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 63 条记录
  • 忆(55)八年
    忆(55)八年 2022/09/30
    对岸就是顺德,是家乡了!八年了!被迫离家八年的游子回来了! 感觉这里既熟悉又陌生,可是这里竟然没有半点改变?!还是那么破败!
  • 忆(54)新楼工地
    一项小工程像冤魂一样缠住你,因为人手少而不敢同时承接另一单小工程。但不能把其分判出去,因为这样很容易被分判人抢走客户的。等到手上工作做完...
  • 忆(53)更上层楼
    我很早就劝说黎志强放弃电视机的维修生意,改做配电工程。主因是电视机永远只能一台一台地修理,工作费时耗神;如有学徒,不但不能带来帮助反而碍...
  • 忆(52)
    忆(52) 2022/09/20
    因为经营方向的分岐,我和鸡雄最后还是分手收场。这是我的问题,还是中国人的劣根性呢?他夫妇俩就在我铺位对面租了一个档位...
  • 忆(51)初具规模
    船行甚为颠簸,中途眺望内伶仃岛与附近的海域,心中的感触很大,人们同饮一江之水,却因制度的不同产生天壤之别的生活。我们的确是用自己的生命拼...
  • 忆(50)创业
    忆(50)创业 2022/09/13
    向贵森家中要到他在香港的电话号码,终于找到并约了出来饮茶,一叙久别的友情,并希望在人生地不熟的新故乡,凭昔日之乡情起一个互通有无、互相扶...
  • 忆(49)逃
    忆(49)逃 2022/09/09
    我央求朋友帮忙得到几张老板己经完工、没了保密价值的原理和线路图纸,买了字典和电工词汇每晚对照慢慢翻译,终于慢慢地弄明白了!我努力地记住线...
  • 忆(48)
    忆(48) 2022/09/06
    其实我很喜欢螺丝批之类的工具有关的工作,平时也有考虑以后年纪大了,力气不继怎么办?还是学一门技艺傍身吧!四叔曾建议学开车,必要时可当司机...
  • 忆(47)老龄学徙
    自从我接手这个卖汽水的位置后,明显汽水的销量增多了。你必得眼明手快,要知道15分钟的课间小息,你只有五到七分钟的生意可做,剩下的是学生饮...
  • 忆(46)
    忆(46) 2022/08/30
    57年听信香港土共的蒙骗,说是回祖国参加社会主义建设回到广州,结果大跃进时要什么没什么,小孩饿得呱呱叫,屡次写信要四叔寄奶粉和副食品接济...
  • 忆(45)自由世界
    没有人限制你选择职业、没有人限制你该住在哪里、没有人过问或限制你为什么搬迁,甚至移民外国、没有人质问你为什么一把年纪还要去进修,甚至去读...
  • 忆(44)一盆冷水
    收到三妺寄来的求救诉苦信:中共海关收的包裹关税竟与物价相等!吸血魔鬼啊!老妈当时说先把包裹取出来,接着寄信给我诉苦,那关税花了她大半个月...
  • 忆(43)重获自由
    一行人柱着木桡差不多走三个小时,翻过三座小山才到青山下。上吧!过了正午才爬到青山山顶,突然全部人都欢呼赞叹了起来!哗!美极了!回头北望是...
  • 忆(42)
    忆(42) 2022/08/16
    我坐在第三排,承受了巨浪的洗礼,艇里很快积了差不多一尺多的水,那戽水的姐姐忙不过来了,我马上放下木桡去帮忙,积水很快被清除干净。舢板的吃...
  • 忆(41)投奔怒海
    三十、投奔怒海 是那家伙报警! 船桅上所有的灯都变成红色,还亮起船头射灯。来吧!此时他们逆水,我们也逆水。我们与他们之间有一...
  • 忆(40)再寻机缘
    外边风平浪静没有异常,看一看日历,风向和风力及潮汐时间都很理想,决定三日后行动,并立即分工合作。有人负责偷艇;有人负责安排掩护物资,如草...
  • 忆(39)人算不如天算
    原来那家伙己经偷渡了一次,不过没成功,据他说己经能清楚看到内伶仃岛了。可惜时间不够,天亮了,被抓了回来。估计原因大概是动力(人力)不足...
  • 忆(37)
    忆(37) 2022/07/29
    一个县城去的知青因偷渡失败被抓回来了。我说凡是偷渡失败被抓回来的人都是人才,他们在这方面都有经验,比较熟门路,正所谓老马识途嘛!
  • 忆(36)筹谋
    忆(36)筹谋 2022/07/26
    既然要偷渡到香港,水路是首选,那么除了要有强大和绵长的力气,更要熟悉艇仔的性能,这样才容易找到合作的队友。
  • 忆(35)得过且过
    上山下乡做知青是一个毁灭人的灵魂的运动!是摧残一个人的肉体和灵魂及前途的运动!下至刚小学毕业、上至高中毕业都必须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再...
  • 忆(34)集中营
    最后和庐桂森收买了五沙的农民划小艇偷渡到了香港。知道那事时,我曾经很失落一段时间。他们比我早了差不多六年呢!
  • 忆(33)险死还生
    她们并不知道这里有“中国特色的贱民制度”,老百姓被分成三六九等,那是要追溯三代人到你祖父那一代的。
  • 忆(32)
    忆(32) 2022/07/12
    梦很短却很清晰,醒来后没有特别放在心上。想不到竟然在多年后成为事实,那该怎样解释呢?
  • 忆(31)钓鱼郎
    他变成无家可归的假孤儿,抱着唯一的破棉被到处流浪,后来寄居在远房亲戚家的门廊边,两餐都得自己解决。共产党没有给他哪怕半点帮助。
  • 忆(30)
    忆(30) 2022/07/05
    如果换是我绝对做不到如此效果,这就是力量和术业有专攻的差距,注定这行饭不是我能吃的,所以我和阿景只能做些帮工的工作。
  • 忆(29)水仙头
    后来事情渐渐在铁路沿线传开了,火车票一下子卖光了,于是有骑单车的、有拖家带口一家大小肩挑背扛走路的。听说最多时在边境聚集了十多万人,准备...
  • 忆(27)种菜
    忆(27)种菜 2022/06/24
    我们六、七人被组成一个小组,围着那三亩左右的贫瘠烂地种菜。人多地少,收入怎么可能会高呢?瞎折腾而己。
  • 忆(26)第一份工
    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穿补丁衣服在那个时代并不失礼于人,全民皆穿补丁时装。麻袋是装大米的,麻袋大衣不知怎样却流行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