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打击非法大麻屋 曝出华人受骗惨况

人气 1442

【大纪元2024年06月25日讯】(大纪元记者程雯综合报导)一位大陆华人偷渡到美国后,在寻找生计时看到一则诱人的中文广告——在温室里“割草”每月可获4,000美元报酬——于是他拨通了广告上的电话。没想到,这成了他的又一场恶梦的开始。

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NPR)对新墨西哥州的一些大麻农场进行了调查(见NPR在6月24日的报导),因为该州执法机构在去年突袭一家非法大麻农场后惊讶地发现了一些饱受摧残的华人工人。

从这篇NPR调查报导中可以看到,近几年里,由华人参与投资、管理和工作的大麻农场(大麻屋)在美国各地如野草般蔓延起来,但是其中一些华人却对其他华人存在欺骗、利用、剥削和侵害。这显示出,中共治下中国大陆现在社会中出现的“自坑自害”的丑陋现象也延伸到了在美国的一些华人群体和华人社区中。

新墨西哥州突袭非法大麻农场 爆出华工受摧残状况

据NPR报导,2023年8月,新墨西哥执法当局突袭了托兰斯县(Torrance County)的布利斯农场(Bliss Farm)。英文“Bliss”的意思是“福佑”。

新墨西哥州大麻管理当局表示,他们去年接到有关工人条件和营业违规行为的举报后访问了这家农场。

该州大麻控制部门主任托德‧史蒂文斯(Todd Stevens)说:“那是非常灾难性的种植。垃圾、水、肥料、养分和杀虫剂都渗入到地下。随着警方迅速介入后,我认为各地都开始出现危险警报信号。”

新墨西哥州警方的特工在检查布利斯农场时发现,那里的大麻种植数量超出了州法律允许的范围。在随后的检查中,警方又发现了另一个惊人的情况:该大麻农场里竟然有数十名营养不良、饱受折磨的华人工人。

这些工人们说,他们是被拐卖到这个农场的,然后他们被阻止离开,也从未得到过报酬。

警方突袭该农场后,接到电话的新墨西哥州一家非营利社会服务组织“生命连结”(The Life Link)的主任林恩‧桑切斯(Lynn Sanchez)说:“他们看起来饱受摧残。他们非常害怕,简直吓坏了。”

桑切斯对她看到的那些工人的状况描述道:“他们有烧伤,手和手臂上有明显的烧伤……是化学物质,他们告诉我这是化学物质造成的(烧伤)。他们看起来非常营养不良。”

新墨西哥州当局吊销了布利斯农场的许可证,并因其超出州种植限制而罚款100万美元。

NPR随后对新墨西哥州的一些大麻农场进行了调查,发现这些“种植”大麻的“企业”主要是由中国人提供资金和管理,雇员也都是中国人。尽管新墨西哥州等州已经将大麻合法化,但一些企业还是触犯了法律。

在新冠病毒(中共病毒)大瘟疫导致全球经济危机后,很多中国人“走线”南美洲,经过墨西哥非法越境进入美国。到美国后,其中许多人在美国各地涌现出的数百个大麻农场找到了工作机会。

在布利斯大麻农场发现的L和另外两名华人工人接受了NPR的采访。

华工L的悲惨故事:离开龙潭 又入虎穴

41岁的L来自中国湖北省。他要求NPR只使用他名字的首字母,因为他担心美国和中国对他的法律起诉。

L告诉NPR,在中国的大瘟疫封锁期间,他很难找到工作。一家国有的房地产开发商为了新建项目用地而拆掉了他的房子,他被迫搬家,但他要买房的新公寓楼却始终没有建成,他也失去了首付押金。当他前往开发商办公室抗议时,他与开发公司员工发生肢体冲突并被投入监狱。

就在L对生活前景的希望要破灭时,他在抖音上看到了一段视频。抖音是TikTok在中国大陆的版本。抖音视频中称人们在美国可以赚很多钱。L说:“有一位有影响力的人不断向我发送他在加州的工资单,展示他如何每月赚取4,000到5,000美元,并告诉我说这是多么容易。”

于是L联系了一位代理人,那人承诺帮助他来到美国。

透过观看抖音视频,L学习如何“走线”到美墨边境。他先从中国飞往土耳其,然后又从土耳其飞往厄瓜多尔。接着,他花了一个月时间艰苦地从南美洲走到美墨边境,其中包括乘坐巴士、坐船和长途步行跋涉穿越危险的达连峡(Darién Gap)雨林。

