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学者辛灏年先生宾大精彩演讲

辛灏年“两个看法、四点感想”演讲之三:中共是“马列邪教政治集团”

人气 9
标签:

【大纪元记者岳鹏费城报导】费城大纪元和自由钟论坛于3月6日下午在宾西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举行了第三场《九评共产党》研讨会﹐著名学者、《谁是新中国》之作者﹑黄花岗历史杂志主编辛灏年先生作为主讲嘉宾﹐以对“九评共产党”的“两个看法﹑四点感想”为题﹐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的演讲和听众问题回答。以下为经录音整理的﹑辛灏年先生演讲内容的第三部分﹕

在线观看 下载观看

“我的第三点感想:我很赞成‘九评共产党’里所说的‘共产党是邪教’。

“我刚才说了,敢说共产党是邪教的人,一定是很有胆量的人,我认为那是不容易的。可我的话是,为什么说它是一个邪教呢?或者更准确的说﹐马列才是邪教,共产党是马列在中国制造的一个“邪教政治集团”。我们很多人从小都是在共产党的教育下长大的,用今天时髦的一句话来说,‘我们都是喝共产党的狼奶长大的’。我们在过去拥护共产党的历史中,在今天反对共产党的方式中,我们常常发现共产党的狼奶会不断地在我们的体内发酵和起作用。要吐掉它,要克制它。它怎么来的﹖那就是因为我们把一个德国的老人马克思和他的战友恩格斯奉为自己的经典之父。我们把他们所说的一切都当作经典,当成真理的化身,我们大错特错了!

“我们在这个错误的漫长历史当中,我们忘记了自己是‘中华儿女’,而自觉和不自觉的做了‘马列子孙’了!而我为什么要说马列是邪教?第一,我想向大家揭示一个事实。今天是在一个大学里面,并且是在一个美国的大学里面,我想我们在座的所有的人对19世纪的欧洲都有一个基本的了解﹐知道当时的欧洲是在向哪里走,是怎样从过去走向未来的。

“我想这是一个基本的常识。那就是,十九世纪的欧洲正在政治上从专制走向共和。这是事实吧?否则哪来的君主立宪下的英王国呢?哪来的欧洲诸共和国呢? 哪来的法兰西共和国呢?哪来的俄罗斯共和国呢?这些都是十九世纪的欧洲从专制走向共和的历史。但是我想请问大家,十九世纪的欧洲正在从专制走向民主,但1848年发表的共产党宣言它在讲什么?它在讲无产阶级专政!

“一个要抛掉专制,走向民主;一个要讲无产阶级专政!1926年我们的先贤梁启超先生说过一句非常著名的话,他说什么无产阶级专政,资产阶级专政,凡是专政都不是好东西!都不是新东西!我们的先贤讲的很对啊!我在上高中的时候曾经有过一次危险的思想,我老是听说无产阶级专政,无产阶级专政,加上我又是右派教师的儿子,是被专政的对象。那我就在想了,能够专政别人的人,能够把瓢把子拿在手里,决定给你吃,还是不给你吃;给你穿,还是不给你穿;叫你怎样,你就得怎样的人;他还是无产阶级吗?掌握了全体社会和整个国家人民的政治、经济、思想、文化和财富的一个独裁者,他还能是无产阶级吗?!

“所以我说,十九世纪的欧洲,是从专制走向民主的一段历史。可是,就是在十九世纪的德国产生的马克思,他要把‘专政’面前加上一个‘无产阶级’,就想把专政合理化了。那我们今天回头想一想,光从理论上来说,它是前进还是倒退?所以说,马克思的这个邪教,它在政治上提出了一个‘倒退的历史要求’!它和欧洲十九世纪发展的方向完全背道而驰!这才是历史的真实。我姑且不论近壹佰年来马克思主义的实践,不论是在俄国,还是在中国,还是在世界的其它几个地方,他们的倒行逆施,他们的极度专制,他们的鱼肉人民,众所周知,就不用再一一介绍了。

“第二,大家都知道,世界走向共和,从欧美开始,十八、十九世纪的美国独立革命、法国大革命,他们不仅在政治上要求从专制走向民主,他们也在经济上要求从封建经济、封建权力经济、封建行会经济走向自由市场经济。所以它的前提,就是“保护私有制”。没有私有制的确立,就不能推翻封建的权力和行会的经济。可是马克思的资本论在说什么?马克思的资本论说‘资本的每一个毛孔里都流动着无产阶级劳动人民的鲜血。’在它的旗帜上,就更是鲜明的写着要“消灭私有制,提倡公有制”。

