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声:谈中共的欺骗性

辛声

人气 2
标签:

【大纪元11月6日讯】古今中外的邪恶势力很多,但如中共这般既邪恶至极又富有欺骗性的却绝无仅有,难怪有人称它为“最能迷惑人的九尾狐狸精”。

关于中共的欺骗性,以往人们关注的重心多在它是如何制造谎言歪曲真相伪造历史的,这当然是很重要的一方面,但中共的欺骗性绝不仅仅局限于此,它还有许多其它方面的表现。识破和揭穿这些表现,对于帮助更多的人认清中共的真实面目,加快解体这个邪灵附体的恶势力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一、 用伪善骗人

不久前,有幸读到一篇探讨中共历史的文章,其中提到中共“长征”前强行征收苏区农民粮食的情况,给曾经万分崇拜“革命前辈”的我留下了难忘的印象。

文中说,当时,为了进行 “战略转移”,中共分别于1934年6月2日决定向农民征粮24万担;7初又决定搞“借谷运动”,借谷60万担,以期从农民当期的收成中拿走更多的粮食。当时的中共领导人盘算的很精明,从他们决定长征到出发,这段时间正好是两季水稻收获的时节。早、晚都不行,必须在6—9月这个时段里,拿到两期的谷子。早了,是青苗用不成,晚了,农民拿回家给先吃了。一定要在收割时拿,才拿得到手。所以,这个长征的时间就有这样一个确定的缘由,同水稻的收获季节有关。“借谷”到手之后,10月上旬,近九万人的红军大队才出发,他们共带走了约100万担粮食。这些粮食大部分是农民的血汗和用来活命的,就这样被白白的抢走了。丧失了这些活命粮,有些农家当然也就断炊了,那可是个刚收获的季节啊!提起这段历史,作者感叹说,“在1934年夏天,在一个没有文献记载,却是可以想像的鸡飞狗跳的场景下,乡民们木然的看着那些眼睛近视的外乡人,奔走呼号,粮食部长陈潭秋甚至鞋子都走掉了,赤着脚催运谷子。乡民们怎么想呢?为秋后的食物犯愁?为这些不期而至的外乡人而大惑不解?在最后一队红军渡过于都河南下后,乡民们是如释重负长吁一口气?有没有若有所失呢?等等,等等,这些都没有记载,以后也没有见到回忆资料。我们只能去想像,去猜测了。”“其实,在中共领导人的眼里,农民们怎样想并不重要了。说到底,他们怎样想曾经重要过吗?从来就没有。”

想当年,共产党在苏区发动农民“闹革命”时,打出的旗号是为农民打天下,因此自称是人民的代表,人民的军队,可到头来,在紧要关头,它却为了自己的生存,置农民兄弟的死活于不顾,堂而皇之的将他们的活命粮抢的精光!可见,所谓代表人民,所谓人民军队,所谓为农民打天下,是何等的伪善!
类似这样的例子不但过去层出不穷,后来更是俯拾即是。

比如,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目地完全是为了打倒敢于挑战他的刘少奇及其追随者,巩固自己在中共内部的独裁地位,但在公开场合他却声称这是为了反修防修,巩固无产阶级专政,保卫社会主义江山,从而为他精心策划的这场权力斗争披上了一件红色的革命外衣!

再比如,中共当年之所以公然冒天下之大不韪,动用暴力血腥镇压六四爱国民主运动,目地明明是为了维系其摇摇欲坠的一党独裁,但却公开撒谎说动武是为了人民的根本利益。

以此种伪善骗人,是中共欺骗性的一大表现。

善有截然不同的两种,一种是纯善,一种是伪善。从表面上很难看出这两者有什么不同,有时候,伪善甚至比纯善显得更善,更能打动人。两者的根本区别只在于,纯善是不含有任何功利目地的,它从来都不是也绝不可能是施善者达到自己目地的一种权宜手段,它发自于施善者善良的本性,完全是设身处地的为对方着想考虑,而且以尊重对方的意愿为前提,因而即便不被对方理解和接受也不会有所改变。
而伪善则不同,它不是发自于人善良的本性,是有意装出来给人看的,不是真的为别人好,而是试图以善意善行来迷惑和蒙骗你,让你上当,为其所用。说穿了,它不过是施善者为了达到个人或集团的目地而采用的一种权宜手段。

