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沈良庆退团 安徽声援百万人退党

《九评》内容深刻系统 文风平易通俗 退党是非常有意义有效的方式

【大纪元4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辛菲采访报导) 下周六(4月23日)在纽约曼哈顿,海外50多个民主团体、华侨团体和大纪元共同举行 “声援百万人退出中共 自由民主大游行”,声援百万中华民众脱离中共﹐走出恐惧﹐摆脱暴政﹐迎接更大规模的退党退团高潮。大纪元记者辛菲4月17日采访了中国安徽知名民主人士﹑原检察官沈良庆先生。

沈良庆现居安徽合肥,1984年7月毕业于安徽大学中文系,1984至1992年在安徽省检察院担任检察官工作。1989年“六四”事件后,在合肥地区组织地下民主运动,组织“安徽省民主自治联合会”,创办民刊《民主论坛》。1992年4月被捕,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刑1年半。1997年9月,因从事民主人权活动被刑事拘留1个多月,后取保候审。1998年2月26日,再次刑拘,后被劳教2年。

《九评》内容深刻系统 文风平易通俗

记者﹕沈先生﹐您好。不知您最近是否注意到《九评》在国内的传播﹐以及退党大潮﹖

沈良庆先生﹕是的。其实对于中共的批判﹐很多朋友以前也都从一些侧面谈到过﹐但《九评》是第一次深入﹑系统地对中共的本质进行了分析和揭露﹐对共产主义制度进行了批判。

我觉得《九评》不仅内容深刻﹐而且语言和文风很好。用通俗的语言表达深刻的内容﹐深入浅出﹐用最平易﹑简洁的语言讲出了最深刻﹑明确的道理。

包括我在内的一些知识分子﹐有时写文章可能有个毛病﹐太带有学术性﹐很专业化﹐这样就不适合普及﹐作用也较为有限。我有时在小巷子里看到墙上贴的小纸条﹐上面写着“法轮大法好”几个字﹐我觉得可能比有的理论性文章作用还大。为什么呢﹖因为他清晰明了﹐而且到处都是﹐这就是一种作用。

糊里糊涂入团 正式公开退团

沈良庆先生﹕也想请你代我在大纪元网上宣布退团﹕

我上高中的时候糊里糊涂地入了团﹐当时还算是作为学习进步的一种奖赏。后来﹐89年那件事对我刺激很大﹐机关对那件事人人都要过关﹑表态﹐但是我一直拒绝表态﹐以后我就再没参加共青团的任何活动﹐也没交过团费﹐其实已经是自动脱团了﹐但我现在觉得很有必要正式﹑公开地声明一下。

代表安徽民主民运人士声援百万人退党 纽约大游行

记者﹕下周六(4月23日)在纽约曼哈顿,海外50多个民主团体、华侨团体和大纪元共同举行 “声援百万人退出中共 自由民主大游行”,以迎接更大规模的退党退团高潮,也欢迎国内的朋友以任何可能的方式声援。

沈良庆先生﹕我原意代表安徽的民主民运朋友们声援百万人退党以及纽约的大游行活动。

共产党已经是法西斯似的寡头主义﹐一个利益集团。它的指导思想和意识形态﹐跟自由世界的意识形态是根本对立的﹐另一方面﹐他的寡头主义的利益也导致了他走向法西斯化﹐它跟追求自由民主的思想是根本对立的﹐所以退党是非常必要的﹐即便不是党员﹐从意识形态上退出﹐也是很好的。

目前在中国大陆退出还是需要一定的勇气﹐尤其是对于体制内的人来说﹐退出更需要勇气﹐因为共产党组织与西方的党派性质不一样﹐自由社会的党派﹐参加也容易﹐出来也容易﹐而共产党是只准进﹐不能出﹐一出来就是反党。所以在大陆退党确实还是需要一定勇气的﹐可能会失去一些东西﹐它会认为你是在反对它。但相对而言﹐退出比直接去反对它还是相对容易做到的。

你要是直接反对它﹐它说你危害国家安全﹐给你劳改﹑判刑。如果是退出的话﹐即便是对你很不满意﹐或者打压你﹐但还不至于采取非常严厉的手段﹐所以退出也是一个比较有效的办法。就象柏林墙的倒塌﹐其实也是一种退出机制。

公开声明退党(团)很有必要

记者﹕所以有些人是用化名退党﹐因为良心﹑道义上认为应该退出﹐但又迫于现实的压力。

沈良庆先生﹕从弘扬正气的角度来讲﹐这样也是有一定效果的。当然能用化名退党也很不容易了﹐不过我个人感觉﹐退出共产党及其有关的一切组织﹐尽量争取用真名﹐当然这需要更大的勇气﹐这只是我个人的希望了。

记者﹕您觉得形式上声明一下退党是否很必要呢﹖

沈良庆先生﹕很有必要。这是一种态度的表示﹐公开地表示跟共产党划清界限。比如﹕我是个小偷﹐如果我心里头决定重新做人﹐以后不偷人家东西了﹐当然也可以﹐但是既然不想做小偷﹐那还不如公开地说明以后不干小偷了﹐公开的更好一点﹐对别人也有教育作用﹐对中共集权政权的威胁也更大。

