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袁世凯时代的一篇时评

人气: 18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2月10日讯】1912年5月20日,23岁的上海《民权报》记者戴天仇,发表了一篇只有24个字的时评短论《杀》,却一连用了4个“杀”字,端的是杀气腾腾,表现了这位爱国青年的极大义愤:

    “熊希龄卖国,杀!唐绍仪愚民,杀!袁世凯专横,杀!章太炎阿权,杀!”

    当时,熊希龄是财政总长,唐绍仪是国务总理,袁世凯是临时大总统,章太炎是社会名流。

    那么,这个热血青年为什么发出如此激愤之言?

    说熊希龄卖国,是说他任财政总长时,仍然实行清政府与以垄断对华借款为目的四国银行团签订的丧权辱国的财政政策。

    说唐绍仪愚民,是说他在被袁世凯委派任南北议和的北方总代表时,秉承袁世凯的旨意,迷惑欺骗民众,最终使窃国大盗袁世凯的阴谋得逞。

    袁世凯专横,这是世人皆知。他出卖君主立宪派取得西太后的信任,他镇压义和团取得帝国主义的宠爱,他通过帝国主义进行南北和谈,窃取了辛亥革命的胜利果实,他搞政治阴谋血案,复古运动,一步步为他称帝铺平道路。

    至于说章太炎阿权,是因为他在袁世凯窃取革命果实后,没有看透袁世凯的野心,他在文章中说了一些称赞袁世凯的话,所以戴天仇也把他捎带上了。

    戴天仇这篇短论时评在上海《民权报》发表后,如一把利剑,直刺当时袁世凯统治集团,惊天动地,朝野上下为之震动。可是,当时的临时政府,对此并没有封闭报馆,收缴报纸,也没有把这个胆大包天的年轻记者逮捕,投进大牢。文章发表后,唐绍仪以国务总理的名义致电上海,公开为戴天仇说话。他的理由很简单:“言论自由,为约法所保障。”当时这个临时约法所规定的“公民言论自由”这一条款,在国务总理那里并没有成为一纸空文。6月13日,上海租界公审公廨公开作出宣判:“共和国言论虽属自由”,但“该报措词过激”,涉嫌“鼓吹杀人”。最后以“罚洋三十元”结案。这就是95年前这篇轰动全国的24个字短论时评,让我至今想起的原因。(摘自5月11日《杂文报》 作者李兴濂)

  http://www.jfdaily.com/gb/jfxww/xlbk/bkwz/node22088/node22089/userobject1ai1670199.html
   这里有一篇1912年的时评,或许反映了当年的一些境况,无意指责谁,只是还原当时的情境而已。人人骂袁世凯如何专权如何丧权辱国,这些我不做具体评价,但在保障某些言论自由方面,似乎袁海做得不错。
  
   有人说,袁世凯在伟人与罪人之间只走错了一步棋,那就是加冕成为皇帝。个人认为,此言不虚,袁给自己加冕当皇帝确实是给国家造成了不可弥补的伤害,给自己也造成了巨大伤害,可以说是“失足酿成千古恨”。没有了袁,北洋军阀开始混战,孙大炮开始组织北伐,其实也是一场国内的混战,对当时的民众而言确实不是好事。
  
   无意说太多,大家或许看一下当初为何袁世凯对那个报导无动于衷?为何唐绍仪还要替记者说话?甚至唐绍仪以国务总理的名义致电上海,公开为戴天仇说话,说“言论自由,为约法所保障。”这是一种什么样的胸怀?到今天是否实践了一些东西?发人深省。(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7-12-10 11:2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