人世间的恶自知是见不得人的,因此总是想尽办法伪装自己,竭力以善的面目示人,以达到欺骗和利用他人的目的,这种伪善在中共身上体现的尤为明显。

在我看来,中共最大的伪善莫过于,虽然它向来只关心和追求自己的权力,但却喜欢装扮成人民的代表,标榜自己是如何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

共产党的世界观和人生观是以自我中心主义为根本的。早在青年时代,毛泽东就把“我”看的高于一切。他曾在关于德国哲学家泡尔生《伦理学原理》一书的批注中写道,“道德之价值,必以他人之利害为其行为之动机,吾不以为然。”“吾人欲自尽其性,自完其心,自有最可贵之道德律。世界固有人有物,然皆因我而有。”义务与责任毛概不承认,他说,“吾人惟有对于自己之义务,无对于他人之义务也。”“吾只对吾主观客观之现实者负责,非吾主观客观之现实者,吾概不负责焉。既往吾不知,未来吾不知,以与吾个人之现实无关也。”“吾自欲逐行也,向谁负责任?”这种自我中心主义不仅构成了毛泽东的精神灵魂,伴随了他的一生,也铸造了中共整个党的精神灵魂。

然而,现实世界却不是以某个人或某个团体的意志为中心构成的,而是多元的,一个政党要在这样一个多元的世界里建立自我中心的王国,当然离不开权力,因为只有通过权力才能强行将众人的不同意志统一于自己一己的意志,这也就从根本上决定了权力是中共一向关心和追逐的重心所在。

不过,中共虽然满脑子只想着如何抓权,却也深知无论是夺取政权还是维持巩固政权都离不开民众的支持,而民众决不会支持一个只关心和追逐自己权力的政党,只会支持那些代表他们的利益,为他们服务的政党。因此,为了欺骗民众从而利用他们的力量来夺取和维持政权,中共总是千方百计打着代表人民,为人民服务的幌子自我标榜,招摇过市。这个伪善的招牌也的确成功的欺骗了许多善良天真的人,直到今天也还有人继续为其所骗。值得庆幸的是今天,有越来越多的人已经认识到,当中共信誓旦旦的声称自己代表人民时,其实是在挂羊头卖狗肉,是黄鼠狼在给鸡拜年。

除了自称代表人民和为人民服务之外,中共的伪善还表现在许多别的方面。

比如,中共用来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的所谓“感情上的关心”等攻心术也是一种典型的伪善。

由于中共“党文化”根深蒂固的影响所形成的变异观念,以及官方媒体铺天盖地的欺骗宣传,在中国大陆,不少百姓对自己坚持修炼法轮功的家人不理解、不支持,由此导致了各种各样的家庭问题和危机,严重的困扰着许多身处逆境、特别是失去自由的法轮功学员,使他们面临着巨大的感情和心理压力。中共便趁虚而入,抓住这点大做文章,主动示好,问寒送暖,显出一副对法轮功学员关怀备至的样子。明明是因为江氏集团和中共恶党的邪恶迫害才导致法轮功学员原本正常的家庭出现了这样那样的问题,罪魁祸首不是别人,恰恰是发动这场镇压的江氏集团和中共恶党及其操控下的恶人,它们却颠倒黑白,把这一切嫁祸于法轮功,将自己一下装扮成了与此无关主动来帮助法轮功学员解决家庭问题的大善人大好人。往往你担心什么,它们就会对症下药的关心你什么。如果你担心你的配偶因为不理解你而跟你离婚的话,它们便会十分“关切”的劝说你,“你再坚持下去,你们这个家庭岂不是要毁了。你们夫妻感情原来那么好,你就忍心眼睁睁的看着你们这个家庭这么毁了?你忍心我们还不忍心呢。你不为自己着想,也得为你爱人和孩子着想吧。”如果你担心你的父母因为为你担惊受怕而一病不起的话,它们同样会来“真诚”的做你的思想工作,“你父母都这么大年龄了,现在又病成这样,你再这么坚持下去,万一他们有个三长两短,你怎么担当得起?你要为老人着想啊!”正如曾被其欺骗、洗脑及利用的法轮功学员王博在觉醒之后所揭露的那样,“我现在才发现,最险恶的就是他们笑着骗你。如果说这个凶神恶煞地对待你的话,你还能够看清真象。可是他们对待我的时候,他们总是笑眯眯的,可是使出来的招都是特别阴的。”

