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期关押 看守所:拿钱就放人

儿女惨死全家蒙难 花甲母亲讨公道

历尽苦难 坚信做好人没有错

标签:

【大纪元6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姜水云、王珍报导) 家住黑龙江省鹤北林业局的任兴芹,年已花甲,几年前老伴因车祸去世,好在3个女儿和2个儿子都很孝顺。 1997年任兴芹和5个孩子开始学炼法轮功,后来媳妇也加入,一家人生活虽不算富裕,但身体健康,和睦相处,知足常乐。
  
任兴芹做梦也没想到的是,这样一个安分守己的普通百姓之家,99年7月后会成为政府的专政对象,遭受灭顶之灾。仅仅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全家多次被抓进看守所、劳教所,倍受折磨,年仅30多岁的二儿子贾永发、三女儿贾冬梅在残酷迫害下相继死去。

二儿子贾永发
  
任兴芹的二儿子贾永发,平时沉静少言。他在出生11个月大的时候,因打针打坏了双脚,走起路来有点颠脚。

贾永发档案照<br /><figcaption class=” title=”贾永发档案照
” class=”size-large wp-image-7158246″ /> 贾永发档案照
贾永发档案照


  
1999年11月4日,贾永发因为法轮功事件给当地机关写信被抓进看守所。2000年2月送佳木斯劳教所,一年期满后却仍不放人,劳教所说不放弃信仰别想出去。永发问劳教所长为什么加期,所长说:有能耐你就跑。
  
2000年11月3日,贾永发同十几位法轮功学员一同跑出佳木斯劳教所,只有他被抓了回来。他在关押期间托人捎给妻子的信,如今成为这段经历的见证:
  
“我教养期已到,可是劳教所不放我,加期三个月,因为我没写“悔过书”。我说我没有错,写什么“悔过书”?我永远都不会写的!
  
11月3日晚方便时正停电,我们一下跑了12名功友,只有我被当场抓住,当晚我被关进小号冻了一夜。4日中午,佳木斯市郊区公安局带我走,我才知道,佳木斯市公安局全出动了。
  
在佳木斯市郊区公安局做了笔录,挨了一顿打。晚4点送进拘留所,饿了我一天,晚上让犯人浇凉水,浇了半个小时,冻得我直哆嗦,他们问我炼不炼了,我一直说炼。
  
我没地方睡觉,只好坐在铺边,困极了,可刚一合眼,就被叫醒,这一夜又没睡,白天坐了一天,5日晚11点佳木斯市公安局提审我到天亮。6日上午他们让我配合政府与功友联系,我说让我做不真的事,我做不到。
  
他们用皮带抽我三顿,用电棍电我,手指夹子弹,用钳子夹我指甲,我没吭一声,心里默念“难忍能忍,难行能行”。晚上7点多,佳木斯政法委聂书记来了,我才从老虎凳上下来,已坐了20个小时。
  
11月17日晚,我从看守回到劳教所,功友看到我很高兴,他们为我绝食,有的长达9天。
  
现在功友在一大队严管,我在一大队封闭管理,吃在屋里,拉在屋里,全所都不许接见。干警出去抓人一无所获,现已回来,停工20天的功友现在又出工了。”
  
后来,贾永发又被超期关押了近一年,2001年9月他绝食10多天要求释放,在生命垂危时,佳木斯劳教所于2001年10月3日通知家属到医院接人。
  
贾永发的母亲任兴芹说:“2001年10月3日,佳木斯劳教所给鹤北公安局打电话,让家属去接人,我到那里一看,儿子已经不成人样,脸色苍白,没一丝血色,目光呆滞。”

永发告诉妈妈,关押期间管教曾抓着他的头发用力往地上磕,叫他认错;在冰天雪地里,用一桶桶冰水往他头上灌……说好冷呀,他一直打哆嗦!但永发始终相信,“法轮功教导我们做一个道德高尚的好人,没有错”。
  
永发回到家中只有十多天,身体尚未恢复,2001年10月15日,鹤北公安局和610办公室又一次到家里抓人。政委高秀诺按着他的头往墙上撞,狠狠的说:让你嘴硬。这一次又被关了20多天,贾永发再次绝食,后来警察说贾永发的肺、气管在灌食时都被插坏了。
  
