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党中央 俄共争正朔

标签:

【大纪元7月20日讯】(自由时报《国际索隐》专栏)俄罗斯共产党分裂,虽然不算意外,但一个最有组织的传统政党,如今变成两个党中央对立,相互排挤,除见证普京治下的俄罗斯政坛变迁外,必定冲击日后的政治生态。

  俄共内讧由来已久,远因有指导思想偏差、政策错误、领导风格歧异、外力影响等;近因则是去年12月杜马选举后,从一百一十三席直落到只剩五十一席,裘加诺夫主流派归咎于分裂份子扯后腿所致,清党呼声震天价响,非主流派则主张裘加诺夫应负起败选责任,辞职谢罪。

  两派忙于内斗,无暇顾及今年2月总统大选,把俄共候选人哈里托诺夫晾在一边,结果只拿下一三.七%的得票率,两派又为此吵翻天。

  俄共内斗终在第十次代表大会演变成两派人马分道扬镳局面。

  本月1日,主流派召开中央全会,解除不认同裘派路线的波塔波和阿斯特拉罕基娜中央书记职务;当天下午,反裘派也召开中央全会,罢免裘加诺夫等主流派领导人,并决定单独举行十大。

  主流派在3日上午召开的十大,由新选出的一百二十六名中央委员,推选裘加诺夫为俄共中央主席,并开除另立党中央的伊万诺沃州州长吉洪诺夫党籍;反裘派则在当天下午推选吉洪诺夫为党中央主席。

  现在,这两个党中央都自称代表俄共,分裂已是无可挽回。

  这种结果是俄共丧失国会第一大党地位之后再次重挫,除进一步授予普京挖墙脚的机会外,俄共泡沫化更可能牵动俄罗斯政治生态。

  例如,裘加诺夫派在监督施政能力弱化之余,可能跟属性相近的政治团体挂钩,以更为激进的手段跟主张和普京政府“建设性合作”的吉洪诺夫争俄共正朔。

  尽管裘加诺夫几年前就曾表示,俄罗斯已不需要革命,但他在十大发表工作报告时却说,俄共面临严峻的历史抉择,有必要制定新的行动战略,展开社会主义革命。

  换言之,这就如负责意识形态的梅尔库舍夫书记所说的,必须彻底改变政治斗争方法,把战场从议会搬到街头。

  虽说俄共已经式微,但起码还有五十几万的支持群众,真要造反搞革命,可也够让普京头痛。(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安乐死俄州合法化 实行者甚少 患者道究竟
国殇纪念高球赛 艾尔斯夺魁  伍兹第三
重温诺曼底 找回当年的精神
俄州哥伦布市一商城是恐怖袭击目标
最热视频
【有冇搞错】五中全会 十四五接续十三五大失败
【重播】川普访宾州三地演讲:民调在上升
【时事军事】台湾铺路爪雷达 掌握中共空中活动
【直播预告】美大选日 17小时接力直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