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聲:談中共的欺騙性

辛聲

人氣 2
標籤:

【大紀元11月6日訊】古今中外的邪惡勢力很多,但如中共這般既邪惡至極又富有欺騙性的卻絕無僅有,難怪有人稱它為「最能迷惑人的九尾狐狸精」。

關於中共的欺騙性,以往人們關注的重心多在它是如何製造謊言歪曲真相偽造歷史的,這當然是很重要的一方面,但中共的欺騙性絕不僅僅局限於此,它還有許多其它方面的表現。識破和揭穿這些表現,對於幫助更多的人認清中共的真實面目,加快解體這個邪靈附體的惡勢力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一、 用偽善騙人

不久前,有幸讀到一篇探討中共歷史的文章,其中提到中共「長征」前強行徵收蘇區農民糧食的情況,給曾經萬分崇拜「革命前輩」的我留下了難忘的印象。

文中說,當時,為了進行 「戰略轉移」,中共分別於1934年6月2日決定向農民徵糧24萬擔;7初又決定搞「借谷運動」,借谷60萬擔,以期從農民當期的收成中拿走更多的糧食。當時的中共領導人盤算的很精明,從他們決定長征到出發,這段時間正好是兩季水稻收穫的時節。早、晚都不行,必須在6—9月這個時段裡,拿到兩期的穀子。早了,是青苗用不成,晚了,農民拿回家給先吃了。一定要在收割時拿,才拿得到手。所以,這個長征的時間就有這樣一個確定的緣由,同水稻的收穫季節有關。「借谷」到手之後,10月上旬,近九萬人的紅軍大隊才出發,他們共帶走了約100萬擔糧食。這些糧食大部份是農民的血汗和用來活命的,就這樣被白白的搶走了。喪失了這些活命糧,有些農家當然也就斷炊了,那可是個剛收穫的季節啊!提起這段歷史,作者感歎說,「在1934年夏天,在一個沒有文獻記載,卻是可以想像的雞飛狗跳的場景下,鄉民們木然的看著那些眼睛近視的外鄉人,奔走呼號,糧食部長陳潭秋甚至鞋子都走掉了,赤著腳催運穀子。鄉民們怎麼想呢?為秋後的食物犯愁?為這些不期而至的外鄉人而大惑不解?在最後一隊紅軍渡過於都河南下後,鄉民們是如釋重負長吁一口氣?有沒有若有所失呢?等等,等等,這些都沒有記載,以後也沒有見到回憶資料。我們只能去想像,去猜測了。」「其實,在中共領導人的眼裡,農民們怎樣想並不重要了。說到底,他們怎樣想曾經重要過嗎?從來就沒有。」

想當年,共產黨在蘇區發動農民「鬧革命」時,打出的旗號是為農民打天下,因此自稱是人民的代表,人民的軍隊,可到頭來,在緊要關頭,它卻為了自己的生存,置農民兄弟的死活於不顧,堂而皇之的將他們的活命糧搶的精光!可見,所謂代表人民,所謂人民軍隊,所謂為農民打天下,是何等的偽善!
類似這樣的例子不但過去層出不窮,後來更是俯拾即是。

比如,毛澤東發動文化大革命,目地完全是為了打倒敢於挑戰他的劉少奇及其追隨者,鞏固自己在中共內部的獨裁地位,但在公開場合他卻聲稱這是為了反修防修,鞏固無產階級專政,保衛社會主義江山,從而為他精心策劃的這場權力鬥爭披上了一件紅色的革命外衣!

