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玉琴:权大于法,中国公民何处申冤?

吴玉琴

人气 4
标签:

【大纪元3月31日讯】由于现中国统治者的专制性,高度独裁使得司法无力,裙带之风猖獗。一人当官,鸡犬升天。小人得志百姓遭殃,事实上许多官员是不受法律约束的。一个相当于过去的六品官,市级领导干部,百姓的父母官,在地方上就是一个皇帝。他们掌握着政法部门,可以任意干涉司法,使得司法失去公正,他们恣意妄为的让违法者逃避法律的制裁,使受到伤害的百姓反而雪上加霜。一个县级领导、市级领导,对管辖内的司法,可以行政干涉,权大于法成了必然的现实,因此法律在中国不可能公正。

经常能看到政府机关或法院门前坐着上访的群众,信访机关的院子里更是人满为患。他们当中有房屋被开发商强行拆迁,一家数口从此流落街头而无法讨回公道的拆迁户;有身为守法公民,儿子却被公安刑讯致死的而无处申冤的父母;有想耿直做人,揭发贪官腐败,结果遭至飞来横祸,从此身陷囹圄而使家人为了申冤,讨公道而长年累月跋涉在上访人流中的访民……等等。这些无权无钱的权益受损者,或因高昂的打官司费用使得他们对司法部门望而却步。或因地方官员官官相护,司法腐败而无法申冤。尽管这些访民他们所要控诉的案件各有不同,但他们始终抱着“大官好见,小鬼难缠。”的概念而走上了漫漫的上访路。这些上访者对“党中央”,“国家领导”,抱着极大的信任。“把问题反映到中央,让中央知道情况”,“给地方政府施加压力,以求问题得到解决”。成了大多数访民的一致想法。到北京告状,成了几经周折而无处申冤的访民的最后一线希望。至此,各地方政府为防访民上访,出台了形形色色的禁止访民上京告状的档。层层设卡,围追堵截上访群众,用各种手段打击和迫害上访人员。家住市西路的一些访民,有多个都是在上了火车之后被抓回来的。(她们有些甚至抓回后被送去劳教)而个别有经验的访民,他们想尽各种办法到了北京,为了解决问题而到了国务院信访接待室,可是值得深思的是,这些人的命运基本一样,他们又被逐级的推回地方,逐级解决。可是到地方后由于违法者是有背景,有权力,能干涉司法的人,这样就使得他们还是找不到解决问题的地方。由于法官被地方官员的权力控制,不能公正执法,而违法者反受国家机器保护。这就使得老百姓哭诉无门,也使违法者变本加厉,继续违法使更多老百姓受伤害,致使中国没有为老百姓解决问题的地方。

由于各地方政府和法院的信访机构在没有任何监督下对访民的案件采取推来推去,层层转办,使得上访人投诉无门,导致上访不断升级,这样就使得中央有关部门受理上访的案件直线上升。说明了访民对省、地、县一级信访机构解决问题的能力失去了认同,相信中央能解决他们反映的问题还抱有一定的希望。这样,进京上访,就成了大多数访民的唯一出路。

今年中共召开“两会”,许多访民都认为政府将会用妥善的办法来解决访民的问题。这些访民对“两会”的召开,寄予了很大的希望。可是让访民意想不到的是,会前,“上访村”以及一些访民都遭到了抓捕和软禁,这种做法使得老百姓和访民人心惶惶。可是,那些与上访人员为敌的官员们难道不知?抓捕和围追堵截上访人员,不仅不是在真心为政府分忧,而且还是在给政府添乱。试想,如果堵塞了一切民意沟通管道,把含冤者赶入绝境,扼杀民众权利,混淆矛盾性质,激化社会矛盾。而含冤受曲者不满的能量一旦暴发,那将会导致多少社会不稳定的因素?

中国必须改变司法现状,取消中国的政法委,它在中国起的作用有百害而无一利。它是中国国法上面的一把刀,注定权大于法,权可以干涉司法。它是万恶之源,使法制失控失去公正。在上个世纪末的贵州省的政法委书记胡克惠在任职期间,以政代法,擅用权力,超越权限,一切都是她说了算。许多大案在她的个人意志支配下,强判、重判,得到的是极不公正的处理。比如“上个世纪末的最后一例反革命集团案”以及“原公安厅长郭政民受贿一案”和“贾玉平伤害一案”等等,就是在她的淫威下被起诉重判的。

维护司法公正,保障民众正常上访管道的畅通无阻,依法保障公民合法上访权利得以实现,并明确规定对堵塞正常上访管道,激化社会矛盾的官员给予惩处。惩治司法腐败,建立完善的信访制度,让老百姓在遭遇司法不公时,有一个说理和申冤的地方。如何化解社会矛盾,是胡、温政府的当务之急。空谈构建和谐社会,是没有什么实际意义的!

(2007年3月28日于贵阳)

转自《民主论坛》(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吴玉琴:是谁在“危害国家安全和利益”?
吴玉琴:生活在夹缝中的中国知识份子
吴玉琴:“和谐社会”下的罪行与丑恶
吴玉琴 :“人权日”的反思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邱香果“消失”引爆加国舆论
【思想领袖】希斯:取消文化兴起令人生畏
【微视频】2021中共维稳 异议人士毛左齐抓(上)
【未解之谜】爱德加·凯西和他的“生命解读”
【重播】美副防长参加第六届国防科技峰会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