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书 】读大纪元郑重声明 抹去邪恶的印记

人气 3
标签:

【大纪元1月27日讯】上个月﹐我借大纪元网站和大纪元时报﹐登载了我的退团声明﹐如获重生﹐认为邪灵的毒汁已经从我脑海中清去。如今读了大纪元郑重声明﹐我再反复深思﹐又发现邪恶余毒未尽﹐邪恶印记犹存。为什么这么说?

我不是党员﹐但我曾写过五次入党申请﹐在每次申请书中﹐我都是对“魔教”加以歌功颂德﹐说了许多美化之词﹐如“伟大﹑光荣﹑正确”﹐自我表示“自愿加入”﹐“做一个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忠于党的事业”﹐“捍卫党的领导”﹐“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说实在的﹐这些美言好语﹐只不过是骗人的谎话﹐是从那个靠谎言起家的魔教那里承袭过来的﹐是从那些已成为恶党的所谓先辈们那儿抄来的。我之所以要入党﹐是想用这块金字招牌﹐来躲过运动中的斗争和打击﹐减少许多麻烦﹐不被它迫害﹐也可减少许多思想压力。

一个出身不好的人﹐不管什么运动来了﹐都会沾上边的。就拿我来说﹐自从家庭被打成地主之后﹐可以说历次运动都没有少过我的份儿。在三反五反中﹐我当时还在农村搞土改﹐机关打虎队下乡来找我﹐硬要我给领导(党支部书记)写揭发材料﹐无奈何﹐我便写了四条意见﹐应付了事﹐这四条意见是﹕1﹑官僚主义高高在上﹔2﹑家长式作风态度恶劣﹔3﹑农民思想意识(该领导是农民干部出身)﹐瞧不起知识份子﹔4﹑不关心群众。后来领导干部起水了﹐轮到了我们这一般干部下水﹐我因为这四条意见批斗了我七次﹐说我反领导。在肃反审干中﹐说我是混进革命队伍的﹐有间谍嫌疑﹐对我搞了一年多的审查﹐还被公安部传讯了两次。那个所谓的组织上还派人到全国各地去外调﹐几乎调查了每个跟我熟悉的人(这是后来调查我的人告诉我的)。因为我是清白的﹐在所有调查材料中﹐没有一个揭发我有什么问题﹐最后他们在我审干的结论书上﹐写上了“历史清楚﹐不影响使用”(当时让我在结论书上签字时看到的)。其实我应该是历史清白﹐不是清楚。当时﹐中共认为凡参加国民党﹑三青团或别的任何组织的人都是有问题的。

59年的反右倾﹐因我对大办钢铁曾说过﹕山中的树木砍光了﹐群众的家俱砸烂了﹐民工劳动白费了﹐炼出来的只是炭渣﹐劳民伤财﹐因而说我反对“跃进”﹐思想右倾﹐也受到了批判。文革中﹐更是被批斗过好多次﹐下放到生产队劳动两年多。所以我千方百计想入党﹐就是要为自己弄个护身符﹐免受运动之苦。另外﹐我还想往上爬﹐不入党就没有被提拔的份。正因为我不是党员﹐所以几十年来我只是科员级干部﹐五零年行政上还没有定级﹐按军队中的级别套用﹐当时我是套成正排级。在行政级别实行时﹐就属科员级了﹐这个级别一直保持到我离休都没有动过。我之所以多次申请入党﹐就是想拿这块党员金牌﹐去砸开升官之门。我最后一次申请﹐是在快要离休之前﹐一个快六十岁的人﹐为什么还想入党呢﹖一是圆我党员之梦﹐让人知道我还是不错的﹐最后还是入了党﹐即使我有一天死了﹐在开追悼会的悼词中﹐也会出现“中共党员”﹑“无产阶级战士”﹑“为党的事业奋斗了一生”等语句﹐多光彩呀﹐我要让人知道﹐生时是一个抬不起头的人﹐而死后却是一个昂首的鬼。我一次一次的申请﹐却一次一次的被拒绝。最终﹐党员金字招牌的梦想彻底破灭了。

回想起来﹐邪灵对我的毒害是何其之大﹐我中毒是何其之深。这些难道不应深思﹐不该反省﹐不应该把邪灵灌输的毒汁清洗干净吗﹖我要彻底摆脱邪灵的附体﹐抹去邪灵的印记﹐我诚恳请大纪元时报登出拙文﹐以表我心。@(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不代表大纪元。

相关新闻
著名侨领麦施:大华府侨社对共产党是不欢迎的﹗
【专访】罗西凡和他的两大预测
美国智库谈九评和中国人退党
告别中共,51名海外华人新年联名退党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习政令失灵?中共大动作挑衅G7
【新闻看点】病毒来自哪?蓬佩奥惊住华莱士
【财商天下】海运大混乱 中国捡了大便宜?
【秦鹏直播】北约剑指中共 中南海两蠢招应对
【唐浩视界】G7北约8招点穴中共 十堰爆炸诡异
【珍言真语】袁弓夷:病毒泄露如证实 中共将亡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