再比如,中共當年之所以公然冒天下之大不韙,動用暴力血腥鎮壓六四愛國民主運動,目地明明是為了維繫其搖搖慾墜的一黨獨裁,但卻公開撒謊說動武是為了人民的根本利益。

以此種偽善騙人,是中共欺騙性的一大表現。

善有截然不同的兩種,一種是純善,一種是偽善。從表面上很難看出這兩者有什麼不同,有時候,偽善甚至比純善顯得更善,更能打動人。兩者的根本區別只在於,純善是不含有任何功利目地的,它從來都不是也絕不可能是施善者達到自己目地的一種權宜手段,它發自於施善者善良的本性,完全是設身處地的為對方著想考慮,而且以尊重對方的意願為前提,因而即便不被對方理解和接受也不會有所改變。
而偽善則不同,它不是發自於人善良的本性,是有意裝出來給人看的,不是真的為別人好,而是試圖以善意善行來迷惑和矇騙你,讓你上當,為其所用。說穿了,它不過是施善者為了達到個人或集團的目地而採用的一種權宜手段。

人世間的惡自知是見不得人的,因此總是想盡辦法偽裝自己,竭力以善的面目示人,以達到欺騙和利用他人的目的,這種偽善在中共身上體現的尤為明顯。

在我看來,中共最大的偽善莫過於,雖然它向來只關心和追求自己的權力,但卻喜歡裝扮成人民的代表,標榜自己是如何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

共產黨的世界觀和人生觀是以自我中心主義為根本的。早在青年時代,毛澤東就把「我」看的高於一切。他曾在關於德國哲學家泡爾生《倫理學原理》一書的批注中寫道,「道德之價值,必以他人之利害為其行為之動機,吾不以為然。」「吾人慾自盡其性,自完其心,自有最可貴之道德律。世界固有人有物,然皆因我而有。」義務與責任毛概不承認,他說,「吾人惟有對於自己之義務,無對於他人之義務也。」「吾只對吾主觀客觀之現實者負責,非吾主觀客觀之現實者,吾概不負責焉。既往吾不知,未來吾不知,以與吾個人之現實無關也。」「吾自慾逐行也,向誰負責任?」這種自我中心主義不僅構成了毛澤東的精神靈魂,伴隨了他的一生,也鑄造了中共整個黨的精神靈魂。

然而,現實世界卻不是以某個人或某個團體的意志為中心構成的,而是多元的,一個政黨要在這樣一個多元的世界裡建立自我中心的王國,當然離不開權力,因為只有通過權力才能強行將眾人的不同意志統一於自己一己的意志,這也就從根本上決定了權力是中共一向關心和追逐的重心所在。

不過,中共雖然滿腦子只想著如何抓權,卻也深知無論是奪取政權還是維持鞏固政權都離不開民眾的支持,而民眾決不會支持一個只關心和追逐自己權力的政黨,只會支持那些代表他們的利益,為他們服務的政黨。因此,為了欺騙民眾從而利用他們的力量來奪取和維持政權,中共總是千方百計打著代表人民,為人民服務的幌子自我標榜,招搖過市。這個偽善的招牌也的確成功的欺騙了許多善良天真的人,直到今天也還有人繼續為其所騙。值得慶幸的是今天,有越來越多的人已經認識到,當中共信誓旦旦的聲稱自己代表人民時,其實是在掛羊頭賣狗肉,是黃鼠狼在給雞拜年。

除了自稱代表人民和為人民服務之外,中共的偽善還表現在許多別的方面。

比如,中共用來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的所謂「感情上的關心」等攻心術也是一種典型的偽善。