2001年11月29日饱受摧残的贾永发含冤去世, 年仅35岁。

全家蒙难
  
贾永发去世时,他的二个妹妹贾秋梅和贾冬梅仍被关押在佳木斯劳教所。
  
2001年元旦期间,鹤北林业局局长邓恩元害怕法轮功学员进京上访,进行大搜捕。2000 年12月29日,任兴芹的二女儿贾秋梅和三女儿贾冬梅被鹤北林场派出所的孙东风、610人员国书军、郑文山抓走。后来,大女儿贾永梅、二媳妇王玲(贾永发之妻),还有其他功友先后被抓。看守所为了遮人耳目,在大门上写着“法制学习班”。
  
关押期间,学员经常遭警察打骂、挖苦和体罚。有一次贾冬梅和大姐贾永梅、功友谭喜卿、韩立香四人炼功,当时的所长耿成涛命看守和犯人给她们戴上脚镣,体罚17天,不让睡觉,吃饭只有10分钟,蹲马步、开飞机,头朝下长时间撅着,稍有不从就拳打脚踢。第17天,所长耿成涛又抡起巴掌打贾冬梅的头、脸,打得她眼冒金星,最后把她们拽到门口推倒在地。
  
贾秋梅、贾冬梅姐妹在鹤北看守所办的洗脑班超期关押了7个月。2001 年8月1日,姐俩被劳教一年,送到佳木斯劳教所。
  
2002年7月31日姐俩劳教期满,因不妥协又被鹤北610办公室国书军、周建华、罗金雨、王洪江四人带上手铐,带回鹤北继续关押。
  
秋梅和冬梅遭关押期间,年已六旬的任兴芹和大女儿永梅多次被抓。2002年5月29日,任兴芹和大女儿贾永梅又一次被关进看守所,家里只剩下8岁的外孙女和上中学的孙女没人照顾。

贾永梅档案照<br /><figcaption class=” title=”贾永梅档案照
” class=”size-large wp-image-7158249″ /> 贾永梅档案照
贾永梅档案照


  
政保科 610的国书军、陈江宾、郑文山等人用电棍电贾永梅,问法轮功资料从哪里来的,贾永梅不说,被吊了两个多小时,警察又把二女儿贾秋梅吊了三天,直到昏死过去才送回看守所。 12月天气寒冷,贾永梅、贾冬梅和功友谭喜卿、韩立香等人在走廊里被罚站17个昼夜,腿肿得穿不上裤子。
  
2003年4月3日,由于长期非法关押,61岁的任兴芹已被折磨得骨瘦如柴,经常咳嗽,又发烧、拉肚子,两天起不来,劳教所怕出人命,将关押了10个多月的任兴芹和二姐贾秋梅放出来,但是不放贾冬梅和另一位功友谭喜卿。

任兴芹档案照<br /><figcaption class=” title=”任兴芹档案照
” class=”size-large wp-image-7158251″ /> 任兴芹档案照
任兴芹档案照

看守所勒索 冬梅冤死
  
后来贾冬梅和谭喜卿也开始拉肚子。任兴芹得知后,拖着虚弱的身子由二姐贾秋梅搀着到公安局里去要人,要求无罪释放。
  
警察便称“上边”有规定,炼法轮功的必须交5000元钱才放人。谭喜卿的母亲拿了 3000元才放了人。而贾冬梅丈夫、公婆回老家看病去了,没人管,她母亲任兴芹多次去公安局要人,找党委书记,新上任的政法委书记张立波,他们互相推诿,说政保科说了算,拿钱就放人。
  
贾母又去看守所找所长姜建国。姜建国说:“拿钱就放人。”
贾母说:“哪有钱?”
姜说:“你三女儿不是没离婚吗?让她丈夫拿钱来。”
贾母说:“我三女婿回关里了,他姐姐拿了1000元钱。”
姜建国说:“拿1000块钱就想放人,谭喜卿还交了3000块钱呢。”
  
后来被折磨成重病的贾冬梅终于在2003年5月7日释放,由于两年零五个多月的关押和摧残,身体非常虚弱,回家仅12天,2003年5月19日贾冬梅含冤离世,年仅33岁。冬梅死后留下一个9岁的儿子。

