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仕明:奥巴马结束一个时代

廖仕明

人气 3
标签:

【大纪元2月28日讯】编者按:奥巴马成为美国总统,显示了终结仇恨政治的起点。起码在美国,这种仇恨被包容所取代,成为政治运作的基底。在这个意义上,奥巴马成为世界最强大国家的总统,对世界的影响绝不仅仅是政治层面。

通往华盛顿特区市区的地铁上,气氛和往日明显不同。虽然乘客们都穿了厚厚的外套,但仍然可以发现大家仍然算是“衣冠楚楚”。平时安静的车厢,众人热烈而毫不拘束地大声交谈,这与平时地铁乘客独自看书或者闭目欣赏音乐大有不同。

这天是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日,美国第四十四任总统,也是唯一个非白人总统巴拉克.奥巴马将在这一天进行就职宣誓。我身后的一家黑人乘客,和身边的两个白人老人一路交谈。大家似乎都忘记了“公共场合小声细语”的礼貌规则,然而周围确实没有人在意。

二零零九年一月,美国东部异常寒冷,气象台报告说一月当地的气温比历年平均温度低十度华氏度(不到五摄氏度)。然而,天气的寒冷仍然抵挡不住人气的热烈和旺盛。

根据华盛顿特区的官方数据,一月二十日奥巴马就职典礼的当日,大约有二百万美国人涌入美国首都,华盛顿地铁当天乘载了一百一十多万乘客,华盛顿特区动员了两万多警员戒备,在国家广场附近安装了四千一百多座临时厕所,几乎所有进入首都的道路都被封闭,官方呼吁人们乘坐公共交通进城。

大概两三个星期之前,我向老板提出总统就职当天休假一天,不是因为要去参加典礼,而是不想去挤可能非常爆满的地铁。因为各种原因,这个请求被老板婉言否决,他解释了原因之后幸灾乐祸地补上了一句:“地铁说可能要排队两个小时才能上车,请做好心理准备。”

白人微笑中的尴尬

“我真的以身为美国人自豪”,后边的黑人乘客认真的说。身边的白人点头微笑。我认真观察,总觉得他的微笑有些暧昧和尴尬。

美国黑奴的历史,是这个国家的一个巨大心病。南方的农场蓄奴从事农业生产,曾经给这个国家带来极大的道德以及物质损害。而实际上,美国独立前,几乎所有的欧洲国家,包括现代民主制度发源地的英国、法国、意大利、荷兰、西班牙和葡萄牙等国家,都有很多人从事和参与猎取和贩卖黑奴的“商业行为”。根据欧洲的纪录,猎取和贩卖黑奴,大概可以获得五至十倍的利润。巨利之下,冒险者千千万万。

欧洲冒险家早期自组军队进入非洲腹地,扫荡黑人村庄寻找精壮男女作为奴隶。后来则以武器和廉价工业品和“西化”的黑人部落进行奴隶贸易,所获黑奴,主要运往美洲,贴补美洲的劳动力不足。根据一些专家的估计,每一个黑奴运抵美洲大陆,身后便有五个黑人死亡,包括伤病死者,和那些留在这些黑奴背后无法独自谋生的婴幼儿和老人。

然而“黑奴”所形成的道德负担,主要由美国人承担。一八六零年代,美国总统林肯宣布解放黑奴,但美国人并没有从这个道德负担中获得解脱。直到一九五零年代,美国一些南方州黑人和白人结婚仍然不合法,黑人受到习惯的社会歧视和法律忽视。

从这个角度,我们应该很容易解读那位白人老人笑中的尴尬。


二零零九年一月二十日,美国在首都华盛顿林肯纪念堂前举行新总统就职仪式,奥巴马正式宣誓成为美国第四十四任总统。图为奥巴马就职典礼现场。(AFP)


不够黑的黑总统

我的同事杰森是个黑人,父亲是联邦政府某机构中的资深高层人员,按照中国的话说就是太子党。这位杰森举手投足明显缺乏黑人通常的强烈节奏感,讲话时也少了美国底层民众话语中常见的短语。按照另一位同事的观点,杰森“不够黑”(Not black enough)。在谈到新总统奥巴马的时候,几位黑人同事的公共观点都是,他同样“不够黑”。

奥巴马有一个白人母亲,从小和母亲一起长大,后来在白人名校毕业,却不是一个“足够黑”的黑人。这当然也是美国主流社会能够接受他的一个重要原因。

奥巴马的祖先并不是被猎取的黑奴。他父亲从肯尼亚来到美国求学,和南方堪萨斯州的一位女性结婚,并生下了奥巴马。这在上世纪六十年代的美国,尤其是在南方,仍然不是一件平常的事情。

我女儿就读的中学,在去年美国总统大选之前一个月进行了一场“模拟选举”,结果在这个以白人学生为主的中学(约占八成),奥巴马获得了胜利。正因为如此,当我看到中国某著名网路论坛上一篇咬定美国不可能产生黑人总统的文章时,提出了和作者打赌建议。

