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论:中国的富人缺乏爱心?

人气 3
标签:

【大纪元3月12日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夏爱茗采访报导)中国经济的发展造就了越来越多的富人,但中国的富人中参与慈善活动的人很少。中国的企业也大多数没有任何捐赠行为。这是否意味中国的富人缺乏爱心?本台记者夏爱茗就此邀请了山东大学教授孙文广和英国利物浦商会的吴克刚先生进行讨论。

记者:根据中国“扶贫基金会”会长的介绍,中国目前百分之九十九的企业是没有捐赠行为的,现在中国富人中有参与慈善活动的也只是极少数人,有人提出中国人是不是没有爱心的问题。

对此,中国“扶贫基金会”会长回答说,原因是多方面的,一个是富人对贫困人口的状况不太了解,二是不放心把捐赠的钱给了慈善机构以后,被层层苛扣。首先,孙文广教授您在这方面的思考和观察是什么呢?

孙文广:他讲的不放心是有的,因为官场现在很腐败、效率很低,钱给他以后,他可能就干别的去了。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就是现在一般的民众或是企业家对官场非常反感,因为官员们贪污腐败,自己花天酒地。在这个情况下,他们要大家去扶贫,大家心理就感觉不平衡,我觉得这是个很重要的原因。

记者:您认为这并不是中国人没有爱心的问题?

孙文广:我觉得不能讲中国人没有爱心。你看,社会上有人有些困难的时候,大家都去帮助,这也是有的,但是现在他不放心政府。另外,中国传统讲“仁爱为本”,但多年来共产党把这套东西也破坏掉了。

记者:吴克刚先生,在西方国家富人也好,企业也好,参与捐赠等慈善机构是非常普遍的,请您介绍一下您了解的情况,其中的原因是什么呢?

吴克刚:一方面是经济发展到不同的社会阶段,西方的发展成熟度要比中国先进一些。在经济发展的情况下,个人的生活状态好了以后,捐赠的行为就比较多一些;另一方面就是制度化,捐赠活动已成为制度化、社会化,更利用经济作为杠杆。

从社会化这个角度来讲,扶贫是不通过政府来做的,扶贫是通过社会自发,从身边做起、从老百姓周围做起。它形成社会化的过程,它有一个比较好的扶贫制度,一方面通过免税这种经济杠杆来鼓励企业跟个人参加扶贫。另一方面这些扶贫机构做为慈善机构,它是受到很严格的法律公司法的规定的,所以它在扶贫过程里,它收纳的基金怎么花,这个透明度非常高。

担心扶贫基金给烂用的问题,西方在这方面有很多是值得借鉴的,把它制度化了以后,扶贫不是以政府行为来做,而是以社会行为来做,让社会里成立的扶贫机构来实施扶贫的过程,而不是由政府包起来去扶贫。

记者:那么孙文广教授,在中国企业要捐赠或参与慈善活动其实也是享受免税政策的,但是企业参与的效果并不是很大,是不是?

孙文广:是的,现在企业里边并没有积极性,已知的数据是百分之九十九的企业没有捐赠活动。我想这不光是没有制度的问题,整个社会风气,就像官员用各种方法敛财,让企业给他们进贡,企业家当然就会想,为什么扶贫时才想起我来,让我来拿钱,那你们又拿了多少钱?你们不是也很富吗?

记者:最近由中国“扶贫基金会”以及由其他机构举办的一个“扶贫中国行”的活动,这个活动是让城里的有钱人直接去农村参观,让他们自己去感受。招募千名爱心志愿者和百家社会企业和社会富裕人群,深入到一百个贫困县、一千个贫困村和一万个贫困农户,去开展贫困家庭生活状况调查,对这种方式您怎么看呢?

孙文广:我认为这种方式不会起太大作用的。就中国来讲,老是搞些很表面的东西,或者造造声势,接下去不会有很多的,因为大家心里都感觉很不平衡。社会贫富这么大的差距,这并不是他们自己造成的,这个问题不解决,是没有办法解决农村贫困问题的。

记者:中国的扶贫工作也像搞运动似的,并没有像西方,像刚刚吴先生所讲的已经是一种制度化在进行。

孙文广:这也是很重要的一方面,另外,没有一个可信任的机构,比如有一个慈善机构,它确实不为了它自己,也不是为了要出名,只是清廉的为大家做事情,我觉得缺少这种机构。

记者:吴克刚先生,您认为中国扶贫工作方面还存在哪些问题呢?

孙文广:我很同意您刚刚说的搞一些表面化的活动,宣传是很重要的,但是光宣传不够。我觉得企业应该是可以负担起一定的扶贫责任,不能因为对政府的看法就把它跟扶贫问题敌对起来。因为扶贫并不是为了政府,而是为了贫困的老百姓。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我觉得中国人现在还是有爱心的,另一方面企业也有这个经济能力,那么存在的问题就是,要把扶贫从政府行为变成社会行为,鼓励老百姓和企业从小做起,并不是要政府组织才去扶贫。

关键是要有体制,这种体制应该有系统性,有它的透明度,而且能使企业或者个人在扶贫里有具体的东西可以做,直接针对贫困的群落也好,针对某一个地区也好去进行扶贫,这样可以把社会化的过程开展起来,也就可以离开从前光靠政府的形式。

记者:孙文广教授,您对这个问题还有没有要补充的?

孙文广:其实在大陆没有结社的自由,若想在党政机关之外再另外立一套系统,也就是慈善机构的系统,是不允许的。所以中国和西方的距离差很多,原因要从政治体制,要从社会制度,从这些方面来看。

(据自由亚洲电台录音整理)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两岸最大地下银行瓦解 断台商洗钱金脉
日本法轮功谴责中共集中营暴行
沈阳市苏家屯秘密集中营应该在全世界大曝光
国峰:遏止中共解体前的灭口恶行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党媒一文打掉四千亿 缘何自残?
【时事纵横】中共关国门惹议 北京卫戍区换高层
【秦鹏直播】中共停发护照 原因涉国家机密?
【探索时分】中共为何惧怕“萨德”系统?
【新闻看点】疫情凶猛 江苏关停4.5万棋牌室
【财商天下】苏宁被拖累 恒大困局谁能解?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