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热点互动】中国舞大赛令中共恼火(二)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6月19日讯】(新唐人热点互动采访报导) 联结收看

主持人:所以这些学生他们在学生会中起到了领袖的作用,他们这些人员的确定,您觉得中领馆也介入其中吗?

陈用林:人员肯定是由中领馆指定的。中领馆和大使馆来指定就是觉得这些人比较可靠,有些方面比较能控制,这些所谓学生会实际上是没有几个人,真正参与活动的没有几个人。这些学生你比如说在胡锦涛访问加拿大、访问美国时,都是这些学生被组织起来去欢迎,甚至是当特别机动队来挡那个示威人群。

主持人:就像政治人物。

陈用林:对!

主持人:好,那么陈先生请您先在线上,那我们这边也跟您一起对话,我们两位嘉宾也跟你有一些对话。我们想进一步讨论一下,那么两位同时也都在美国做过留学生,那么您在校园中您对这个学生会的作用是怎么看呢?

唐柏桥:我补充一下,因为我当年我在哥伦比亚大学的时候跟NYU是对应的,因为纽约市两个最大的大学,一个是哥伦比亚大学、一个是纽约大学,其实在美国相对来说最有名的中共所操纵的组织就是哥伦比亚大学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因为哥大这个组织据说号称有七百多个中国留学生,实际上是五百多个。

它们认为香港、台湾来的他们是控制不了的,就是大陆来的,香港、台湾另外又有三四百人,我是从大陆来的,我可以现身说法说这个例子,它们偏把我的名字也放在里面,所以我也可以说收到它们很多E-MAIL,那些垃圾E-MAIL,互相讨论一下那无聊的话题,这第一个。

第二个真正的就像刚才陈先生说的,在学生会里面的人就那么几个人,而且那几个人面目非常可憎,当年我在当学生的时候有一个姓雷的好像就是会长,他们跟我说话的时候,跟你说实话,他根本不敢直起腰来跟我说话。

因为我们知道中国有一句话叫“拿人的钱手软,吃人家的饭嘴软”所以他们是吃喝搂掠,我跟你说还不仅是拿赞助费,它们还拿领使馆的工资。比方说姓雷的,他一个月是拿补助费一千五百块钱美金,就他私人拿的。你想想如果是这样的人的话,他实际上是跟一条狗没有区别的,我说难听一点就是这样。

我只能讲因为他们做的非常卑鄙、恶劣事情,我才用这么重的语气跟他们讲,我希望他们能醒悟过来。不要以为他们做的事情大家都不知道,我们很清楚,他们也跟我们打交道。我们每年在哥大有大型的舞会,有一万五千块的赞助,这个路人皆知的事情,然后每个人拿一千五百块,不是他一个人还有好几个。

主持人:有些重点培养对象。

唐柏桥:专门培养对象,而且这些人在学校里在学生里是抬不起头的,没有人看得起的,他号称他可以统领这些学生,因为大家都知道在美国这些学生会和中国的学生会是两回事,中国学生会是官方的。民间89年搞个自治会,它就认为你大逆不道了,那是官方的共青团的,政府是吧!

美国的学生你谁都可以建立,我在哥大我也可以建立一个学生会,所以这个学生会它完全是民间的,但是中国政府把它包装成为好像是具有官方代表意义的,所有人都是支持这个学生会的,所以我NYU现在学生会发一个声明,就说我们NYU的学生都被代表了,你能代表谁?不就代表你那几个人而已,这是一个很典型的事情。所以我就补充一点。

还有一个简单背景,这个在美国的占大多数,加拿大、澳大利亚我不知道,在美国大多数所谓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都名字都是一样,纽约大学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哥大、哈佛大学。

学生学者联谊会那组织对应什么?就对应89年天安门运动以后,全美有一个全美学自联,NYU有一个NYU学自联、哥大有一个哥大学自联分部,那时候号称也是代表纽约市的,那时候芝加哥开会的时候就有千人代表,那时候89以后的留学生基本上站在学生一边的,所以它们用了几年的时间就在这里等于说是进行拉锯战。