再比如改革开放后中共对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的宽松政策。

按照共产主义的教义,私有制是万恶之源,资产阶级和资本主义是共产党要打倒的敌人。正因为如此,中共夺得江山不久,就马不停蹄的进行了所谓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一举消灭了中国的民族资本家。但文革结束后,为了挽救自身严重的统治危机,中共却暂时将共产主义的教义悬置了起来,大张旗鼓的为私有制恢复了名誉,将往日消灭资本主义的政策一改而为发展资本主义的政策,江泽民上台后,甚至连共产党自身的大门都对资本家敞开了,以至在大陆竟破天荒的出现了一批资本家共产党员。这样一来,一些人,包括一些中外私营企业主,都以为共产党真的成了他们的朋友。其实,这一切在中共都是不得已而为之,都只是它的权宜之机,一旦共产党觉得自己的翅膀硬了,随时可能改变政策,翻脸不认他们。表面上和你热乎,骨子里却只是把你当作一时利用的工具,这是中共惯于玩弄的统战把戏。

二、因自欺骗人

萨达姆是当今世界公认的独裁暴君,在他当政期间,不但许多无辜的伊拉克百姓先后死于他的屠刀之下,而且他的暴政也给伊拉克人民和邻国人民带来了巨大的灾难。

像所有独裁者一样,萨达姆关心和追逐的向来只是自己的权力,但他却总爱装扮出一付尊重和代表民意的模样,比如操纵选举为自己的独裁统治蒙上民主的面纱,等等。对于他伪善的这一面,世人看的都很清楚。但与此同时,他还有被世人有意无意忽略的另一面,即自欺的一面。这一点具体表现在,当他虚情假意的装扮出尊重和代表民意模样的同时,又有真的自以为代表伊拉克人民,而且一相情愿的想要代表伊拉克人民的一面。据看守萨达姆的美国士兵在日记中披露,萨达姆在狱中老是告诉他们,他的人民热爱他——至今仍然热爱他。他坚持说,他所做的一切都是都是为了“他的人民的幸福”,比如入侵科威特。这从一个角度充分反映了独裁者的复杂性。

无独有偶。中共动不动就爱声称自己代表了人民的利益,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一方面,这固然是一种伪善,但另一方面,就像萨达姆一样,它倒不完全是光嘴巴上这么说说,心里也真的是这么认为的,而且一相情愿的真想这么做。在这个问题上,如果中共仅仅只有伪善的一面,固然能骗人,但绝对骗不了那么多人,更不会把那么多人蒙骗的那么久,以至今天他们仍然还对它抱有幻想。正因为它不仅具有伪善的一面,同时还具有自欺欺人的另一面,它才会具有如此之大如此之久的欺骗性。

在长达近一个世纪的历史中,中共已经用它祸国殃民的种种实际作为表明,它不但不代表人民的利益,不但不是在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而且一直是在损害践踏人民的利益,是在欺骗利用和蹂躏人民。那么,这样一个始终与人民对立的政党,怎么竟然会想要代表人民,而且真的认为自己代表人民呢?要解答这个问题,就必须到中共病态的自大狂人格中去找原因。

凡是自大狂的人,都生活在一种惟我独尊的自我幻觉中,总以为自己全知全能,至善至美,中共更是典型。一方面,从自我认识的角度看,中共不但把自己看成是掌握绝对真理洞察万物的先知,是主宰世界降福于人的救世主,而且还视自己为万众景仰的道德圣贤。另一方面,就其行为动机而言,充当人民的解放者和精神导师,掌握社会生活和精神生活领域的双重支配权,固然是它至为看重和追求的目标,但仅仅这些显然还不能使它完全满足,除此之外,共产党还要竭力扮演盛世明君和道德圣贤的形象,希图在道德上也能凌驾于众人之上,成为民众景仰和膜拜的对象。民间有句话,叫做“老子天下第一”。这句话常被自大的人挂在嘴边,用它来形容中共实在是再合适不过了,它就是最典型的老子天下第一,不仅权力第一,智慧第一,而且道德也是第一。总之,什么它都是第一,什么它都要当第一!

