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苏家屯集中营引发的思考(四)

【大纪元3月27日讯】(新唐人热点互动采访报导) 联结收看

安娜:谢谢李女士。那我问一下章天亮先生,刚才有一位韩先生他谈到死刑犯这种可能是有的,但一下这么多法轮功学员被集中在一起,然后被集体摘除器官,他觉得这样不太可能。我想可能很多人都像这位韩先生和刚才杨医师说的一样,他们都难以置信,您怎么看呢?

章天亮:我们在《明慧网》和《大纪元》上都已经报导了很多这样的案例,就是器官被活体摘除的法轮功学员,包括照片,整个迫害的细节都有。我可以举个例子。在哈尔滨有一个人叫任鹏武,他是哈尔滨第三火力发电厂的一个技术员,33岁,他在2001年2月16日被捕,5天之后就死亡,死亡之后家属发现他的整个器官从咽喉到小便处,所有的器官全部被摘掉了。

还有大连有一位叫王斌的电脑工程师,也是从头到脚整个内脏全被掏空;还有河北的,刚才孙文广教授也提到的杨丽荣女士,河北保定市定州北门街人,她也是被摘除器官;还包括福州台江区房产局局员杨瑞玉,包括广州的另外一位女士叫郝润娟。你可以发现这种器官摘除是全国到处都发生的,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不能说是个别的警察素质太低或者是谋财害命的个案。

实际上江泽民在99年镇压法轮功之后,他在想三个月内消灭法轮功,当时在最开始的时候可以说镇压的手段并没有那么残酷,因为那时候他对自己还有一点点信心,他觉得能够把法轮功镇压下去。但是他发现根本就镇压不下去,每三个月检讨一次他都发现它是镇压不下去的,所以他对法轮功的迫害手段是步步升级,每三个月升级一次。从拘留二十四小时,到拘留十五天,再到拘留三十天,然后再到劳教。

到最后2000年七月份的时候,他发现已经经过一年的镇压仍然不能把法轮功镇压下去。这时候下达密令“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当这样的密令下达之后,很多的法轮功学员就被集中起来,因为既然江泽民有这样的密令说打死算自杀,那等于说打死了没有人去追究他们的责任。

在这种情况下,中共的官员他们又想发财,就很可能把法轮功学员聚集在集中营,我相信不止是苏家屯一个,它只不过是曝光出来的一个例子而已。你要知道这种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不仅仅是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包括对主刀医师也是一种迫害,因为他在杀人。

我们这次作证的证人是个女的,她的先生就是做角膜摘除,她发现她先生两年的时间,因为她先生做两年,她先生晚上作恶梦、大叫,开车的时候精神恍惚,晚上睡觉的时候盗汗,整个床单湿出来一个人形,因为他知道他做的是杀人的事情。而胁迫他的那个医院院长就跟他讲,他说:“你杀一个人也是杀,杀几个人也是杀,你已经杀了人”,就逼着他一直做下去。

所以,你可以看到这种事情的迫害,它不仅是对法轮功的迫害,同时它对器官移植的那个受体也是一个迫害,为什么呢?因为按照这个正经的器官移植的话,它都是有非常严格的规定的,比如说必须要三级以上的医院,甚至是三级甲等医院,才可以做器官移植;必须是泌尿科的大夫,而且是五年以上的临床经验的主治医师。但是中共它在做这个事情的时候,在苏家屯的话,它是一个区级医院,最多也是一个二级医院,它根本就不存在那样好的设备;同时,它又不能去找那些很成熟的主治医师来做这些,它都找实习医生。我们这个证人她的先生就是一个实习医生,做这个角膜摘除。

你想,设备不能保障、人员的技术不能保障,那么它为了赚钱,对这个组织配型上不能够保障,那么很多器官移植之后的话,他一、两年就死掉了。这个事情现在日本有报导出来,今天我看到一个可伦坡报导出来也有,台湾报导也有,香港报导出来也有。就是他去做这个,他以为他被移植器官的话,他可以延长生命。其实中共是杀了两个人,它一边把这个法轮功学员杀掉了,但其实把那个器官的受体也杀掉了。

