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热点互动】评纽约刘醇逸竞选(2)

刘醇逸作为美国民选议员,却一直是中共媒体的明星人物,中共媒体长期以来用报导中共领导人的口吻和吹捧的话语来报导他。(大纪元图片)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8月31日讯】 (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主持人:刚才谈到了韩裔社区的情况,尤其是谈到了他这种所谓“反帝”、“反美”的情况,这就关系到一个价值理念的问题。

FLV下载收看
WMV下载收看

我们都知道美国他之所以成为美国,是因为他有他的一套的价值体系和他的精神,那么从美国来说,他的价值和精神是什么?他选举的要旨又是什么?您觉得刘醇逸他是不是坚持了美国的这种价值呢?

横河:我想是这样的,美国建国大家都知道在“五月花号”(Mayflower)来的时候,和最早期的移民就是清教徒,为了逃避宗教迫害来到这里的,所以美国的创建人最早的时候就定下来了,这是在全世界所有的国家,现代国家里面,对于宗教信仰最宽容的一个国家,他是各种各样的信仰都可以在这里存在。

我认为美国最精华的部分是在自由这部分,自由实际上是对每个个体的尊重,所以并不是说像民主,民主是一种选举,是多数人的统治,就是你被选下来了,你就得服从那个选上去的人,但是自由是对每个人都有尊重,所以在这点上刘醇逸是知道的很清楚的。

刘醇逸在历次竞选和他的从政当中,就反复的把自己定位在这个位置上,他把自己定在为人权,或者是为少数族裔,或者是弱势群体来讲话的这些部分,所以他在表彰自己所做的事情里面,很大一部分就是为这些受害者,或者是暴力的受害者,或者是其他的受害者去争权利。

曾经还有过很有名的一件事情,就是一个锡克(Sikh)女生,因为包头巾的事情,剪辫子的事情,所以后来刘醇逸站出来,以关心教育的这部分来谴责这种行为,所以他是把自己定位在这个地方的,也就是说他非常明白美国的精神是什么。

在这个选举当中,你要去选举一个美国的民选的官员,你必须要认同这种原则。这种原则并不是说可以任意改变的,所以我认为刘醇逸在这个问题上,他不容易被人相信的原因是因为,他把自己定位在关注人权和关注信仰自由方面,然而当美国一部分人的信仰自由遭到威胁的时候,他却选择性的站在了迫害者的一方,而不是受迫害的一方。

这里我们讲的是并不需要你去表态支持谁,也不仅仅是法轮功的问题,而是他在选择“边”的时候,他违背了自己给自己所定位的原则,这是第一。第二,他所进行的改变并不是因为这里社区的原因,而是因为远在地球那一边的中共统治者的意愿而改变了他的观点的,这点我认为是我们值得警惕的。

主持人:好,我们有观众朋友在线上,我们先接一下纽约张女士的电话,张女士请讲。


中共帮凶刘醇逸想“高升” 纽约人说不!(摄影﹕唐明∕大纪元)


纽约 张女士:您好,主持人,我是想说一个事情,就是刘醇逸如果他要是当选的话,我想这是对全纽约人民的侮辱,也是对美国人的侮辱,为什么呢?我亲自看到他在法拉盛的时候,在去年,大概是5月20日,他在图书馆门口那个地方,帮中共那边说话。作为美国的议员,他不但不帮受害者,还去帮那些把法轮功学员打得头破血流的帮凶。

甚至那些帮凶,去跟他投诉的时候,他去接见他们,还跟他们照相。而被迫害的那些法轮功学员,在中国他们遭受了那个贪污人的活摘器官,他不但不站在美国国会188号议案,支持法轮功学员。他不替他们(法轮功)申冤,而站在了邪恶的那一边,我觉得这样子的议员,不是我们老百姓所愿意看到的。同时在四川地震的时候,我看刘醇逸也没有拿出多少钱出来。

从这一次竞选,我也看到他来早市,他找的都是那些残疾人、孤寡老人,对他不了解的一些人,也无法上网,也无法看电视的那些人,那么真正明智和理智的人,有脑筋的人他怎么会相信,一个撒谎满天的人,他怎么可能去帮老百姓说话。同时这一次我看到电视上的广告,说刘醇逸他7岁就当经理,而且还是跟爸爸、妈妈去做事赚钱,血汗工厂,而那些都是共产党的宣传,只有共产党才有血汗工厂。

主持人:谢谢张女士,因为时间的关系,您的时间已经到了,如果您还有什么要说,您一会再打过来,我们现在再接一下纽约张先生的电话,张先生请讲。

纽约 张先生:关于刘醇逸,我觉得你们现在最重要就是要把他…,他有一个“铁谎言”,他讲他曾经7岁去血汗工厂打工做面包,那他父母亲说没有这个事。这当中表现出了一个问题,就是他和他父母亲有一个人在说谎。如果是刘说谎,他是对他父母亲跟那个工厂局犯下了诬陷和诽谤罪,就是刘对他父母亲犯罪了;如果是他父母亲在说谎,那他父母亲就犯下了童工罪,就是当时他是童工。