道德第一当然得盛世明君或道德圣贤。那么,什么是盛世明君和道德圣贤?在政治领域,对于政治人物而言,按照通行的标准,那不就是代表人民的利益,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与人民同甘共苦吗?!正因为如此,中共在口是心非的声称代表人民的同时,常常也一相情愿真想要代表人民,真的认为自己代表了人民。

当中共口是心非的声称自己代表人民时,那当然是黄鼠狼在给鸡拜年,别有用心。那么,当它心里也想要这么做也这么认为的时候,是不是就意味着它真的代表人民的利益,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呢?同样也不是!

一个政党是不是代表人民的利益,是不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不取决于它的公开表白,也不取决于它对自己的认定,而是取决于它深层的心理动机和它实际的所作所为。中共之所以想要代表人民的利益,并且真的以为自己代表人民的利益,并不是因为它真的热爱人民,要为他们造福,而是想在政治舞台上扮演盛世明君和道德圣贤的形象,证明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它自己才是最无私最伟大最高尚最完美的,从而领受民众的景仰和膜拜,满足一个自大狂在道德上自我陶醉的内心妄想。这是其一。

其二,在党文化中所谓代表人民的利益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含义,与真正意义上的代表人民的利益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完全是南辕北辙的两回事。那么,什么才是真正代表人民的利益,才是真心的为人民服务?最重要的一点,是始终甘当人民的仆人,一切从人民自身的需要和意愿出发,按照他们的需要和意愿,去为他们争取他们向往的一切。总之,是一切围绕着人民的意志转。而中共却恰好相反,当它想要和以为代表人民时,它根本就不曾把自己视为人民的仆人,而总是以人民的救世主自居,把自己看做是他们的解放者,所以,它才会要求人民反复歌唱“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在它眼里,只有自己才知道人民的根本利益所在,只有自己才能让人民获得解放,也只有自己才能把人民引领到光明幸福的未来。如此,不是一切都应该从人民自身的需要和意愿出发,按照他们的需要和意愿,去为他们争取他们向往的一切,而是应该由它来一手从新规划人民的生活,包括改变它认为的不合理的现状,追求它认为应该追求的目标,建立它眼中合理的社会体系,而且对于这一切人民都应该带着感恩的心理无条件的予以接受。总之,不是一切围绕着人民的意志转,而是一切围绕着共产党的意志转。这哪里是代表人民的利益,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分明是将自己的意志强加于民,把老百姓当作自己改造世界的工具!近一个世纪的历史已经证明,由此带给人民的绝非他们梦想的一切,而是无穷无尽的灾难。

可见,中共充其量只能说是自居为人民的代表,而不是真的代表了人民,真的在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说穿了,当中共想要代表人民,以为自己代表人民的时候,它其实是在自我欺骗自我陶醉自我感动。唯其如此,当它喋喋不休的宣称自己代表人民利益,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之时,常常才会那么煽情,那么言辞动人,让无数善良天真的百姓在感动中受骗上当,误以为中共真的代表了他们的利益,真的是全心全意为他们服务的。

显然,比之于那种口是心非虚情假意的伪善,这种煽情的自欺欺人对普通民众更具有欺骗性,更让人难以识别。这不正是一些人至今看不清中共真实面目的一个重要原因么?!

从表面上看,在是否代表人民的问题上,用伪善骗人和因自欺骗人似乎彼此矛盾,其实不然。其实,不管是伪善也好,自欺也好,自我中心主义也吧,自大狂也吧,都源于中共被放大到极至的私字,是它在不同情形下的不同表现。

三、以真诚骗人

在大陆,凡是中共掌权后长大的人,青少年时代几乎都去过官方建立的“烈士陵园”,而且不止一次。那里集中埋葬着一些为中共献身的死者,共产党称他们为“革命烈士”。

其实,他们算不上是真正的烈士,只是一批被中共愚弄和利用的无辜的牺牲品。因为历史早已证明,他们当年献身的所谓“共产主义革命”不过是一次打着革命旗号的专制复辟,只是他们至死一直都被中共的谎言蒙在鼓里,误以为自己是在为真理和正义而奋斗。尽管如此,这些人中的绝大多数应当说都是地道的好人,因为他们确实是怀抱着救国救民的理想加入中共的,确实是想把自己的热血和生命献给人民的解放事业的,为了追求心中的理想,他们也确实牺牲了许多一般人难以舍弃的个人私利,甚至于生命。

