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假离婚不断上升:一切都是钱作怪

标签:

【大纪元7月18日讯】(亚洲时报记者吴忠7月18日香港撰文) 在中国,假货无处不在,因此有句话说“任何东西都可以伪造”。当然,假货并不仅限于商品,就是在社会和法律领域,假的东西也比比皆是。近年来,假离婚个案频频见诸报端,呈不断上升趋势。假离婚背后的原因或借口林林总总,但归根到底都跟钱有关。

中国改革开放以前,离婚十分稀奇罕见(要离婚既复杂又困难,其中一个规定是,离婚要获得单位领导的批准)。2003年10月开始生效的新婚姻法,大大简化了离婚程序,离婚率因此激增。

根据民政部公布的数据,从1985年到1995年,离婚率至少上升了一倍;2005年更增至三倍,每千人当中就有1.37人离婚。在2005年,劳燕分飞的夫妻达到179万对,不过喜结连理的也多达823万对。

至去年,离婚夫妻更突破190万对,比前一年增加了12.8万或7%;全国民政部门登记离婚129.1万对,比上年增长9%,法院办理离婚62.2万对。去年的离婚率为千分之1.46,比前一年的1.37为高。

和经济实力一样,中国的离婚率仍远远落后于美国的千分之3.7。不过,中国离婚率上升速度之快,却令许多“发达”国家也感到惊讶。要知道,中国的社会和文化一直强调“莫教人分妻”。

中国经济数据的真实性向来倍受质疑,那么离婚数字呢?咋看之下,似乎应该没什么水分的,因为离婚数据统计起来并不难,简直就像1加1等于2那么简单。可是,如果说有些离婚是假的,这些数据就难免失真了。事实上,中国媒体报导过的“为利离婚”个案还真不少。

例如,北京的《法制日报》曾报道,在四川省宜宾县革坪村,去年初仅三个月内就有86对夫妻办理了离婚手续,包括上至五六十岁的老夫老妻,下至20岁出头的小两口。小小一个革坪村为何突然刮起“离婚潮”?

刘方载(化名)和马秀云(化名)离婚25天后,两人又在婚姻登记处兴高采烈地办理了复婚手续。他们为什么要“离婚”呢?和其他人一样,促使他们离婚的是当地颁发的一纸征地拆迁补偿安置方案──离婚后,他们就可以获得更多的奖励和补偿。

今年3月,四川宜宾县国土局发出征地拆迁补偿安置方案,4月19日,该方案经宜宾县政府同意后开始实施。革坪村等3个村民组属于征地拆迁范围。据悉,按照该补偿安置方案,征地拆迁后的房屋安置以户为单位,在享受每人20平方米的还房面积基础上,符合分户条件的每户增加20平方米。为了多获得这20平方米的面积,感情很好、还有一个孩子的刘方载和马秀云才想到了“离婚”,“等合同签了再复婚”的计划。

当地的官员都很清楚“闪电式离婚再复婚”是怎么回事,但也无可奈何。一位干部说:“村民要离婚是合法的事,我们总不能拦着不让离。只要他们是走法律程序离的婚,我们也没理由不给离婚证书。”

这场被媒体戏称为“集体离婚”的闹剧,绝非唯一的中国式假离婚例子,也绝非只在农村地区才会上演这样的戏目。去年7月,上海浦东也有十余对夫妻突然“闹离婚”,原因是他们所住的那块地被征用,为了以后能多分到房子,他们不约而同想到了假离婚。

为吃“低保”(最低生活保障),也是假离婚的一个原因。为了纾缓失业、残障等弱势群体的生活压力,北京推出了一个低保计划。按照该计划,低保领取金额并非根据家庭人口计算,而是以户为单位发放。因此,人数越少的家庭,按人头领取的低保自然比人数多的家庭多。这种发放方式合情合理,因为家庭日常开支的增加,同人口增加是不成比例的。这就给那些企图多领低保的家庭以可乘之机。通过假离婚,一些家庭就由一户变两户,领取的低保也就多了一份。

北京西城区福绥境街道有关部门,曾对该街区的30户低保户做过一份调查,有23对夫妻离婚后申请领取低保。其中20对夫妻离婚后已经领到了低保,3对离婚后申请低保待批;有20对夫妻离婚后既领取了低保,又生活在一起;有2对夫妻在离婚后领取到低保,但来往还非常密切。

为了获得工作机会,也是中国人选择假离婚的动机。近年来国企改革革掉了很多职工的岗位,当中不少是在一个单位工作的夫妻。中央要求地方政府要安排下岗工人重新就业,但由于下岗工人实在太多,一些地方只得规定只给下岗夫妻的其中一个安排工作。规定一出,很多下岗夫妻火速离婚。

被公诸于众的假离婚个案,恐怕只是冰山一角。在官方公布的2006年190万对劳燕分飞的夫妻当中,又有多少是为了一个“钱”字暂时分道扬镳的呢?相关数据无从查证,问题的答案人们大可以自由发挥。

一些中国学者声言谴责假离婚现象。“实际上,这是一种亵渎法律的行为。”北京大学社会学家夏学銮认为,这种“大面积”的离婚现象带来的后果是可怕的,“首先会对政府公信力、法律的威严产生影响,并造成国家财产的损失”。

尽管假离婚行为遭到口诛笔伐,可是,只要有利可图,就会有人继续肆无忌惮地利用现有体制为利离婚。这就像中国的制造业,只要有利可图,假货还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对于该如何遏制“集体离婚”?中国政法大学婚姻法副教授李娟建议道:“事实上,婚姻制度和其他的一些制度息息相关,比如一些地方的拆迁政策、用工制度以及劳动保障制度。把这些制度完善起来,比如细化条文、界定“户”、“人”的关系等等,把离婚带来的漏洞堵死,才是极需之举。”

同难以杜绝的制造假货现象一样,假离婚也是中国目前面临的一个问题。尽管中国已经快速发展成为一个生气勃勃的商业社会,诚实守信等倍受西方社会推崇、被商业世界奉为金科玉律的普世价值,却似乎还没有深入人心。在当今拜金主义大行其道的大环境下,无论是假货还是假离婚,一切假的东西,背后的动机不外乎就是为了钱。(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夫躲债假离婚 妻竟假戏真做
中共无预警暂停台湾水产品 台陆委会表达不满
封控转弯后北京人质疑官方染疫数字失真
国际反腐日 律师余文生吁中共公示官员财产
最热视频
【中国禁闻】习悼江?悼词埋多重伏笔
【晚间新闻】 驻马店卫健委揭中共防疫内幕
【菁英论坛】年轻人反了 白纸革命席卷全球
【新闻看点】举报杀父凶手 叶婷被抓后精神失常
【时事军事】B-21的暗箱 让中共不淡定了
【环球直击】中共推新十条松绑 官宣病毒似流感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