假如真从思想上退党了﹐你自己可能不会去作恶了﹐但对其他人没有教育作用。如果公开退﹐对其他人有正面的积极的影响。张三也退了﹐李四也退了﹐我还留在这儿干吗呢﹖

声明也是一种姿态﹐一种姿态的表示﹐表示不跟中共合作﹐我得说清楚。虽然我早已不是你的一员了﹐早已分道扬镳了﹐但重新正式公开地表态也是很必要的﹐表明我跟你没关系﹐彻底划清界限。

形式跟内容是有联系的﹐内容也总是要通过形式表现的。从现实角度来讲﹐共产党的统治也很注重形式﹐比如﹕对言论和媒体的控制等等。

退党是非常有意义﹑有效的方式

记者﹕退党大潮如果发展下去﹐您觉得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和效果呢﹖

沈良庆先生﹕将会对共产党的冲击很大﹐那么多人退党﹐对这个组织本身就是一个冲击。再一个﹐从舆论影响﹑意识形态角度﹐对共产党也是一个很大的冲击。我肯定退出非常有意义﹐是非常有效的方式。退党这么继续下去的话﹐会有很大的影响﹐如果大家都退﹐几千万人﹐哪怕一部分﹐对共产党统治的威胁都是非常大的。

现在很多人入党也不是真信共产主义﹐就包括我们当初入团﹐也是糊里糊涂的。现在这些人可能更明确﹐现在的党员﹐包括共产党领导人是不是信马克思主义﹐都是非常值得怀疑的﹐现在入党纯粹是一种利益。

对共产党不满的人有很多﹐但是共产党是一个利益集团﹐所以有的中共党员为了维护自己的既得利益﹐是否有勇气做出退党的选择﹐还有待进一步观察。但是﹐为了赢头小利入党﹐本身也是一种不道德行为。所以从各个角度来说﹐退出都是很必要的﹐应该这么做。

记者﹕就象滚雪球﹐蝴蝶效应﹐前面的人难度大一些﹐越往后越容易﹐互相带动吧。有些人可能是出于利益﹐但据说还有一种人﹐他们可能是觉得想从中共党内改造共产党。

沈良庆先生﹕现在好象没有人这么想吧﹐现在进入体制内去改造﹐我觉得这种想法很不现实。现在基本上也没有人有这种想法﹐就象没人信仰共产主义一样。

80年代倒是有﹐因为当时对共产党还抱有希望﹐当时虽然对共产党有一定的了解﹐但不如现在了解得多。再一个﹐当时的改革确实给人一定的想象的空间﹐后来“六四”的时候﹐共产党把坦克都开到街上镇压老百姓﹐那还能再有想象吗﹖

我接触到的朋友﹐现在没有人再对共产党抱有幻想的了。现在入党﹐纯粹就是个利益问题﹐就是为了一点利益﹐否则没有必要入党。

中共捆绑党员 不会有效果

记者﹕随着退党大潮的发展﹐共产党不断进行“保先”﹐重新宣誓﹐集体发展党员等一系列的捆绑动作﹐您觉得有效吗﹖

沈良庆先生﹕这个没有效果的。共产党“保先”是它一贯的思想﹐就是因为它不先进所以才不断地强调要“保先”的嘛。它是以先进为借口﹐实际上是很古旧的。另外一方面﹐共产党的口碑实在太不好﹐对它的统治有危害的任何事情﹐包括新闻监督﹑司法独立对它来说﹐都是它不能接受的东西﹐它是很无奈﹑很心虚的﹐所以它只能这么去强调﹐这也是它一贯的作法。我不觉得会起什么作用。

现在高校普遍地让学生听党课﹐这本身也带有绑架人的味道。大家都参加﹐你入了伙之后﹐就有个纪律约束﹐这也是共产党不安全感的表现。把大家都拉进去﹐就像过去土匪的作法一样﹐都虏去了﹐就是一个人质。

共产党就是法西斯﹐主要靠暴力﹐其实谎言起到了助纣为虐的作用﹐但现在谎言的作用不大﹐因为老百姓也不信它那玩意儿﹐没人信﹐即使对历史不了解﹐对共产党鼓吹的那一套不是很了解﹐最起码从共产党现在这种腐败﹑残暴的现实来看﹐也不可能去信仰它那一套。我觉得它现在主要是靠暴力﹐绑架那么多人未必有多大作用。

共产党现在主要靠它组织化的暴力系统﹐包括整个警察系统﹐在中国还是很广泛的﹐不仅是在安全局﹑警察局工作的就是警察﹐还有党务系统﹐一直到街道﹐带红袖布的老太婆﹐都能起到监视的作用﹐完全特务化﹐主要靠这种强大的暴力机器在控制社会。但是它这种作法是不能得逞的﹐没有效果。(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中国89一代民运人士声援纽约大游行
无惧遭审查 NBA球星继续批评中共迫害人权
美防长:将继续帮助台湾自卫
【拍案惊奇】从北京到沈阳 大爆炸逢中共敏感日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美准驻华大使:中共有致命缺陷
【横河观点】回光返照?中共史上第3个历史决议
【财商天下】“大掌舵”经济 习近平的“中国梦”
【新闻大家谈】钢琴王子李云迪奏红歌 还是栽了
【未解之谜】托梦破奇案 震惊英国
【百年真相】刑场上的婚礼 是杜撰还是历史?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