除了这些长眠地下的死者,共产党员中还有许多在世的跟他们一样的好人。不幸的是,这些好人常常也不自觉的扮演了帮中共骗人的角色,只不过他们用来骗人的武器不是伪善,也不是自欺,而是真诚。
我们知道,共产党是一个庞大的政治组织,普通民众特别是生活在中国大陆这样一个信息完全封闭的专制社会里的普通民众,是不可能了解中共的全貌和内幕的,他们对共产党的印象,在很大成度上其实来源于对自己日常能够接触和了解到的那些共产党员的印象,其中有不好的、坏的,当然也有我们前面说到的那些好人。正是他们给身边人留下的正面印象,使得许多大陆民众对中共产生了好感,相信了它的自我标榜,把它看成了代表自己、全心全意为自己服务的政党。

那么,概括的说,这些中共队伍中的好人大都给身边的普通民众留下了哪些主要的正面印象呢?

首先是他们不谋私利廉洁奉公的个人品质。一般说来,这些好人都具有这样一些特点:第一,他们都是怀着救国救民和造福社会的赤诚加入中共的,不是投机分子;第二,尽管经过党文化反复不断的洗脑,这些人的思想都发生了成度不同的变异,但因为早年所受中外优秀文化的影响还没有完全消失,在他们的思想深处还留有或多或少的痕迹,所以他们很少谋个人的私利,甚至从来不谋私利,经常舍弃自己的私利;第三,在自己的职权范围内他们都做过一些有益于人民的事,甚至为此不怕得罪党内的贪官污吏。正因为如此,他们当然受到了身边民众的欢迎和好评,甚至爱戴。而他们在受到民众称道时,因为受党文化的控制,又总是习惯于把自己为人民服务的赤诚都看成是“受党教育的结果”,从而把自己所做的好事统统归功于党,以此来证明党的光荣伟大正确。许多民众正是因为敬重他们的人品和被他们的自我表白所打动,而误以为共产党也像他们一样,是一个不谋私利廉洁奉公,一心一意为人民的政党。
其次是他们真心诚意奋不顾身的行为风格。尽管这些人都是怀着救国救民的赤诚加入中共的好人,但入党后经过长年反复不断的洗脑,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可以说都已丧失了独立思考的能力,思想完全被党文化所控制,对中共的伪善深信不疑,根本不了解其背后包藏的祸心。因为受中共的欺骗太深,他们人人都天真的以为,共产党就像他们自己一样,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共产党提出的每一项政策都是代表人民利益的。因此,他们在宣传贯彻执行中共的路线方针政策时,不但总是全身心的投入,而且充满了火热的真情,甚至于达到了奋不顾身的成度。在中共掌权前的战争年代,他们中的许多人甚至可以为了所谓“共产主义理想”牺牲自己的生命;同样,在中共掌权后的和平年代,他们中的许多人也可以为了“党的事业”舍弃很多一般人难以舍弃的个人利益。显然,这种理想主义者的行为风格,很容易感染和感动他们身边的人,让他们因此而误以为共产党也是一个像他们一样可以为了人民的利益奋不顾身的政党。

可见,是中共欺骗了这些天真善良的党员,让他们把那些诱骗民众的虚伪的政治口号误解成了中共的真情实意,让他们把自己个人品德的优点和平时服务民众的善举错当成了“党的培养和教育”的结果,从而让他们真心诚意的宣传和执行中共的政治主张,真心诚意的歌颂共产党的伟大。于是,到头来,这些被骗进共产党内的好人一个个都成了中共用来装扮自己的精致的装饰品,在被中共欺骗的同时,又不自觉的真心帮着中共去欺骗更多的人,而且恰恰是这种不自觉和真心,使得他们的欺骗作用更大,比中共的伪善和自欺更能迷惑人,更难被人识破。

试想,对于绝大多数缺乏识别能力的普通大众而言,耳闻目睹身边的党员那么真心诚意的宣传和执行中共的政治主张,那么真心诚意的歌颂党是如何培养教育自己的,那么真心诚意的宣扬党是如何代表人民的,他们怎能不相信共产党的“光荣伟大正确”呢?!一些人至今认识不到中共的邪恶,讲真相中当我们把这一点告诉他们时,他们往往会反驳说,谁谁谁不是共产党员吗?他(她)不是很好的人吗?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想法,正是因为被这些好人不自觉的欺骗的缘故。