由於中共「黨文化」根深蒂固的影響所形成的變異觀念,以及官方媒體鋪天蓋地的欺騙宣傳,在中國大陸,不少百姓對自己堅持修煉法輪功的家人不理解、不支持,由此導致了各種各樣的家庭問題和危機,嚴重的困擾著許多身處逆境、特別是失去自由的法輪功學員,使他們面臨著巨大的感情和心理壓力。中共便趁虛而入,抓住這點大做文章,主動示好,問寒送暖,顯出一副對法輪功學員關懷備至的樣子。明明是因為江氏集團和中共惡黨的邪惡迫害才導致法輪功學員原本正常的家庭出現了這樣那樣的問題,罪魁禍首不是別人,恰恰是發動這場鎮壓的江氏集團和中共惡黨及其操控下的惡人,它們卻顛倒黑白,把這一切嫁禍於法輪功,將自己一下裝扮成了與此無關主動來幫助法輪功學員解決家庭問題的大善人大好人。往往你擔心什麼,它們就會對症下藥的關心你什麼。如果你擔心你的配偶因為不理解你而跟你離婚的話,它們便會十分「關切」的勸說你,「你再堅持下去,你們這個家庭豈不是要毀了。你們夫妻感情原來那麼好,你就忍心眼睜睜的看著你們這個家庭這麼毀了?你忍心我們還不忍心呢。你不為自己著想,也得為你愛人和孩子著想吧。」如果你擔心你的父母因為為你擔驚受怕而一病不起的話,它們同樣會來「真誠」的做你的思想工作,「你父母都這麼大年齡了,現在又病成這樣,你再這麼堅持下去,萬一他們有個三長兩短,你怎麼擔當得起?你要為老人著想啊!」正如曾被其欺騙、洗腦及利用的法輪功學員王博在覺醒之後所揭露的那樣,「我現在才發現,最險惡的就是他們笑著騙你。如果說這個凶神惡煞地對待你的話,你還能夠看清真象。可是他們對待我的時候,他們總是笑瞇瞇的,可是使出來的招都是特別陰的。」

再比如改革開放後中共對資產階級和資本主義的寬鬆政策。

按照共產主義的教義,私有制是萬惡之源,資產階級和資本主義是共產黨要打倒的敵人。正因為如此,中共奪得江山不久,就馬不停蹄的進行了所謂工商業的社會主義改造,一舉消滅了中國的民族資本家。但文革結束後,為了挽救自身嚴重的統治危機,中共卻暫時將共產主義的教義懸置了起來,大張旗鼓的為私有制恢復了名譽,將往日消滅資本主義的政策一改而為發展資本主義的政策,江澤民上台後,甚至連共產黨自身的大門都對資本家敞開了,以至在大陸竟破天荒的出現了一批資本家共產黨員。這樣一來,一些人,包括一些中外私營企業主,都以為共產黨真的成了他們的朋友。其實,這一切在中共都是不得已而為之,都只是它的權宜之機,一旦共產黨覺得自己的翅膀硬了,隨時可能改變政策,翻臉不認他們。表面上和你熱乎,骨子裡卻只是把你當作一時利用的工具,這是中共慣於玩弄的統戰把戲。

二、因自欺騙人

薩達姆是當今世界公認的獨裁暴君,在他當政期間,不但許多無辜的伊拉克百姓先後死於他的屠刀之下,而且他的暴政也給伊拉克人民和鄰國人民帶來了巨大的災難。

像所有獨裁者一樣,薩達姆關心和追逐的向來只是自己的權力,但他卻總愛裝扮出一付尊重和代表民意的模樣,比如操縱選舉為自己的獨裁統治蒙上民主的面紗,等等。對於他偽善的這一面,世人看的都很清楚。但與此同時,他還有被世人有意無意忽略的另一面,即自欺的一面。這一點具體表現在,當他虛情假意的裝扮出尊重和代表民意模樣的同時,又有真的自以為代表伊拉克人民,而且一相情願的想要代表伊拉克人民的一面。據看守薩達姆的美國士兵在日記中披露,薩達姆在獄中老是告訴他們,他的人民熱愛他——至今仍然熱愛他。他堅持說,他所做的一切都是都是為了「他的人民的幸福」,比如入侵科威特。這從一個角度充分反映了獨裁者的複雜性。