安娜:那我们现在还有几位观众朋友在线上,现在先接一下纽约的韩先生,韩先生请讲。

韩先生︰你好!刚刚打电话的就是我。我这个人比较理智,也不是会那个好像你们认为很天真。我说一点就是中共卖器官这种现象是有的,我不否定你。刚才你说迫害法轮功什么这些现象,因为我看照片我也相信,我并不否认。

我就讲说这个苏家屯医院,因为我有个朋友也注意到这个问题。他是个O型血的人,O型血的人他等了第一批死刑犯的时候都没有,他第一次换那个O型血换肾失败了,之后马上他就要再换,因为他需要等两批。那个监狱的人也说,你要等O型血这样的判死刑犯的人很少,也不是多,但是一定是人家枪毙之后,才能到现场去拿。绝对不是说像你们所说的那样已经在那里等着,你说24小时随便就可以去摘死刑犯或者摘其他犯人身上的器官或者肾脏什么的这种,像这样子我感觉你是胡说了,对不起,我这么称呼你。

陈破空︰韩先生你好,回答两句喔。我想要证明这件事情的真实或虚假,我想韩先生本人问中共政权能得到最好的回答。因为任何一个政府,如果出了人命关天的事情,出了摘取活体器官这样的事情。作为原告也就是作为质问人,他由于受制于一些条件无法举证的情况下;所谓被告,就是中共政权,不管它是哪个政府,它应该主动出来举证。如果它没有这件事情,它应该来举证说没有这件事情。这样的话,韩先生的疑问才能够解除。

如果中共政权继续保持沉默,我想世界上没有一个政府,受到这样的质问会保持沉默。除了中共政权或者北朝鲜政府、柬埔寨,以前的红色高棉,这样的政府,希特勒或者日本的话,傲慢不回答或者默认的话,才有可能这样。所以说回答你的问题,我想中共政权能够给你最好的回答。你最好直接跟中共政权联系通过电话、传真、E-mail,或者是当面询问,看它们怎么回答,我想你能够得到一个很好的回答。

同时你刚才说到的24小时摘取活体器官,这是本身中共干部和中共的医生自己回答的,所以这不是说是别人设想的。在这件事情曝光之前,还没有进入大规模的曝光之前,这边有人就去问了,章天亮先生也讲了,有人就去问了当地的医生。医生是直接去兜售这个商业利益,直接就告诉这样一个事情。所以这是他们自己讲的,不是我们这里谁讲的。

再一点,在中国一个无神论的国家,一个不信神的国家、没有宗教信仰的国家。这大多数中国人可能是好人,但就是少数中国人是什么都干得出来的。所以说他干这些事情的时候,不管那个器官是不是符合血型?不管是不是对受体有好处?它都急于牟利,急于牟利的情况下,它可能就是将错就错,拿假货来充真货,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在这样的情况下,你刚才讲的这个不可能、那个不可能,从科学的角度是无法解释中国的那些假烟、假酒,什么假食品、什么毒奶粉、毒筷子等等这些事情。就是说它完全在人体器官上也可能作假,也可能就是把不符合血型的,不符合情况的尽快在24小时取出来交了了事。所以我不想说韩先生很天真,我只想说你太善良,无法想像一个不受监督的、不受制衡的独裁政府,所能做出来的事情。

章天亮︰我需要再补充一点就是细节问题。不但像您这样的,韩先生可能不知道苏家屯的细节,就包括在苏家屯医院工作的护士本人他们也不见得知道,因为这个事情完全是秘密进行的。就包括我刚才跟您讲的举证的证人,这个女的,她也是在她先生做了两年之后,她本身就在苏家屯工作。她知道苏家屯后面有一个平房,但是那是一个非常严密看守的地方,是不能够随便进去的。

然后她也是在这个事情两年之后,她才知道她先生在做这件事情;而且这个人在接受我们《大纪元》采访的时候,这个人的神经受到的刺激,再几年之后的话,她仍然没有办法康复。她现在说这个事情时,很多时候情绪仍然激动的不能自已。所以我想韩先生既然住在苏家屯地区,我想有这样的机会的话,也通过您的朋友去问一问,看看这样的事情详细的情况是什么。