“我请问大家,十九世纪到今天为止的,这个人类从封建权力经济里面解放出来,从专制权力经济里面解放出来,而走向一个自由市场经济的过程,就是私有化、就是私有制、或者说就是自由经济战胜权力经济的过程。所以,我们这些尝够了‘社会主义公有制’之苦的中国老百姓,都应该想一想,马克思在十九世纪所提出来的,用公有制来推翻所谓的资本主义私有制,它是顺应十九世纪欧洲历史发展的,还是阻挡十九世纪欧洲历史发展的呢?恰恰相反,它是阻挡的嘛﹗共产党今天搞改革开放,搞什么改革开放?它仍然是用一种权力的手段来搞它的所谓的市场经济,那可不是真正的市场经济,因为私有制并没有真正的建立,更没有得到真正的保护。所以,我们必需要看到,马克思主义不仅在政治上是倒退的,在经济上它同样是倒退的,是反对欧洲十九世纪的经济自由的。看清楚了这一点,非常非常重要。

“所以胡锦涛先生最近说北韩和古巴在政治上一向是正确的,经济上只不过是暂时的落后。你看胡锦涛这个马列的子孙,是多么的愚昧和无知!

“第三,更重要的,在座的都是人,我也是人。我们今天都知道什么叫人权,知道人权――就是我们做一个人所应该、所必需拥有的自身权力。那么,十九世纪的欧洲,对人是怎么看的呢?在长期的宗教统治、宗教专制、封建统治和皇权统治之下,十九世纪欧洲人民正在从人性的解放走向对人权的追求。我想这是事实吧?任何一个读过西方史的人都会很明白的。所谓人性的解放,所谓人性的追求,就是指‘个性解放’嘛,就是指个人自由嘛!不,马克思却说,我们不要人性的自由和个人的自由,我们要的是阶级性。他要以阶级性来反制人性的解放和个人的自由。

“我想告诉大家的是,直到今天为止,我才刚刚弄明白了一个道理。所谓‘阶级性’,就是封建制度的根子,没有阶级性就没有封建制度,有了封建制度就必然讲阶级性。这点我下面还会讲到。封建制就是靠着等级制形成的,就是靠着阶级形成的。一旦打破了这个阶级,消灭了阶级性,封建制就没有它依赖的社会基础和人文基础了。而马克思却完全站在十九世纪欧洲发展的反面,企图消灭人性,用阶级性来压迫人性,最后用党性来代替阶级性。列宁的很多文章,‘无产阶级的党性原则’等等,那些文章,都是在消灭个性,消灭人性。我想,凡是在中国大陆生活过半个世纪和几十年的、像我这一辈的朋友们,大家都知道,人性和个性在共产党的统治下,已经被压迫到、扭曲到何等凄惨的地步了!

“第四,在十九世纪欧洲从专制走向民主的过渡过程中,欧洲的整个文化都是走在一个多元化的发展大道上。这点我毋需多加说明。形形色色的思想文化派别,在十九世纪的欧洲开始蓬蓬勃勃的发展起来了。可是,马克思主义讲什么呢?讲以一元论来反对多元论。所以,在所有遵从马克思这个邪教教义的国家和社会里面,是无多元化可言的。列宁的那一篇‘党的组织和党的文学’,就说明了连文学也必需做无产阶级、共产主义革命这架机器上的螺丝钉。

“据此,我们就可以说,在十九世纪欧洲从专制走向民主共和的过程当中,马克思主义的创始者们,在政治上用专制来倒退民主,在经济上用公有制来打击私有制,在人性上以阶级性来消灭个性,在文化上以一元化、独裁化来消灭多元化。这样的一个主义,它还是先进的吗?它是十足的十九世纪产生的邪教。今天的中国共产党,胡锦涛先生,在中国大陆还要提倡什么‘保持共产党先进性’这样一种所谓的教育,我请问,你先进在哪里,你的祖宗就是邪的嘛,你能先进得起来吗?