L说:“这段旅程充满了无数的考验和磨难。”他在拉丁美洲两次被抢劫,他担心自己可能会因此死在路上,但他最后终于在2023年5月成功越境进入美国。

在加勒比海和南美移民经常使用的一条路线上,现在有大量的中国人正在走这条线路抵达美国。美国边境执法部门表示,2023年他们逮捕到37,000名非法越境进入美国南部边境的中国人,这一数字超过了过去10年的总和。

2023年5月L从美墨边境进入美国后,首先被美国边境执法官员逮捕,但很快于7月就被释放了。L申请了美国庇护,在等待审核期间,他在南加州的蒙特利公园(Monterey Park)区租了一个房间住。那个区里有一个大型中国移民社区,其他中国移民向L介绍,如果透过劳工机构找工作,这些劳工机构承诺可以100美元的费用帮助安置没有合法身份证件的工人。

其中一家机构在中文社群媒体上的广告引起了L的注意——有公司愿意为在温室中“割草”的工作每月支付4,000美元的报酬。L借了别人的手机,拨通了广告上的电话号码。

然后,L和其他一些新到美国的中国人被从加州开车送到新墨西哥州的布利斯农场。

这些工人说,他们对所看到的景象感到震惊——大约有200个温室,到处乱七八糟——他们的手机和护照也被经理人员拿走了,他们被迫留了下来。

一位来自中国沈阳的工人告诉NPR说:“大麻屋说他们会提供食物和住房,这样你就可以省下所有工资。但大麻农场只是一大片土田。”

这位沈阳人要求匿名,因为他正在美国申请庇护,担心被遣返回中国。他说,他经常轮班工作,一个班15小时,和他一起工作的还有一名经理以及这位经理的亲戚们。这位大麻屋经理来自中国山东省。

接受NPR采访的三名工人(包括L)表示,轮班工作结束后,经理们会离开,而他们这些工人则就地睡在木棚的肮脏地板上。在布利斯大麻农场被警方打掉之前,他们谁都没有得到过任何报酬。

这三名中国人都已在美国申请了庇护,他们的案件仍在审理中。

调查发现:中共与中国黑帮及在美大麻生意有联系

大麻在美国已成为一门利润丰厚的大生意,大约一半的州已将大麻的成人娱乐用途合法化,约三分之二的州已将大麻的医疗用途合法化。尽管联邦法律仍然禁止大麻,但各州用新规则取消了对本州的处罚条例,并寄希望以规范大麻销售、创造税收和刺激经济成长。

新墨西哥州就是其中之一。2021年,该州对大麻的娱乐用途合法化,此前该州对大麻的医用用途早已合法化,并允许种植者种植有限数量的大麻植株。这引发了人们争先恐后地购买住宅用地来种植大麻。

新墨西哥州托兰斯县负责大麻种植规划和分区的主任唐‧戈恩(Don Goen)说:“可以说,从一开始,很多人就对试图搭上这趟赚钱快车感兴趣。”他曾调查过与大麻种植的垃圾和用水相关的投诉。他说:“有些人真的知道他们自己在做什么,而另一些人,这更像是一场梦,而不是现实。”

非营利新闻媒体ProPublica调查发现,在美国的中共外交官、中国共产党的附属组织(如美国华人同乡会)和有组织的华人犯罪集团(黑帮)与美国的一些大麻生意之间存在联系。

ProPublica在今年3月发布的调查报告中揭示,中国黑帮在美国参与非法大麻种植,并主导非法大麻市场,甚至透过中国的银行系统转移交易资金,涉嫌的犯罪活动包括“暴力、贩毒、洗钱、赌博、贿赂、证件造假、银行欺诈、环境破坏和盗水盗电”。

很多华人被骗投资大麻屋

NPR在调查中发现,美国的大麻生意确实吸引了渴望在海外投资的中国个人投资者。

例如,来自中国山东省的会计师艾拉‧郝(Ella Hao)表示,她在2020年大瘟疫爆发初期与丈夫从中国来到美国洛杉矶,部分原因是为了在美国生孩子,让他们的孩子确保有美国护照。

根据NPR看到的手写收据,2020年9月,在另外两名华人移民的推荐下,郝和她的丈夫决定对在新墨西哥州希普罗克(Shiprock)镇附近的一个大麻农场投资约3万美元。郝说:“我们认为他们是好朋友,我们根据他们的推荐进行了投资。”

希普罗克农场距离布利斯农场仅有几英里,位于新墨西哥州的纳瓦霍(Navajo)原住民保留区。希普罗克农场是由前纳瓦霍族农场董事会主席迪内‧贝纳利(Dineh Benally)创办的,他目前正在处理有关在这片保留地上种植大麻引发的众多法律纠纷。

