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峡维权代表付先财病情有所好转

标签: ,

【大纪元11月30日讯】(大纪元记者赵子法报导)长期上访、多次向媒体揭露当局官员贪污、克扣三峡移民资金,百姓生活艰难,遭到当地政府官员和公安多次威胁的三峡维权农民代表付先财在当地公安传唤后,回家的小树林子里,遭到隐藏凶手从背后的致命棒击,全身高位截瘫,几乎丧命。

目前,付先财正在北京接收恢复治疗。11月29日,去看望付先财的友人表示:“如果当时再给他一脚,他就死了。如果他不是出名了,是一般的老百姓,也早就死了。纯粹是拣了一条命。”

大难不死,付先财说:“如果不是德国媒体和中国人权的呼吁,我的小命也活不到今天。我个人的生存没有什么蛮大的意义。万一我被打死了,我遗憾的是中国法律(公正)、人权都没有,老百姓还不能好好生存,中国这么黑暗。”

付先财进京治疗两个月病情有好转

在德国媒体和中国人权等方面的资助下,付先财在北京医院接收康复治疗已经两个多月了。11月30日,在病床上的付先财表示经过治疗身体好多了,以前没有知觉的胸部现在有知觉了,手臂、手指虽然还不能动,也恢复了一些知觉。

三峡维权代表付先财(左一)正在北京医院接受治疗,付先财的妻子(左二),北京六四人士齐志勇(右一)。(大纪元)

北京医生在对付先财进行了全面检查后告诉他和家人:原来的伤势严重,身体特别虚弱,需要时间慢慢恢复身体,进行活动训练。

付先财现在说话吃力,声音低微,录音得靠近他嘴边才能听到声音。去看望的友人表示,四十多岁的男人,萎缩衰老的像六七十岁的老人。

付先财现状:身体腹部以下仍然没有知觉,二便失禁,腿部肌肉严重萎缩,双手掌外翻不能自主。身体还很虚弱,很痛苦等。

11月30日,六四伤残人士齐志勇前去看望付先财。齐志勇看到接收康复治疗的付先财即没有睡衣,也没有毛毯,儿子付兵只用一张薄薄的床单包着肌肉严重萎缩的付先财坐轮椅,看到如胳膊般细的双腿,感到很难受,生活也很艰难的齐志勇掏出二百元钱塞到付兵的手里:“对你的伤害,就是对中国人民的伤害。”

看到拄着枴杖的齐志勇,付先财声音低微的说:“你看看,你身体都这样了,还来看我。我也知道六四有死有伤残,见到你还是第一个。”在谈话中,付先财双眼泪下。

付先财上访简历

因中共当局建筑三峡大坝,付先财和村民们在1993年被移居到湖北省秭归县茅坪镇杨贵店村居住。秭归,是伟大诗人屈原的故乡。

政府许诺移居后,将补偿农民每亩三百元青苗费,土木房屋补偿154元/平方米,移民安置费四万五千元;每月50元、持续20年的生活补助费;每月四十五元、持续二十年的粮食补贴费;

实际上,农民得到的是:房屋补偿100元/平方米(克扣三分之一),安置费五千元(经多次上访后才增发至七千元,被克扣近九分之八),粮食补贴分文没有(全部给克扣),20年的生活补助费只发了三年(被克扣近七分之六),每位农民本来就低于现实的补偿被官员扣去六万多元,达百分之八十五以上。还不算以往数额巨大的土地补偿费(当地官员答复付先财说:土地是国家的,补偿也是国家的,没有农民的份。)中共的贪官何止是雁过拔毛!

为此,数十农民代表上访省市和北京。付先财表示:我到北京上访十年十四次了,所有的国家上访机关都去过,都没有用。

上访维权代表遭拘留、判刑、劳教、殴打致残

数十三峡维权农民代表曾遭拘留,7人被判刑,1人被劳教。因付先财坚持上访并接受外国媒体采访,从2005年起,当局在付先财房子对面的150米处设置了红外线监视仪,付先财表示长期遭受两辆警车、五六名国家安全警察的监控。

二○○五年九月二十日,付先财和其他代表联合要到北京上访时,被当地几十名警察拦截在当地,警察威胁付先财道:“你小心点,到时候不整死你!”

十月,付家玻璃夜里被砸;

十月二十五日,暴徒闯到付家用木棍殴打付先财,左腿骨折。向监视的国保并报警,警察说:“黑社会打的,我们找不到。”

十一月八日,付先财被三名暴徒袭击,暴徒中竟然有一名还拿着警棍。后来付的头部缝了三针。

二○○六年一月二十日,镇派出所的所长和副所长威胁说:若继续告状,与境外媒体联系,你一家的安全没的保障。

付先财表示,除此之外,以前也被威胁过好多次。

二○○六年五月十九日,付先财接受了德国电视一台的采访,据媒体报导,在中共当局5月20日“三峡大坝建成庆祝日”之时,德国电视一台播放了采访付先财的节目。

六月八日上午八点多,付先财出门到法院询问两个刑事案件后,受到公安局大队长王先奎的传唤和警告。付先财证实了中国人权新闻的报导,王先奎说:“你这样与政府作对不会有好下场,你信不信,我随时可以将你送去劳教。你到哪儿去反映也没有用,最后都要回到我们这儿来,劝告你不要再执迷不悟了,这样下去你和你家人都不会有好下场。”

付先财:我从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出来,走的是我们当地人走的小树林边的小路,不到十分钟,突然有人从背后给了我一棒子,我在倒下时,看那个人一眼后又被打昏了,昏迷后就滚下去了。打我的人他不到三十岁,穿着黑色的便装,不是我们县城常住的人,是一个我不认识的人。

付先财被打致重度残废,多个颈椎骨折,高位截瘫,医生预言可能瘫痪一辈子。

付先财表示,事后,当地公安国保扬言:谁再上访告状,付先财就是个样板。现在乡子周边的电话都打不进去了。

当地公安对付家要求追查凶手的要求,仅仅给了他们一张写着“正在侦查中”的纸条就不了了之。

“ 我是屈原的后人”

记者:听说如果再给您一脚,您可能就死了。万一您死了,您会觉得还有什么遗憾吗?

付先财:“如果不是德国媒体和中国人权的呼吁,我的小命也活不到今天,我个人的生存没有什么蛮大的意义。万一,我被打死了,我遗憾的是中国法律(公正)、人权都没有,老百姓还不能好好生存,中国还这么黑暗。”

“听说我被打的这件事情,德国家喻户晓都知道了。我为外国媒体的呼吁感到自豪,感到高兴,没什么遗憾的。”付先财不禁哽咽起来:“我是屈原的后人,早把个人的生死置之度外,大力呼吁中国人权问题,揭露中国黑暗,为中国人权努力,是我最大的愿望。”

付先财的妻子一直都很憨厚的笑着,付先财表示她不太会说普通话。

付先财在病床上一再感谢德国媒体和中国人权的一再关注,感谢外界关注中国人权的现状,表示自己将继续呼吁,“哪怕再次被打!”付先财无悔无畏。

在这样中国人的血管里,究竟流着什么样气魄的血!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付先财手术被拖延 医院全天候监控
曾宁:维权,维出一个人权新中国
付先财接受德国援助 中共不希望受外界干扰
维权人士处境难 学者:中共怕黑幕曝光
最热视频
【横河观点】孟晚舟真自由了?美加中谁赢了
【新闻看点】人质外交背后 中西两个不同教训
【时事军事】核动力潜艇 将平息一切争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