安娜:那我们今天节目还剩三分钟,我们还有三位观众朋友在电话线上,我们先接一位洛杉矶的张先生。

张先生︰你好!主持人及各位嘉宾你们好!(众答︰你好!)我看到沈阳苏家屯集中营迫害法轮功,活体器官摘除这个事情,我感到震惊!我感到愤怒!这个事情我想如果每一个人对共产党的本质,还有对它的历史有所掌握的人,也都会清楚共产党是绝对干得出来这种事情的。就像《九评》当中有一句话“共产党迫害法轮功的这种残酷,就是给它自己的棺材钉上最后一根钉子”。

我想这种事情呢,刚才那个纽约的韩先生他不相信,我想任何一个人怀着一个独立见解或者不怀着任何偏见的人,我想请他敢不敢回到苏家屯亲自去实地去考察一下呢?我想他还没接近,恐怕就被灭掉了吧,恐怕给它灭口了吧!我相信他也接近不了,他也没那个胆量。

另外一个,国际上及国内外大肆的报导,我想共产党这种邪恶的力量到了现在,它不仅是贪污腐败,它是邪恶加暴政,什么事情都可以做得出来的。它可以利用它国家的力量手段,它一周之内它可以把这个事情平息,让你外界去斗它不了,它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的。

安娜:好,谢谢张先生。那我们时间的关系,就接不了其他观众朋友的电话,非常抱歉。我最后想再问一个问题,像这么大的一个事件,我想国际社会也不会坐视不管的,这个事情一定会被调查。那么到这一天的时候,比如说现在中共的执政的人是胡温,那你认为对他们来说,他们会有怎么样的出入和前途?

章天亮︰景端来讲一讲。

杨景端︰我是觉得如果这个问题到了取证的阶段,来进行调查的话,我想这个对整个国际社会和整个国家来讲,都是非常大的冲击,必须要有人来承担责任。那么在这种情况下,我想中国的局面也许从此以后会是一个转机。

章天亮︰那么我也担心中共它出于自己政权的考虑,把这个责任一旦曝光之后,推给某一个个别的领导,比如说省长或者怎么样,就像当年处理张文康一样。所以我们一定要知道,这是共产党自上而下孕育出来的东西,跟它的邪恶本性是一脉相承的。

陈破空︰我想一个国家的文明程度跟尊重生命的程度是成正比的。一个越文明的国家、越民主的越尊重生命;越不文明、越野蛮黑暗的国家,这个政权越不尊重生命。苏家屯事件就反映了中共政权的黑暗性、反动性。我想国际社会不会对此坐视不理。

安娜:好,谢谢!对不起,我们今天的时间已经到了,我们非常感谢你们三位来到我们的现场,我们也感谢孙文广教授在线上为我们做出他的评论。感谢观众朋友们的参与,对很多在线上一直等候没有接到电话的观众,我们感到抱歉。但是我们会继续关注这个事件,也欢迎您来参加我们《热点互动》的直播节目,发表您的意见;如果您有亲属或者其他的人,您知道他们知道的内情,也欢迎您举报出来,这样我想对中国人都是有益的。感谢您的收看,下次节目再见。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3/27/2006 1:24:33 PM)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组图8:全球同声谴责苏家屯集中营暴行
甘泉:罗干,你与苏家屯脱不了干系!
投书:苏家屯康家山监狱关押7千法轮功
《捷报》900万退党、苏家屯集中营黑幕
最热视频
【远见快评】中共回应突降调 美日舰围观辽宁号
【时事纵横】英加回击大外宣 温家宝讽习遭禁?
【新闻看点】美日舍5G抢攻6G 联澳建海底电缆
【重播】美前情报总监:中共为何是头号威胁
【秦鹏直播】美日法英德史上首次军演 目标是谁
【财商天下】中国庞氏骗局 贾跃亭的乐视帝国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