章天亮:分化瓦解。

唐柏桥:它们分化瓦解。它们建立自己的,亲中国政府,然后慢慢变到今天这个局面。

章天亮:不过我也补充一点。我先向陈先生问好,陈先生,我是章天亮您好。陈先生刚才提到这个事情我讲一个我自己亲身的经历。

在2002年年初的时候,当时胡锦涛到华人的DC访问,因为我本人是在华人DC附近的一个大学读书,我就去参加一些请愿和抗议活动,因为当时我们是抗议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迫害,后来就在我们去请愿的时候,我们前面就有很多的中国人在那里站着,那么有些明显是学生了。

等到胡锦涛车子一来,那些人“哗”拿着旗冲到我们面前,然后用旗挡住我们的旗,挡住我们的横幅,后来这个事情结束以后,我还在上学,我回到学校,学校就有一个人跟我讲他说,是我一个不错的朋友,他就跟我说:有一个学校的学生会主席来找我,他说要不要去欢迎胡锦涛可以给三十块钱。

我这个朋友他本身是一个比较民主的一个人,那他就我不去。然后就问那个人说:你请我去干嘛?去那儿干嘛?那个人就说你去的话其实就是为了让人去挡法轮功。

所以等于是说学生会在很多时候它们是安排好的,就是说给你钱让你去欢迎,然后到时候让你拿旗去挡法轮功。

主持人:很多人好像表面上觉得只是去欢迎而已。

章天亮:对对对。但是其实他是带着任务的,你像在2002年10月份的时候,江泽民访问去布什农场,当时有多少学生是先到芝加哥,然后到休士顿再到克劳福德农场,每一个地方都有人欢迎,其实那些人大部分都是留学生,而且都是领馆出钱把他们叫过去的。

主持人:我觉得您刚才的分析带来一个更大的问题,就是为什么学生愿意参与这样的行动,或者是不知不觉的就是可能被利用了,因为你如果是政治任务的话,学生会邀请他们去欢迎;或者邀请去打压法轮功。为什么学生会被利用?那我们下面先接一位现场观众朋友的电话,我们再回来讨论。请接纽约何先生。

何先生:我想请那群学生去看看昨天的《世界日报》的副刊,因为他们都讲《新唐人电视台》、《大纪元报纸》都是在反对共产党,那么看看共产党到底是什么货色。你看看昨天的《世界日报》,它不是《大纪元》也不是《新唐人电视台》。《世界日报》的副刊刊了一篇文章,其中有一段这么讲,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不能多讲。

主持人:您抓紧时间。

何先生:他说三年的大饥荒,这个饥荒是真正到了“人吃人”的程度,不都是毛泽东个人的无知和故意的、错误的政治运作所致。

这里看看毛泽东到底是什么货色?那共产党是什么货色?现在把毛泽东封在天安门城挂在那里,整个天安门广场只剩下毛头一个,说明现在的共产党,现在的共产党领导人跟毛泽东有什么两样呢?那么你们这些学生还是在鼓吹共产党,那么你们到底存什么心呢?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不多讲了。

主持人:谢谢何先生。各位观众朋友,今天的节目是热线直播。我们的号码是646-519-2879欢迎大家打电话来参与。

那刚才有观众朋友打电话进来,就说这些留学生,他们为什么还对共产党也许有这样的一种“情结”,是不是因为是从国内出来,他们对于什么是国家就是共产党,还没有办法区分清楚呢?

唐柏桥:这有有两层意思。一个就是刚才陈先生说到中国人的悲哀,源头就是共产党,它让中国大陆人经过50多年的教育后,基本上在共产党教育下的大多数人,包括我在内可能连廉耻心都没有像从小在西方文明教育下的西方人,廉耻心那么重;基本上就是没有廉耻之心,道德上的要求很低。

比方说,文革时出卖父母、出卖兄弟姊妹、出卖同学、朋友,他们觉得这是家常便饭;这要是在西方,你杀了他都不会出卖、不会作出这种事情。所以这是一个大前题就是道德的问题,就是中国人被共产党完全摧毁了道德观。

第二个,就是利益上的收买。我举一个很简单典型的例子,大家就会明白。就是台湾以前的三民主义大同盟,还有一些朋友跟我们谈,你看现在的台湾是中华民国,这个没有市场了,以前都是亲台湾的,现在都亲共去了。