無獨有偶。中共動不動就愛聲稱自己代表了人民的利益,是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一方面,這固然是一種偽善,但另一方面,就像薩達姆一樣,它倒不完全是光嘴巴上這麼說說,心裏也真的是這麼認為的,而且一相情願的真想這麼做。在這個問題上,如果中共僅僅只有偽善的一面,固然能騙人,但絕對騙不了那麼多人,更不會把那麼多人矇騙的那麼久,以至今天他們仍然還對它抱有幻想。正因為它不僅具有偽善的一面,同時還具有自欺欺人的另一面,它才會具有如此之大如此之久的欺騙性。

在長達近一個世紀的歷史中,中共已經用它禍國殃民的種種實際作為表明,它不但不代表人民的利益,不但不是在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而且一直是在損害踐踏人民的利益,是在欺騙利用和蹂躪人民。那麼,這樣一個始終與人民對立的政黨,怎麼竟然會想要代表人民,而且真的認為自己代表人民呢?要解答這個問題,就必須到中共病態的自大狂人格中去找原因。

凡是自大狂的人,都生活在一種惟我獨尊的自我幻覺中,總以為自己全知全能,至善至美,中共更是典型。一方面,從自我認識的角度看,中共不但把自己看成是掌握絕對真理洞察萬物的先知,是主宰世界降福於人的救世主,而且還視自己為萬眾景仰的道德聖賢。另一方面,就其行為動機而言,充當人民的解放者和精神導師,掌握社會生活和精神生活領域的雙重支配權,固然是它至為看重和追求的目標,但僅僅這些顯然還不能使它完全滿足,除此之外,共產黨還要竭力扮演盛世明君和道德聖賢的形象,希圖在道德上也能凌駕於眾人之上,成為民眾景仰和膜拜的對象。民間有句話,叫做「老子天下第一」。這句話常被自大的人掛在嘴邊,用它來形容中共實在是再合適不過了,它就是最典型的老子天下第一,不僅權力第一,智慧第一,而且道德也是第一。總之,什麼它都是第一,什麼它都要當第一!

道德第一當然得盛世明君或道德聖賢。那麼,什麼是盛世明君和道德聖賢?在政治領域,對於政治人物而言,按照通行的標準,那不就是代表人民的利益,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與人民同甘共苦嗎?!正因為如此,中共在口是心非的聲稱代表人民的同時,常常也一相情願真想要代表人民,真的認為自己代表了人民。

當中共口是心非的聲稱自己代表人民時,那當然是黃鼠狼在給雞拜年,別有用心。那麼,當它心裏也想要這麼做也這麼認為的時候,是不是就意味著它真的代表人民的利益,是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呢?同樣也不是!

一個政黨是不是代表人民的利益,是不是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不取決於它的公開表白,也不取決於它對自己的認定,而是取決於它深層的心理動機和它實際的所作所為。中共之所以想要代表人民的利益,並且真的以為自己代表人民的利益,並不是因為它真的熱愛人民,要為他們造福,而是想在政治舞台上扮演盛世明君和道德聖賢的形象,證明在這個世界上只有它自己才是最無私最偉大最高尚最完美的,從而領受民眾的景仰和膜拜,滿足一個自大狂在道德上自我陶醉的內心妄想。這是其一。

其二,在黨文化中所謂代表人民的利益和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含義,與真正意義上的代表人民的利益和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完全是南轅北轍的兩回事。那麼,什麼才是真正代表人民的利益,才是真心的為人民服務?最重要的一點,是始終甘當人民的僕人,一切從人民自身的需要和意願出發,按照他們的需要和意願,去為他們爭取他們嚮往的一切。總之,是一切圍繞著人民的意志轉。而中共卻恰好相反,當它想要和以為代表人民時,它根本就不曾把自己視為人民的僕人,而總是以人民的救世主自居,把自己看做是他們的解放者,所以,它才會要求人民反覆歌唱「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東方紅,太陽升,中國出了個毛澤東。」在它眼裡,只有自己才知道人民的根本利益所在,只有自己才能讓人民獲得解放,也只有自己才能把人民引領到光明幸福的未來。如此,不是一切都應該從人民自身的需要和意願出發,按照他們的需要和意願,去為他們爭取他們嚮往的一切,而是應該由它來一手從新規劃人民的生活,包括改變它認為的不合理的現狀,追求它認為應該追求的目標,建立它眼中合理的社會體系,而且對於這一切人民都應該帶著感恩的心理無條件的予以接受。總之,不是一切圍繞著人民的意志轉,而是一切圍繞著共產黨的意志轉。這哪裏是代表人民的利益,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分明是將自己的意志強加於民,把老百姓當作自己改造世界的工具!近一個世紀的歷史已經證明,由此帶給人民的絕非他們夢想的一切,而是無窮無盡的災難。

