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196)

曹雪芹

大观园的烟水楼阁映衬着红楼梦。(梦子/大纪元)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第一百回  破好事香菱结深恨 悲远嫁宝玉感离情(下)
是日,宝钗在贾母屋里,听得王夫人告诉老太太要聘探春一事。贾母说道:“既是同乡的人,很好。只是听见那孩子到过我们家里,怎么你老爷没有提起﹖”王夫人道:“连我们也不知道。”贾母道:“好便好,但是道儿太远。虽然老爷在那里,倘或将来老爷调任,可不是我们孩子太单了吗﹖”王夫人道:“两家都是做官的,也是拿不定。或者那边还调进来。即不然,终有个叶落归根。况且老爷既在那里做官,上司已经说了,好意思不给么﹖想来老爷的主意定了,只是不做主,故遣人来回老太太的。”贾母道:“你们愿意更好。只是三丫头这一去了,不知三年两年那边可能回家﹖若再迟了,恐怕我赶不上再见她一面了!”说着,掉下泪来。

王夫人道:“孩子们大了,少不得总要给人家的。就是本乡本土的人,除非不做官还使得,若是做官的,谁保得住总在一处﹖只要孩子们有造化就好。譬如迎姑娘倒配得近呢,偏是时常听见她被女婿打闹,甚至不给饭吃。就是我们送了东西去,她也摸不着。近来听见益发不好了,也不放她回来。两口子拌起来,就说咱们使了他家的银钱。可怜这孩子总不得个出头的日子!前儿我惦记她,打发人去瞧她,迎丫头藏在耳房里,不肯出来。老婆子们必要进去,看见我们姑娘这样冷天还穿着几件旧衣裳。她一包眼泪的告诉婆子们说:‘回去别说我这么苦,这也是命里所招,也不用送什么衣服东西来,不但摸不着,反要添一顿打。说是我告诉的。’老太太想想,这倒是近处眼见的,若不好,更难受。倒亏了大太太也不理会她,大老爷也不出个头。如今迎姑娘实在比我们三等使唤的丫头还不如。我想探丫头虽不是我养的,老爷既看见过女婿,定然是好才许的。只请老太太示下,择个好日子,多派几个人,送到他老爷任上。该怎么着,老爷也不肯将就。”

贾母道:“有他老子作主,你就料理妥当,拣个长行的日子送去,也就定了一件事。”王夫人答应着“是”。宝钗听得明白,也不敢则声,只是心里叫苦:“我们家里姑娘们就算她是个尖儿,如今又要远嫁,眼看着这里的人一天少似一天了!”见王夫人起身告辞出去,她也送了出来,一径回到自己房中,并不与宝玉说话。见袭人独自一个做活,便将听见的话说了。袭人也很不受用。

却说赵姨娘听见探春这事,反欢喜起来,心里说道:“我这个丫头,在家忒瞧不起我,我何尝还是个娘﹖比她的丫头还不济!况且洑上水,护着别人。她挡在头里,连环儿也不得出头。如今老爷接了去,我倒干净,想要她孝敬我,不能够了!只愿意她像迎丫头似的,我也称称愿。”一面想着,一面跑到探春那边与她道喜,说:“姑娘,你是要高飞的人了,到了姑爷那边,自然比家里还好,想来你也是愿意的。便是养了你一场,并没有借你的光儿。就是我有七分不好,也有三分的好,总不要一去了把我搁在脑杓子后头。”探春听着毫无道理,只低头作活,一句也不言语。赵姨娘见她不理,气忿忿的自己去了。

这里探春又气又笑又伤心,也不过自己掉泪而已。坐了一回,闷闷的走到宝玉这边来。宝玉因问道:“三妹妹,我听见林妹妹死的时候,你在那里来着。我还听见说,林妹妹死的时候,远远的有音乐之声。或者她是有来历的,也未可知。”探春笑道:“那是你心里想着罢了。只是那夜却怪,不似人家鼓乐之音,你的话或者也是。”宝玉听了,更以为实。又想前日自己神魂飘荡之时,曾见一人,说是黛玉生不同人,死不同鬼,必是那里的仙子临凡。忽又想起那年唱戏做的嫦娥,飘飘艳艳,何等风致。过了一回,探春去了,因必要紫鹃过来,立即回了贾母去叫她。

无奈紫鹃心里不愿意,虽经贾母、王夫人派了过来,也就没法,只是在宝玉跟前不是嗳声,就是叹气的。宝玉背地里拉着她,低声下气,要问黛玉的话,紫鹃从没好话回答。宝钗倒背底里夸她有忠心,并不嗔怪她。那雪雁虽是宝玉娶亲这夜出过力的,宝钗见她心地不甚明白,便回了贾母、王夫人,将她配了一个小厮,各自过活去了。王奶妈,养着她,将来好送黛玉的灵柩回南。鹦哥等小丫头,仍服侍了老太太。

宝玉本想念黛玉,因此及彼,又想跟黛玉的人已经云散,更加纳闷。闷到无可如何,忽又想起黛玉死得这样清楚,必是离凡返仙去了,反又喜欢。忽然听见袭人和宝钗那里讲究探春出嫁之事,宝玉听了,“啊呀”的一声,哭倒在炕上。唬得宝钗、袭人都来扶起,说:“怎么了﹖”宝玉早哭的说不出来,定了一回子神,说道:“这日子过不得了!我姊妹们都一个一个的散了。林妹妹是成了仙去了。大姐姐呢,已经死了,这也罢了,没天天在一块。二姐姐呢,碰着了一个混账不堪的东西。三妹妹又要远嫁,总不得见的了。史妹妹又不知要到那里去。薛妹妹是有了人家的。这些姐姐妹妹,难道一个都不留在家里,单留我做什么﹖”