我说当然现在有些东西很难对付中共。在利益上很难收买台湾的华人,因为台湾政府的钱都是纳税人的钱,每一分钱都是要透明的;而中共是可以几十亿几百亿这样砸下去。

我举个例子,你要是不喜欢台湾,你要亲共的话,你还可以到台湾去;但是你要是反共的话,你要亲台湾、不亲共的话,中共不让你进去大陆去作生意,它可以拒绝你,这完全不合法,就单说给在美的华人签证这件事情,就限制了千千万万的在美国的中国人。

比如我们学校有些中国通,他就是想我要拿到签证,尤其包括一些《纽约时报》的记者我的朋友,他们就是因为如果进不去中国,就没有办法写出报导,如果进不去中国的话,也必须要中国政府配合才能给他签证他才能进得了中国。

所以要签证的话,就必须做出一些出卖自己的事情。所以他们非常的痛苦,他们没有办法,那就更痛恨中共。

其实NYU那个学生,我可以说实话,他的内心深处做了这件事情以后现在为什么不敢接电话,也是因为他内心也在恼火,一方面恼火,像章先生这样大义之人跳出来要跟他挑战,另一方他帮了共产党做了这些之后,他自己的内心也不是滋味。

觉得为什么让我做了那么大的丑事,你看我不做这件事情大家还都看不出真相,这样一做把脸都丢尽了,他也难受,所以他电话都不接了

主持人:那我想问一下线上的陈用林先生,你还在吗?

陈用林:在。

主持人:请问您一下,当时你走出澳洲中领馆以后已有两年时间了,你在澳洲的时候也碰到一些学生,也有类似像刚才唐柏桥先生说的,这种“心结”,就是不太愿意做,可是又不得不做。

陈用林:这个我有一个就是典型的例子。就是在两年前,我曾经在墨尔本大学一个历史系的教授请我去那里演讲,当时来参加听讲的人有400多人,其中就有中共驻墨尔本中领馆组织将近有100个中国的留学生来捣乱,一开始就不让我讲,就是示威抗议。

会议组织是第一次办这样的活动,他们认为在墨尔本大学是史无前例的,海外的留学生使整个活动没有办法进行下去,到会场里面去进行捣乱这种情况。

后来整个学校的几个教授,联名向学校校长会提出这个问题,后来从他们几个留学生出来说,那些问题基本上都是中领馆拟好的,中领馆的教育处来提的问题,他们自己也在现场发问一些问题。其中有一个提问,就是说布什在伊拉克杀人;那么中国政府杀几个人,算什么!这种问题他都提出来。

主持人:提这种问题实在太可怕了。

陈用林:当时我提说,中国共产党在文革时杀了,有不完全的统计有3,000万人,后来又是六四大屠杀,就是分清他提的问题。其中有一个就说,你说我们中国政府杀了人,请你们拿出证据来。他们提的问题就是毫无人性的。

当时实际上说实话整个场面就是说,其他除了中国留学生之外,还有将近300人是非中国留学生,刚开始给中国留学生搞的晕呼呼的,为什么华人都反对我?后来到了后面这些人就明白了,原来是中领馆派人来捣乱的,

主持人:如果这些学生是理性的话,是问不出这种问题的,对不对?所以你觉得是中领馆背后给他们这些问题。

陈用林:所以实际,上在这些西人面前,中国留学生是给中国丢尽了脸。其中有一个就是提出发言,发言的这一个学者是支持我的,也是华人,当他说了一半之后,这些中国的留学生就拼命的鼓掌。

一鼓掌后,大家半天才明白过来,原来是那些留学生听不懂英文,大部分的中国留学生在这里是不学无术,就是没听懂这位学者的英文,所以就拼命的鼓掌,实际上他是支持我的,所提的问题、说的问题、解释的问题是发言支持我的。

所以是一个闹剧、是一场非常搞笑的。结果这些留学生还有脸在网上乱贴,说陈用林在墨大学校演讲遭到一片嘘声,在墨尔本的演讲嘘声一片。

(待续)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 2007/6/19 9:52 AM)(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7-06-19 9:5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