当然,这位作者并没有和我敲定下注。这位作者的观点依据非常简单,“根据中国一位社科院政治学学者的分析,占美国人口接近30%的黑人,还不构成出现一个总统的条件。”事实证明,这位中国专家错了。

上世纪六十年代各国都作过社会学的一些测试,试图测定人类集体行为的模式。这些测试的一个共同结果,就是发现在“人类相互合作”测试的过程中,经济学者往往最为“自私”和不合作。专家认为,这是因为经济学的训练基础,是以人类自私和自利行为为基础进行判断,久而久之,便形成了独特的思维定势。极权政治学,以及政治学中的术类领域,遵循同样的自利原理,因此中国社会科学院这位政治专家得出的结论就不足为奇了。

本次美国总统大选,黑人选民超过90%投给奥巴马,西班牙语族群这个比例是70%,白人约有42%。华人投票没有具体数据,我根据身边人的情况,估计大约是50%的选票投给了奥巴马。

美国急于摆脱原罪

有趣的是,美国的主要媒体,几乎清一色地倾向支持奥巴马。虽然他可能真的“不够黑”,但我认为,除了布什前总统的国际、政治和经济政策令美国不喜欢之外,美国社会急于放下黑奴的历史道德负担,是美国终于选出了一个黑人总统的重要原因。

五、六十年代美国著名的拳王默罕默德.阿里,曾经对美国主流社会中的白人至上倾向极为不满并努力抗争。阿里公开抨击和嘲笑白人,皈依了伊斯兰教,甚至拒绝服兵役。阿里是那个时代的一个象征。

随后,美国黑人的象征是马丁.路德.金,这位基督教传教人率领黑人,在南部进行了多年的抗争,唤起了“黑人的觉醒”,以及,在我看来,也唤醒了白人的罪恶感。一位在华盛顿智库工作的朋友承认,美国黑人民权运动之所以大大成功,其中一个重要的因素,是美国主流社会对黑人“原罪”的觉醒。

本次总统大选之前,电视转播一位著名脱口秀演员的演出,有一段专门谈到美国黑人和白人的问题。他说:一群白人在一起,如果某人说了“negro”(黑鬼),其他白人会非常紧张不知所措甚至起身逃跑,但如果有人说“white trash”(直接翻译为白色垃圾,是咒骂白人的专门用语),大家只会耸耸肩而已。

大选期间,有人在伊利诺州用绞绳上吊奥巴马的模拟草人,被控种族歧视,而有人放火烧佩林(共和党副总统候选人)的模拟草人被警方拘捕,却被法院以言论自由条款释放。

类似的现象在美国比比皆是。如美国的公平法案,规定黑人在就学、就业等各方面必须享受的优待,对此提出批评的大有人在。批评者认为,这种法案对其他种族明显并不公平,尤其是在某些需要择优录取的领域。然而这个法案仍处在不被质疑和挑战的地位。

我在英国伦敦的公共汽车上,亲耳听到和黑人吵架的白人说出“黑猴子滚回非洲”的话,这在美国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这些,都正是美国白人社会对黑奴“原罪”的道德弥补。

仇恨政治的终结

从拳王阿里到牧师马丁.路德.金,再到美国总统奥巴马,美国完成了一个赎罪的过程,也完成了一个更为彻底的民主进程。

“那些靠着贪腐欺骗和箝制异己保住权势的人,须知你们站在历史错误的一边,而只要你愿意松手,我们就会帮忙。”这段被中国政府媒体删除掉的奥巴马就职演讲词,由奥巴马说出来,有十分特别的意义。

美国历史学家亚当斯曾经说:“所有政治都是在不同程度地玩弄仇恨,不管他是以什么借口和理由。”确实,一个民族仇恨另一个民族,一个阶级仇恨另一个阶级,一个宗教仇恨另一个宗教,一个政党仇恨另一个政党,是我们这个星球上政治运作的基本依据。在人类数千年的历史上如此,在当今地球上的大多数国家中,仇恨仍是一种公开的政治手段,由当权人物肆意操控。即使是在发达国家的民主体制中,仇恨仍有如已暗未熄的阴火般默默燃烧。

奥巴马成为美国总统,为我们显示终结仇恨政治的起点。起码在美国,这种仇恨被包容所取代,成为政治运作的基底。在这个意义上,奥巴马就职成为美国这个世界最强大国家的总统,对世界的影响绝不仅仅是政治层面。◇

──本文转自第107期<<新纪元周刊>>
http://mag.epochtimes.com/109/5939.htm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新闻
奥巴马任命资深外交官希尔担任驻伊拉克大使
陆克文将于下月访问白宫
佛州台商会举办2009年新税法专题讲座
加拿大曾在奥巴马到访前拦截俄轰炸机
最热视频
【财商天下】大陆多地救市 购房补贴最高100万
【横河观点】大外宣揭“610 ”?透露何信息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