可見,中共充其量只能說是自居為人民的代表,而不是真的代表了人民,真的在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說穿了,當中共想要代表人民,以為自己代表人民的時候,它其實是在自我欺騙自我陶醉自我感動。唯其如此,當它喋喋不休的宣稱自己代表人民利益,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之時,常常才會那麼煽情,那麼言辭動人,讓無數善良天真的百姓在感動中受騙上當,誤以為中共真的代表了他們的利益,真的是全心全意為他們服務的。

顯然,比之於那種口是心非虛情假意的偽善,這種煽情的自欺欺人對普通民眾更具有欺騙性,更讓人難以識別。這不正是一些人至今看不清中共真實面目的一個重要原因麼?!

從表面上看,在是否代表人民的問題上,用偽善騙人和因自欺騙人似乎彼此矛盾,其實不然。其實,不管是偽善也好,自欺也好,自我中心主義也吧,自大狂也吧,都源於中共被放大到極至的私字,是它在不同情形下的不同表現。

三、以真誠騙人

在大陸,凡是中共掌權後長大的人,青少年時代幾乎都去過官方建立的「烈士陵園」,而且不止一次。那裏集中埋葬著一些為中共獻身的死者,共產黨稱他們為「革命烈士」。

其實,他們算不上是真正的烈士,只是一批被中共愚弄和利用的無辜的犧牲品。因為歷史早已證明,他們當年獻身的所謂「共產主義革命」不過是一次打著革命旗號的專制復辟,只是他們至死一直都被中共的謊言蒙在鼓裡,誤以為自己是在為真理和正義而奮鬥。儘管如此,這些人中的絕大多數應當說都是地道的好人,因為他們確實是懷抱著救國救民的理想加入中共的,確實是想把自己的熱血和生命獻給人民的解放事業的,為了追求心中的理想,他們也確實犧牲了許多一般人難以捨棄的個人私利,甚至於生命。

除了這些長眠地下的死者,共產黨員中還有許多在世的跟他們一樣的好人。不幸的是,這些好人常常也不自覺的扮演了幫中共騙人的角色,只不過他們用來騙人的武器不是偽善,也不是自欺,而是真誠。
我們知道,共產黨是一個龐大的政治組織,普通民眾特別是生活在中國大陸這樣一個信息完全封閉的專制社會裏的普通民眾,是不可能瞭解中共的全貌和內幕的,他們對共產黨的印象,在很大成度上其實來源於對自己日常能夠接觸和瞭解到的那些共產黨員的印象,其中有不好的、壞的,當然也有我們前面說到的那些好人。正是他們給身邊人留下的正面印象,使得許多大陸民眾對中共產生了好感,相信了它的自我標榜,把它看成了代表自己、全心全意為自己服務的政黨。

那麼,概括的說,這些中共隊伍中的好人大都給身邊的普通民眾留下了哪些主要的正面印象呢?

