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美制裁如定时炸弹 中国银行面临风险

人气 6626

【大纪元2024年06月16日讯】(大纪元记者宋唐、易如采访报导)12日美国宣布了对俄罗斯实施前所未有严厉的制裁措施,未来中国银行面临巨大风险,与任何受制裁的俄罗斯实体合作,都可能面临二级制裁,被踢出SWIFT国际清算系统。专家表示,美国制裁的确起到威慑作用,如同一颗定时炸弹,让中国银行不敢与俄罗斯交易。

美国严厉的二级制裁

白宫去年12月颁布的一项行政令,授权财政部对援助俄罗斯军事工业基地的外国金融机构实施制裁。6月14日新制裁的不同在于,大幅扩大对俄罗斯的二级制裁,任何与受制裁的俄罗斯实体进行交易的外国金融机构,都将被视为直接与俄罗斯军事工业基地合作。

制裁对象数量也增至4,500多家,包括俄罗斯联邦储蓄银行(Sberbank)和俄罗斯外贸银行(VTB)等俄罗斯的最大银行。但与农产品、农业设备、药品、医疗设备等交易得到豁免。

虽然金融制裁并不能完全阻止非法商品的流通,但可以制造瓶颈,让俄罗斯更难获得关键技术,并提高商品的价格。

美国政府认为,在全面入侵乌克兰两年后,俄罗斯已将其经济转变为战争经济,俄罗斯各行各业都为俄罗斯战争做出贡献。

美国以往的二级制裁绝大部分都是针对伊朗与朝鲜,这次主要针对中俄。有分析人士认为,最新制裁是一种“范式转变”,美国首次采取类似行动,试图对俄罗斯实施全球金融封锁。

香港成为中共向俄罗斯提供可制造军工产品的一个关键供应链角色。图为香港葵青货柜码头。(Peter Parks/AFP)

俄罗斯遭到西方大规模制裁情况下还能攻打乌克兰,原因之一是中共继续出口机床、微电子等军民两用科技产品,让俄罗斯得以继续生产武器。

5月31日在布拉格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布林肯说,俄罗斯进口的机床有70%来自中国,微电子产品也有90%来自中国。

本次制裁包括了多家俄罗斯军事工业基地的中国供应商与中介机构。

美国此次制裁,正值G7领导人意大利举行峰会之际。G7承诺,将继续采取措施,打击在中国和第三国为俄罗斯战争机器提供实质性支持的行为体,包括符合G7法律制度的金融机构,以及为俄罗斯国防工业基地获得所需物品提供便利的其它中国实体。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国防战略与资源研究所所长苏紫云(吴旻洲/大纪元)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战略与资源所所长苏紫云对大纪元表示,美国这次制裁是从战略面进一步扼杀俄罗斯战争支援能力,因为支撑俄罗斯战场上火炮、导弹这些装备的,其实是后方的金流和物流。战争就像一台机器,把资金跟物料拿走了,前线就跑不动了。

“这次美国制裁再加上同意乌克兰使用美制或北约武器攻打俄罗斯境内的军事目标,形成前线物理打击和后方银根的折断,期望乌克兰可以尽快打出个决定性结果。”

苏紫云表示,以往对俄国大型企业或银行的制裁,俄国一般民众的外币存款不会受影响,这次二级制裁,实体名单从去年的1200个到提升到4500个,等于是间接让俄国战争的苦果向内部去扩散,俄国民众的生活也会渐渐受到战争的影响,会影响对于俄国政府的满意度和支持度。

担心制裁  中国银行早早终止俄罗斯业务 

最新的制裁意在阻止规模小银行尤其是中国的小银行,为俄罗斯提供战争资金与技术。

美国财政部长耶伦13日表示, “我认为中国的大型银行非常非常重视代理行关系,这些银行并不是我们最需要担心的。”她说,“小型银行”才是更令人担忧的,即便如此,“其中一些银行也希望能够处理美元支付,不希望被美国金融体系切断”。

中国大型银行因为融入全球金融体系,内部结构与欧美非常相似,遵循相同的制裁计划,不太可能成为打击的对象。2022年美国宣布对俄罗斯银行实施制裁后,中国大型银行立即停止了与俄罗斯实体的交易。

2015年中俄贸易当中90%是用美元结算。但目前中国与俄罗斯的贸易,大部分是美国主导的SWIFT国际清算系统之外进行的。

大陆《经济日报》报导,俄罗斯第一副总理别洛乌索夫称,俄中近95%的双边贸易使用卢布和人民币结算, 2023年两国在结算中摆脱了第三国货币。

《中国企业在俄罗斯发展报告(2023)》数据显示,俄罗斯多家银行接入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中方不少银行尤其是地方城商行,加入俄罗斯央行金融信息传输系统(SPFS)。

