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妹剖腹产肠外流 再手术如过鬼门关

【大纪元2月28日讯】(大纪元记者方晓报导)湖南籍打工妹吴女士在深圳龙岗南岭医院剖腹产子时,在手术台上听到医生惊叫:“她的肠子跑出来了,怎么办啊?”吴女士表示这便是她噩运的起点,手术造成盆腔大面积积液,但医院未针对治疗便令其出院。不久她感觉腹部剧痛,在深圳市人民医院住院10天仍未确诊,再次入院才被检查出来,又一次动手术犹如过鬼门关,伤口处落下4厘米的洞。前后花费2万元医药费。吴女士说自产后她就住院受罪,无法照看婴儿。因不能人工喂养,所以孩子每月的奶粉花费千元,靠打工糊口的家庭无力维持生计。

本月26日吴女士再到龙岗南岭医院交涉,院方仍蛮横地说其没有任何过错和责任。她对医院对患者不负责任的做法非常气愤并感到委屈,她说医院给她造成的巨大身心伤害无法弥补,但院方的态度让他们非常无奈、无助,希望媒体曝光并为弱势百姓讨回公道。

龙岗医院剖腹产 产妇肠子跑出来

吴女士说起自己的遭遇便声泪俱下,她对大纪元记者介绍说,因为湖南籍在深圳打工妹生孩子大都选择深圳龙岗区南岭医院,因为那里顺产的费用较便宜。2008年11月22日十月怀胎的她也选择在该医院分娩。没想到是剖腹产,主刀医生姓阎,还有麻醉师及另两名医护人员。因为被施予局部麻醉,所以手术过程中她的大脑始终是清醒的。

她说,当时在手术台上听到有个医生突然说:“哎呀,她的肠子都跑出来了,怎么办啊?”由于自己不懂一点医学,也无能为力,只能任其摆布。女儿生下来24小时后,也没见护士或医生到她病房指导如何哺乳等。住院4天后医生要求她带着孩子出院。

“回家后两天也就是28号凌晨5点多,我肚子痛得要死,不能直腰行走。老公迅速将我送回南岭医院治疗。当时挂的是妇科号,但医生叫我去外科。医生诊断后指示给我打点滴。输液时我全身起了像湿疹样的疙瘩。当时心脏像火烧一样难受,痛得很厉害。打完之后高烧一直不退。期间找到护士医生,他们根本不看病人,就说是正常反应;后来看到我的样子才说是过敏造成的。”

吴女士表示,直到29号下午进行了一系列检查,得出结论:产后感染(盆腔炎)——B超显示盆腔里有大片积液。医生的解释为,盆腔的积液是动手术时有意留在里面的,令人匪夷所思。家人看我情况实在不对,医院已经误诊一次,就强烈要求转院,但医院方面说要找相关的主任会珍,其结果是住院观察。

“当时我疼得受不住,无法坚持了。所以29号下午不得不转院到深圳市人民医院住院治疗。当时肚子疼痛加产后身体虚弱,而且心脏也疼得难忍,我感到度日如年,天天以泪洗面。怕药物对小孩不好,也由于身体疼无法哺乳,婴儿不得不终止了母乳喂养,而且我无力气自己抱孩子,月子里完全由婆婆照顾孩子,自己只能远远地望着孩子。”

子宫险被切除 伤口落下一4厘米洞

吴女士说,在深圳市人民医院住院10天,打了几十瓶点滴,12月9日出院。回家几天后发现刀口处肿了一个大而硬的脓包,表皮发红。于是当天她又去深圳市人民医院检查。结果说是伤口里面有积液、盆腔感染炎症。医生说脓肿有可能和子宫相通,必需马上住院治疗,有可能要切除子宫。“我当时感觉天要塌了!我才25岁,这对我意味着什么?来得太突然,我在恐惧中挣扎,还来不及体会做妈妈的幸福就经历一次次撕心裂肺的痛!”

“当时我住院费都不知道去哪里借。家人东凑西借才凑够费用的。当天又在剖腹产的伤口上再做手术,把脓肿弄出来后里面有个7厘米大的洞。医生说脓包呈绿色、散发着臭味。经过每天换药、打点滴配合中医治疗和理疗,病情才有了缓解。再次治疗了20天。由于我实在承受不了昂贵的医药费,医生考虑让我出院。出院时我伤口还有一个4厘米的洞。”

龙岗南岭医院称其无过错、无责任

吴女士说,目前伤口开始停止了恶化,但她产后坐月子的一个月基本是在医院渡过的。身体和精神伤害都是巨大的。前后累计花费2万元医药费。每月给孩子买奶粉就要花费约千元。一家人仅靠她老公开出租车为生,生活难以维持。

她还表示,南岭医院虽承诺过产妇一个月之内家访,可一直未兑现。当家人打电话给南岭医院质询时,对方态度恶劣,一直推卸责任。之后她们陆续去过几次南岭医院也打过好多电话,要求其给一个合理的答复,给予相应的赔偿。但院方总是拖延时间。直到今年2月23日医院打来电话说他们医院没有任何过错和责任,出于人道主义和同情心愿意给几百块的补助金。

“这个消息让人一听就很气愤,南岭医院连最起码的诚信和医德都没有。我们不放弃对龙岗南岭医院责任的追究,这个月26号我再次找到医院院长理论时,对方明确表示,院方没有任何过错,我真的很无助。”

吴女士最后表示:“主刀的阎医生,处理这件事情的杨医生,还有医院的那些领导,至今还在推卸责任,因为身体的原因我3个多月来一直无法自己带小孩,小孩也从我第一次入院就断了宝贵的母乳。回想这几十天的恐怖生活,我渴望社会、媒体公众的支持,希望协助我得到一个合理的解释和相应的赔偿。我深知一个弱势的响应是极小的,但我会全力争取自己应该得到的权益。”

吴女士表示,她对自己披露的事实负法律责任。大纪元记者近日就此事给深圳市龙岗南岭医院妇产科打电话质询,对方获知是海外媒体的查询,以不便对外透露患者情况为由拒绝作出解释。院长办公室无人接听电话。(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如何选择适合的医院?
广州14人食用猪肝中毒送院
江西农村妇女:大法救了我
健康好人八个月劳教所突然死亡速火化
最热视频
高鹗补红楼之年龄错谬及深度削弱
【新闻看点】病毒有眼睛:俄印疫情为何飙升
【纪元播报】26省市遭洪灾 官媒承认三峡大坝泄洪
【纪元播报】蓬佩奥:华为正失去和全球电信商生意
【新闻第一现场】与闫丽梦会谈 专家:中共瞒疫无疑
【珍言真语】钟剑华:港官染文革作风 打压初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