贾冬梅档案照<br /><figcaption class=” title=”贾冬梅档案照
” class=”size-large wp-image-7158243″ /> 贾冬梅档案照
贾冬梅档案照

大儿子贾永存
  
任兴芹和三个女儿遭关押期间,她的大儿子贾永存正被劳教两年。
  
2002 年4月到5月,鹤北公安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大搜捕。4月29日,公安局长陈永泉下令抄了任兴芹的家,又于5月11日到她大儿子贾永存住的林场去抄家,抓捕十几名法轮功学员,共抄走5台电视机、6台VCD、1台录音机。贾永存被劳教两年,大儿媳被罚5300元保释出来,其他学员也遭罚款(有十万多元),公安不给开任何凭证。
  
林业局长邓恩元说:“非得让法轮功吃不上饭!”
  
2002年5月14日,610陈江宾提审大儿子贾永存,陈大打出手,把贾永存的牙打掉了半个,国书军把贾永存吊铐6个小时。2003 年元旦中午,贾永存正在给食堂劈柴,警察刘文举酒后对贾永存说:“我一看到你们全家就来气!”见贾不吱声,过来就是一个耳光,“让你不吱声,让你们炼!”刘文举一阵拳头把贾永存打倒在锅台边,直到食堂的杨师傅等人过来才住手,当时打得他头昏眼花,第二天在耳朵里掏出许多血块来,几天后才恢复听力。
  
2003年5月21日,贾永存要求送三妹冬梅的遗体火化遭拒绝,并把他送回看守所,一路上遭到警察吴德海、朱亚男两人的夹击,左右开弓,暴风雨般的拳脚打在头上、脸上、两肋上。
  
下车后又带到管教室,警察吴德海说:“你们谁敢告我,我先让你不好过,我哥是反贪局的,在哈尔滨专门查这帮当官的,哪个官没问题,只要一查都老实。” 又是一顿拳打脚踢,足有半个小时,直到贾永存虚脱了,倒在地上,吴德海用脚踩着他的脸说:“让你装,给我起来!”又一阵踢,把贾永存眼眶都踢青了,浑身直抽搐才被架回房间,贾永存二十多天胸疼得很厉害,不敢直腰,不敢呼吸。2003年7月份,贾永存又被送往佳木斯劳教所。

花甲母亲讨公道
  
二儿子贾永发和三女儿贾冬梅相继被迫害致死后,任兴芹上公安局讨公道,要求释放大儿子贾永存。公安说“研究研究”,又说是省里定的,不能放。
  
任兴芹又找政法委张立辉,张推托走开,还打110报警,说“妨碍他工作”。
  
鹤北林业局局长邓恩元说:“把法轮功罚得倾家荡产,让他们吃不上饭,看他们还炼不炼了。”610人员说:“愿上哪告,上哪告,随便。”
  
今年3月份,鹤北林业局出现了法轮功资料,公安怀疑是二女儿贾秋梅发的,610负责人国书军又带人抄家,拘留秋梅15天。
  
据了解,现在贾永存已释放﹐60多岁的任兴芹与大女儿永梅、二女儿秋梅及永梅的儿子住在一起,生活上靠秋梅到苗圃打零工所得的微薄收入来支撑。
  
年已花甲,失去一双儿女的任兴芹悲痛莫名。她说:“冬梅的劳教期是1年,却在劳教所和鹤北看守所度过了3个春季。超期关押这么长时间,国家的法律何在?我们修炼“真善忍”又何罪之有?” 她希望正直善良人士施以援手,伸张社会正义,还她冤死的儿女一个公道!(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民俗民风﹕朝鲜族敬老风俗
哈尔滨“8•16” 建筑事故报告的难言之隐
哈尔滨五岁男孩内脏位置相反被称镜面人
黑龙江发生大面积草地螟虫害
最热视频
【重播】川普总统离任仪式 飞抵佛罗里达
【重播】拜登就职美国第46任总统
【时事纵横】拜登首日签17令 中共制裁蓬佩奥
【新闻大家谈】川普拜登总统交接八大看点
【十字路口】川普拜登交接 全球五大风险罩顶?
【秦鹏直播】拜登就职 美国四大考验刚开始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