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75)开路先锋

作者:David Law
数十年共产暴政带给老百姓各种苦难,唯有认清共产党邪恶本质,唾弃共产党,才能迎向光明未来,福及子孙。(黄淑贞/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33
【字号】    
   标签: tags:

开路先锋

儿子虽然千万个不愿意,还是在99年被我也送去澳洲就读高中。自从子女到外国读书,利用国际长途电话沟通便是家常便饭了。在电话中维持亲情互通信息,从而了解8,000公里外的亲人近况。每月数百元话费是必须的支出。

记得那年学校假期,姐弟二人联袂返港度假。翌日发给他们每人5,000元零用钱,毕竟他们长大了。想不到二个星期不到,两人都变成穷光蛋,无可奈何唯有每人再给2,500元。想不到他们真能花钱!

报名加入韩国旅行团,游埠去也!在汉城参观战争博物馆,看看那些当年美国的B52轰炸机及坦克车。

抵韩后第一个晚餐,是传统的鲜人参炖春鸡汤。两枝很小的鲜人参塞在一只小春鸡肚里,还有一些糯米等配料。很怀念那种口感和味道啊!

之后乘内陆机飞济洲岛,品尝生食鲜八爪鱼、路边小贩的南瓜饼。亲眼见识一段无需任何动力,也能令汽车神奇地缓缓爬坡的路段。

参观釜山港、欣赏韩国传统舞蹈、参观当地农舍及了解当地人的习俗,最后买了数千元的高丽人参回香港。

她(女儿)问:该选修什么专科?

我答:在可见的将来估计最容易移民的科目。

有时侯选择职业是不能按自已的好恶来决定的,权宜之计还是需要的。其实这也很无奈不是吗?移民成功之后说不定还有选择的可能呢?这也是一个无可奈何的选择!

姨妈夫妇对我们表达了最大的热情欢迎!他们移民过来有些年了,带我们参观了市区好些地方,悉尼的确是一个好地方!

2000年悉尼奥运会前夕,我们去悉尼参加女儿的中学毕业礼,她要升大学了!一家人参加当地的旅行团,坐了13个小时旅游巴土到昆士兰,沿途经过菠萝与香蕉种植农场。游览布里斯本、黄金海岸、华纳影城、海洋公园,在公园里喂鹦鹉、农场里参观剪羊毛、游览船上享用歌舞晚宴。回程选择坐飞机,贪其快捷方便。我是真的喜欢上澳洲了!

三年的课程女儿用了4年来完成,HSC的成绩并不理想,就欠那么几分,无奈只有先修半年的Diploma,然后升上大二。最后的半年课程用了一年时间修完。

但毕竟是毕业了,女儿马上给澳洲移民局补齐必须的文件,刚好乘上比较宽松的移民路的尾班车!

很紧张地等了几个月后,批准的文件下来了,顺利拿到永久居留权。很好!第二次成功了!我的后代成功摆脱了共产党威胁!

多年的处心积虑、努力地默默耕耘,终于把那个梦想实现了!就是最少造就出一个大学生,还有用最便宜的代价成功移民到自由世界!虽然过程很漫长,但结局还是很完美的!

儿子好像有什么在阻碍着他,天时、地利、人和总是不得顺畅,他出生后为他命名时就花了我好几天的时间,但结果还是差强人意。拭目以待吧,大概儿子真的不是读书的料,可能是遗传的吧?

儿子在中学的HSC成绩并不理想,与他姐姐一样,就差了那么微小的几分而不能直接升读大学。宿命!我认为是宿命。真的是天意不可违也!但是Diploma课程的选择确实太少了,浪费了差不多三年的时间,Diploma、大学基础班等,尝试了几个方案效果都不好,是他的运道未到还是什么原因?不知道。

最后引来了女儿在8,000公里外的电话哭诉,停止吧!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他也无法拥有有效的移民先决条件,这是最要命的事!无奈只有选择期间最短的厨师课程,并希望能在最短期内达到移民的入门条件。

移民条例越来越严苛了,对我们来说是最大的危机。

生意没有向好的方向进展。整个市场处于半死不活的状态。政府没有半点推动商业的动作,只醉心于加强政治管控,在僧多粥少的市况下竞争更剧烈,以成本价八成的竞标价比比皆是。