那么刘醇逸也“不干净”,如果刘醇逸现在拿这个事情,把他父母亲的罪恶拿出来暴露的话,那就是说,刘醇逸准备踩着他父母亲的肩膀或者头顶往上爬,所以这个事情就是表明了刘醇逸的品质非常恶劣,这种人没有人性,这种没人性的人如果在美国成为一个什么主流的官员,那对美国人是个灾难,所以我希望媒体把这个事情的来龙去脉搞清楚,曝光这个事情,谢谢。

主持人:好,谢谢张先生,那我们再接一下纽约汪先生的电话,汪先生他是追查国际的负责人汪志远先生,汪先生您请讲。

纽约 汪先生:非常高兴有这个机会。

主持人:汪先生请您把电视或者是您的电脑的声音关掉,这样就没有回音了,您继续讲。


图﹕8月18日,美国总统民主党候选人奥巴马,委托其在法拉盛地区的民主党同僚在法拉盛社区收集民意。台侨王素华女士在发言时,刘醇逸(右一)低着头玩手机。(大纪元图片)


纽约 汪先生:好,非常高兴能有这样的机会,跟广大的电视观众见面,非常高兴。我看今天新唐人主播主持这个节目就是非常即时,我们觉得根据我们了解的情况看,我从去年在纽约法拉盛发生的事情看,在这个其中对刘醇逸作为一个民选议员所表现的,他完全违背了这个民选议员的职责,所以我觉得这个节目能够面向公众,直接听取公众的意见非常好。

对他这个人的所作所为,我们所了解的情况看,他是不符合民主国家的一个议员,这样一个民选官员的职责的,那么他要是在那样一个很关键的时候,他不为民众说话,而来为这个迫害民众、攻击民众的暴徒说话,这是违反了一个民选官员的职责的,我在这里只是说这么一句。

主持人:谢谢,汪先生。今天我们的话题是“评纽约刘醇逸的竞选”,欢迎打我们的热线号码,发表您的意见,或者和我们现场的嘉宾互动,热线号码是646-519-2879。

刚才我们接了一些观众的电话。有一个问题就是,我们也看到有人是持支刘醇逸的,那么支持刘醇逸的都是哪些人和团体呢?这些人和团体是怎样的一个背景?和刘醇逸又是什么样的关系呢?刘先生。

刘国华:刘醇逸当然也会获得一些人的支持,支持者都是一些同乡会、联合会等等。但是这些同乡会、联合会和中共有很深刻的背景。我们也可以表面上说是同乡会、联合会,但是实质上他们就是中共的傀儡。

我们可以看到这些所谓中共扶持起来的同乡会,包括这些联合会的势力,在中共一有什么的首脑到美国或到世界各地,这些同乡会就会出来支持。所以我们可以很清楚的看出来,这些同乡会就是被中共所控制。

我再一个举例子,大家都知道刘醇逸是在2年前,被邀请到大陆进行豪华式的访问,当时中共对他进行了相当于国家领导人级别的招待。而具体的牵线人是谁呢?就是我们纽约市的一个同乡会的会长。我可以想像,一个同乡会的会长怎么可能亲自和中共的这么高级别的建立起这么一种关系,所以我们可以看出来,它不是一种简单的,我们表面意义上理解的同乡会。

通过这个情况,我们可以看出来什么呢?刘醇逸,受到所谓的支持是什么呢?实际上是中共在背后支持。那么中共在支持他,刘醇逸也是在为中共所效劳,通过去年法拉盛的事件,我们可以看出来这点是非常明确的。

美国的主流民意,这是刘醇逸他自己也可以感觉得到,他可以公然的和美国主流民意相对抗,这可以显示出一个什么问题呢?就是说中共在背后支持他,他也为中共在效劳、在效力。

主持人:好,现在有位观众朋友在线上,我们接一下纽约一位先生的电话,您请讲。

纽约 某先生:您好,主持人好。对刘醇逸这个人,作为我们这些旅居美国的华侨或侨民,我们支持过,甚至有一段时间觉得:哎呀!这个华人能进入美国政界我们觉得很自豪啊!可是没有想到他这么快就投靠了中共,和中共明来暗往、狼狈为奸,互通利用。他以为中共财大气粗,而且有大量特务组织渗透到美国来,还有亲共的侨团的支持,他就可以有恃无恐,已经不把支持过他的选民放在眼睛里了。

这样,他不但背叛选民,而且他实际的所作所为也动摇了美国的立国之本。作为一个美国公民他背叛了自己的国家,这样的人也能参选?作为一个华人我们现在感到耻辱。对这样一个人哪!究竟谁会支持他,为什么会支持他,实际上已经一目了然了,而且这样的人如果当选的话,他今天会帮谁说话,也已非常清楚了。

