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女子监狱的累累血债

人气 20
标签:

【大纪元4月17日讯】(大纪元记者林淑芬综合报导)据明慧网数据显示,吉林省女子监狱/劳教所(前黑嘴子女子监狱)迄今为止,已非法关押迫害过至少215位法轮功学员,其中9人被迫害致死,12人被迫害致残。


吉林省桦甸市王秀云被不法警察绑架至桦甸市公安局政保科刑讯逼供,送长春黑嘴子监狱10 日就含冤离开了人世

吉林省四平市韩春媛在吉林省女子监狱非法关押,一天韩春媛被十余名入监队犯人围住野蛮灌食,数人坐在她身上、掐她脖子,导致韩春媛休克,在送医途中死亡

余国庆被迫害奄奄一息后放出 不久死于家中

吉林省永吉县法轮功学员余国庆(女)五十三岁,中国水利水电第一工程局口前分局办公室主任(副处级)。二零零零年抱着向政府讲清法轮功对国家和社会是百利而无一害的目的来到北京,却于二零零零年十月被永吉县 “六一零”(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公安局绑架、非法劳教,送吉林省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因身体不好劳教所拒收。强行送进吉林省长春黑嘴子劳教所,因身体不好劳教所拒收。

回家后,永吉县“六一零”、公安局不断骚扰,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二年二月八日被吉林市公安局绑架、非法判刑八年,二零零八年五月被迫害的生命垂危的余国庆被其家人办理了保外就医。几个月后,余国庆于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日含冤离世。


刘晓漫遭电击乳房等酷刑 至今仍被关押

吉林省长春市法轮功学员刘晓漫,一九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她抱着对政府的信任,曾经两次进京上访,并先后被非法关押在长春市第三看守所和黑嘴子劳教所。在劳教所内,她不写所谓的“五书”,不参加强制劳动,多次被电棍电击乳房。二零零四年其父病重弥留之际想见她最后 一面,劳教所却以写保证书背叛法轮功为条件相要挟,致使她失去了与老父见面的最后机会。

在近十年的残酷迫害中,刘晓漫所居住的三道街附近的社区和派出所以及“六一零”多次无理敲门问责和非法入室搜查,使她和家人的身心受到很大的伤害,在家里都不敢大声说话。迫害的压力和在劳教所期间所受的非人折磨使她的身体出现不适,即使如此,她在丈夫长期不回家、不管家的情况下,还尽心尽力地照顾住院的公公,甚至用手为其抠大便。她自己过日子舍不得花钱,但给公公婆婆的一定送最好最贵的。

二零零七年,刘晓漫又被警察从家中强行拖去派出所。在长期的迫害下,她的身体每况愈下,身上消瘦见骨,小腹鼓胀,尿液呈赤红色。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八日她在家中离世,撇下了八十高龄的老母亲和还没有成家立业的儿子。


邓世英被吉林省女子监狱残酷迫害10个月后致死

吉林省吉林市委总工会干部于立新被送到吉林省女子监狱,绝食绝水,公安医院给她打破坏中枢神经的药,66天后含冤而去

其他部分罪行

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行已被明慧网多次曝光。据明慧网消息,该劳教所强迫法轮功学员每天劳动达十六、十七个小时,并且随时经常毒打和电击。

法轮功学员杨淑梅被几个管教轮流电击长达一个多小时,脸部和颈部处处都被电起水疱,面部变形好 几天不能咽食、不能走动;

吉林市法轮功学员邓世英被电击后,绑在死人床上十几天,又送六大队折磨得大口吐血,不准休息,仍然干十多个小时的活,晚上还不让睡觉写 检讨;

法轮功学员徐功春,田秀花,张玉辉,房秀英四肢被胂直固定在死人床上二十多天,劳教所怕检查团看见才放下来,四名法轮功学员四肢不会动,田秀花的胳膊到现在还不 好使;

桦甸学员穆春梅被管教用电棍毒打后又用“开飞机”酷刑折磨,晚上拉到教育科继续毒打;

法轮功学员黄静茹在绝食期间撬不开嘴,就从鼻孔里插管灌食,几乎窒息而死,回来后还用手铐铐在床底下继续折磨;

吉林法轮功学员邓小波被管教把电棍伸到嘴里电击,至今不敢吃东西;

法轮功学员刘研和李艳红等多人被扒光衣服只穿裤头,六个管教同时用电棍电击发出撕心裂肺地惨叫;

法轮功学员耿万珍被电刑折磨得奄奄一息,劳教所怕她死在这,不得不秘密送回家;四平市学员韩翠艳,翁月杰在遭受电棍、绑死 人床、用手铐吊床等酷刑后送往精神病院;

法轮功学员王秀芬被关到到冷库里的死人床上,不准盖被穿棉衣,敞开窗户冷冻,还经常用电刑折磨,在这样的迫害下,王秀芬被折磨得精神分裂,劳教所又把她关进小号。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起诉江泽民案 澳洲高院宣布7月20日再开庭
吉林学生中毒 市长调3千警镇压家长
苏凰:  写在4.25之前
明言:中共哀叹“不折腾”说明什么?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翠字惹怒习近平 武统从凤梨开始?
【重播】CPAC大会第三日 川普闭幕演讲
【首播】专访程晓农:拜登软弱 中共备战?(3)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