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涟、程晓农休市谈中国经济

脉络清晰 以数据讲话

人气 8

【大纪元11月12日讯】(大纪元记者陈梅休斯顿报导) 应‘德州论坛’邀请,当代著名的中国社会与经济问题专家何清涟程晓农,于11月5日、6日抵达休斯顿进行了两场精彩演讲。何清涟就“中国近期引进外资政策的变化”阐述了自己的看法,程晓农就“高增长与社会矛盾:中国改革模式之谜”发表了意见。数十位与会观众都听的滋滋有味,问答精彩,整个论坛进行了3个多小时,而观众依然是意犹未尽。

  何清涟在演讲中提出对中国近期外资政策变化的一些疑问。比如,近期发布的“中国政治民主建设白皮书”提到,虽然目前外资越来越少,也没有发现什么问题,但我们(中国政府)要严防他们在中国搞“颜色革命”。又说,外资的输入大大助长了中国的腐败,虽然没有发现具体例证。何清涟表达她的看法,说这是典型的先定罪推断。她还表示,原来外资以港台为主,其他的包括日本、南韩及欧美国家。而今年外资减少了很多,日本、南韩下降了61%。

  针对日益抬头的民族主义,她也提出引进外资对中国经济的八大危险。而主因却是中国自己的环保政策,以及实际的施行情况之不同。那么谁在关注中国的民族企业呢?﹗

  她还介绍了中国政府今年出台的引进外资新政策,包括几点:

  1,外资企业和国内企业要付同税。实行“两税并轨”。而原先国内企业要付25%-28%的赋税。

  2,外资并购,外商到中国收购中国的产业。而中国则在海外收购包括石油等能源产业。中国政府目前接连碰到几个不成功的例子,包括从美国、法国和德国收购能源产业的失败。

  3,对海外华人影响最大的是﹕中国人移民海外的,再回到中国投资的,不再享有外资优惠政策了。包括在香港的中资机构在内。

  她还指出,外资在中国投资的政治影响会因为中国政策的变化而有所改变。外商对中国政府的牵制力是很大的。但由于利益的关系,目前几乎都停止了对中国政府的人权谴责。如果因为政策变化,外商在中国获利减少,那么相对外商对国会和外国政府的游说就会渐弱,相应的各国政府对中国政府的人权考量就会加强。

程晓农就“高增长与社会矛盾:中国改革模式之谜”发表意见(大纪元记者)

  程晓农则具体讲述了改革带来的种种结果。他表示,中国改革走了这么多年,最大的变化,很多人认为改革是相当成功的。而最常见的几种观察中国的方式包括﹕

  1,外国记者式的。时间越短,而且集中在大城市参观,就会感觉中国越现代化。中国有几个橱窗城市,包括﹕北京、上海、广州、深圳。

  2,台湾华人式的。走马观花,见木不见林。

  3,中国政府提供的一种方法。它告诉大家要把今天的大陆跟原来比,还说现在已经比40多年前进步多了。我们可以反问一下﹕印尼是不是比40年前进步呢?非洲的大部分国家是不是比40年前进步呢?南美的巴西是不是比40年前进步呢?这个地球上的大多数国家是不是比40年前进步呢? 我们不能倒着往回看。而应该有一个国际标准。

  4,全局分析法。程晓农指出,不能看改革的一个点,应该超越经济来看。邓小平说“发展是硬道理”,现在这句话好像衍变成了“中国经济增长率是硬道理”,好像经济增长率就代表一切。而且还说只有把饼做大,人人才有的吃。可是这种所谓公平分配的价值观,是否符合社会公正﹖能不能带来政治的进步﹖这才是国际的评价标准。

  程晓农还说,关于环境污染、道德沦丧,中国官方也在报导,但官方不报导的却是社会两极分化,矛盾越来越多。而中国政府强调中国经济一直保持7%以上的高增长率,按理讲应该是大部分成员获益了,生活变好了。北京清华大学人文社会科学院院长李强在《社会学研究》上发表文章指出,经过20多年的改革,以户均收入为尺度﹕改革前,家庭收入,城市里差别不大,农村里也差别不大﹔而改革后,中国人的收入和生活结构呈现“倒T字型”或倒“丁”字型结构,整个结构由10%的富人和90%的穷人组成。其中5%是极富阶层,5%是城市白领、技术人员及一般职员。而穷人是指家庭收入仅够糊口,不敢在任何其他事情上花钱。举例说,大家看中国纺织品价格就知道。纺织品价格是老百姓生活水平的标志,因为服装是可有可无的,如果没有钱(不管是舍不得花钱,还是不敢花钱,都是没有钱),是不会购置服装的,这就是造成中国服装价格长期涨不上去的根本原因。也就是说,大部分中国消费者缺乏购买力。说明社会结构不正常,大部分人并没有从改革中获益。

  另一个例子,是中国的所谓“新三座大山”(高价医疗、高价教育、高价住宅)。而这些对城市居民来说,原来是做为福利可以得到的。但从90年代初,政府开始削减社会福利,而且从93年开始,许多国有企业倒闭,每年有5、6千万下岗(失业)职工走上街头,是因为没有了工作,还要受“新三座大山”的压迫。城市住房改革就是一例,原来就是从职工的工资中克扣这部分费用,现在又以改革的名义,让这些职工第二次花钱购买自己的住房。

  在谈到改革政策时,中国政府都回避了社会政策的问题,具体讲,是具有社会正义的政策,还是不具有社会公正的政策﹖把社会主义变成了“劫富济贫”,但并没有达到社会公正。对各级政府党政官员,社会主义的传统政策对他们依然有效。他们可以享受免费医疗,免费住房,甚至多处住房。实际上改革是改那些没有权力的。为什么说改掉铁饭碗,但政府机关官员还在增加﹖到底改革为了谁﹖实际上,改革是被政治精英集团劫持,社会公正是被质疑的。这个党天天说代表这个国家、代表全体人民的利益,从社会公正来讲,却是走向背离社会公正的路越来越远。

  在谈到怎么认识改革的成果时,程晓农说,4年前北大教授孙立平就提出了“精英集团的封闭”观点。他说,精英集团和既得利益集团是不会容许任何其他人分享他们的改革成果的。大家可以看到的是现在大学生、研究生的出路越来越窄,有的6-8个月找不到工作,成为长期失业者。2005年,中国官方统计有60%的大学毕业生找不到工作,后来中国政府宣布关于毕业生的工作问题的数据成为国家机密。而现在有的博士毕业生的工资水平下降到了一千元人民币。有的大学生为了求得工作经验,竟要求“无薪工作”。而同时,各级政府都在大力兴办公共工程,花费大量金钱改善市容市貌,为的是吸引外商,及对旅游者起到正面影响作用。而中共却提出要有“科学的发展观”,一再否定自己的历史。@(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何清涟:从陈光诚、高智晟事件看中国统治手段的非正当化
何清涟 :被遗忘的数千冤魂
何清涟:依法治国的前提 立法要有政治廉耻
何清涟:中国对外开放政策将发生逆转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高中生坠亡内幕曝光 央视罕见发声
【有冇搞错】严防资金外逃 中共严打虚拟货币
【时事纵横】中纪委再揪内鬼 人口数据被指造假
【唐浩视界】中共暗示新疫情?黑客攻美能源动脉
《铁证如山系列片》第1集:目击者举证
【珍言真语】袁弓夷:国际反共形势不断推进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