涉嫌“违反党规”而辞去国家主席、政治局委员及中央委员等职务。

4月26日,越南国会主席王廷惠(Vương Đình Huệ)也因“违规行为”而引咎辞职。

王廷惠是受过良好教育的经济学家,曾担任副总理及审计总长,曾被认为是越共总书记最热门的接班人。

4月初,王廷惠对北京进行了为期一周的访问,并会晤了中共党魁习近平。他访华期间就有传闻称他的助理已被捕。两周后,越南官方证实了该消息。他在这个背景下落马,被认为是背后权力斗争所致。

台湾宏观经济学家吴嘉隆5月20日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就像中共内部的本土派与国际派之间的权斗一样,此次越南政治动荡,应该是亲中派与亲美派之间的较量。结果是亲中共的保守派获胜,亲美的改革派失败。”

以“烈火熔炉”反腐运动巩固权力

在2016年1月召开越共十二大前,时任越南政府总理阮晋勇(Nguyễn Tấn Dũng)一度被外界认为可能当选越共中央总书记。但最终,总书记阮富仲获得连任,而阮晋勇却未能进入中央委员会,标志着他在权力斗争中失败。2016年4月6日,政府总理任期届满,阮晋勇卸任总理一职,由阮春福接任。

在“越南四柱”(总书记、国家主席、政府总理、国会主席)中,唯一获得连任的越南最高领导人、越共总书记阮富仲,在当年发起了大规模的反腐运动,称为“烈火熔炉”。目前,已有数千名党内高官及商界领袖、企业高管被解职或被监禁。

越南房地产龙头企业万盛发集团创始人和主席张美兰(Truong My Lan),4月11日被以贪污、行贿、欺诈罪判处死刑。此案涉案金额高达440亿美元,法院勒令其归还其中的270亿美元。

张美兰1991年创立了万盛发集团,二十多年经营,其公司旗下的生意种类繁多,包括金融业。她与越南政商界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在越南政商界及国际上人脉广泛,包括与李嘉诚合作在越南投资开发房产产。

在法庭上,张美兰淡定自若,声称她已将价值相当于235亿美元的黄金藏在海底。此案因涉案金额巨大,牵涉面颇广,具有典型性,成为越共“烈火熔炉”反腐运动中最受瞩目的案件之一。

曾任美国国务院对越事务官员的大卫‧布朗(David Brown)认为,这种审判是越南前所未有的。阮富仲是个马克思主义者,他认为越南失控的腐败所引起的民怨,将会威胁到共产党的统治根基。因此,他在打败亲商界的总理并保住最高职位后,开启了这场反腐运动。

吴嘉隆说:“越共搞的这一套和中共一样,是内部权力斗争的需要与结果。习近平上台后没有办法掌握实权,就通过反腐清洗政敌,掌握权力。阮富仲是在效仿习的这个套路。在共产党国家,真正重要的是能不能牢牢抓住权力。”

“竹子外交”是巩固政权的必要措施

越南国内的权力斗争,必然也会延伸到国际事务。越南目前实施的“竹子外交”,即被视为是维系共产政权及最高领导人权力的具体措施。

所谓“竹子外交”,一般是指越南在美中、东西方以及中俄之间搞平衡外交,其外交形态就像竹子一样,根底十分坚实,但顶部却非常灵活。

越南与韩国、日本等国一样,同属汉字文化圈,深受中国影响,史上曾四次被中国征服。1884年,越南阮朝时期,大清国和法国爆发中法战争,最终清政府与法国签订新约,承认法国对越南的宗主权,从而失去对越南的影响力。

1950年,由共产党控制的越南民主共和国(北越)与中共建交,将中共视为与苏联同等重要的共产主义盟友,但始终忌惮中国再次统治越南。而中共则向北越提供10亿人民币援助,以换取北越拒绝苏联援助,分化苏越关系。

但是,迄今为止,越南一直与苏联及其后来的俄罗斯保持着良好关系。

5月15日,俄罗斯驻越南大使馆与越南友好组织联合会等组织举行会议,分享俄罗斯及两国合作关系的相关信息。

俄罗斯驻越南大使根纳季‧贝兹德科(Bezdetko Gennady Stepanovich)强调,包括越南在内的东盟各国,在俄罗斯对亚太地区的优先事项中占据重要地位;多年来,越南在俄罗斯对外政策中占有重要位置,两国是全面战略伙伴关系。

3月26日,普京与阮富仲通了电话,达成共识:推动双边在国防安全、经济贸易、文化、旅游等领域的合作关系。阮富仲邀请普京早日访问越南,普京接受了邀请。

关于越俄经济合作,俄罗斯驻越南商务代表处透露,两国正在努力实施《亚欧经济联盟与越南自由贸易协定》,2025年将双边贸易金额提高到100亿美元。

越共与中共一样,在联合国谴责俄罗斯入侵乌克兰表决时,大多投弃权票。

俄罗斯总统普京5月17日结束北京访问之后,没能如国际社会预料的那样顺道访问越南。这或许与越南近期出现的政治动荡有关。

就在普京抵达北京的5月16日,越共中央委员会召开十三届九中全会,讨论国家主席、国会主席及政治局内的职务空缺事宜。

吴嘉隆指出,越南要生存、要发展,就要能够应付来自中共的压力。所以,越南过去的策略就是去联合远方的大国苏联。“越南根本不相信中共。现在又要依靠美国与日本去箝制中共。”

越南进入政治动荡期

近年来,美越关系得到提升,拜登总统去年9月10日访问河内,美越将两国关系提升为“全面战略伙伴关系”;越南将美国的外交地位提升到与中国、俄罗斯相当的重要高度。美国为了制衡中共,也需要越南的多方面协助。

吴嘉隆指出,中共要称霸,首先需要掌控位于海上出口关键地理位置上的越南及东南亚国家,因此越南在美国遏制中共的战略地位中就十分重要。越南能否成为美国遏制中共的一张王牌,一个重要观察指标是越南何时将金兰湾借给美国使用。美国如果能使用金兰湾,就会与菲律宾的苏比克湾及台湾的高雄一道,形成一个有力控制南海的三角。

越南在与美国建立亲密关系的同时,当然也继续加强与中共的双边关系,在美中之间尽量保持平衡。拜登访问河内三个月之后的12月12日,中共党魁也访问河内,联合声明称两国要建立“命运共同体”,加强两国国防工业及物流等领域的合作。

英国智库“王家国际事务研究所”(Chatham House)刊文指出,越南此次高层人士动荡,是史无前例的。强硬派在这场权斗中获胜,这也表明越南似乎在追随中共。尽管越共控制权尚未受到挑战,但内部分裂却越来越明显。

该智库文章强调,无论未来越共总书记是否换人,越南或都将转向真正的警察国家,这就使民主国家与其合作变得愈加困难,相反越共领导人会得到中共与俄罗斯的更多认可。

最近,越共中央下达指示,限制官员及党员与外国组织接触。这被认为将冲击多个领域,尤其是将会导致经济增长放缓。

吴嘉隆表示,对于越共领导人而言,不担心权力斗争可能影响到海外对越投资,经济增长放缓等这些问题,那不是优先要考虑的问题,而维护权力才是第一位的。

“观察越南的未来,不要看经贸投资,而是要观察其国内政治及地缘政治。国内政治要看内部权力斗争的情况,地缘政治则要看美国要介入多深。”他说。

责任编辑:连书华#

相关新闻
越南拒北京“命运共同体”专家析深层分歧
越南国家主席突然辞职 或与权力斗争有关
越南女首富因贪污被判死刑 大陆网友热议
越南对华进口激增 专家:中企规避美关税路径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