当然中共对他的支持,只不过是想暂时利用利用而已。说到他,只不过是中共在美国政界身边的“一条黑腿”,中共在用人用完之后就会扔掉。扔掉的时候,我可以警告他,被中共扔掉的人都没有善终的,包括中共国家总书记都是一样,何况刘醇逸。

所以我在这里也提醒他,谁要跟中共走得近,谁最后就要丢掉小命了。所以我作为一个旅居美国的侨民,我希望咱们所有的侨民都能够为自己来到美国,能够得到这种得之不易的民主自由的生活,我们要珍惜它,同时坚决抵制刘醇逸。

主持人:好,谢谢您。如果您还有话要说,您一会再打过来。刚才这位先生说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事,就是说他们本来过去是选刘醇逸的,但是没有想到会是这种情况,那不知道章博士您对这个怎么看呢?

章天亮:其实我觉得刘醇逸在刚刚开始出来的时候,他也是打着“为选民服务”的旗号。最开始的时候,大家可能还觉得他做了一些事情,但是很快的他真实的想法就暴露出来了。我觉得法拉盛事件,其实是他把自己的真实想法暴露出的一个转折点。因为谈到选民权益这个问题,做为一个民选官员,必须要考虑选民的权益。

有的时候这种权益是属于可以讨论的,比如像奥巴马要搞一个全民医保,当然他可能会保护一些人的利益,可能会伤害一些人的利益,这是可以讨论的一个权益。但是有些权益,它的是非问题,是非常清楚的,是一个黑白分明的是非问题。这个时候就不存在大家可以讨论的问题了。

就说当这么和平的法轮功学员被无辜殴打时候,他站在了暴徒那边,而且当这个选民向他反映这个情况的时候,他对于法轮功学员这方面的人非常的恶劣。包括被殴打的受害者,比如说像Judy(朱迪) 陈,她当时在法拉盛的时候被人暴打,她的儿子还是在美国军队服役的,结果Judy(朱迪) 陈要去见刘醇逸的时候,刘醇逸都拒而不见。

所以这个已经不再是你是不是在维护一个选民利益的问题,就是说它不再是一个政治范畴的问题。如果你不能维护选民利益的话,而那只是一个政治范畴的问题,那你不配做一个选民的官员。当他在维护这些暴徒的时候,就已经超出政治范畴,他成为一个道德问题。

你(刘醇逸)这个人不但不配做一个官员,就说你做为一个人的话,都是应该抬不起头来。大家看到应该都会为你感到羞耻的这样的一个人。所以我想美国人,既然要选一个官员,那当然就是要能够代表这个选民。那么美国人愿不愿意选一个让他们感到羞耻的人物,这是一个问题的关键。

主持人:章先生谈到了Judy(朱迪) 陈,我们新唐人电视台对法拉盛事件一直都有追踪的报导。我们现在给大家看一下Judy(朱迪) 陈在被攻击之后,在多次找刘醇逸之后,在没有得到答复。那么经过不断的努力终于有一次能够见到刘醇逸的时候,她发自内心的一种陈述我们来看一下。


Judy Chen(朱迪 陈)与刘醇逸的家人皆熟识,今天看到他与中共帮凶为伍,非常的痛心。(摄影:杨加/大纪元)

(影片播放)

法轮功学员 朱迪:我有两个儿子在前线打仗,这是他们第二次又要回去伊拉克。我一直不想要骚扰他们,就是因为他们在战场上,必须要全力以赴的保卫国家,保卫后方的安全,可是那天我去刘议员的办公室,他叫我走,走,走!回去后,我痛哭了一场,因为你全部让我失望了,你不像美国人,你也不像台湾人。我当时决定走到你身边的时候,我觉得像在跟中国官员讲话,所以我打了电话给我的孩子。

(影片播放结束)

主持人:好,我们又有观众朋友在线上,我们接一下长岛于先生的电话,于先生请讲。

长岛 于先生:您好。我想讲一下刘醇逸,他2年前去大陆主要是接受中共的培训,不过我觉得他学得不太像,学得不好,如果他把共产党骗人那套都学会了,至少他这个广告也不会穿帮了,他至少可以先跟他父母串通好了,再去打这个广告不就好了吗?

这样一个人我对他没有任何看法,但是我对于那些受过蒙骗的,还想投他票的人说一句(话),他到中共那去受过培训,你投他票,他将来不会管你的,即使他上台他也不会管你的,他只是管他怎么能完成中共交给的任务,这个是对他最重要的,因为中共最狠的一招就叫“过河拆桥”,这是它们常用的手段。好,谢谢!

主持人:好,谢谢。

(待续)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


http://www.youmaker.com/

视频:【热点互动直播】评纽约刘醇逸竞选(上)


http://www.youmaker.com/

视频:【热点互动直播】评纽约刘醇逸竞选(下)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9-08-31 11:2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