但中国等第三方国家的金融机构与俄罗斯以外国家的贸易往来大多以美元结算,这些金融机构会尽一切代价避免美国的制裁。

SWIFT标志. (Photo by JACQUES COLLET / BELGA / AFP)

美国去年年底对俄罗斯的制裁已经开始产生效果,据俄罗斯媒体报导,中国工商银行和其他中国主要商业银行拒绝接受来自俄罗斯的人民币付款,自 3 月底以来,更多交易被阻止。

中俄两国学者最近共同撰写的一份报告称,由于受西方对俄制裁及次级制裁的影响,截至2024年3月底,中俄80%的支付结算业务被迫暂停。

中共海关总署公布的数据显示,3月份,中国对俄罗斯出口同比下降15.7%。

第一财经今年2月份报导,工商银行苏州当地国际业务部门工作人员表示,今年2月以来,涉俄汇款接收审核更加严格;浦发银行杭州分行一名工作人员也表示,涉俄汇款目前基本收不到,“即使汇入也要报总行审批,最终接收的可能性比较低”;先前还能收款的浙江稠州银行也逐渐“关闭通道”。

一些大陆贸易商不得不到俄罗斯银行在中国的分行及东北的一些地区银行,接受俄罗斯付款。

据路透社4月份的独家报导,广东一家上市电子公司的经理表示,自3月初以来,几乎所有中国主要银行都已暂停了与俄罗斯的结算。中国东北地区与俄罗斯边境的一些农村银行仍能收取付款,但排队数月才能开立账户。

《南华早报》上月报导,许多中国出口商都遇到了俄罗斯客户付款延迟的问题,很多人涌入上海的俄罗斯 VTB 银行开设新账户,排了很长的队伍。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助理研究员汪哲仁。(汪哲仁提供)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助理研究员汪哲仁对大纪元表示,大型国有银行利润来源比较多元,俄罗斯业务吸引力不是很大。但一些中国小型银行对这方面利润比较看重,肯定与俄罗斯有交易。

“不过去年年底美国新一波制裁的时候,这些中国的小型银行如平安银行、宁波银行、浙江稠州银行等,畏惧二级制裁,对来自俄罗斯的人民币交易马上停止了。”

汪哲仁介绍说,跟俄罗斯金融往来的除了中国小型银行,目前主要还是透过俄国银行在中国的分行进行交易。比方说大陆车企卖车子到俄罗斯,俄企要支付货款给中国车企,一定是透过俄国银行,比如莫斯科外贸银行,它通知北京分行支付货款。相反如果从俄国进口能源的话,就要换成中国企业支付货款给俄国,也得跑到外贸银行北京分行,将货款付给俄国。

“这些分行来交易排队的队伍已经很长了。他们这些银行,就是这次直接制裁的对象。”他说,当然也可以透过中国银行去做,像中国四大银行里有两个在俄国有分行,可是它们怕被制裁,宁愿不做。

去美元化的另类小银行 

与俄罗斯金融联系紧密的是另外一类小银行,这类小银行最初的目的,是中共当局用来实验去美元化的,在战争时期可以绕开美国制裁,支持俄罗斯战争机器。

2015年10月成立的“中俄金融联盟”就是其中一例,该联盟由哈尔滨银行和俄罗斯联邦储蓄银行发起,主要目标是推动在双边结算中使用本币。初始成员由35家金融机构组成,中方成员18家,俄方初始成员17家,到2019年成员增加到70家。

在美国宣布对俄罗斯银行实施制裁后,中国大型银行立即停止了与俄罗斯实体的交易,但中俄金融联盟中的中小型银行,依旧可以利用跨境银行间支付系统(CIPS)或现金等替代支付和结算基础设施,帮助俄罗斯实体逃避制裁。

目前中国4500家地区性银行中,有一些已经与俄罗斯银行建立了代理关系。其中哈尔滨银行的清关和结算网络覆盖了俄罗斯全境。

网传消息,俄罗斯收款体系将于6月份新增吉林银行、长春农商银行、长春发展银行、延边农商银行四大成员,这四家银行将共同利用珲春银行的卢布通道进行交易。

中华经济研究院助理研究员王国臣。(王国臣授权)

中华经济研究院助研究员王国臣对大纪元表示,中国大型银行不能够跟俄罗斯做生意,当然要透过小型银行,某种程度是中共的授意,因为中国大部分银行仍然受中共掌控。

“因为如果要去美元化的话,中国本身有一个CIPS,只不过CIPS跟Swift交易量不是同一个等级,我算过,CIPS只有Swift大概千万分之一左右。”

王国臣表示,人民币国际化也是一厢情愿,要推进有很大的困难。“我们查过CIPS基本上99.9%的都是中国大陆银行,要不是就是大陆六大行海外分行,要不然就是外资银行在中国的分行。最主要因为人民币完全没有可兑换性,中国大陆有资本管制,所以大陆的钱在国际上很难用,各国银行很少把它当作是一个交易的货币。”