首先是他們不謀私利廉潔奉公的個人品質。一般說來,這些好人都具有這樣一些特點:第一,他們都是懷著救國救民和造福社會的赤誠加入中共的,不是投機分子;第二,儘管經過黨文化反覆不斷的洗腦,這些人的思想都發生了成度不同的變異,但因為早年所受中外優秀文化的影響還沒有完全消失,在他們的思想深處還留有或多或少的痕跡,所以他們很少謀個人的私利,甚至從來不謀私利,經常捨棄自己的私利;第三,在自己的職權範圍內他們都做過一些有益於人民的事,甚至為此不怕得罪黨內的貪官污吏。正因為如此,他們當然受到了身邊民眾的歡迎和好評,甚至愛戴。而他們在受到民眾稱道時,因為受黨文化的控制,又總是習慣於把自己為人民服務的赤誠都看成是「受黨教育的結果」,從而把自己所做的好事統統歸功於黨,以此來證明黨的光榮偉大正確。許多民眾正是因為敬重他們的人品和被他們的自我表白所打動,而誤以為共產黨也像他們一樣,是一個不謀私利廉潔奉公,一心一意為人民的政黨。
其次是他們真心誠意奮不顧身的行為風格。儘管這些人都是懷著救國救民的赤誠加入中共的好人,但入黨後經過長年反覆不斷的洗腦,他們中的絕大多數人可以說都已喪失了獨立思考的能力,思想完全被黨文化所控制,對中共的偽善深信不疑,根本不瞭解其背後包藏的禍心。因為受中共的欺騙太深,他們人人都天真的以為,共產黨就像他們自己一樣,是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共產黨提出的每一項政策都是代表人民利益的。因此,他們在宣傳貫徹執行中共的路線方針政策時,不但總是全身心的投入,而且充滿了火熱的真情,甚至於達到了奮不顧身的成度。在中共掌權前的戰爭年代,他們中的許多人甚至可以為了所謂「共產主義理想」犧牲自己的生命;同樣,在中共掌權後的和平年代,他們中的許多人也可以為了「黨的事業」捨棄很多一般人難以捨棄的個人利益。顯然,這種理想主義者的行為風格,很容易感染和感動他們身邊的人,讓他們因此而誤以為共產黨也是一個像他們一樣可以為了人民的利益奮不顧身的政黨。

可見,是中共欺騙了這些天真善良的黨員,讓他們把那些誘騙民眾的虛偽的政治口號誤解成了中共的真情實意,讓他們把自己個人品德的優點和平時服務民眾的善舉錯當成了「黨的培養和教育」的結果,從而讓他們真心誠意的宣傳和執行中共的政治主張,真心誠意的歌頌共產黨的偉大。於是,到頭來,這些被騙進共產黨內的好人一個個都成了中共用來裝扮自己的精緻的裝飾品,在被中共欺騙的同時,又不自覺的真心幫著中共去欺騙更多的人,而且恰恰是這種不自覺和真心,使得他們的欺騙作用更大,比中共的偽善和自欺更能迷惑人,更難被人識破。

試想,對於絕大多數缺乏識別能力的普通大眾而言,耳聞目睹身邊的黨員那麼真心誠意的宣傳和執行中共的政治主張,那麼真心誠意的歌頌黨是如何培養教育自己的,那麼真心誠意的宣揚黨是如何代表人民的,他們怎能不相信共產黨的「光榮偉大正確」呢?!一些人至今認識不到中共的邪惡,講真相中當我們把這一點告訴他們時,他們往往會反駁說,誰誰誰不是共產黨員嗎?他(她)不是很好的人嗎?之所以會有這樣的想法,正是因為被這些好人不自覺的欺騙的緣故。

試想,當我們青春年少,對理想和英雄充滿向往時,老師、家長和領導一遍又一遍的帶我們去「烈士陵園」瞻仰「革命先烈」,他們那被黨文化反覆加工後充滿了浪漫色彩的英雄事跡,怎能不讓天真簡單的我們對他們滿懷崇敬,進而對「教育培養」了他們的「黨」充滿了敬仰之情呢?此後,經歷了種種苦難折磨,我們中的許多人才好不容易得以從這種濃重的少年情節結中走出,看清了中共的真實面目。還有許多人,儘管經歷了種種苦難折磨,至今也還沒有從這種少年情節結中走出,還對中共抱著這樣那樣的幻想。可見,被壞人矇騙的好人有時甚至比壞人更有欺騙性,雖然他們騙人是不自覺的!

