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在加国找一个好男人谈恋爱

【字号】    
   标签: tags: ,

当一份感情悄悄地败落,什么样的解释可以安慰?她们轻轻说,没有找到一个好男人。纵然好男人有各种的阐释与特点,却还是不要用道理来规劝来说明。好或不好,只有她们不幸福的时候才会想到。

Coco,女,32岁,来加拿大近3年

“我是一个坏女人吗?”她总是愿意这样自问,仿佛否定了这个问题,就可以反过来证明那个男人不是好男人。“我是不是要求众多,是不是难于满足?我的男友,前男友,他还是一个孩子。”只有这样总结了那个人和那段感情,她说她才可以有新的开始。

“Coco,妈说还是不要买新车了,她把她的那辆Toyota给我们。”看着他唯唯诺诺的样子,我的火一下子腾了起来。“什么都是她说她说,什么时候能听到你说你说。”我大声叫道。他还是像以前一样,没有说话,只是有些强硬地说:“她是我妈妈。”

本以为他是孝敬,如今却成了难以逾越的鸿沟。29岁的时候,我来到加拿大,单身一个人。对在这陌生国家里将要展开的恋爱,我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想像。这是一定的,我必然在这里谈我人生的第一个真正的恋爱。因为我适合的年纪和单身的状态。那个时候的我,仿佛所有单身未婚的男子都可以供我选择,都有机会成为我的男友,心情总是欢快的。我不着急也不等待,他,我的男友,是我真心喜爱并选择的。

“我妈妈说你是一个好女孩。”这是我们第二次见面时候他对我说的话。“那如果你妈妈说我不好,你就不喜欢我了?”我逗他。他腼腆地笑笑说:“我妈妈看人很准的,她喜欢的女孩没错的。”这倒说的对,他的母亲真是一个精明人,要不怎么那么早就有门道移民加拿大,自己还盘了一个咖啡店,做了老板娘。我并不喜欢过于精明的人,于是,我爱上了木讷温顺的他。或许,在恋爱的事情上,在家里当老大的我,惯于掌握主动。我时常会告诉他,我已经决定怎样,已经打算买什么,已经准备动身去哪里。我很少问他的意见。

“妈说,我们选个日子结婚吧。妈说,今年的6月怎么样?”他的表情很是开心,我看得出来。可是,我却火了。“连个日子都要妈来选,你的脑子长着做什么的!”“我只是把妈说的话告诉你,我只是想说她关心我们,关心你。她觉得6月的天气稍暖但不太热,你可以穿得更漂亮,也舒服。妈都是好意的。”这样的解释,我不接受,于是,我没有答应他转达的所谓的求婚。他算得上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除了他总是说“我妈说。”或许,这并不妨碍什么。

现在想,我的毛病恐怕出在这里。在我们两个人的关系中,我愿意掌握主动,我喜欢我的男友,将来会成为我丈夫的男人能够喜欢我的安排和想法,在一些无关大是大非的事情上听我的。他的听从在我看来是爱。但,却没有办法忍受他对他母亲话语的传达,我要听见他自己的意见。这是矛盾的,我知道。

“对你母亲的话,你能不能不要说母亲说的。你只要告诉我她的话,不用总在话前加上一个母亲说!”我有些气急败坏,更有些不理解他。“习惯了,这有什么关系呢。再者,妈说的都是好意。”“妈说我们该结婚了吧,我们结婚之后一年就该准备生孩子吧,我们结婚前该到欧洲去旅游,什么时候,她说我们不该在一起该分手了,你也转达!?”“你不可理喻!”他也发怒了。我讨厌另外一个人对我的生活指手划脚,我不喜欢仿佛生活在监控之中,哪怕只是一点点不愉快的感觉。

“Coco,这个只是我的一个口头禅习惯,改不了的,你不要在意。”他说的很恳切。谁愿意放弃来之不易的姻缘呢?然而,我所有的等待与抽踌躇都在准备结婚的时候结束。

“为了庆祝我们结婚,买一辆新车吧。我都已经看好了,红色的,很喜气,很适合做我们的结婚礼物呢!”我兴高采烈地说。买一辆属于自己属于我们的车,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一直等着到自己的婚礼时候,好让这车更有意义。他本来已经答应的了。可谁知到了第二天,他却转达了母亲的意思,她把她那辆Toyota送给我们。“母亲的意思也是说能少花就少花,省下钱来多给你买些衣服或者旅游什么的。你还发什么火,全是好意。”“我知道,我知道,全是好意。但你知不知道,我恼火的不是话本身,而是其中的态度。你说哪一次不是按照母亲的意思办的,不办行吗?我们的生活被干涉了,你知不知道?”“又不是别人,又都是好意,你就那么在乎?按照母亲的意思办又怎么了?我这么多年都按照她的意思,从来都没有吃过亏。”

没有办法再沟通了,我们就仿佛是两个互不理解语言的外国人,各说各的。我们仅仅在恋爱,就如此这般,想到婚后的生活,让我有些惧怕。就这样,婚礼嘎然而止。他没有一句的挽留,应该还是听从了她的意见。伤心极了。他是一个好男人吗?这样的男人对所爱的女人有维护吗?我的要求是苛刻的吗?虽然表面上,我喜欢他的言听计从,不习惯倾听他的想法。实际上,在骨子里,我特别喜欢听到他的意见,我喜欢听到他的否决。可是,他没有,他越是没有,我就越想飞扬跋扈,越想说一不二。