2022年,郝和她的丈夫又拿出另外30万美元与另一位刚刚从中国来到美国的华人联合购买了邻州俄克拉荷马州的一块土地。她相信,在俄克拉荷马州搭起大麻屋会比在新墨西哥州更有利可图。

文件显示,尽管郝以朋友的名义成功申请了大麻种植许可证,但他们在俄克拉荷马州的大麻种植园从未开始运作起来。

俄克拉荷马州麻醉品局局长唐尼‧安德森(Donnie Anderson)说:“我们的土地价格确实很便宜。我们之前确实没有任何执法行动,直到我们开始关注这个问题。所以我认为这确实是一场完美的风暴。”

郝说,她对大麻生意的投资都打了水漂。在希普罗克农场被新墨西哥州当局关掉后,她损失了在那里的3万美元投资。在俄克拉荷马州,郝后来发现她投资的大麻农场的土地所有权契约和营业执照上都没有了她的名字,她的30万美元——那是她家的毕生积蓄——也就凭空消失了。

“因为我们不会说英语,所以我们无法阅读任何文件和许可证,也无法对任何法律案件中的事实提出争议。我们不知道该向哪里求助。”郝说。

但是郝对于在一系列生意失败后返回中国感到丢人,她说她要在加州寻找短期工作来抚养两个年幼的孩子。而她现在最能依靠可以挣到钱的工作还是在加州一家有执照的大麻屋里“剪草”。

15名华工诉讼:被强迫工作 

突袭布利斯大麻农场不久后,新墨西哥当局又将注意力集中到了纳瓦霍族企业家贝纳利创办的希普罗克大麻种植地。

2023年9月,15名华人工人提起诉讼,指控贝纳利及其同伙在希普罗克大麻农场里让工人进行每班14小时的轮班工作,且不给报酬,经理还对工人进行身体虐待以强迫工人更拚命地工作,此外还有警卫阻止工人离开。

托兰斯县专员塞缪尔‧施罗普(Samuel Schropp)曾经参观过贝纳利的希普罗克大麻农场的现场。

施罗普说:“我看到一个小屋,里面有上下铺,像潜艇里一样从地板到天花板,铺位叠在一起,上下间隔只有18英寸(46厘米)。还有一些没有连接装置的房车,没有上下水的管道连接,电线就躺在泥水里。”

其中一些工人来自纽约的华人移民社区。代表这15名华人工人的律师亚伦‧黑勒瓜(Aaron Halegua)表示,这些人曾在餐厅、美甲店、按摩院和其它行业工作,这些行业在大瘟疫期间都遭受到重创。

新墨西哥州当局因希普罗克农场超过该州大麻种植限制和其它违规行为而吊销了该农场的许可证,并罚款100万美元。

今年4月,贝纳利试图驳回工人对他的诉讼,并表示联邦法律对他的案件没有管辖权。非营利调查机构“新墨西哥州探照灯”(Searchlight New Mexico)今年4月发表的报告显示,贝纳利仍在种植大麻。

根据NPR看到的一份工作协议,贝纳利是与一些中国商人合作启动的希普罗克农场的大麻业务。

美打击非法种植大麻 农场关闭

在其它案例中,在加州,2022年初,合伙人之一、房地产经纪人欧文‧雷亚‧林(Irving Rea Lin)在一个长达数月的打击非法种植大麻活动中被捕。另一位合伙人、太阳能板企业家彭晓峰(Xiaofeng Peng,音译;该人又一英文名是Denton Peng)是一名因诈欺罪被中国警方通缉的逃犯。

在俄克拉荷马州,另一位叫布莱恩‧彭(Bryan Peng)人(据悉与上面的彭晓峰没有亲属关系)开展大麻种植业务,并使用了来自新墨西哥州希普罗克大麻农场的一些中国工人。2022年,该大麻农场也遭到突袭搜查并被关掉。

2022年11月,一位名叫吴晨(Chen Wu,音译)的投资人在俄克拉荷马城西北处的亨尼西(Hennessey)镇附近的一个大麻农场开枪杀害了4名华人工人(包括3名男子和一名女子),要求收回他被骗的30万美元的投资。

从现有的媒体报导中,还无法确认吴晨与上文提到的山东人艾拉‧郝是否是一家人,郝与她的丈夫也于2022年被骗投资30万美元在俄克拉荷马州的一个大麻农场里。

47岁的吴晨被判终生监禁,不得假释。目前,他正在俄克拉荷马州的监狱里服刑。◇

责任编辑:任子君#

相关新闻
行刑式杀害四同胞 中国公民在美被判终身监禁
缅因州搜多家大麻屋 查获40磅大麻 华男被捕
调查:美非法大麻生意通过中国的银行交易
大麻臭味引邻居举报 纽约华男种两千株大麻被捕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