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書 】讀大紀元鄭重聲明 抹去邪惡的印記

人氣 3
標籤:

【大紀元1月27日訊】上個月﹐我借大紀元網站和大紀元時報﹐登載了我的退團聲明﹐如獲重生﹐認為邪靈的毒汁已經從我腦海中清去。如今讀了大紀元鄭重聲明﹐我再反復深思﹐又發現邪惡余毒未盡﹐邪惡印記猶存。為什麼這麼說?

我不是黨員﹐但我曾寫過五次入黨申請﹐在每次申請書中﹐我都是對“魔教”加以歌功頌德﹐說了許多美化之詞﹐如“偉大﹑光榮﹑正確”﹐自我表示“自願加入”﹐“做一個忠誠的共產主義戰士”﹐“忠於黨的事業”﹐“捍衛黨的領導”﹐“為共產主義奮鬥終生”……。說實在的﹐這些美言好語﹐只不過是騙人的謊話﹐是從那個靠謊言起家的魔教那裡承襲過來的﹐是從那些已成為惡黨的所謂先輩們那兒抄來的。我之所以要入黨﹐是想用這塊金字招牌﹐來躲過運動中的鬥爭和打擊﹐減少許多麻煩﹐不被它迫害﹐也可減少許多思想壓力。

一個出身不好的人﹐不管什麼運動來了﹐都會沾上邊的。就拿我來說﹐自從家庭被打成地主之後﹐可以說歷次運動都沒有少過我的份兒。在三反五反中﹐我當時還在農村搞土改﹐機關打虎隊下鄉來找我﹐硬要我給領導(黨支部書記)寫揭發材料﹐無奈何﹐我便寫了四條意見﹐應付了事﹐這四條意見是﹕1﹑官僚主義高高在上﹔2﹑家長式作風態度惡劣﹔3﹑農民思想意識(該領導是農民幹部出身)﹐瞧不起知識份子﹔4﹑不關心群眾。後來領導幹部起水了﹐輪到了我們這一般幹部下水﹐我因為這四條意見批鬥了我七次﹐說我反領導。在肅反審干中﹐說我是混進革命隊伍的﹐有間諜嫌疑﹐對我搞了一年多的審查﹐還被公安部傳訊了兩次。那個所謂的組織上還派人到全國各地去外調﹐幾乎調查了每個跟我熟悉的人(這是後來調查我的人告訴我的)。因為我是清白的﹐在所有調查材料中﹐沒有一個揭發我有什麼問題﹐最後他們在我審干的結論書上﹐寫上了“歷史清楚﹐不影響使用”(當時讓我在結論書上籤字時看到的)。其實我應該是歷史清白﹐不是清楚。當時﹐中共認為凡參加國民黨﹑三青團或別的任何組織的人都是有問題的。

59年的反右傾﹐因我對大辦鋼鐵曾說過﹕山中的樹木砍光了﹐群眾的傢俱砸爛了﹐民工勞動白費了﹐煉出來的只是炭渣﹐勞民傷財﹐因而說我反對“躍進”﹐思想右傾﹐也受到了批判。文革中﹐更是被批鬥過好多次﹐下放到生產隊勞動兩年多。所以我千方百計想入黨﹐就是要為自己弄個護身符﹐免受運動之苦。另外﹐我還想往上爬﹐不入黨就沒有被提拔的份。正因為我不是黨員﹐所以幾十年來我只是科員級幹部﹐五零年行政上還沒有定級﹐按軍隊中的級別套用﹐當時我是套成正排級。在行政級別實行時﹐就屬科員級了﹐這個級別一直保持到我離休都沒有動過。我之所以多次申請入黨﹐就是想拿這塊黨員金牌﹐去砸開陞官之門。我最後一次申請﹐是在快要離休之前﹐一個快六十歲的人﹐為什麼還想入黨呢﹖一是圓我黨員之夢﹐讓人知道我還是不錯的﹐最後還是入了黨﹐即使我有一天死了﹐在開追悼會的悼詞中﹐也會出現“中共黨員”﹑“無產階級戰士”﹑“為黨的事業奮鬥了一生”等語句﹐多光彩呀﹐我要讓人知道﹐生時是一個抬不起頭的人﹐而死後卻是一個昂首的鬼。我一次一次的申請﹐卻一次一次的被拒絕。最終﹐黨員金字招牌的夢想徹底破滅了。

回想起來﹐邪靈對我的毒害是何其之大﹐我中毒是何其之深。這些難道不應深思﹐不該反省﹐不應該把邪靈灌輸的毒汁清洗乾淨嗎﹖我要徹底擺脫邪靈的附體﹐抹去邪靈的印記﹐我誠懇請大紀元時報登出拙文﹐以表我心。@(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不代表大紀元。

相關新聞
著名僑領麥施:大華府僑社對共產黨是不歡迎的﹗
【專訪】羅西凡和他的兩大預測
美國智庫談九評和中國人退黨
告別中共,51名海外華人新年聯名退黨
最熱視頻
【橫河觀點】奧運場怪事:中共體育政治玩過頭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