令人欣喜的是,一些曾經不自覺的以自己的真誠騙過人的好人如今已從中共的謊言中覺醒,開始對自己當年被中共欺騙又幫著中共去騙人的歷史進行反省。曾任中國社會科學院付院長的李慎之先生就是一個例子。

李先生是抗戰時期中共學生運動的組織者和積極份子。那段時期,本性獨裁的中共已搖身一變,把自己裝扮成了中國民主運動的旗手和主將。翻閱當年的《新華日報》和《解放日報》,以及中共領導人在各種公開場合的講話,鼓吹民主自由的言論可謂連篇累牘,隨處可見,頗讓讀者為之激動,甚至熱血沸騰。但中共當年之所以熱衷於此,並不是真的為了為民眾爭取民主自由,而是在抗戰開始後全中國民主運動空前高漲的形勢下,為了用民主自由的口號來贏得民眾的好感與追隨,壯大自己的隊伍和聲勢,擴展自己的政治空間,從而在與國民黨的權力角逐中增添自己的砝碼,更好地削弱直至顛覆國民黨的統治,建立自己一黨專政的政權。總之,表面上看是在爭取民主自由,反對專制獨裁,心裏實際想的卻是怎樣建立自己的獨裁。

事隔半個多世紀,有人將當年中共《新華日報》和《解放日報》上發表的鼓吹民主自由的文章收集成冊,編成了《歷史的先聲》一書。此時已經高齡的李慎之應邀為港版《歷史的先聲》一書作序,他在序中寫道,「看完這本書就像做了一場大夢一樣。說它是夢,是因為夢到了過去;但它又不太像夢,雖然長長的五六十年給它蒙上了一層惝恍迷離的薄霧輕紗,它畢竟還是太真實了。收在書中的上百篇文章和幾十幅圖片幾乎都是我自己曾一字一句看過讀過並且宣傳過的。這些文章、講話、文件都發表在1941年到1946年,正好是我上大學到參加工作的時代。我領導當時的抗日民主學生運動時,這些文章就是我們的口號和綱領。」「我自己當時是個左派青年,而且是其中的積極份子,是學生運動活躍的組織者。我完全信奉毛澤東、…提出的一切口號、一切理論,雖然我在國民黨統治下並沒有經歷過什麼大的危險,然而主觀上確也是捨生忘死地願意為其實現而奮鬥的。現在重讀這本書的時候,簡直不知道心頭是什麼滋味。是我騙了人嗎?從這本書上所寫的一切和我當時的言行來看,對比後來的歷史事實,我無法逃避騙人的責任。但又是誰騙了我呢? 」對這個問題李先生沒有明言,但他的言外之意很清楚:騙他的是中共,而被中共騙了的他又騙了別人。

遺憾的是,在與李慎之先生有著同樣經歷的人中,能像他這樣覺悟的人今天並不多,很多人還在繼續被中共矇騙的同時繼續不自覺的以自己的真誠在替中共騙人。由此可見中共的欺騙性之大!

但願筆者的這篇拋磚引玉之作,能引來更多有識之士,寫出更多更好的文章,對中共的欺騙性做出更加鞭辟入裡的分析,從而喚醒更多仍被中共矇騙的同胞!(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網海拾貝】美日印澳四方緊掐北京七寸
無言:盛世的代價
中秋賞月共嬋娟 詠月詩詞同欣賞
【網海拾貝】前所未有強硬,日本給北京劃紅線
最熱視頻
【新聞大家談】專訪廖天琪:六四和中共決裂
【未解之謎】穿越時空 二戰飛行員的奇遇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