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申渊:“开门招商 关门打狗”

外商在山东的“和谐”遭遇和“民生”状况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0月25日讯】进入十月,北京城秋高气爽,红旗招展,一派金色的节日气象。中共为十七大大力宣扬构建胡锦涛的所谓“和谐社会”,声称构建“和谐社会”是中共十七大的主旋律。然而在一片官方媒体歌功颂德的喧嚣声中,各地的官员都在极力掩饰他们辖区内各种不和谐的噪音。这是对十七大“和谐社会”的最大冲击和讽刺。

记者在香港走访了华药(香港)生物科技控股有限公司(简称“香港华药”)的股东全权代表徐敏芬女士,她愤怒地控诉了山东省临沂市迫害外商,抢夺数十亿资产的恶行。

当地黑社会势力猖獗,操控地方政府、司法部门和公安机构,沆瀣一气,未经任何程序,将港资独资企业——华药(山东)建设发展有限公司(简称“山东华药”)的数十亿人民币的固定资产抢走。以莫须有罪名将外商企业法人代表徐东方等逮捕关押两年之久。

令人发指的是,当国务院港澳办、山东省委下文干预之下,临沂市政府仍然指使公安局、检察院、政法委、法院,继续关押山东华药的法人代表,迟迟不判。甚至公开违法,以假证、假文件栽赃徐东方等人。显然,政府、检察院与法院都不顾徐东方等人律师团的一再抗议,就是置徐东方于囹圄之中,抢财富于无声之下。当地知情者一言道破:利益集团控制了政府,司法机关成为黑势力抢掠的工具。

真可谓“开门招商,关门打狗”。——外地商人对于山东招商引资的讽刺。类似的事件在山东已经发生了数件。至今没有昭雪,不见天日。

山东临沂市当年赴港招商,即二00三年八月,香港华药应临沂市政府的邀请,独家投资山东省重点建设项目——中药材高科技综合商贸物流园,双方签署合作协议书。以后在二00四年十一月,临沂市政府又在香港举办招商引资会的时候,在山东省付省长林廷生参与的情况下,举行了一次高规格的签约仪式。

山东华药的注册资金很快到位,政府审批完成,验资文件齐全。该园区列入全国十八家特批中药材交易市场之一。国务院港澳办、中国投资发展促进会、中国医药投资集团就此项目举行了专题研讨会,给予了高度的评价和支持。

香港华药在展开工程建设的过程中,遇到了很多困难和阻力。主要是对于整合当地原有传统落后分散的小市场的艰钜性和对地方政府个别官员与当地利益集团和黑势力的关系及矛盾凶险性估计不足。随着项目的进展,不断发生利益冲突与摩擦。他们不断收到黑势力的恫吓。

徐敏芬女士告诉记者,二00五年初,他们公司将遇到的阻力和困难向国务院港澳办作了反映。国务院港澳办非常重视,及时批转山东省政府,要求支持这一项目。山东省政府又立即责成山东省外商投诉中心和临沂市政府积极查办处理。临沂市政府成立了以市委付书记兼常务付市长为首的专项工程组,及时作出了“保护华药公司权益,保护外商人员的人身安全、打击不法势力”的八项指示。及时调整违规的执法人员,制止司法不公;成立以公安局为主的治安办公室,保护外商人身安全;制止地方势力和利益集团的破坏活动。

“临沂市政府的这些举措使我们受到极大的鼓舞,工程进度也加快了。可惜好景不长,” 徐敏芬女士懊丧地说,“好光景不过半年,地方恶势力和利益集团为了他们自身利益,拉拢收买地方官员,官商勾结、官黑勾结,形势发生一百八十度的逆转。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在黑势力的压力下,临沂市政府突然摒弃了国务院港澳办、山东省政府和临沂市政府自己所制定的保护外商利益的原则,对港商采取不正当的行政干预手段,将法人代表以“诈骗罪”逮捕,同时注销了山东华药,成立清算委员会,非法划走山东华药的全部资产。