“在我们指出马克思主义是一个主张历史倒退的邪教的时候,在我们批判共产党是一家邪教政治集团的时候,我们必需要意识到,这个非但不是先进、而且是极端反动的思想,它还有两个非常邪恶的东西。一个东西,那就是﹕它有一个非常邪恶的政治理论链条。什么政治理论链条?就是“暴力革命、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列宁说过,只承认阶级斗争而不承认无产阶级专政的人还不是一个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因为,暴力革命自古有之,不是马克思发明的。阶级斗争是英国的社会主义者首先提出来的,也不是马克思发明的。可是马克思发明的是无产阶级专政,它的发明之所以更危险﹐就是因为她用近代的社会科学,将暴力革命、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这三个东西链接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可怕的、邪恶的理论链条﹐以达到要用暴力革命来制造阶级斗争,更要用暴力专政和制造阶级斗争来捍卫他的无产阶级专政。也就是说,用这三个东西的链条来夺取政权,用这三个东西的链条来巩固政权。至于毛泽东所说的,阶级斗争是可以调节的,阶级斗争是可以制造的。也就是说,他可以叫它大它就大,叫它小它就小。虽然原话是列宁说的。所以‘九评’里面说的好,共产党就是由用杀人来夺取政权,更用杀人来维护统治。这就是共产党政治理论的根本。我们必需对它有一个清醒的认识。

“另一个东西是,这个号称是暴力革命、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的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的政治链条,它是建立在“革命的名义”之上的。我们这一代人,都看过一部俄国影片,叫‘以革命的名义’。我们当时怀着多么崇敬的心情去看待无产阶级的伟大导师、俄国的革命领袖列宁啊!在‘革命的名义下’,那是多么的光荣啊!可是在惨淡的数十个春秋之后,我们才发现,在‘革命的名义下’,撒谎、欺骗、杀人什么坏事都可以做尽。‘革命的名义’啊!在‘革命的名义下’干坏事,在‘革命的名义下’推倒真正的革命成果,在‘革命的名义下’复辟反动的专制统治,建立所谓的社会主义国家――在中国就叫‘中华人民共和国。’在‘革命的名义下’实行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实现过的教政合一式的极端黑暗统治……。马克思主义者们,就是这样一种反欧洲进步、反人类进步的思想, 在中国的大地上,在我们中华民族儿女的大地上,实现了专制制度的复辟,实现了现在的党组专制统治,实现了几千年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教政合一的极端黑暗统治――那个被‘苏化了的欧洲中世纪的教政合一统治’。

“我们只有认清了这些东西,我们才能从根本上,不论是在文化上,是在政治上,还是在思想上、经济上和其它各个领域,就象‘九评共产党’已经表现出的那样,彻底的认清这一家马列邪教,彻底的认清共产党这一家邪教政治集团对我们民族、国家、人民已经造成的巨大历史伤害。彻底明白“不是我们中华要驱除马列,而是马列祸害了我们中华”这样一个根本的道理!我们才能真正地在未来,在天亮先生说的那个大崩溃开始之后,在贺宾先生说的那个大崩溃就要来临的时候,更在推倒共产专制统治的艰难过程之中,去重建我们的共和﹐去重新推动我们民族的进步和发展。

“明白这些道理非常重要。因为不可否认的是,在我们中国大陆,特别是在中国大陆我这一辈人当中和下一辈人当中,存在着在思想上吐不尽狼奶的几代人。在他们的身上,以为马克思主义是一部好经,是中国共产党把它念歪了。我告诉你,经就是坏的,不是共产党把它念歪了。共产党作为一个邪教政治集团,是忠实履行了马克思主义的邪教要求,才在我们中国造成了这样一个旷古未有的巨大灾难。

“我们也只有认识到了这一点,我们就再也不会为这个邪教所蛊惑,我们就能从这个邪教的魔爪里把自己首先解放出来,然后才可能谈到解放自己的民族和民族文化。这是我的第三点感想。”

(未完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辛灏年:从英法俄德护国护法的历史,看大中华民国护国护法的历程和前途(1)
辛灏年:从英法俄德护国护法的历史,看大中华民国护国护法的历程和前途(2)
辛灏年:从英法俄德护国护法的历史,看大中华民国护国护法的历程和前途(3)
辛灏年:从英法俄德护国护法的历史,看大中华民国护国护法的历程和前途(4)
最热视频
【直播】2021保守派大会首日 小川普演讲
【珍言真语】谢田:中共抢夺民企 马云是标志
【新闻大家谈】保守派盛会 重振美国新起点
【珍言真语】白兵:“大重构”欲掌控世界
散文:读〈天台二女〉
【十字路口】揭开“轮回”密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