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P2P密集倒闭
中共当局继续打压P2P金融难友。1月14日,六百多名草根平台的难友到浙江省信访局上访,杭州特战兵到现场抓人,难友被欧打、拖拽,现场民众发出对中共当局不满的怒吼。
1月10日 ,黑龙江哈尔滨市数百名P2P惠农聚宝平台的难友在省委与该市中央大街请愿,难友身穿“还我血汗钱”的状衣,高呼口号,以此引起外界关注。
2018年,大陆互联网金融平台倒闭潮中,因资金去向不明,众多投资受害人不断维权。圣诞节期间,各地多平台难友维权活动风起,警方采用各种手段打压。
临近年底,警方通报宣称“鑫圆共享经济”是传销组织,要求各级人员投案自首,普通受害人也要主动交待,并严厉打击相关维权上访活动。广大受害人表示强烈抗议,指中共经济衰退,在圈老百姓的钱。
乐投平台爆雷4个月以来,武汉难友持续维权。但官方要么出手抓人打人,要么“维稳”忽悠,案件并无实质进展。难友表示对政府十分失望。
起源财富旗下8个P2P平台同时爆雷,从2017年1月出事至今,一直没有收到警方、金融办方面的任何消息。其中“早点儿”、“奶瓶儿”等平台分别针对大学生和孕妇、宝妈,他们可能是近年P2P事件维权者中最弱势的一群人。
临近年底,中共对金融难友加大了打压力度。17日,在北京,一名两个年幼孩子的母亲因维权被捕,此前她的先生已被关押一年。同一天,还有各地8名难友因转发维权消息被抓。
11月30日,万盈金融的国资控股股东——宜宾制药发出调查公告,披露了一个隐瞒了两年多的“秘密”:宜宾制药不是万盈金融的实际股东。
12月3日,大陆全国多地鑫圆共享受害人到丹棱县法院维权,质疑眉山警方钓鱼执法,制造所谓“鑫圆系传销铁案”。有人以跪地哭诉来表达自己的无助。
周四(11月22日),浙江省32个金融平台数百名难友一起去省公安厅维权。他们质疑P2P暴雷潮有幕后黑手,要求“审前处置”,让受害人能拿到钱。当局仍不断“维稳”、敷衍民众。
北京P2P平台银豆网暴雷4个月来,难友维权屡遭打压,目前,二十多名被捕难友或面临判刑。海淀警方被指制造维权惨案、充当黑恶势力的保护伞。
周一(11月12日),约300名乐投投资受害人到武汉市江汉区区委政府维权,喊出“要见区长、打倒腐败,还我血汗钱”的口号,但区长没有出面接见民众,也没能给他们一个说法。
周三(11月7日),四十多名人人爱家金融平台(简称“人人爱家”)难友前往北京公安部上访维权。该平台清盘4个月以来,警方不作为,资金等信息不透明,受害人担心一分钱也拿不回来。
位于杭州的P2P平台“草根投资”爆雷被立案后,投资受害人不断维权,却屡遭打压。退伍军人谈国伟上访无门,反成了重点“维稳对象”,被逼得留下“绝笔”想去自杀。
10月31日,华龙、华信、中润等北京联合平台的数百金融难友到北京市政府上访,现场已有大量警力,难友被驱散,有的被抓走。同一天,在浙江杭州的金融难友也被抓,难友维权抗争至深夜。
浙江景宁县一名80后女子,近年来不幸经历了政府强拆、P2P联璧金融暴雷等事件,誓死维权,写下遗书后前往北京上访。
山东一家航空公司被指利用“股权”诈骗全国各地老年人近3亿元。该公司发行基金和信托,注册了近20家公司进行融资。公司跑路三年,投资人投诉无门。
“京东金融众筹平台”组织的众筹项目被曝涉嫌合同诈骗和虚假宣传,而京东平台推卸责任长达10个月,坑害投资人。诸多违规行为造成投资人损失惨重。
10月25日,杭州的多个平台的P2P难友到浙江省政府维权,大量的警力早就守候那里,警方用大巴将他们押送黄龙体育中心。
近日数百名武汉乐投理财的受害人聚集当地派出所维权,要求乐投还钱。当地政府被指追债不利,反而打压正当维权,金融难友走上了漫长的维权之路。有已倾家荡产的受害人不幸因事故严重烧伤,希望乐投尽快还钱解决困境。
网贷“独角兽”草根投资今年7月底爆雷,“展期三个月”后,10月19日,突然被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立案。投资受害人闻讯后连续数天展开维权,警方施压下,数名投资受害人被抓。
P2P平台暴雷潮中,投资人期待有资产的平台能够清偿本金。草根投资7月底逾期后,展期三个月,政府介入清查,资产报告已出炉,离奇的是,日前草根投资被以“非法吸存”立案。
日前,联璧斐讯金融受害人到京东总部维权,京东保安制造冲突,动手打人,警察抓走4名维权者。警方要他们承认是先动手打人的一方,逼迫他们签字。
经过一轮倒闭风潮,中国网贷平台已经从最高峰的六千多家骤降至一千五百多家。近日有业内人士分析,在中共政策的挤压下,未来12个月内,平台数量将降至50家左右,有评论说,中共新一轮的割韭菜行动正在进行。
2015年底,赵玉强经人介绍,了解了京东自营、并打有广告的斐讯零元购路由器。2016年年初,赵玉强正式加入代理销售斐讯零元购产品行当。2018年6月,斐讯突然停止返现,赵玉强才发现自己被诈骗了,损失至少24万元。可是目前他四处维权,却遭当局打压。
P2P暴雷,经侦不抓老板却抓员工,并以提供线索为由诱捕员工,称其为“自首”。有知情人披露:“这是一个公开的秘密,经侦要从里面拿走很大的一块。”
10月17日,来自大陆各地数百名P2P难友到北京市政府讨血汗钱,当局调动大批警力进行镇压,数十人被抓,外媒记者亦被清场。
9月12日,杭州P2P网贷平台“抓钱猫”200多位受害者到浙江省公安厅维权,其中部分受害者被警察拖拽上大巴车后,送往当地体育馆。只有签署《告诫书》(即再也不会进行维权活动)的受害者,才会被释放。
“国企央企去杠杆的行为,不都是从正常合法途径去掉的债务, 有些手段途径令人不齿,把债务赤裸裸地‘以诈骗的手法’让人民群众埋单。”近日有知情者爆料,国企利用网贷和私募基金等金融手段骗老百姓的钱,转移债务。
10月10日上午北京各金融平台上千受害人聚集在北京市政府门前维权,要求见市长。北京公安局的一位警官出面承诺,让各平台选代表次日安排专门渠道与北京经侦等有关官员见面,但次日难友前往后发现,根本没兑现承诺,不属于朝阳区管辖的平台全部拒绝受理,就是朝阳区的平台,警方也是以维稳为目的,难友们表示再次被忽悠、被骗。
共有约 97 条记录
今日头条
NEWS HEADLINES
中共陕西省委前书记赵正永已落马,此前其下属与同僚已有多人被查。陆媒披露,已落马的前西安市委书记魏民洲与赵正永关系密切,并向赵输送利益。此外,赵正永被他的同僚们相继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