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信托爆雷 投资人:与周永康余毒未清有关

人气 939

【大纪元2021年04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顾晓华、江枫采访报导)3月,中共四川银保监局对四川信托罚款3490万元,官方指控四川信托存在13项违法违规事实。而投资人的控诉是“爆雷252亿元,八千多委托人受损失”。自从去年6月产品违约以来,投资人每周都在维权,有去川信大厦的,有去四川银保分局,有去北京的。

大陆金融案爆雷的事情常见,但是很多人意想不到的是,由四川省信托投资公司、四川省建设信托投资公司整顿重组的,有银保监局监管的四川信托公司的大股东,竟然是黑社会头子刘汉的堂兄。刘汉在2014年因黑社会组织罪等罪名被判死刑。

刘汉的堂兄刘沧龙是“宏达系”实际控制人,川中知名富豪。宏达系涉足矿产、金融、地产等产业。宏达系下属的宏达集团和宏达股份合计持有四川信托54.2%的股权。

就在刘汉被处死的那一年,刘沧龙也因卷入官员贪腐案而长期 “失联”,2016年9月一度露面后又处于失联状态。刘沧龙消失期间,宏达系由其长子刘军主持大局。

四川信托被指背景复杂 “涉黑涉恶”

一名身份为现役军人的四川信托投资人吴梅(化名)告诉大纪元,四川信托背景复杂。该公司“涉黑涉恶”。爆雷跟“周永康的余毒没有肃清”有关系。“因为刘沧龙的堂弟是刘汉,刘汉不已经被枪毙了吗?他们都是一个家族的,都是家族企业。周永康原来不就是刘汉的保护伞吗。”

刘汉与周永康的长子周滨是生意合作伙伴。与刘汉相关的大多数犯罪案件都发生在四川省,周永康曾于1999年至2002年担任中共四川省委书记。在周永康父子的帮助下,刘汉成为5家境内外上市公司和三十多家企业的老板。在周永康和刘汉被捕后,周滨也被逮捕并被判刑18年。

四川信托“涉黑涉恶”的一个方面是,它是政府官员的“养老后花园”。吴梅说,“四川信托的那些高管之前都有在四川金融局,包括银保监局工作过的经历,可以说四川信托是这些政府官员的养老后花园了。比如说他原来在四川银保监局工作,那么他整个的这个流程,金融漏洞,他们都掌握得非常清楚,到了四川信托工作之后,肯定会替四川信托来运作,为什么这么多年了,它的庞氏骗局,它的这个雷这么大,为什么国家一点都没有发现呢,可以说它是钻了很多漏洞。银保监局渎职是一方面,四川信托应该也是钻了很多空子。”

老百姓相信信托公司有“国家监管”,殊不知这些“监管人”跟“被监管者”互相勾结。吴梅购买四川信托产品之前还跟丈夫商量。“我说还买吗?四川信托负面的消息也很多,他说没有事,全国才六十八家,一点问题没有,有国家监管呢,有银保监局监管呢,你怕什么呢。但是有监管的反倒还出了问题了。”

在爆雷之后,面对投资人的追责,四川银保监局是如此搪塞的:“我们人手少,我们根本就没有时间来监管。”

四川信托跟监管部门是利益共同体

另一名投资人唐建(化名)告诉大纪元,四川信托跟监管部门是利益共同体。“它和当地的银保监已经形成了利益共同体,现在是贼喊捉贼的状态,它成立的所谓工作组,根本没有化解风险,而且在最近的这一次四川省的政府会议上还大唱‘赞歌’,宣称已经成功化解了风险,清偿了债务。它说的完全是没有根据的东西,事实在这摆着呢,它居然敢这么说。”

据财新网报导,四川信托自称公司目前资金窟窿为250亿元左右,但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审查后认为其资金窟窿在300亿左右。

从公开信息来看,此轮暴雷的产品几乎均为TOT产品。而所谓的TOT,即“信托中的信托”,其运作方式为:信托公司成立一只信托产品,然后将信托资金投资于其它信托产品、资管计划等,层层嵌套下,也直接导致投向模糊。

有四川信托资深工作人员向《财经》透露,四川信托TOT产品的操作模式大多是这样:信托项目出现风险无法兑付后,用TOT产品资金来接盘,有些项目后来能够回款,有些项目就一直在资金池里“滚”,依靠后续投资者投入的资金兑付前期产品。这就是所谓“借新还旧模式”,也叫“庞氏骗局”。

四川信托号称有四十多个项目,比如说什么景天、景江、芙蓉啊,申新啊,但是吴梅说,“这个项目就是起个名而已,都是假的。”

“所有的这个钱基本上是扔到一个大缸里一样,然后比如说你的到期了,该给你兑付了,从这个缸里拿出钱,给你兑付,然后大股东还上缸里拿出钱他自己来用,挪用资金,所以说这里面很乱,它根本没有拿去投资,融资。”

这些钱甚至可能被拿去行贿官员了。吴梅披露,爆雷之前,公司也会先把官老爷的钱还上。“有人关系挺硬,有把钱提前拿出来了的情况,比如说两会代表、理财经理啊,(四川信托被)处分之前他可能就给拿出来了,或者是刚爆雷的时候。还有北京后海的那个项目啊,那应该涉及到官二代,那可能就整体兑付了。北京还有投一个亿的呢,还有银行行长,副行长投的呢,钱是不是正路都不好说。”

吴梅说,3月30日有六十多名投资人到银保监会抗议,结果被抓进久敬庄,到3月31日还有25个人没放出来,怀疑这些人可能被拘留了。这些人“30日下午本来打算去四川驻京办,但是警察特别多严阵以待,就去了银保监会,还是被警察拽到了大客车上,拉到了久敬庄救济中心。”

责任编辑:林琮文#

相关新闻
遭恐吓骚扰迫害 长春法轮功学员崔玉芳离世
工程师栾长辉遭非法庭审 妻子为他做无罪辩护
香港47名民主人士以“颠覆 ”罪名受审
香港Disney+删《辛普森家庭》敏感剧集 引担忧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恒大危机及金融体系运作内幕
【新闻大家谈】迄今最糟毒株来袭 你须知这些
【未解之谜】外星人访谈录(4)挑战进化论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