二00五年九月二十五日临沂当局用通知开会的名义将徐东方和肖小虹骗来临沂,临沂市公安局立刻对他们实施“监视居住”。十一月二十九日,以所谓“诈骗罪”的名义对徐、肖刑事拘留,十二月二十七日正式逮捕。在拘捕徐东方等人的当天,公安局搜走了山东华药的印章、文件、财务资料、电脑以及他们的私人财物,公司大门贴上封条,公司被迫停止营业。更令人发指的是,公安局严重违反司法程序,在两次向临沂市检察院提出批准逮捕而均遭检察院驳回后,仍然对他们非法关押达二年多,关押期间严刑毒打,非法迫供。甚至上老虎凳、在黑暗中突然用强光刺射,上手铐脚镣在椅子上达十二天之久等刑罚,无所不用其极。导致徐、肖身体严重受损,徐肝受损,肖的小腿肿成大腿样粗,糖尿病发作。强迫他们承认莫须有的“诈骗罪”,以求“清算”行动和侵吞港商资产行为的合法性。

在临沂市检察院驳回逮捕证后,有关当局居然有能耐把案件随意移送给受地方利益集团控制的兰山区检察院,重开审理程序。临沂市政府和司法部门的有关人士都认为,动用司法力量、采用刑事诉讼的方法来解决经济纠纷本身就是违纪违法的行为。

临沂市政府的有关部门随即作出一系列注销山东华药、清算公司资产的违法决定。临沂市发改委以“临发改外经〔2005〕492号文”宣布撤销山东华药的项目立项;临沂市外经贸局和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分别发文撤销山东华药的外商投资企业批准书、工商登记证和营业执照;市外贸局用“临外经贸字〔2005〕479号文”下达了“关于对华药(山东)建设发展有限公司进行特别清算的通知”,宣布对山东华药进行“特别清算”。

更加令人费解的是指定兰山区外经贸局牵头组织山东华药清算委员会。香港华药多次通知政府部门,这种“特别清算”是不合法的。这些部门拒绝出示和提供清算的法定依据和临沂市政府的有关文件,而且凡是发给港商的清算通知,均未加盖公章。

紧接着便非法转让、进而恶意侵吞山东华药高达数十亿人民币的巨额资产。二00六年三月,清算委员会以低于市场价格数倍的低价,未经任何法定程序,便将整个项目的土地五十五万三千平方米以二亿八千万转让给当地民营企业“临沂瑞兴市场发展有限公司”,转让价格与实际价值相差十分离谱。

所有措施均为暗箱操作,相关文件密而不宣。当事人曾向有关部门索取文件,均被敷衍搪塞。使当事人至今毫无知情权和发言权,使港商的土地资产用一纸公文变相卖给属于利益集团的内定企业。

这一非法操作如果没有司法部门的参与和支持,是根本无法完成的。经济纠纷刑事解决本来己属非法。而且更在刑事无法判决的情况下,试图确定民事既成事实──人可以放,钱一分也别想要回去。

在法院开庭时,检察院的起诉书已经没有了“诈骗罪”。即使设定的“抽逃注册资金罪”,也由于检方出具的证据被律师识破,而且被司法鉴定为伪证。在被告律师和外界舆论的压力下,原来认定的犯罪事实均被否定。但是检察官在法院的精心安排下,严重违反程序,在质证庭上强词夺理、软硬兼施,试图在刑事案件中确认民事上确认己形成的政府划拨外商资产的既成事实,即资产已归别人,行政处分已经执行,从而剥夺港商的行政诉讼、民事赔偿和恢复资产的权利,以排除进一步查处背后见不得人的非法犯罪勾当的可能性。正如徐东方的律师在法庭上的痛斥:“你们不是在主持正义,就是在直接抢夺外商的资产。”律师团已经直接向中央、山东省有关部门反映临沂市的严重违法行为。

“实际上,这也是一种维权行为,是一场维护公民的权利,维护港商正当权益的斗争。” 记者向徐女士指出,“全世界公正的的媒体和舆论都会站在你们这一边,支持你们的正义斗争。”

徐女士担心地说:“当务之急先要救人,他们实在无辜,在黑牢里已经折磨得不像人形了。”

徐女士呼吁,一切主持正义的舆论来谴责当地的黑势力与黑官员的罪行。

她呼吁,十七大的代表们,不要只是歌舞升平,你们应该揭露文过饰非之下的黑暗,揪出贪官和黑势力,特别是黑势力在政府内的代理人。

她呼吁,黑道横行,公义荡然!和谐不存,民生何在!胡锦涛为首的中共领导层不能再停留在表面上的歌舞升平了。请问问山东省代表团,你们那里的黑势力到底横行到何时?!今日之山东临沂究竟是谁家之天下?!@            
    
2007年10月15日(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7-10-25 5:4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