市场上烂账开始增多,心灰意冷之下有了退出的想法。廖勤的成衣代加工因为“真善美”和“丽新”迁厂进入大陆而结业,两夫妇转行卖鱼。

廖钳驹的成衣批发因为价格不敌大陆产品而结业,转行做装修。那天他找到我的office,整整一天看着我工作说:“全部都是图纸和鸡肠英文。”和他吃了一顿午餐和下午茶打发他走了事。他既不懂英文也不懂电器技术,我可是爱莫能助。

当年他老爸找我和何榜装修他的时租房公寓时克扣我们的工程尾数,找他投诉时,他的态度我到现在还耿耿于怀呢!唉!就算是提携我当年偷渡的代价吧?

很幸运地躲过了一次浩劫,但香港就没有那么幸运了!SARS!那是一种可以透过空气传染的致命病毒,它可以使患者的肺部在短短数天内被破坏而死亡。它能在极短的十多天时间内扩散至整个中国大陆及香港和台湾,还是要“谢谢”中共!

隐瞒事实、报喜不报忧、隐瞒疫情是共党的劣根性、党文化。最终导致疫情迅速蔓延:广州市的酸醋几乎卖断市,黑市价被炒上千元一瓶,人们还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当官的没说。

据说早期一个中山市民在不知情之下,吃了一只由云南贵州某蝙蝠洞捉来的带菌果子狸,后因病发而到广州求医,疫情便由此扩散。

然后一个在广州感染了疫菌的医生到香港探亲,居住在牛头角区,疫情由此从淘大花园屋村扩散。一时各中药店的“板蓝根”几被抢购一空,市民病发求医时疫情被曝光。

一个感染了病毒却不自知的台商由中国回台湾度假,病发求医时疫情也被曝光。后通报世界卫生组织,香港和台湾因疫情扩散被列为疫埠。仅香港被传染的市民便有数千人,医生、护士及患者共死亡差不多三百人,一时全市风声鹤泪,人人自危。

疫情蔓延整个中国大陆,中共有否第一时间通报世卫组织?有否公告于国民?有否实行人口流动控制疫情?因此疫死亡了多少人?数千?你相信共产党公布的官方数字吗?

一场事前不可知、毫无迹象的传染性病毒,在无心之失的情况下不幸发生。可是却在漠视生命、政绩第一的歪念下导致万千生命死亡,怎不令人唏嘘。

待续@*

责任编辑:谢秀捷

点阅【】系列文章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等她再一次栽在被分为三六九等的魔咒里,痛不欲生地被清算当年的“逃港壮举”之罪时,才可能后知后觉彻底地觉醒
  • 我想那才刚开始,更糟糕的还在后头呢!镰刀斧头是绝不可信的!那是会流血死人的!
  • 这些年好不容易在海外安家乐业,不要再跑到中国淌浑水了,不要指望两头通吃。否则一不小心,你可能会成为牺牲品,被中共抓起来当做人质的可能性越来越大。几十年努力前功尽弃,还会弄得骨肉分离、家破人亡。
  • 在这个自由世界里仍然不敢表达真正的感受,可想而知他们被洗脑地有多严重多彻底。
  • 那不是在谋杀一个病人,而是在谋杀一个不幸的家庭!什么救死扶危、仁心仁术、医者父母心……,在他们那里统统不适用,他们关心的只是能从你的钱包里榨取多少不义之财。
  • 得非常感谢澳洲政府的补贴,才卖6.50AUD,不然光吃药就可以令人倾家荡产,这是中共无论如何都办不到的。
  • 老妈辞世已二十一年了,我想可能轮回转世了!但愿她能选择一个没有共党邪教的国度。
  • 我强制儿子到这里留学,其后因为学业成绩欠佳,经历多次更改读书模式,如文凭课程、大学基础班等,但效果都强差人意。
  • 这里有真正的民主制度,包容不同的宗教信仰,这里有真正的选举和被选举权,我再也不用刻意填写似是而非的选票。在这里我们可以畅所欲言,诉说你的赞美和唠苏。
  • 派遗中共大陆武装警察乔装混入示威者人群中,带头破坏各种社会设施,为镇压行为升级制造借口。
评论