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三中全会前外交人事大洗牌 专家分析

人气 8777

【大纪元2024年06月21日讯】(大纪元记者宁海钟、骆亚报导)中共定于7月开二十届三中全会,在这之前,外交人事频频异动。专家认为这些人事变动对改变中共外交困境没多大意义;而三中全会是否任命新的外交部长以及对前外交部长秦刚的处理值得关注。

外交人事大洗牌 分析:难解中共外交危机

中共外事系统包括中央外(事)办、外交部、中联部、港澳办、国台办、国际发展合作署以及地方政府的外事侨务港澳办。今年以来,相关人事频变。

驻古巴大使马辉近日已出任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简称中联部,下同)部长助理;上月驻印尼大使陆慷升任中联部副部长。

3月14日,年初离任中联部副部长的郭业洲,已任中央外办副主任。3月18日,新任发言人林剑正式露面。

驻南非大使陈晓东、外交部部长助理兼新闻司长华春莹先后任副外长,驻埃塞俄比亚大使赵志远调任外长助理,原任外长助理的农融调任港澳办副主任,另一助理徐飞洪出任驻印度大使,外交部领事司原司长吴玺升任国台办副主任,原驻欧盟大使傅聪调任驻联合国代表,原驻联合国代表张军回国接任博鳌亚洲论坛秘书长,外交部非洲司司长吴鹏候任驻南非大使。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6月初被证实候任驻柬埔寨大使。近一个月来已向驻在国辞行的大使还有驻瑞士大使王世廷、驻莱索托大使雷克中、驻柬埔寨大使王文天、驻马耳他大使于敦海、驻日本公使杨宇。

驻伊朗大使常华调任驻沙特阿拉伯大使,原驻沙特大使陈伟庆出任外交部西亚北非司司长,而该司原任司长王镝则接任驻加拿大大使,驻伊朗大使则由原驻加拿大大使丛培武接任。

中国问题专家王赫6月21日对大纪元表示,这波外交人事调整的量很大,但对于解决中共整个外交危机无济于事,他们都是正厅和副部级,本身对外交大局影响不大。

“现在的问题是中共的外交总体思路上没有突破、没有头绪。习近平要搞‘大国外交’,但是在实际操作过程中非常被动。最明显的就是最近乌克兰的和平会议,全世界将近一百个国家和组织参加,但是中共不去,还起负作用,搞得乌克兰总统公开斥责中共。它整个外交方向上都出现了问题。这会令下边的大使很难发挥作用。”

他认为,驻中东国家的中共大使变动值得关注。沙特在中国有大笔投资,沙特过去有石油美元协议,现在开始用非美元来计价。

“中东就是一个火药库,中共不断地煽风点火,暗中支持伊朗。现在沙特跟美国的石油协议如果发生变动,对国际经济的影响是非常深刻的。中共现在浑水摸鱼,在中东的外交布局里面下了很大的功夫。”

台湾国立政治大学国际事务学院荣誉教授丁树范6月20日对大纪元表示,从这些外交人事变动看,中共和“南方国家”的关系似在强化。

但丁树范认为,中共近年透过人事调整,把一些号称外交智库的机构都官僚化了。“以外交部下属的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为例,院长都是前驻小国大使,把该院的重要性降低了,使该院官僚化。”

现任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陈波,女,1970年1月出生,毕业于外交学院,1992年进入中共外交部工作。2023年8月,自驻塞尔维亚大使任上离任,改任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院长、党委书记,兼习近平外交思想研究中心秘书长。

华春莹要赴欧任职?

中共外交部仍缺领事司司长、非洲司司长,由于华春莹升任副外长,她兼任的新闻司司长亦势必要交棒。港媒《明报》评论称,华春莹是唯一未有驻外大使经历的副外长,目前主管欧洲事务,可能会接任副部级的驻欧盟大使,补强履历。

王赫对大纪元表示,中共让华春莹当欧盟大使的可能性不是没有,中共也是在拉拢欧盟作为一个外交重心。比如欧盟对中共电动车设限,中共的反应相对比较温和,中共对欧盟还有所企图,要做一些争取的工作。

丁树范上个月曾对大纪元表示,按照中共的晋升机制,华春莹的晋升其实没有破格。她不像傅莹当过几个大国的大使,但似乎外交部现在想要有一个女性的副部长,“华春莹是有点被当样板来处理。”

三中全会处理秦刚?

前中共外交部长秦刚去年夏天突然被罢黜,有关他出事的内幕指向有婚外情、泄密等,但外界对此无从证实。

美媒《政客》(Politico)6月20日在秦刚最后一次公开露面(2023年6月25日)一周年临近之际,做了一个回顾的报导,质疑秦刚到底怎样了。因为中共外交部最初将秦的失踪归咎于健康问题,然后对他的命运保持沉默。

王赫对大纪元表示,秦刚事件本身令中共外交系统人心不稳,相信秦刚的处理在三中全会肯定要有个说法出来。

新外长会否“难产”?

今年3月的中共人大会议及后来的人大常委会议,都曾被猜测会任命新的外长,但结果没有。拖延大半年的中共二十届三中全会将于7月开,除了经济议题,是否涉及人事也引人关注。

丁树范表示,现在看三中全会不会任命新部长,但即使有新部长,王毅仍是习近平之下的外交主导者。

王毅去年3月已从外交部部长升任中央外事办主任,并晋升政治局委员。在秦刚去年7月被免职后,王毅兼任外交部部长。

王赫说,习近平要搞所谓大国外交,外长非常重要。王毅已70岁,年龄很大,中共一定要找个新外交部长,至少要有潜在的接替者。之前大家认为是中联部部长刘建超来担任,结果一直没有变动,这说明经过秦刚事件,习对新人选不太放心。

王赫认为外交系统现在人员大肆变动,但外长看来“难产”,显示当局缺乏一个长远的安排。

“因为王毅这个年龄,肯定是随时要退了,应该有个梯队安排,但是目前都看不到,可以说中共在外交系统的班子规划做得很烂。”

《中国纪检监察》杂志去年11月刊发驻中央外办纪检监察组组长张际文的文章,批评外事系统干部选拔任用“任人唯亲、排斥异己、封官许愿、说情干预、跑官要官、突击提拔或者调整干部”等。◇

责任编辑:李仁和#

推荐阅读:
相关新闻
刘建超将任外长?专家:习怕出现另一个秦刚
台湾大选前夜 布林肯暂返华府会见刘建超
秦刚李尚福再被除名 专家析因:习家军内讧
秦刚事件疑云不断 中央委员身份何时被剥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