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大哥脱胎换骨 喜获重生

陈进权

多年前还是黑道大哥的陈进权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

服刑期满后,我还是继续在黑道中打滚,我从来没想过
“人生的意义”这种深奥的问题,只觉得今朝有酒今朝醉…

我从十几岁开始就加入黑社会帮派,年轻人血气方刚、好勇斗狠,只要一言不合,就拿刀动枪、杀人砍人。所以我曾因杀人罪被判刑入狱。服刑期满后,我还是继续在黑道中打滚,并且开始作围标、绑标的生意。

今朝有酒今朝醉

我从来没想过“人生的意义”这种深奥的问题,只觉得今朝有酒今朝醉,只要力气大、拳头大就可以赚大钱,就这样在吃、喝、嫖、赌、杀人放火中,度过我生命中的四十年。

直到民国八十九年,有一天我从朋友家喝完酒,开着快车一路奔驰。突然间,因为车速太快又神智不清,我撞上路旁的行道树,当时就不省人事。路人将我紧急送医,连续两家医院看到我的情况都认为没有救了,坚持不肯收。最后是新楼医院死马当活马医,把我从鬼门关里拉了回来。一个多月后,我虽然可以出院了,但却从此失去了健康,再也不是过去那个身强力壮的黑道大哥了。

领悟今是而昨非

我被病痛缠身,真是生不如死。一天,我的朋友介绍我炼法轮功,并且介绍我看《转法轮》一书。当我读到书中说的:“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的。”再看到“真、善、忍”三个字时,我的脑子突然“嗡!”的一声。尤其那“返本归真”四个字让我感到非常亲切熟悉,我终于明白来到世间的目的不是为了吃喝玩乐、争名夺利,过去的所作所为竟然错得那么离谱!于是我开始想要修炼

修炼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过去道上的兄弟、黑社会的环境、吃喝嫖赌的坏习惯,都使我很难一下子走上修炼的道路。而且刚开始盘腿实在很痛,所以我并没有每天炼功。

摆脱黑道洗心革面

有时候朋友仍会邀我去赌场赌博、去舞厅跳舞。当时我悟性不高,还是会跟着他们去。但每次去赌场,每赌必输,而且输得很惨。每次去舞厅,一到门口,我的头就开始剧痛,最后我进不了赌场,也进不了舞厅时,才悟到原来是师父不让我接近那种场所,要我好好做个修炼人。于是我开始戒掉抽烟、喝酒、吃槟榔、赌博等等恶习。

过去我是一个把家当作旅馆的人,孩子也很少看到我,现在我每天一定回家。因为师父在《转法轮》里告诉我们“德”与“业”的关系,知道不能再杀生造业、坑人钱财,使我渐渐脱离了黑社会、也远离道上的兄弟。我不再做任何危害社会的事,而成为一个好人,还要做一个更好的人。

现在的我是一个正当的生意人,身体健康、家庭也变得和谐了。没有人强迫我这样做,事实上要改变一个无恶不作的人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是法轮大法赐给我全新的生命。

宇宙真理指引光明

如果不是李洪志师父让我明白返本归真的道理,今天的我,可能仍在黑社会里造下深重的罪业,也可能早已横死街头。我由衷地感谢大法使我重生,所以我开始把大法介绍给我过去接触的各界人士,大家看到我这样脱胎换骨的改变,有的给予大法正面支持,有的也来修炼法轮大法。

其实,每一个作恶的人都是因为不了解真正的自己是什么,更不明白宇宙的真理是什么,才会如此作恶多端。现在大法已经在世界各地弘扬开来,我的改变可以证明法轮大法是教人做一个好人中的好人、法轮大法可以真正从本质上改变一个人,包括你、我。

朋友们,以上都是我的亲身经历,我是这样走过来的。只要你有返本归真的心,你的人生道路就会从此刻开始改变。◇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2001年7月,我和十位坚定修炼的学员被禁闭在一个小间里,长期被包夹守着,从不准出房门半步。从早上6点起床到晚上10时30分左右收监,一直坐军姿,两眼平视前方,直腰,双手必须放在膝盖上,不准闭眼,更不准说话,屁股不准离开凳子。
  • 就在今年的教师节,我讶异这位女孩的转变,她在给我的卡片中写道:“亲爱的××老师,炼法轮功的就是不一样,像我这么奇怪个性的孩子,我妈都已经想把我塞回肚子了,老师一次还得应付我们班这么多奇怪的人,真的真的超辛苦的,我只想是想说“法轮功万岁 !教师节快乐!”
  • 在劳教所里,常有劳教人员大声的自问自答:知道什么是中国最大的邪教吗?──劳教!
  • 2000年6月8日,政府开始在四川省展览馆举办污蔑大法的图片展。为了让更多的世人不要再上当受骗,明辨是非,我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写出来,用复写纸复写几份。6月12日早上,我找到片警魏大平,对他说:“你看我写的这份真象材料,是我亲自到北京去交,还是交给你转交给中央领导。”
  • (大纪元记者王金鸿台南县报导)拥有中、西医双行医执照的王元甫医师,14日应邀到麻豆镇油车里社区关怀中心演讲──“中、西医的养生与保健”。王元甫以他在中、西医界行医20多年的经验,理论与实务相互搭配,再以他生活周遭的同学、亲朋好友为实例,以说故事方式深入浅出的从台北市十大死因分析西医保健及预防的重要性。
  • 我又在驻京办的小房子里面被关了一星期后,由防暴大队的警察押回成都青羊区戒毒所,强行洗脑两天(因为每个上访的大法弟子送回成都后都要先到戒毒所“洗脑”两天)后,再被非法拘留半个月。我和其他拘留人员一样,一进门,便遭到脱光衣服非法搜身,他们对于大法弟子主要是搜经文和钱。
  • (大纪元特约记者叶灵辉多伦多报导】二零零八年三月,加拿大多伦多居民林先生被医院确诊左腿膝部患了癌症。四十九岁的林先生在绝望中选择了修炼法轮功,四个月后,奇迹出现,医生对他说:这是个大新闻,你的脚没事了!记者见到林先生时,他神采奕奕,步履轻盈。
  • 我是山东的,从事运输和销售的生意,今年29岁。2004年下半年去岳父家时,岳父母对我讲了关于大法的事情,并让我记住“ 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根本不接受,对他们很反感,并劝说他们停止修炼大法。但我的劝阻没有一点效果。临走时,岳父给了我一张大法“护身符”,我随手就放在了身上。
  • 为了绕过警察的层层拦截,我便绕道坐大巴到重庆过武汉再转车到北京。一路上有惊无险;大巴车刚到重庆,我便听收音机里面说人大、政协会议于今天下午3点30分在北京召开,我的心跳加快了,我必须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北京信访办。
  • 我目前就读台湾国立高中三年级。我想将修炼法轮功的心得分享给大家,因为这将会使更多人认识法轮大法的美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