美国法律学者、独立时评人虞平对大纪元表示,去美元化,对中国(中共)政府来讲,更多的意义上只是一个口号、一种心理战。因为去美元化,必须人民币成为美元的替代货币才行,才可能出现一个去美元化。而且前提必须人民币可以自由兑换。

“美国根本不用担心去美元化,因为人民币要是作为交易货币的话,迟早会让中国大量的美元流失,别人要用人民币去换美金的。”

美国制裁如同定时炸弹   中国银行面临巨大风险

本轮的美国制裁会对中国银行业产生什么影响?

王国臣认为,对于像专门做俄罗斯生意的哈尔滨银行等中俄金融联盟,应该不会受到影响,小银行不使用Swift系统,美国也干涉不到它。但中国小银行与俄罗斯的交易,在技术上还是可以查到的。根本的原因是俄罗斯不相信人民币,拿到人民币之后,想办法把它换成美元,只要换成美元,美国应该都可以查得到。

美国学者虞平。(受访者提供)

虞平表示,美国制裁应该也不会让这些小银行倒闭,除非制裁导致客户大量离开,但现在如果俄中业务增长的话,客户也不会离它而去。

王国臣认为,但如果这些小银行遭到制裁,而中国大陆的六大行又有跟它们有关联的被查到的话,可能会遭受到牵连,被次级或是三级制裁。越来越多的小银行被制裁之后,可能到最后还是会影响到六大行。

“要期待美国对中国大陆六大行做到这么严厉,我觉得还需要时间。”他说,只不过如果大的金额是不是还是要透过六大行去处理,应该会压制部分的中俄贸易。

虞平表示,现在如果对小银行进行制裁的话,接下来如果发现小银行跟大银行还存在一些关联,可能会对大银行进行下一轮制裁。但对大银行制裁,美国应该说非常小心,因为这是跟北京翻脸的做法。

“除非中国大银行公布跟这些(有俄罗斯交易的)小银行发生的业务关系。不然的话,你很难去监测到。但是问题是,这是一颗隐形的定时炸弹,总有什么东西会露出来,中国很多大银行在美国上市,美国制裁机构也可能会要求披露信息。”

他认为,美国制裁虽然不是实质性的,但的确起到威慑的效果,一些大的商业银行担心真的会被第三方披露,可能不敢跟与俄罗斯交易的小银行有来往。

对中俄关系有何影响

中共当局似乎也担心美国的二级制裁, 5月份普京向北京提出让中国银行在俄罗斯开展更多活动,但拟议合作规模远低于俄罗斯的要求。

虽然中国大型银行已开始限制与俄罗斯及俄罗斯企业之间的跨境交易,但与俄罗斯有贸易往来的中国企业则转而选择难以追踪、受国际金融体系影响较小的小型银行或地下融资渠道。

汪哲仁表示,表面上或短期上肯定会收敛,可是中国(中共)主要目的就是跟美国竞争,希望建立一个独立于美国之外的全球金融体系,不太可能因为制裁就不做,但金融制裁一定会让中国金融企业更加谨慎。

2015年8月13日香港,一名妇女走过人民币(左)和美元(右)的货币标志。(Philippe Lopez/AFP via Getty Images)

王国臣表示,俄罗斯被加大制裁后,中共一定还会支持俄罗斯铁血联盟。还会通过小银行,比如今天成立一家昆仑银行,明天成立一家华山银行,永远可以成立新银行去做这件事情。

“有些人认为美国制裁是没有效果,都有漏洞。事实上华府都知道漏洞在哪边,他是慢慢地把网给收紧,不是就一次就把它收紧。所以预期这种金融战或出口管制,只会越来越严格,漏洞会越来越少。”

王国臣表示,俄罗斯经济会朝鲜化,朝鲜被制裁还没垮掉,只是朝鲜会越来越混沌,越来越极权。俄罗斯也慢慢走向内需型,变成越来越极权的国家。

苏紫云表示,美国制裁很难规避,北京现在拚命开拓人民币的地位跟市场,可是终究最大的消费市场还是在美国跟欧洲,怎么都绕不开。俄国跟中共持续靠近,势必跟美欧的主要市场距离更远,俄国市场基本上是养不起中共,中共目前是饮鸠止渴,只会让中共慢性的萎缩,等于某个程度也让北京陷入多重战略困境。

责任编辑:林妍#

推荐阅读:
相关新闻
冯德莱恩再当选欧盟委员会主席 一文看懂
两辆中国游客巴士在新西兰同一地点出车祸
日韩提升防务合作到新高度 应对中共威胁
冯德莱恩获连任 明确表示阻中共入侵台湾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