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告别式的告别

作者:清风
font print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

近来参加了几个告别式,除了告别亡者外,也让在世的亲朋好友对亡者的离去在心理上划上个句点。然而,其中却也有不一样的对待关系。

朱老,住在老家隔壁,开了间家庭式的铁工厂,每天传来震耳欲聋的打铁声,是一家老小的生活依靠,几十年的拼命,四个孩子各自都有不错的发展。几年前,朱老中风后又检查出罹癌,刚出院回家后,精神还不错,但家人为了省钱就不再带他去作任何治疗,等他家门前挂上“奠”字后,门口顿时变成了吊唁亲友的聚会兼打牌场所。举办告别式的那天,电子花车正好停在我家门口,五子哭墓的录音声放的震天价响,无非是要昭告邻居,他们儿执晚辈哭的很凄惨、很孝顺。结果我过去看看棺木里朱老,跟他告别时才发现,除了“吵死人”的声音外,只剩下我跟那口棺木。

月姐,楼下的邻居,本来是机场贵宾室的接待小姐,想当然尔,其美貌和温柔自不在话下。但“红颜薄命”,十多年前开始被病魔折腾,搞的人不像人似的瘦弱,所幸,体贴的丈夫在这段时间里是不离不弃,十分尽心的照顾她。几个月前,月姐又进了医院,当她出院,我下楼去看她时,她的身子已非常孱弱,连坐起来都非常困难。她告诉我,她这样子真是生不如死,希望早点走,结果隔天又送医急救后就真的走了。告别式那天,突然幻觉似的看到她,如办喜事般跟前来的亲友打招呼,只是现场一片悲凄,亲友哭肿的双眼、民代们弯着过90度的敬礼……。更没料,个把月后,便传出月姐先生准备要跟其前女友结婚的消息。

大姑长年病魔缠身又被忧郁症所苦,最后喝浴厕清洁剂想自我了断,送医后虽然是被救回来了,但因食道与声带均受伤,已无法说话也不容易进食,没多久我就去参加她的告别式了。大姑是岳父的姐姐,多年来也只见过几次面。告别式那天,我在亲属行伍中,不管出家人颂经的超度仪式,老人家又幻觉似出现来打招呼,驼背的身躯缓慢的问候着亲友。司仪很专业的引导家祭、公祭等仪式,我只记得他说希望大姑保佑大家身体健康赚大钱,当时我心想,大姑长年生病,已花了一大笔医药费,她就是担心再继续拖垮家计,才走上绝路,何来钱财保佑大家?

虽然告别式都在告诉人们另外世界的存在,但好像走出会场后就渐渐的被淡忘了,直到自己走上这一遭。过去总觉得办这些仪式很表面也很不实在,然而现在我的想法有些转变了,告别式真的需要,因为这是个生命教育的课程,好像神要借着这种方式传递给人们一些讯息,不只是这一生的生命观,还有不同世界的空间观,不同缘分而相聚的因果观,也让人们能真正思考生命的价值与目的。@*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为人不仅不能行恶,就连恶念最好也别动,如果动了恶念则要及时去掉…
  • 南宋时福建建阳有个法名叫师逸的僧人,一向喜好欠钱负债。一次他向县吏刘和借了十贯钱。古代时用绳索穿钱,每一千文为一贯,十贯钱也就是一万文铜钱。可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刘和几次要他还钱,他都推脱说还不出来,其实也是他自己不想还了。
  • (中央社麻萨诸塞州28日法新电)已故传奇参议员爱德华.甘迺迪(Edward Kennedy)丧礼举办前,民众今天在艳阳下大排长龙向他道别。
  • 清代时,河北获鹿(今鹿泉市)县衙大院中,有一棵古槐树,非常高大,据说已有上千年的历史了。乾隆年间,河南人张篁华受命到此地担任县令。
  • 清朝时,湖北江夏农村中有一个人顽劣不孝,成天迷于赌博与喝酒,丝毫也不照顾他年迈的父亲。在某一年的冬季雪夜中,他的老父出门上厕所,失足跌进沟中受了伤爬不起来。老父拚命呼喊他儿子出来救他,可这不孝子明明听见了,就是躺在床上不愿起来救他父亲。幸亏邻居们听到了他父亲的呼救,这才把他受伤的父亲搀扶起来送回了家。这个不孝子面对受伤的父亲一点悔意都没有,结果没多久他父亲就因伤病去世了。
  • 明朝后期,山东日照有一个李姓大户人家,大户的主人与当时的权贵有些非法的勾当。这户人家有一个仆人,这仆人身怀一种超常的本领。这种本事就像《水浒》里讲的神行太保戴宗一样,赶路极为迅捷。这户人家的主人最初并不知道他的这种本领。后来,主人有一次让他将一封信件送到离此千里之外的外省某处,计算来回的行程共有两千余里,主人给了他一个月的时间完成任务。
  • 清代乾隆年间,四川成都有俩个关系很不错的人,他们一个姓蓝,另一个姓邱。蓝某家里比较贫困,经常借邱某的钱,邱某很慷慨从不立借据。邱某死后,他的儿子向蓝某讨要父亲生前借给他的钱。可这时,蓝某却以没有借据为由说根本就没有向邱某借钱的事,拒绝还钱。蓝某为了表示自己不欠钱,还对神灵发下一个誓言说:我如果真的昧着良心欠邱家的钱不还,那么就让我下辈子转生当畜生干活还债。
  • 离林希翎遗体告别还有两天,离其巴黎宗教出殡葬仪还有五天,沧桑巾帼——中国最后的右派的最后谢幕在睫。
  • (大纪元记者马丽日内瓦报道)2009年9月30日晚上11点左右,神韵纽约艺术团在日内瓦的莱蒙大剧院圆满地结束了第二场演出,这是神韵第三次光临日内瓦这个国际性的都市,给日内瓦人民带来至善至美的享受。自从大幕一拉开,观众们就随着神韵的演出遨游了中国传统文化,深深陶醉在精湛的舞技、动人的音乐、跌宕起伏的歌声、引人深省的故事情节之中。当节目结束,大幕徐徐关闭之时,观众们与演员互相挥手告别,久久不愿离去。
  • 10月1日是中共掌权60周年,当天中午在澳洲布里斯本市中心的广场前面,揭露中共罪刑的大型横幅、展版和九评展示,呼吁人民告别中共。吸引很多路人停止脚步观看,了解真相后,人们纷纷排队等候签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