袭人忙又拿话解劝。宝钗摆着手说:“你不用劝他,让我来问他。”因问着宝玉道:“据你的心里,要这些姐妹都在家里陪到你老了,都不要为终身的事吗﹖若说别人,或者还有别的想头,你自己的姐姐妹妹,不用说没有远嫁的;就是有,老爷作主,你有什么法儿﹖打量天下独是你一个人爱姐姐妹妹呢﹖若是都像你,就连我也不能陪你了。大凡人念书,原为的是明理,怎么你益发糊涂了!这么说起来,我同袭姑娘各自一边儿去,让你把姐姐妹妹们都邀了来守着你。”宝玉听了,两只手拉住宝钗、袭人道:“我也知道。为什么散的这么早呢﹖等我化了灰的时候再散也不迟。”袭人掩着他的嘴道:“又胡说!才这两天身上好些,二奶奶才吃些饭。若是你又闹翻了,我也不管了。”

宝玉慢慢的听她两个人说话都有道理,只是心上不知道怎么才好,只得强说道:“我却明白,但只是心里闹的慌。”宝钗也不理他,暗叫袭人快把定心丸给他吃了,慢慢的开导他。袭人便欲告诉探春,说临行不必来辞。宝钗道:“这怕什么﹖等消停几日,待他心里明白,还要叫他们多说句话儿呢。况且三姑娘是极明白的人,不像那些假惺惺的人,少不得有一番箴谏。他以后便不是这样了。”正说着,贾母那边打发过鸳鸯来说:“知道宝玉旧病又发,叫袭人劝说安慰,叫他不要胡思乱想。”袭人等应了。鸳鸯坐了一会子去了。

那贾母又想起探春远行,虽不备妆奁,其一应动用之物,俱该预备,便把凤姐叫来,将老爷的主意告诉了一遍,即叫她料理去。凤姐答应,不知怎么办理,下回分解。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话说贾政去见了节度,进去了半日,不见出来,外头议论不一。李十儿在外也打听不出什么事来,便想到报上的饿荒,实在也着急。好容易听见贾政出来,便迎上来跟着,等不得回去,在无人处,便问:“老爷进去这半天,有什么要紧的事﹖”
  • 第二天,拿话去探贾政,被贾政痛骂了一顿。隔一天拜客,里头吩咐伺侯,外头答应了。停了一会子,打点已经三下了,大堂上没有人接鼓。好容易叫个人来打了鼓。贾政踱出暖阁,站班喝道的衙役只有一个。
  • 话说凤姐见贾母和薛姨妈为黛玉伤心,便说:“有个笑话儿说给老太太和姑妈听。”,未从开口,先自笑了,因说道:“老太太和姑妈打量是那里的笑话儿﹖就是咱们家的那二位新姑爷、新媳妇啊!”贾母道:“怎么了﹖”
  • 却说宝玉成家的那一日,黛玉白日已昏晕过去,却心头口中一丝微气不断,把个李纨和紫鹃哭的死去活来。到了晚间,黛玉却又缓过来了,微微睁开眼,似有要水要汤的光景。此时雪雁已去,只有紫鹃和李纨在旁。紫鹃便端了一盏桂圆汤和的梨汁,用小银匙灌了两三匙。
  • 话说宝玉见了贾政,回至房中,更觉头昏脑闷,懒待动弹,连饭也没吃,便昏沉睡去。仍旧延医诊治,服药不效,索性连人也认不明白了。大家扶着他坐起来,还是像个好人。一连闹了几天。那日恰是回九之期,若不过去,薛姨妈脸上过不去;若说去呢,宝玉这般光景。
  • 到了次日早起,觉黛玉又缓过一点儿来。饭后,忽然又嗽又吐,又紧起来。紫鹃看着不祥了,连忙将雪雁等都叫进来看守,自己却来回贾母。那知到了贾母上房,静悄悄的,只有两三个老妈妈和几个做粗活的丫头在那里看屋子呢。紫鹃因问道:“老太太呢﹖”那些人都说不知道。
  • 话说黛玉到潇湘馆门口,紫鹃说了一句话,更动了心,一时吐出血来,几乎晕倒,亏了还同着秋纹,两个人挽扶着黛玉到屋里来。那时秋纹去后,紫鹃、雪雁守着,见她渐渐苏醒过来,问紫鹃道:“你们守着哭什么﹖”紫鹃见她说话明白,倒放了心了。
  • 贾母正在那里和凤姐儿商议,见王夫人进来,便问道:“袭人丫头说什么,这么鬼鬼祟祟的﹖”王夫人趁问,便将宝玉的心事细细回明贾母。贾母听了,半日没言语。王夫人和凤姐也都不再说了。只见贾母叹道:“别的事都好说。林丫头倒没有什么。若宝玉真是这样,这可叫人作了难了!”
  • 这期贝太介绍了很多红楼梦中的菜菜,已经尝试了两道,都超级美味,所以禁不住继续啦!因为茄子吸油,像地三鲜那样的菜菜是不常吃的,一般会蒸了用蒜茸凉拌。虽然茄鲞也是需要茄子过油的,可想贝太推荐的错不了吧,看着照片都诱惑的不得了。大不了自己炸的时候少放些油啦!可惜没有糟酒,据说用了有酒香呢!推荐尝试下哦,茄子也能如此华丽,浓郁的味道刺激着每一颗味蕾,超级适合下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