这场恋爱谈了两年,其中分分合合,终于咬牙下决心要嫁了,最后还是因为老问题给阻止了。有朋友说我太计较了,有朋友说如果他还不算好男人,天下就没有好男人了。我想,好或不好,可能都用不到他身上。他是一个孩子,还不是一个男人。

小A,女,30岁,来加拿大2年

不想说出自己的名字,只因为她觉得这份经历,太普通太常见,仿佛任何一个恋爱中的女人都难于逃避。“在我看来,女人都有不同程度的完美主义,如果恋爱可以结果步入婚姻的,那是完美主义绝对满意时候达到的巅峰。之后的日子,就是不断经受考验不断降低完美要求的过程,否则就只有离婚。而恋爱总没有结果的,像我,唯一的解释就是没有满足完美这个家伙的胃口。”

她有她的一套理论,她说她很不现实。“明明知道完美难求,但却还执着地眼里容不得一粒沙子,总希望某一天能够找到一个好男人,结婚生子。那么多次的伤心,或许我并不适合谈恋爱,因为世界上没有我心中的好男人。”

登陆之前,我刚刚结束了长达六年的恋爱。他是好男人,而我们志向不同。他是孝子,母亲在不远游。或许,我们不用分手,但,我是太绝对的人,非此即彼,没有中间。提出结婚,他不肯。我知道他是要为我负责,怕时空稀疏了感情,空有婚书束缚了我。离开他,心里没有怨恨,只有感激。

来到加拿大,开始另外一段感情并不容易。

我开始变得挑剔苛责。

认识Mike,是在我登陆加拿大的第三个月。在Link班认识的。那个时候,我还没有车,他主动提出来给我Carpool,刚好在冬天,我怕了这天气,就答应了下来。我们挺谈的来,他脾气很好,也很细心。“看,这是我给你准备的午饭。”他打开饭盒,里面是满满的一盒饭菜,荤的素的应有尽有。“一顿饭,这样准备,太麻烦了吧。”我有些讶异地看着他。“不麻烦不麻烦,你吃啊,这有筷子有勺子有叉子,纸巾,水,毛巾。”看着他一件件地从背包里掏出这些东西,我几乎有些害怕。这样的男人是不是有些过于细致,失去了男人应有的大气,倒显出一些的女气。“还有水果,香蕉,苹果,橙子……”“有必要带这么多吗?”“每一种都吃一点,营养均衡,这是书上说的没有错的。你吃啊。”这就是我们第一次比较正式的约会。

看得出,他很在意我,对我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听得很清楚,几乎挑不出一点的毛病。他爱干净,爱读书,勤奋,细致,不抽烟喝酒,更不会粗声大气。我搜刮肚肠地想找出一个缺点,却找不到。然而,我却如此的想念,想念远在中国的他,他抽烟时候的迷梦,喝酒时候的颓唐,他时而的小懒惰小脾气。我匆匆的地逃离了他,没有留下任何的联系方式,他,不是我心中的好男人,我怕他。

看相的说我很有异性缘,之前在中国的时候没有觉得,因为目光就在他一个人身上。来到加拿大,选择多了,自己的身边总是不乏约会的物件。曾经有一段日子,身边的男友走马灯一样的换。整天的哀叹都是一样,没有好男人没有好男人。好男人都在别人家里,都早被预订。

遇到Daniel在半年前,在一个朋友的婚礼上。眯上眼睛看他,依稀有些梦里相识的感觉。他很活跃很健康,到哪里都能带动气氛。脸上幻变的表情将我打动,主动问了他的电话,主动约会他。在这场快速的恋爱中,我试图告诉自己这是完美的缘分,因为猛烈的幸福感,我几乎觉得他就是我心目中的好男人。是啊,他高大挺拔,幽默风趣,博学多识,温柔浪漫。那一个小小的担忧是不是可以忽略呢?在他的口中,从来没有他实在的生活。从不会回答我“你在哪里?”这个问题,也不会关心我的感受,他会一连几天不见踪影,却又市场凌晨时候打来电话。“你喜欢我,喜欢就好了,何必要知道那么多呢?女人总是想像管小孩一样和男人相处?”

当我说到结婚,“结婚并不会改变我的生活以及与你的关系。”他有些冷漠有些自我,我又怕了。

幸福的恋爱,应该是轻松惬意的,好的男人,应给我安全的美丽的幸福。看着周围的几个朋友都那么开心,我不禁问她们,男友都是好男人吗?有的说,是啊,是好好的男人,有的说,说不上好不好的的,只是感觉对。Daniel还在追求我,他说只要我放下一些无谓的框框条件,他是最好的无可挑剔的。而我呢?我迟疑了。面对相处时,没有内心的安宁,没有未来的盼望。他,不是我的好男人。

时间真快,来到加拿大两年了,离开他也两年了,记忆也好像有一些模糊了。他好在哪里?他不能爱我,我们不能在一起,好?又有什么实际的意义呢?只能随着时间消逝。两年之中,我苦苦找,找不到,徒有伤心。没有大奸大恶,只有难以完美的细节。

真想在这新的一年里找一个好男人谈恋爱,幸福的恋爱,结果的恋爱。

在她,好男人远远地站在记忆里。现实中,永远都只是缺憾。文章来源:星星生活

评论
2007-01-15 11:0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