试想,当我们青春年少,对理想和英雄充满向往时,老师、家长和领导一遍又一遍的带我们去“烈士陵园”瞻仰“革命先烈”,他们那被党文化反复加工后充满了浪漫色彩的英雄事迹,怎能不让天真简单的我们对他们满怀崇敬,进而对“教育培养”了他们的“党”充满了敬仰之情呢?此后,经历了种种苦难折磨,我们中的许多人才好不容易得以从这种浓重的少年情节结中走出,看清了中共的真实面目。还有许多人,尽管经历了种种苦难折磨,至今也还没有从这种少年情节结中走出,还对中共抱着这样那样的幻想。可见,被坏人蒙骗的好人有时甚至比坏人更有欺骗性,虽然他们骗人是不自觉的!

令人欣喜的是,一些曾经不自觉的以自己的真诚骗过人的好人如今已从中共的谎言中觉醒,开始对自己当年被中共欺骗又帮着中共去骗人的历史进行反省。曾任中国社会科学院付院长的李慎之先生就是一个例子。

李先生是抗战时期中共学生运动的组织者和积极分子。那段时期,本性独裁的中共已摇身一变,把自己装扮成了中国民主运动的旗手和主将。翻阅当年的《新华日报》和《解放日报》,以及中共领导人在各种公开场合的讲话,鼓吹民主自由的言论可谓连篇累牍,随处可见,颇让读者为之激动,甚至热血沸腾。但中共当年之所以热衷于此,并不是真的为了为民众争取民主自由,而是在抗战开始后全中国民主运动空前高涨的形势下,为了用民主自由的口号来赢得民众的好感与追随,壮大自己的队伍和声势,扩展自己的政治空间,从而在与国民党的权力角逐中增添自己的砝码,更好地削弱直至颠覆国民党的统治,建立自己一党专政的政权。总之,表面上看是在争取民主自由,反对专制独裁,心里实际想的却是怎样建立自己的独裁。

事隔半个多世纪,有人将当年中共《新华日报》和《解放日报》上发表的鼓吹民主自由的文章收集成册,编成了《历史的先声》一书。此时已经高龄的李慎之应邀为港版《历史的先声》一书作序,他在序中写道,“看完这本书就像做了一场大梦一样。说它是梦,是因为梦到了过去;但它又不太像梦,虽然长长的五六十年给它蒙上了一层惝恍迷离的薄雾轻纱,它毕竟还是太真实了。收在书中的上百篇文章和几十幅图片几乎都是我自己曾一字一句看过读过并且宣传过的。这些文章、讲话、文件都发表在1941年到1946年,正好是我上大学到参加工作的时代。我领导当时的抗日民主学生运动时,这些文章就是我们的口号和纲领。”“我自己当时是个左派青年,而且是其中的积极分子,是学生运动活跃的组织者。我完全信奉毛泽东、…提出的一切口号、一切理论,虽然我在国民党统治下并没有经历过什么大的危险,然而主观上确也是舍生忘死地愿意为其实现而奋斗的。现在重读这本书的时候,简直不知道心头是什么滋味。是我骗了人吗?从这本书上所写的一切和我当时的言行来看,对比后来的历史事实,我无法逃避骗人的责任。但又是谁骗了我呢? ”对这个问题李先生没有明言,但他的言外之意很清楚:骗他的是中共,而被中共骗了的他又骗了别人。

遗憾的是,在与李慎之先生有着同样经历的人中,能像他这样觉悟的人今天并不多,很多人还在继续被中共蒙骗的同时继续不自觉的以自己的真诚在替中共骗人。由此可见中共的欺骗性之大!

但愿笔者的这篇抛砖引玉之作,能引来更多有识之士,写出更多更好的文章,对中共的欺骗性做出更加鞭辟入里的分析,从而唤醒更多仍被中共蒙骗的同胞!(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网海拾贝】到处爆炸 “中国是最安全的国家”?
疫苗受害者:“我可怜的女儿不能这样悲惨地离世”
云松:双十节有感
千百度:大陆时评作者揭党媒如何歪曲抹黑外国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山西洪灾 无预警泄洪内幕
【远见快评】习纪念入联讲4要点 美点中共软肋
【未解之谜】神探李昌钰 前世竟是他
【拍案惊奇】拜登喊军事护台是口误吗?
【秦鹏直播】与中共开战?澳防长:让对方回答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