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天亮:杨佳案 更确定解体中共的迫切(上)

《法拉盛论坛》“杨佳案与社会公义”的发言(上)

标签: ,

【大纪元11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钟涛、通讯员子嫣、祝家琦、何秀丽纽约法拉盛报道)在10月26日的《法拉盛论坛》的第九次研讨会上,新唐人著名评论家章天亮博士针对“杨佳案与社会公义”的话题, 综合分析了杨佳案的许多现象,并指出从民众的反映看,《九评》在中国大陆的传播已经起到了效应,杨佳案已经使民众进一步认识到了解体中共的必要和迫切性。

以下是章天亮博士的发言整理:

司法不公 杨佳案情交代不清

关于杨佳这个案子,有很多的细节交代不清楚,比如说作案的动机是什么?杨佳为什么要袭警?这些事情尽管在网上有很多的传闻,但是在法庭审理的时候,并没有把事情的真相追究出来;另外,还有作案的过程也不清楚,法庭审理的时候说:杨佳在七秒钟之内杀死了四个警察,这是根本就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哪怕是四个警察,一个挨一个让杨佳去捅,他也不可能是七秒钟杀死四个警察!

审理的过程也有很多不透明的地方,比如说,为什么会安排一个跟原告是有相关的律师为被告辩护,原告是上海闸北区政府下属的公安局,而被告杨佳的律师谢有明是闸北区政府的法律顾问。 所以说,这样一个利益相关的律师,他没有资格、他不能够为杨佳辩护。还有杨佳的母亲在他出事之后,马上就失踪了,到现在仍然不知下落。

还有一件很蹊跷的事,这个谢永平律师,竟然还能从杨佳失踪的母亲那里得到律师委托书。在一审之后,谢有明律师本人也失踪了,这一连串的疑问,都让我们觉得整个司法是相当不公正的。

面对种种危机 老百姓要知情权自保

也许有很多人会这样想,杨佳案清楚不清楚,对我有什么影响,反正我现在有吃有喝,我现在生活也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其实这个涉及到一个老百姓知情权的问题。很多事情,等你知道的时候就晚了。

举个例子,比如说,你要等当地的孩子得了肾结石之后,你才知道他喝的牛奶有三聚氢胺,是不是太晚了?其实事情并不是说最近才发生的。事实上,在几年之前,甚至在今年三月份的时候,这样的消息已经慢慢在民间流传,但是中共的媒体不报导,所以很多家长还是跑去买含有三聚氰胺的三鹿、伊利、蒙牛这样的牛奶,最后孩子得了肾结石了。所以这实际上涉及到一个知情权的问题,如果有一个自由媒体,他们能够尽早的把牛奶含有三聚氰胺的事情报导出来,是不是这种造成孩子巨大磨难的悲剧就可以避免?

在比如萨斯病的时候,如果等你自己得到萨斯病的时候,你才知道萨斯病正在肆虐,那就为时已晚了。记得刚开始的时候,就有很多的小道消息在流传,包括海外媒体也在报导,但是,中共就说,在中国生活、旅游、学习都是安全的!如果你要相信政府的话,你放弃自己的知情权的话,最后你自己就有可能成为萨斯病的受害者。

还有很多其它的事情,如果政府突然间出台一个政策,没有跟你商量,就是黑箱作业,最后的话,就造成国家利益受损、你个人股票、投资不正确而受到很大的损失,等你看到账面的时候,是不是也太晚了?所以我想知情权是能够维护自身权益,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条件。

民主、媒体 制衡黑社会政府为所欲为

再举一个例子,比如说,有一天你走夜路碰到一个坏人,对方是一个人,你也是一个人,你可以跟坏人进行较量或者你去跟他打,你是有可能获胜的,因为双方的力量是比较对称的。但是,如果你碰到黑社会,对方有一伙人,这时候你一个人是不够的,正常的情况之下应该去找警察,警察也是一伙人,黑社会也是一伙人,这个力量是可以对比、是可以较量、是可以均衡的。当然,在正常的社会里,警察的力量应该更强一点,正义的力量应该更强一点。

但是,如果你碰到的是一整个政府在迫害人民的时候,那你要怎么办?对方是一个国家,掌握的是一个国家机器,从舆论到暴力机构全部掌握在它的手里面。而你只是一个弱小的人,根本就没有办法跟政府较量,这个力量是完全不对称的,政府可以轻易的迫害你,然后还可以通过他所控制的喉舌,给你安上一系列的罪名,对待法轮功不就是这样吗,安上一系列罪名,所以这个时候,普通的一个人,他跟政府之间,根本不可能较量。

在一个正常的社会里,民众和政府之间的力量要怎么样才能够达到均衡,必须要靠三个东西;第一是民主,老百姓手中有选票,如果政府胡来的话,老百姓就可以把政府罢免了;第二就是媒体,老百姓可以自己办媒体,这样对社会形成一个压力,很多做坏事的人,一旦真相曝光,他就觉得在那个地方就做不下去了;第三就是司法的独立,像美国一样政府和独立的司法,是一个互相权力制衡的关系,政府的权力得到制约,对老百姓也是一种保护。

美国在建国之前,受到当时殖民政府的暴力去压迫,所以美国建国的那些元老们,他们就想不能再用同样的暴力去压迫民众,因为他们知道绝对的权力会导致绝对的腐败;如果不加以制衡的话,万一政府有了行恶的倾向,而且他掌握了合法的暴力,那么怎么办?所以他们通过宪法第一修正案,让老百姓自己办媒体;这样的话,政府谁敢撒谎,撒不了谎,政府通过美国宪法修正案去学到一些言论自由的权利;老百姓在关键的时候,是可以跟政府对抗的,可以形成一种制衡力量。

我们不是说美国的制度有多么的好、多么的先进,我们只是对比一下,美国的国父在建国的时候他们就把暴力跟谎言给放弃了,他跟中共是完全相反的,我们对比一下,中共到底有多邪恶!但是我们看到美国这样一个政治系统,当有权力制衡的时候,政府不敢做得太过分,老百姓跟政府之间就可以达到和平的共处。

中国的问题恰恰相反,政府的权力不受限制,所以老百姓到最后被迫害到没办法了,就达到一种官逼民反的境地。最近我们看到大陆发生很多事情,动辄一个小事,成千上万的人聚集跟政府对抗,其实就是因为中共在迫害老百姓的路上走得太远了;在政府的权力不受制衡之下,刚开始的时候,好像做什么事情都不受惩罚,其实只不过是把最后报应的日子往后推,最后报应来的话,可能会更严重。(待续)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声缓杨佳邮箱遭破坏 杨佳拒父亲请律师
【投书 】胡锦涛:杨佳的母亲在哪儿?
【诗】妈妈,你在哪里?
上海近百访民到杨浦区房管局上访
最热视频
【罗厨寻味】粥烫东星斑
【薇羽看世间】欧中峰会 欧盟对中共转强硬
【大选观察】川普对付中共敢说敢做
【新闻看点】十月惊奇5种可能 天选人塑美国未来
【拍案惊奇】中美外交降级?崔天凯自曝睡不着
【老外看中国】好莱坞制片人:中共连未来都管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